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都市 → 和死对头结婚之后聂寒林初时全文最新章节

和死对头结婚之后聂寒林初时全文最新章节

眉开挽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叫聂寒林初时的小说是《和死对头结婚之后》是由眉开挽原创所著的先婚后爱文,讲述了不会说话的闷骚直男攻x美貌身软的富家少爷受之间的故事,林初时和聂寒读书的时候关系恶劣,结果毕业八年后,两人却因为一纸协议,结了婚。想看聂寒与林初时两个小可爱的婚后日常故事吗?快来关注智能火吧!

4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6

在线阅读

  和死对头结婚之后小说最新章节,和死对头结婚之后小说无弹窗,主角叫聂寒林初时的小说是《和死对头结婚之后》是由眉开挽原创所著的先婚后爱文,讲述了不会说话的闷骚直男攻x美貌身软的富家少爷受之间的故事,林初时和聂寒读书的时候关系恶劣,结果毕业八年后,两人却因为一纸协议,结了婚。

免费阅读

  不过诚如聂寒所言,无论他是为了什么,有着什么样的目的,林初时其实没有别的选择。

  几天之后,两人又在酒庄见面了。

  这次没有谁再做无谓的客套,两人对面坐着,在他们上首坐着律师。

  摆在两人面前是厚厚的几叠合同,林初时大致翻了翻,很多名词根本看不懂,而且这么厚厚一沓,无外乎都是关于他的卖身契,他更不想看了。

  律师作势要宣读合同,林初时直接打断了他,问:“关于合同期限的条款在哪里?”

  律师一顿,看了聂寒一眼,后者微微点头,得到首肯,律师将那一页摊开了给林初时看。

  林初时将那一页仔仔细细看了好几遍。

  合同有效期为五年,五年之后,林初时若是偿清所欠债务,就能解除合同。

  这是林初时凭借自己那点微薄的法律知识,以没有任何合同能够没有有效期限为由,向聂寒提出了唯一的一个条件,这也是他最后松口,答应这种关系的根本原因。否则即便是为了公司,为了家人,他恐怕也牺牲不到这种地步,去搭上自己的一辈子。

  好歹设定一个具体的期限之后,还能等来结束的那一天。

  当然林初时也很清楚,即便经过讨价还价,这种关系本质还是一桩交易,这仍然令他觉得耻辱,但是他已经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而且五年不长不短,到那时他也不过三十出头,即便有五年错位,他仍然来得及回到自己的轨道上去。

  聂寒同意的时候,林初时甚至是松了口气的。

  最重要的一项关切得到保障后,林初时也没再多磨蹭,在合同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合同好几份,页数又多,光是签名就签了十几个,其中涉及到好些产权方面。

  林初时料想是聂寒如今身家昂贵,资产众多,要提前和他将财产分割清楚,也能理解,并没有太花心思注意。

  合同签署完毕之后,两人交换文本,又照原样签了一遍,然后林初时也没有再看,将合同直接装进了自己的文件包里。

  聂寒向他伸出手,脸上竟露出微微松口气的模样,仿佛是完成了一项大型项目:“合作愉快。”

  ……还真是甲乙双方啊。

  又听到聂寒自然地说出了下半句:“聂太太。”

  林初时被呛得咳了一下,匪夷所思地看向对方。

  男人神色自若,理所当然:“我想合同已经生效了。”

  林初时哑口无言,不知道说什么,心里也憋得慌,但男人没有把手收回去的意思,他也只好伸出手,快速地和对方握了握。

  聂寒看起来心情不错,问他:“时间正好,要一起吃个晚饭吗?”

  林初时心里五味杂陈,没有心情和对方吃饭,说:“不了,我还要去医院一趟。”

  顺便想想怎么把这个不知是好是坏的消息告诉他们。

  林初时一想到要和他爸妈,尤其是他哥,去解释这堆事情,就觉得头都大了。

  聂寒看他一眼,刚才那一闪而过,仿佛笑的神色已经不见了,他脸上又恢复了如常的沉默:“你自己回去?”

  林初时点头。

  聂寒问:“你哥今天没来给你保驾护航?”

  林初时一愣,反应过来对方说的是上次他哥送他过来的事。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觉得对方提起他哥的时候,语气里好像总是含着一点微妙的讽刺。

  但是没等他捕捉住,聂寒又若无其事地转了话题,说:“正好顺路,一起吧。”

  不给林初时反应的时间,聂寒已经站起身来,往外走了。

  他们走出正厅,车子已经停到面前,司机在车外安静地等候,神情严肃恭谨,穿一身规整的三件套,头油抹得发亮,手上还戴着一双洁白的手套。

  两人走过去,司机还朝他们毕恭毕敬地鞠了一躬,为他们拉开车门。

  林初时上车之后,心里还在啧啧称奇:若非他和聂寒曾经是同学,知道彼此的底细,他都要以为聂寒是什么年头传下来的贵族了。

  自己现在也不是踩在社会主义社会的土地上,而是什么欧洲皇室贵族的私人庄园。

  聂寒和林初时一起坐在后座,车内空间宽敞,大概是因为车身加长了的缘故,面前是个小吧台,还有一个可升降的影音格屏,将后座和驾驶位隔断开。

  林初时家也有辆房车,不过年头有些老了,当时他爸买来也是为了一家人方便出去玩,偏向家庭设计,在性能和设备上远不如这辆,想来价格也要昂贵许多。

  他实在是很好奇,不知道这么短短几年,聂寒是如何从领国家助学金的贫困生,一举发家,一跃到现在地步的。

  他心里想着,实在难以忍耐,不自觉地已经问了出来。

  聂寒看他一眼,神情有些似笑非笑地,说:“放心,本人知法守法,没做违法的事,更不会牵连到你。”

  林初时一愣,反应过来对方误会了,说:“……我不是那个意思。”

  聂寒看起来却也不太在意他的态度,简短说了几句:“大一的时候,爷爷的老房拆迁,我们分到了两套房和一间门面。之后爷爷去世,我把房子和店铺都卖了,开始做生意和投资,运气不错,赚了点钱,快毕业的时候又和朋友合伙开了公司,一直到现在。”

  他寥寥几句,说得很轻松,但林初时还是听得心惊。先别说当时还在念书的聂寒,怎么会有胆子把即便不动也能生钱的不动产卖了,光是他说从大学起就在做生意做投资,就让林初时心惊胆战,林初时身边有不少富二代,拿家里的钱说是去投资,结果别提赚钱了,成本收得回来都算好的,至于那些把家底儿都败光的,虽然少,也不是没有。林初时就是很有自知之明,自觉没有做生意的头脑,干脆一点儿也不插手,他玩玩艺术,虽然也烧钱,但也比那些把钱扔水里,还激不起水花的强。

  林初时手臂微微起了层疙瘩,心里有些佩服,既为聂寒的胆识过人,又为他的眼光毒辣。

  但是一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他又没办法真诚地赞赏对方了。

  他脸上大概是露出了纠结的表情,聂寒看看他,目光沉沉,随即又转开了,问:“喝咖啡吗?”

  车厢里有配套装备的咖啡机,林初时在心里又默默感叹了一番豪车的奢华,然后诚实地点了点头:“要。”

  聂寒按住座椅旁边的控制面板,林初时坐在旁边的座位,手肘支着座椅,手掌撑着下巴,有趣地看他操作。

  林初时生得倒实在是很好看的,并不是那种标准浓眉大眼的好看,却没有人会反驳这一点。他皮肤白,脸型偏小,轮廓倒不算很突出。生了双眼皮,但眼皮偏窄,双得不是那么明显,睫毛虽长却不翘,倒是很黑,如鸦翅垂下。眉型偏长而直,斜斜地往上飞一些,嘴唇也薄,唯有唇中心两点微翘起来。这样的五官本不是寻常意义上的好看,组合在一起,却别有一番流畅的美感,而且大约是因为气质的缘故,他这副本来看起来多少会有些无情和凉薄的相貌,却偏偏让人觉得温润。他还蓄了一头长发,发色漆黑,发质柔软,微卷地垂落到锁骨的位置,平时用发绳在身后扎起来,但谁也不会将他误认作是男子,他五官虽美却不女气,肩膀也是男人一样的宽度。

  真是通身充满了复杂特质的青年,但偏偏他撑着下巴,微微笑起来的时候,又有种格格不入,却引人心动的天真。

  聂寒目光落到他身上,眼里一丝不明显的笑意,谁都没有注意到。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