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敖冉敖策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敖冉敖策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千苒君笑 著

连载中免费

  智能火网为您提供主角是敖冉和敖策的古代言情小说《盛世娇宠之重生嫡女很嚣张》,作者是千苒君笑,小说讲的是敖冉到死才幡然醒悟自己是被最信任的人残害致死的,而她此生最恨的人才是真的爱她,如今重活一世,那个她亏欠了太多的人,就由她来保护!

106万字|次点击更新:2021/02/25

在线阅读

  智能火网为您提供主角是敖冉和敖策的古代言情小说《盛世娇宠之重生嫡女很嚣张》,作者是千苒君笑,小说讲的是敖冉到死才幡然醒悟自己是被最信任的人残害致死的,而她此生最恨的人才是真的爱她,如今重活一世,那个她亏欠了太多的人,就由她来保护!

免费阅读

  敖冉道:“爹,姚姑姑正要回家,我担心她一个人不安全,不如您送她回去吧?”

  楚氏这头,听说今日姚如玉来过了,而且还和敖冉相谈甚欢,心里升起一股很不好的预感。

  好歹她也按捺住不露面,等威远侯不得已把姚如玉送回家时,敖冉也准备回宴春苑了,楚氏才出现在敖冉面前。

  楚氏面色僵硬道:“今个姚家那女的来过了?”

  敖冉眉间神色有些不悦,“难道婶母到了外面也要称呼姚姑姑为姚家那女的吗?”

  楚氏道:“不怪我瞧不起她,也不看看她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冉儿也敢把她随便往家里请啊?以前冉儿明明最见不得她的。我劝你,以后还是少和她这样的人来往比较好。”

  敖冉心思一动,问:“以前的事我记不大清,婶母给指教指教,我为何就见不得姚姑姑?”

  楚氏便讥诮道:“还能为什么,以前她不知廉耻地喜欢过你爹啊。你爹与你娘两情相悦,她却贼不死心。当时闹得两家人都很难做人,只不过不是什么光彩事,外面的人都不知道罢了。

  “后来你爹娘要成婚了,姚家想快些把她嫁出去,免得多添事端。你猜她嫁的什么人?她居然下嫁给一个病秧子,结果喜没冲成,刚一进门,丈夫就死了。你说这种女人,晦气不晦气。”

  敖冉愣在当场。

  原来竟是这样。

  那姚如玉后来都没有再嫁,不是因为与亡夫夫妻情深,而是因为……她还有那样一段过去。

  只要她成亲守寡了,谁也不能逼她再嫁。她选择独自离家,外出从商,大概是不想回到这个伤心地的。所以回来就会遭白眼,说话也直接乖张,事事都满不在乎。

  其实她是把心关起来的。

  楚氏有身为女人的直觉,她感觉敖冉请姚如玉到家里来别有用意,若是想给侯爷娶继室……那于她可是大大的不妙。

  遂楚氏在敖冉面前,把姚如玉说得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想她一个曾想破坏敖冉爹娘感情的人,又是一个克死丈夫的寡-妇,这样的女人,敖冉怎么可能会接受。

  楚氏还道:“也难为你不记得了,以前那个女人每次回来,你见了她就哭,十分厌恶她。这些年她越发像个妖精似的,听说在外面自己做生意,嗬,一个女人能做个什么生意,多半是靠男人,瞧那狐媚样,也不知道外面究竟有多少个男人……”

  敖冉听到这,却更想接姚如玉进门了。

  她倒想看看,若真进门了,这楚氏还能不能当着她的面说出这些话来。

  敖冉本想给她爹寻一门不好不坏的继室,却没想到让她给发现了这么一段过往。

  姚如玉爱了她爹这么多年,是个长情的人。她若真是一个坏的,这些年威远侯身边一直空着,怎的却不见她经常回来?她就算自己不再嫁,也不会来打扰。

  且看今晚,威远侯在见到姚如玉过后,虽然惊讶和尴尬,但面上并无厌恶之色。

  敖冉想,何不成全他们呢。

  敖冉很快就请了媒婆来,让媒婆到姚家去探探意思。

  两人本是再娶再嫁,这门婚事也没那么麻烦,很快就定下了。

  待威远侯迎亲那天,楚氏和敖绾便像是霜打了的茄子,毫无精神。

  侯爷有喜,对于她们娘儿俩来说,无疑是噩耗。等那当家zhu母进了门,楚氏还有霸着中馈之权不交的道理吗?

  况且那姚如玉,自己手上有产业,精通做生意、看账簿,精得跟猴儿似的,还有她楚氏从中作梗的机会?

  到时候母子三个包括敖放在内,就真真与寄人篱下没什么差别了。

  楚氏一想起来就恨得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

  这个敖冉,找谁不好,偏偏找上了那个最擅长看家管账的姚氏!她居然还能不计前嫌地帮着把人娶进门!

  真是撞了邪了!

  姚如玉进府的第二日,楚氏便躲着一整天里都没与她打照面,约摸是怕她问起府里的中馈事宜。

  可到了晚饭的时候,即使是再不想见,也得见上一面了。

  饭厅中,楚氏和敖绾母女两个脸色都不怎么好,敖放也不发一言。

  姚如玉便道:“今日听说长嫂身体抱恙,一天都没能见上一面,身子好些了么?”

  楚氏干干道:“只是小恙,已经好多了。”

  姚如玉点点头,道:“那便好。我听说,这些年都是长嫂在帮忙操劳家务事,真是辛苦长嫂了。以后这些事就由我来吧,本来想今日与你交接一下的,也不着急,明日再与长嫂交接吧。”

  楚氏面色僵硬到极点,道:“你才进门,还有诸多事情不熟悉,还是我来吧,反正也做习惯了。”

  姚如玉挑唇笑笑,道:“今日已经熟悉得差不多了。”

  如今,姚如玉是威远侯正妻,是当家zhu母,由她来掌家最合适不过。

  而楚氏在这之前只是代为掌家的,现在万没有霸着掌家权不还的道理。

  楚氏无法再多说什么,最终只能含恨应下。

  姚如玉接回掌家之权后,第一时间把账房里的账簿都过一遍。她这举动,让楚氏胆战心惊、寝食难安。

  姚如玉是何等精明之人,若是有心查,定瞒不过她耳目。

  果真,她很快查出了账目不对,便找来了楚氏。

  姚如玉了解威远侯,知道他大概也不想闹得家中鸡犬不宁,便笑若春风地问楚氏:“听铺子掌柜的说,长嫂经常让他们另做一本账簿交给账房。反正账房里的账簿那么多,也没人看是不是?”

  楚氏面色卡白,“没有的事,弟妹千万别听他们胡说。”

  姚如玉道:“我料想他们也是胡说的,所以全都打发了,重新换了批人。我想知道,为什么长嫂这边每个月的月银用度,都比二公子和三丫头那边多出好几百两?”

  姚如玉一看账本便知,堂堂侯府嫡女和侯爷公子,竟白白遭这个大房楚氏苛待。

  楚氏皮笑肉不笑道:“让弟妹见笑了,我们大房的人比较多呢,除了我和绾儿,还有放儿和他那里的两房妾室,人多总是要吃饭的,也不能吃得太差亏待了她们。”

  姚如玉道:“现在我进门了,我们这边与长嫂那边的人数应该差不多了。往后长嫂那房的吃穿用度,都从我这里支出,我也不会亏待了长嫂那一房的,我们这边月银是多少,长嫂那边就是多少。”

  楚氏一听就急了,道:“弟妹,我们放儿那里还有妾室的,一家这么多口人,哪儿够啊。还有绾儿,很快就要进宫当娘娘了,她又是从小娇生惯养的,怎能让她吃苦呢。这要是传出去了,说你亏待侄女,这也不好听啊。”

  姚如玉忽然就冷了面色,道:“绾儿是大房庶女,我让她的待遇与侯府嫡女一般,哪儿亏待她了?这些年绾儿就是娇生惯养的,那三丫头就不是娇生惯养的了?你们是欺负她没娘是吗?”

  敖冉得知姚如玉要找楚氏,猜到会有一场好戏,特意来看看。结果刚走到屋檐下,便听见姚如玉似怒非怒地呵斥楚氏。

  敖冉扶着门框,没有进去,看着姚如玉那么维护自己,心里只觉得温暖。

  姚如玉饮了口茶,挑眉又道:“好好儿的嫡女,让你们骑在头上作威作福,我还担心长嫂不往外说呢,还是让外人听听的好,看看到底是谁亏待了谁。还有,账房银子亏空的事,账簿在我手上,我不介意报官,让官府来查一查,到底家里是出了怎样个窃贼!”

  此话一出,楚氏不做声了,袖中的手指恨恨地拧在了一起,只得低声下气道:“就按弟妹说的来吧。”

  出门时,楚氏看着手握门框的敖冉,又狠狠瞪了她一眼。

  都是这昏头昏脑的小妮子,非要威远侯娶这劳什子姚如玉入门。若不是她入了门,自己手中的中馈之权又岂会被夺了去。

  等着吧!

  等她女儿做了贵妃,这帮贱人,一个两个,都不会有好下场!

  敖冉自然也看到了她恨毒了的眼神,可这事本就在是在她的预料之中,她又怎会介意。她现在最担心的,还是敖绾的婚事。

  敖绾一天不被接进宫,中间突生变故的可能性就越大。

  魏帝,可从来就不是什么善罢甘休的人。

  楚氏走后,姚如玉才看见敖冉,便对她伸手招呼,转身又送了她几套衣服与首饰头面。

  敖冉能感到这个继母是真心疼她,想到刚刚姚如玉那些维护自己的话,她的眼眶不由有些发热。

  挣脱了前世的那场噩梦,这世,她的人生轨迹,真的跟着改变了。

  就在敖绾日盼夜盼,敖冉也有些担忧的情绪中。宫里的人,总算带着皇上的旨意来了,接敖绾进宫的日期被定在两月后。

  宫使送来的聘礼在徽州城内也算十分隆重的,这让楚氏和绾儿终于扬眉吐气。

  敖冉倒没闲心去管这娘两的趾高气昂,这日,她正接受了敖策的邀请,要与他一同去参加他军中好友温朗三弟的百日宴。

  从京中回来之后,她与敖策的关系倒是好了不少。对方送了她一匹狼犬,说是专程在军里挑的。而她,则拿姚如玉给的蜀锦,准备替他做两身衣裳。

  有时看着这个高大英俊,又对自己分外疼宠的兄长。

  敖冉都会怀疑她上辈子是不是真的眼瞎耳盲,否则,怎么会对对自己这么好的一个二哥如此冷眼相待,反倒是那个狼心狗肺的敖绾,居然始终信任有加。

  想着是去吃酒,衣着实在不适合过分随意,她便换了身姚如玉给她的衣裙,又由芙蕖重新给她梳头,佩上头饰发簪和耳铛,这才出门。

  等她出去时,敖策正站在树下阴凉处。他回过身来,眼神在敖冉身上停顿片刻,意味不明。

  敖冉被这眼神看的有些不自在,她很少打扮的如此精致,自己也不习惯,于是转头就要进屋,打算把裙子换下,“果然这样还是不妥吧。”

  敖策在身后道:“没有,这样子,很好看。”

  听到敖策这般说,敖冉就还是这样出门了。

  待两人一进温家大门,就见一温婉女子迎面走了过来,那人名唤温月初,是温朗的妹妹。

  温月初本来是笑着迎上来的,看到敖策身侧的敖冉,笑意便由浓转淡。直到知道敖冉是敖策的三妹,这才又重新笑着带他们往屋里走。

  敖冉心细,看着这个温小姐的诸多情绪变化,就已猜出她大概是对敖策有意的了。

  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见那温小姐望自己的眼神,总觉得对方似乎并不喜欢她。

  到了晚宴,温月初作为zhu人家,便径直领着敖冉到女眷们坐的宴桌去就坐。而她自己,则折身回去敖策那一桌,与那些人说说笑笑地聊天。

  敖冉对这一桌女眷实在不太熟,只是低头沉默。忽然敖策隔着一道帘,声音平淡有力道:“阿冉,到我这里来。”

  这里男女是分开坐的,中间隔着一道帘。

  温朗和温月初负责招待他们自己的好友,温家长辈基本不会插手干涉。

  而女眷这桌多是温月初的好友,她们隔着帘子可以窃窃讨论帘外的男子,带着一种紧张兴奋的心情。

  不想却被敖策一句话给打断,一时间,帘内帘外都有些安静。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