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穿越 → 我去古代种沃柑屈北全文最新章节

我去古代种沃柑屈北全文最新章节

屈北 著

连载中免费

《我去古代种沃柑》是屈北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苏摇一朝穿越,成了丑男人樾时寒的婆娘,别人有田有钱有房子,她除了一个男人,啥都没有,对此苏摇表示,不慌,没钱?二十一世纪的沃柑,又大又甜了解一下,听说,患有眼红病的人挺多?时时想要打她沃柑的主意?不怕,她的丑男人虐渣技术贼厉害,来一个,他虐一个;来两个,他虐一双,只是某天她的丑男人突然变成了一个帅男人是怎么一回事?

8.2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5

在线阅读

《我去古代种沃柑》是屈北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苏摇一朝穿越,成了丑男人樾时寒的婆娘,别人有田有钱有房子,她除了一个男人,啥都没有,对此苏摇表示,不慌,没钱?二十一世纪的沃柑,又大又甜了解一下,听说,患有眼红病的人挺多?时时想要打她沃柑的主意?不怕,她的丑男人虐渣技术贼厉害,来一个,他虐一个;来两个,他虐一双,只是某天她的丑男人突然变成了一个帅男人是怎么一回事?

免费阅读

  晚上睡觉,柳氏跟银蛋提了工钱的事情。

  “你把所有的工钱都给娘了吗?有没有给草根留一点?”

  柳氏这么问,是因为她想到了苏摇。

  苏摇怀孕之后,樾时寒不让她干一样重活,就连衣服都是樾时寒给苏摇洗的。

  柳氏想着,自己的男人去给人做活儿,一天有十五文钱,做五天,也有七十多文钱,要是能够留那么几文钱给她,以后她的日子也会好过一些。

  她也不要多,留那么五六文给她就成。这样至少显得这个男人心里面有她这个女人。

  “都给娘了,家里的银子都是娘拿着,草根那么小,他会用啥?难道你想借草根的名义藏私房钱?”

  “我没有想藏私房钱,草根现在才几个月大而已,你就不能为孩子着想一下?万一哪天孩子生病了,手上没有银子,咱们去哪里拿银子给它看病?”

  柳氏不认为唐氏会拿银子出来,就是孩子真的生病,她可能都不会看一眼。

  嘴巴上说疼自己的孙子,逢人就夸自己对媳妇孙子有多好,实际上就跟对待仇人一样,一口吃的都舍不得给。

  “我说你这个糟婆娘瞎说啥呢?孩子好好的,你咒他生病是什么意思?信不信老子一巴掌呼死你?”

  银蛋一发怒,柳氏就不敢说话。

  油灯吹灭后,草根又开始哭了,柳氏在那里哄孩子,银蛋也不关心一声,好像那不是他的孩子一样。

  *

  很快,就接近过年了。

  今年,唐氏还想让苏摇樾时寒到那边吃年夜饭,苏摇想都没想,直接拒绝。

  她也不怕唐氏,直接就跟她说:“今年挺着一个大肚子,实在不好意思过去等吃等喝,就不过去跟你们一起吃年夜饭了。”

  唐氏看着苏摇没啥变化的肚子,气得脑门上的青筋都跟着凸爆起来。

  挺着个大肚子?

  肚子都没显出来,挺个啥?

  唐氏这次要趁着樾时寒不在,冲着苏摇大骂一通的,奈何苏摇提前看出她的企图,提前开了口:

  “娘要是想骂的话,最好还是回家骂去。我现在有了身孕,相公就没让我做过重活儿,要是您冲着我骂,吓到我肚子里面的孩子,相公回来了,估计会找您的麻烦。”

  苏摇装模作样的单手撑着腰,脸上笑眯眯的。

  因为日子过得滋润,苏摇肤色白皙气色好,看着不像村里的女人,倒像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

  “你……”

  唐氏指着苏摇的鼻子,终究是不敢骂出声来。

  这个时候,樾时寒提着一大根猪脚回来了,唐氏看到樾时寒,脸色瞬间苍白,来不及多看樾时寒手上的猪脚一眼,就迅速的跑回家去。

  樾时寒神色平平,仿佛没有看到唐氏。

  “外面冷,快回家去。”

  樾时寒把猪脚放下,然后去扶苏摇。

  苏摇:“……”她总觉得自己是一只坐吃等死的猪。

  肚子都没有显出来,樾时寒就这么小心翼翼的,以后肚子大起来,她去哪樾时寒不得抱她去?

  苏摇有些好笑,又有些感动。

  是她运气好,遇到了这么一个男人。要是换做其他男人,不知道会不会跟柳氏一样,动不动的就被打骂?

  在凳子上坐下,苏摇朝樾时寒道:“娘说,到时候让咱们跟着一起去吃年夜饭,我回绝她了。”

  “嗯。”

  提到唐氏,樾时寒没有多少表情。

  苏摇不好问他心里对唐氏的看法,只能保持沉默。

  怀孕之后,每天都喝鸡汤猪脚汤是正常的,也都是樾时寒做给苏摇吃。冬天一到,樾时寒并没有猎到多少猎物,有很多天都不去山上,而是空手去了城里。

  他去哪里拿到那么多银子给她买肉,苏摇也不清楚。总之,这个男人挺神秘的,除了对她会露出温和的神情,对其他人都是面无表情的样子。

  这样的差异,让苏摇很不真实。

  除夕夜很快就到了,大早上的,樾时寒就起来忙活,苏摇要去帮忙,樾时寒没让,说天太冷,让她回屋歇息。

  苏摇简直要呕死,她没那么娇贵,就怀孕了而已,又不是重病做不了事情。

  村里的其他女人怀孕,挺个大肚子也要干活的,苏摇也想做点事情。

  樾时寒轻松的把一只已经长大的母鸡抹了脖子,然后又把烧好的滚水倒到木盆里面,再拿母鸡到盆里面泡。

  泡了一会儿,鸡毛能够扯出来了,樾时寒就开始给鸡拔毛。至始至终,他的神色都特别的认真。苏摇看着樾时寒,脸上忍不住露出笑容来。

  当初原主是嫌弃樾时寒长得丑,跟樾时寒拜了天地之后,受不了樾时寒的模样,想不开才上吊自杀的。

  当时的她,恐怕从来没有想过,樾时寒会这么体贴吧?

  苏摇看着樾时寒,一时之间有些出神。樾时寒抬头的时候,就看到苏摇盯着他走神的样子,一时之间,耳垂又红了起来。

  樾时寒待苏摇细心体贴,但是从未谈论情爱之事,如今被苏摇这么紧紧的盯着,樾时寒的心脏一阵悸动。

  “在想什么?”

  樾时寒的神情又变回面无表情的样子,只是,他的耳垂却是越发的通红。

  “我…我在想一些事情。”

  苏摇的脸颊也是一阵燥热。她怎么就突然走神了呢?

  樾时寒又低头去忙了。

  隔壁总是不能安生的,唐氏上次叫苏摇樾时寒一起过去吃年夜饭,是想趁机再占一些苏摇的便宜。

  樾时寒舍得给苏摇吃好的,让苏摇一起过去吃年夜饭,樾时寒指定会准备好菜送过来,这样,唐氏就可以跟上次吃年夜饭一样,不用买肉,能够白占一些便宜。

  如今苏摇跟樾时寒不过去吃年夜饭了,唐氏没便宜可以占了,心里窝火,除夕当天早上就在院子里面骂。

  “不知道今天大过年吗?还不把屋子收拾干净。”

  “洗个衣服要这么久吗?大半天了还不回来做早饭。一天到晚尽给我偷懒,再偷懒都回娘家去,别住这里了。”

  “别人都是媳妇侍候婆婆的,你们倒好,想要我来侍候你们?还想让我做饭给你们吃,呸,什么狗屁玩意儿。”

  张氏这会儿刚刚到村子里面转一圈回来,一进门就听到唐氏在哪里骂,她眼珠子转动了几下,笑道:“娘,大过年的您还是消消气吧,我看弟妹跟大嫂关系挺好的这会儿估计是到大嫂那边串门去了吧。”

  唐氏最见不得的就是张氏跟柳氏去串门,听到张氏这么说,瞬间就火了。

  “串门?这大过年的不在家做饭,串什么串!有啥好串门的?”

  骂着骂着,唐氏的声音就弱了下来,她眼珠子转动了几下,突然间就眉开眼笑,“还是柳氏厉害。”

  张氏莫名其妙,怎么不骂了?怎么就突然间夸起来了?

  柳氏很快就洗衣服回来了,身后背着草根,肩膀上挑着两桶洗干净的衣裳,这么冷的天,柳氏硬生生的累到气喘吁吁。

  刚刚进屋,就看到张氏那张幸灾乐祸的脸,柳氏也没搭理她,就去晒衣裳。

  “哟,好媳妇回来了呀?快快快,把衣裳放下,娘有话跟你说。”

  唐氏这会儿不知道打的什么主意,难得对柳氏露出笑脸。

  柳氏不吭声,不过还是把衣裳放下了。

  “你快点去晒衣裳,我有话跟你弟妹说。”唐氏转脸就瞪上张氏,张氏还等着看热闹,哪知道这晒衣裳的事情就落到自己身上,也不敢反驳,苦着一张脸就去晒衣服去了。

  唐氏把柳氏拉进屋,关上房门之后,她小声跟柳氏道:“你跟你大嫂是不是关系挺好的?”

  柳氏疑惑的看唐氏一眼,然后点点头。

  “娘看他们家院子里面养了好多鸡,现在过年了,你去问你大嫂要两只鸡过来,还有,再问她要几尺布回来给我做衣裳。他们两口子天天穿新衣裳,手头上肯定还有用不完的布,你现在就去问。”

  唐氏理直气壮的使唤柳氏。

  她自己不敢去问苏摇要东西,看到柳氏跟苏摇好,就让柳氏去问。她的主意打的非常好,柳氏要是问到了,那么她就能够白得一些东西,如果问不到,那么柳氏跟苏摇也会有嫌隙,以后不会来往那么密集。

  自己占不了便宜,也不能让柳氏去占。

  “我不去。你想要东西就自己去问,我拉不下这张脸。”

  柳氏现在是忍气吞声,但也不是没有脾气的,断不可能什么都听唐氏的。

  “你…你这个贱蹄子,老娘让你去拿点东西怎么了?我让你做了丢人的事情了吗?”

  唐氏又开始骂了,柳氏不搭理她,擦了手就回了房间。

  这个时候草根也醒过来,应该是肚子饿,哭着要喝奶。

  柳氏就小心的把他放下来,然后给草根喂奶。

  今天除夕,银蛋在外面玩耍得差不多了,这会儿也回来了,刚进门,唐氏就瞧见他,上去就给银蛋一耳光。

  “你这个兔崽子王八蛋,老娘怎么养出你这个吃里爬外的白眼狼?你看你把你婆娘惯成什么样子了?我这个当娘的说话,她也不听了?”

  银蛋一回来就挨揍,整个人都是懵着的,听到他娘的话,他捂着脸道:“又怎么了?我媳妇她又怎么惹你生气了?我找她去。”

  柳氏正在给草根喂奶,银蛋就怒火冲冲的进来了。

  他看到坐在床上的柳氏,劈头盖脑的就朝柳氏骂:“你这个糟婆娘,怎么又不听娘的话?一天到晚除了知道跟娘作对,你还能干点啥?”

  柳氏这个时候也有怒火,“娘让我到大嫂家要鸡要布,这种没脸没皮的事情,我做不来,你孝顺你娘,你自己去跟大哥讨去。”

  银蛋这会儿也懵。

  唐氏骂银蛋,银蛋想都没想就认定是柳氏做得不对,没想到是因为这事才发火。

  家都分了,别人家有什么东西都不关他们的事,唐氏眼红苏摇天天穿新衣裳,就想让柳氏去问要,确实过分了。

  “咱们家有十多亩水田,一年收成接近一万斤谷子,卖了一大半!她手头上没有银子吗?几尺布还想要问别人要。家里没养鸡吗?大过年舍不得杀一只,还想要去问别人要?你要是认为你娘做得对,就自个儿去问大哥大嫂要。”

  柳氏气得眼眶通红,身子都跟着颤抖。

  银蛋没有说话,黑着一张脸也不知道是跟谁置气。

  过了一会儿,他没吭一声就出去了。柳氏见此,抱着怀里的孩子,下意识的松一口气。

  最后,银蛋还是没有去苏摇那边找麻烦。

  今年的除夕,苏摇没有过来一起吃饭,这一家人的年夜饭,看着实在寒酸。

  桌子上面摆着一碟土豆丝,一碟清炒白菜,还有一碟咸菜。这些菜里面,仔细翻好一会儿才看到一丁点肉沫。

  除此之外,还有一大盆汤,汤里面飘荡着零零星星的鸡蛋沫儿,上面一滴油水都看不到。

  大过年的,他们家米饭还是有那么一点,不多,一人小半碗。吃完小半碗米饭就只能吃稀饭了。

  张氏跟柳氏两个人也难得上桌一起吃饭,柳氏根本就不敢夹菜吃,一夹菜,唐那双刻薄的三角眼就扫过来。

  金蛋跟银蛋就盼着过年能够吃上一块肉,现在吃年夜饭,饭桌上半块肉都看不到,忍不住就恼了。

  “娘,过年都不舍得买一些肉回来,您留那么多银子干啥啊?咱们家今年收了接近一万斤的谷子呢,您卖了一大半,拿到好几两银子呢,你能不能拿点出来买肉吃?”

  金蛋开口说话,银蛋却是没有说话的,不过那张黝黑的脸,看着也不太愉悦就是了。

  “买啥子买?家里有两个吃里爬外的东西,老娘辛苦赚的银子,难道还要拿出来养她们不成?”

  唐氏又开始骂。

  柳氏低着脑袋,默默吃着饭,不搭理她。唐氏却没打算消停,瞪着两个媳妇:“吃饭的时候比谁都厉害,吃那么多也没见她们下田几次。”

  “娘,我带着狗剩,抽不开身,如何下得了田?倒是弟妹,孩子还小,可以背着下田干活,自个儿不愿意,非要在家偷懒。”

  张氏心里不服气,把所有的矛头都指向柳氏。柳氏不打算搭理人,听到张氏这一番话,只能抬起头来:“嫂子这话说的就有意思了,之前狗剩两三个月大的时候,我也没见你背着他下田干活啊。”

  “我背不背狗剩下田干活,关你啥事啊?我怎么说都是你长辈,轮得到你在那里指手画脚的吗?”

  “啪!”

  许石柱黑着一张脸把筷子拍到桌子上面,“吵什么吵,大过年的也不能安生一会儿?”

  众人瞬间安静下来。

  苏摇这边却是挺温馨的。

  今天晚上,樾时寒给苏摇煲了一锅汤,又炒了一锅鸡肉,还准备了一个糖醋排骨。

  两个人,三样小菜,苏摇吃得相当的香。

  怀孕有两个多月了,苏摇不像刚怀孕的时候,吃点油腻的东西就反胃想吐。这会儿她胃口好,饭量也比以前多一些。

  过年吃饭早一点,苏摇放下筷子之后,外面的天色依旧明亮。两人收拾了碗筷,然后就开始写对联。

  对联是用红纸来写的,前段时间,樾时寒到城里的时候买回来的。苏摇就坐在院坝里面,拿着剪刀小心的把红纸剪成写对联用的长条状。

  樾时寒拿着砚台在边上磨墨。

  磨好墨,剪好红纸,樾时寒就开始提笔写联子。

  他的字,写得苍劲有力,一看就是经常拿笔的。

  联子都是提前拟好的,樾时寒照着拟好的联子写,一会儿就写完了。

  看着樾时寒把对联写完,苏摇就用米饭调成浆糊,然后跟樾时寒一起把联子贴在大门上。

  过年兴守夜,这个晚上苏摇跟樾时寒也守夜,两个人坐在火炉子边,一边吃着瓜果,一边聊以后的生活。

  “等孩子出生之后,上山的果子也成熟了。”

  “等孩子长大一些,让他去上学堂,然后再给他娶媳妇。”

  提到未来,苏摇还是有些向往。

  樾时寒道:“以后咱们带他到繁华的地方,给他买一套院房。女孩子的话,咱们要给她物色疼她爱她的男子,让她嫁过去,不受公婆的气。”

  两个人聊到大半夜,苏摇终于忍不住,靠在樾时寒肩膀上睡过去了。

  樾时寒把苏摇抱上 床,又往火炉里面添加一些木炭,然后也跟着回去休息了。

  第二天是初一,狗剩一大早就来拍苏摇的院门讨要红包。

  苏摇还没有睡醒,樾时寒给了狗剩两份几个铜板的红包后,就让狗剩回去了。

  狗剩还不愿意走,他说:“娘说要给两份红包,伯娘还没给,我要问伯娘要红包。”

  樾时寒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你伯娘还在睡觉,她的红包我替她给了,别进屋去吵你伯娘。”

  狗剩挺害怕樾时寒的,樾时寒这么一说,狗剩不敢多停留,就拿着十来个铜板回家去了。

  张氏一直在边上听着,看到狗剩拿到红包,连忙抢过去,“娘替你收着,以后长大了再给你。”

  说着,她喜滋滋的把红包打开,看到两个红包加起来有十二个铜板时,眼睛都笑眯了。

  “那个贱蹄子果真有银子,给那么多红包也不心疼。这样正好,老娘正缺银子呢。”

  “娘,拿红包给狗剩,狗剩要拿去买饴糖。”

  “买什么买,你这么小,拿银子去买东西,小心别人骗你,等你长大一点娘再给你买。”

  狗剩歪着嘴巴要哭,看到张氏扬起巴掌要打他,立刻停了下来。

  苏摇一直睡到中午才醒来。过年的,也没有什么事情要做,苏摇就拿昨天没吃的猪肉剁了馅,又做了面皮,就着手包起云吞。

  因为是过年,柳氏担心落个蹭吃蹭喝的名头,就没有到苏摇这边来串门。

  苏摇把云吞包好之后,正要下锅煮,这个时候听到草根的哭声。她把手上的东西放下,一边用抹布擦手,一边往外走。

  柳氏刚刚从外面回来,苏摇看到她,连忙把她拉过来:“我包了云吞,你过来跟我一起吃。”

  “不不不,我就不过去了,哪能一直去你家蹭吃蹭喝的啊?”

  柳氏有些哭笑不得,苏摇有好吃的,总会拉上她过去吃,这么一直吃苏摇的,柳氏也不好意思。她没给过什么东西给苏摇,倒是总占苏摇的便宜。

  “你大哥出门了,要晚上才回来,我一个人在家挺闷的,你过来陪陪我。”

  没有特别的情况,苏摇不会到唐氏那边去。整个许家,也就柳氏跟苏摇好一些,苏摇自然会对柳氏好。

  盛情难却,柳氏还是到苏摇家里吃云吞了。吃完云吞,苏摇又给两个红包给草根,一份是她的一份是樾时寒的。

  “嫂子你别…草根还小呢,你给他红包没啥用,他现在还不会用呢。”

  “你可以留着以后给他用,别这么客气,这红包里面也没有多少银子。”

  苏摇这么说,柳氏才愿意收。当下,心里对苏摇的感激又多几分。

  吃了云吞,又坐了一会儿,柳氏就回去忙了。说是过年,唐氏也看不得柳氏四处串门。临走之前,苏摇嘱咐柳氏,别让唐氏看到她手里的红包。

  柳氏点点头,感激的看苏摇一眼,然后就回去了。

  回到自己房间,柳氏把两个红包给拆开,整个人都是愣的。

  一个红包里面装有一枚碎银子,而且分量还不小。目测应该能够兑换三四十个铜板。

  柳氏心脏一哆嗦,连忙把银子给收起来,她知道苏摇是借着包为由头来帮助她的。心里知道苏摇的用意,柳氏眼眶通红的把苏摇的这份恩情给记下来。

  过完初五,气温就渐渐回升,村里的乡亲也开始翻土留着以后种田用。

  天气晴朗的这天,苏摇跟樾时寒上山看沃柑林。

  如今已经沃柑已经种下第二年,枝叶比以前茂盛不说,连个头也茁壮许多。

  “你小心一些,别摔倒了。”

  樾时寒担心苏摇,又拗不过她要上山,只能把人给带来了。野草这些樾时寒经常处理,地里面倒是一株野草都没有。

  苏摇:“春花跟我说了,孕妇要多活动,到时候才容易生,以后我每天都要出门走走,活动活动筋骨。”

  樾时寒:“……”

  男人的脸色瞬间沉下来。

  回去他找柳春花去。

  “你可别找人家麻烦,人家是过来人,对生孩子有经验,要是让我知道你找她麻烦,以后就不生第二个了。”

  樾时寒的脸色更加黑了。

  为了一个外人,不给他生第二个?岂有此理!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