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言情 → 我的控梦男友沈星辰顾念霆全文最新章节

我的控梦男友沈星辰顾念霆全文最新章节

沈星辰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叫沈星辰顾念霆的小说《我的控梦男友》讲述了一场在滑雪场发生的意外,断送了沈星辰的芭蕾舞之梦,也让她彻底陷入了昏迷之中,不愿醒来面对如此残酷的世界。但是,在所有真心爱她之人的帮助下,她获得了一次重新站起,并追逐梦想的机会,这一次她会如何对抗未来的挫折呢?

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6

在线阅读

      我的控梦男友漫画原著小说,我的控梦男友游戏同名小说,我的控梦男友有小说吗,我的控梦男友改编于什么小说,我的控梦男友小说最新章节,我的控梦男友最后大结局,我的控梦男友沈星辰最后和谁在一起了,主角叫沈星辰顾念霆的小说《我的控梦男友》讲述了一场在滑雪场发生的意外,断送了沈星辰的芭蕾舞之梦,也让她彻底陷入了昏迷之中,不愿醒来面对如此残酷的世界。但是,在所有真心爱她之人的帮助下,她获得了一次重新站起,并追逐梦想的机会,这一次她会如何对抗未来的挫折呢?

免费阅读

  面前的男人仿佛经历了一场大战,古典素雅的长袍破碎,险险地将他修长的身躯包裹起来,胸前袖口还染着早已干涸的斑驳血迹,看起来狼狈极了。然而他容貌清隽,举止端方,一袭乌黑长发一丝不苟地束在身后,与破烂的穿着形成强烈对比,愈发显得他面容白净,气质出尘。

  ——一看就是十世善人的前世本世了。

  龙华恍然,又在心里低念了一遍:“这就是我的前…前前世?”

  没想到一来就遇上了。

  他的心情有点微妙,说不出是什么奇特滋味。

  虽然刚才跟手环说过,想迁怒暴揍第一世的话,但现在看到真人,这个念头反而淡了。

  他们是同一个人,又不是同一个人。

  像是世界上最熟悉的陌生人。

  本该是不同时间段的存在,竟然能像这样面对面——

  啧,真神奇。

  ……

  云不知微微屈身,低头打量这个从天而降的青年。

  是个年轻小子,俊美深刻的五官,匀称结实的身体,仿佛流淌着阳光的浅蜜色皮肤,穿着异常暴露大胆的服饰——瞧上去像是南大陆的蛮族人。

  他又抬头往上看了一眼,冰裂隙的出口距离此地异常遥远,映入眼帘的只剩下淡淡的一线天光的痕。

  他是眼见着青年掉下来的。

  旁观着青年毫无挣扎异常放松的掉落姿势。

  瞧着瞧着,甚至怀疑起青年是不是自个儿找死,主动跳下来的。

  此时再看青年的眼神,果然是异常镇定的。

  没有慌张,没有后怕,漆黑的眼眸里带着些好奇与探究,正在朝他望来。

  不像是失足跌落的人,也不像是失意寻死之人。

  不过,不论青年是主动或是被动掉下来,不论青年需不需要他出手相助,他都爱莫能助。

  踏入九寂山的范围,他的灵力便被全面封禁,纵使有心相救,也无能为力。

  在这个地方,唯有妖族的血脉天赋,还能勉强一用。

  云不知目光一转,落到脚边的小狼崽身上,灰扑扑的一小只,瘦骨嶙峋,尾巴静静地垂在身后。

  刚才就是小狼一瞬变大了尾巴,把掉下来的人给接住的。

  此刻小狼肃着一张脸,端坐在趴地的青年身边,正抬起前爪,动作缓慢的,小心翼翼去推青年的肩膀。

  那副谨慎的模样,就像从来没接触过人类,拿捏不准该用多大的力气去触碰对方,生怕一不注意劲儿使大了,会把人给掀飞了一样。

  云不知微微挑眉,也走上前去,朝从天而降的青年伸出手去:“少年人,你没事吧?”

  青年抬头看了他一眼,眼神一言难尽。

  云不知:“??”不知为何,他感觉青年的眼里写满了天知地知我知你不知的故事。

  不等他多想,青年搭上他释放善意的右手,借力站了起来:“我没事儿,谢谢——是你救了我吗?我叫龙华,请问你是?”

  龙华一边询问,一边飞快打量了四周,将附近的环境尽收眼底。

  此地位于冰裂隙下方,所处位置极深,天光都照不下来。

  所幸两侧冰壁不知因何缘故,竟自带光亮,透出幽蓝的微光,照亮了这方天地。

  两侧冰壁呈倒扣的漏斗状,上方的裂缝极窄,而到了下面,空间就蛮大了,莫约二三十米宽,一边是他们站立的雪层,一边是浅浅流淌的冰河。

  没有了寒风呼啸,四周幽深而静谧。

  “是他救了你。”云不知垂下视线,看向他脚下。

  龙华随之低头看去,对上一双浅灰色的眼睛:“狗狗?”

  脚边是一只灰扑扑的小狗,瘦巴巴的,营养不良的样子,脑袋还不到他巴掌大。但它的瞳色很漂亮,清透的灰,像是盛满森林倒影的粼粼湖面,山与水都沉静在里面。

  它竖着尖尖的耳朵,蹲坐在那儿,虽然小只,却莫名透着一股极为可靠的凛然气势,既萌又酷。

  龙华不可思议地想,他总算知道所谓“看一只狗都觉得眉清目秀”是个什么体验了。

  这只狗就长得格外的眉清目秀啊!

  “不,他是狼。”云不知纠正道,“我名云不知,他名青山杳。你可以唤他阿杳。”

  小狼?

  有这么可爱的狼崽子吗!

  “阿咬?”龙华蹲下,喜爱地去摸小狼的脑袋,“谢谢你救了我,阿咬。”

  伸出右手,右手被小狼抬起右爪拨开,踩在右爪下面。

  伸出左手,左手被小狼抬起左爪拨开,踩在左爪下面。

  一人一狼互相坚持地对视几秒——

  龙华:“……”阔爱!

  他勾起唇角,弯腰低头,拿脸去蹭小狼的毛脑袋。

  还有这种操作?

  小狼懵了一下,见着凑得越来越近的高挺鼻梁,下意识“啊呜”一口。

  龙华被咬了一口,轻轻的一口,皮都没有破。

  他还如愿以偿地蹭到了毛毛,柔软柔顺的,带着冰雪的气息。

  “哈哈哈,不愧是阿咬啊,连牙齿都嫩嫩的!”揉揉鼻尖上的湿润,龙华自来到这里后,第一次笑出了声,心头也微微一松。

  既来之则安之,能这么快就在大雪山里遇到一人一狼,也是运气不错了。

  总比一人在雪山深处跋涉,饥寒交迫来得好。

  而且其中一人还是自己的前世。

  十世善人的前世,人品有保障。

  总比人生地不熟的,遇到的第一个人还是个心怀叵测的恶人来得好。

  龙华的心态一下子就稳了。

  青山杳顶着一头凌乱的毛,内心格外无力。他是脚下这座九寂山的山灵,因为某些原因,只能依附到一只早夭的小狼崽身上,化形现世。

  受九寂山内禁灵阵法的影响,目前恢复不了人形,只能维持一副狼崽子的模样。而当他维持小狼崽模样的时候,他或多或少会受小狼崽本身的习性影响。

  比如思维变得简单,比如容易靠狼的本能行事,再比如,刚刚咬人那一下。

  他无奈地低呜一声,就当彼此扯平了,他也不计较这人的毛手毛脚。

  放开前爪,松开青年的双手,青山杳往前走了几步,走到被青年压出来的人形雪坑里。

  龙华蹲在旁边,视线跟着小狼移动,发现雪坑里倒卧着一株小草——应该是被他落下来时压折的,草茎断了,绿色的汁水浸染了一小块雪地。

  小狼走到折断的小草旁边,用小巧的鼻头蹭了蹭折断的草茎,喉间发出弱不可闻嗷呜声。

  龙华瞅着他干巴巴的小背影,不知怎的,瞧出了点儿失落沮丧的味道。

  怎么了?

  云不知站在一旁,给他解释:“九寂山生机寂绝,难得见到一抹绿色,阿杳很是爱惜,已在此地照料多日,没想到……”

  龙华:“……”没想到今日被他给压死了。

  明白这一遭,再看情绪低落的小狼崽,他的良心不由被刺了一刀。

  “对不起啊。”他不好意思地朝小狼崽伸出手去,然后手掌又被一爪子按在了地上。

  “嗷。”小狼低下头,又在他的手腕上轻轻咬了一下,好像这样就算两清了。

  而后用爪子刨了刨雪,将小草掩埋起来,堆出一个雪包包,又低呜一声,仿佛在与小草道别。

  静默片刻,小狼崽垮下瘦弱的肩胛骨,沉默地走到一旁冰壁下,卧趴下来,闭上了眼睛——

  又咬他了!

  被幼崽本能驱使,又咬他了!

  青山杳逐渐陷入自闭。

  而云不知还在为自闭的小狼崽解释:“九寂山灵力封禁,他虽是妖族,能在此处动用些许能力,但刚才救你,还是耗费甚大,需要稍作调息。”

  龙华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云不知又问:“少年人,你是南大陆的人吧?”

  龙华的脑子里盘桓着灵力、妖族的字眼。

  他之前就有所猜测,毕竟接住他的巨大毛绒绒,忽然出现又忽然消失,本就不同寻常。他是穿越过的人了,再接受起灵异神怪的设定来,也不是太难。

  这时云不知问起他的来历,他不怎么意外,从一开始他就在思索该怎么编个身份来历,想来想去都是失忆梗最妥帖了。

  可不等他回答,云不知就先猜测道:“是不是与我同样,遭遇空间漩涡,被随机传入此间?”

  龙华:“???”

  还有这种操作?

  他一脸沉思:“我也是突然出现在雪山上的。或许是遇上了空间漩涡吧,我记不清具体情形了。”

  云不知点点头:“应该是了。我观小兄弟的精神气,应当从未修炼过吧?乍一误入空间漩涡,记忆混淆必不可免。”

  他又看向龙华的手腕,刚才的手环就是在他眼皮子地下燃烧殆尽的。

  “你的手环应当不是凡物,它在空间漩涡中护住了你,才使得你毫发无损。”他道。

  龙华:“……”话都要被你说完了。

  怎么能这么善解人意呢?

  龙华感到极其舒适,不愧是十世善人的坯子,一下子就把他的来历编得滴水不漏了。

  以后他弄错什么,都可以是记忆混淆的锅了。

  “原来如此。”他抬手按了按额角,“我正奇怪,为何过往的记忆就像蒙了一层纱,怎样都忆不起来。”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