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奇幻 → 当我成为世界首富姚蜜全文最新章节

当我成为世界首富姚蜜全文最新章节

初云之初 著

连载中免费

《当我成为世界首富》是由初云之初原创所著,主角叫姚蜜。讲述了清晨的阳光亲吻着姚蜜的额头,卧室的门被轻轻打开。英俊的管家走到床前,弯下腰,柔声督促:“小姐,快醒醒,您该去花钱了。”

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5

在线阅读

  当我成为世界首富小说最新章节,当我成为世界首富小说无弹窗《当我成为世界首富》是由初云之初原创所著,主角叫姚蜜。讲述了清晨的阳光亲吻着姚蜜的额头,卧室的门被轻轻打开。英俊的管家走到床前,弯下腰,柔声督促:“小姐,快醒醒,您该去花钱了。”

免费阅读

  撕肯定是要撕的,但什么时候撕,怎么撕,就有待商议了。

  说到底,那些糟污消息也只是在高陵侯府内部流传,想要传的整个长安人尽皆知,却还差些火候。

  燕琅心里已经有了主意,自然不慌,暗地里吩咐人回沈家送信,叫帮忙准备,表面上却还是做出为流言所困的样子,每日深居简出,极少会在人前露面。

  高陵侯夫人见她如此,心中颇觉得意,只当是拿捏到了她痛处,见燕琅闭门不出,竟还打着探望的幌子,专程过去瞧她。

  “外边儿那些仆婢说的,我都听到了,闹成这样也实在是不像话,”她假惺惺的劝慰燕琅,道:“清者自清,静秋不必理会他们。”

  燕琅淡淡一笑,道:“我也是这么想的。”

  你能这么想才怪呢。

  高陵侯夫人心下暗笑,脸上却不显,王妈妈随从在侧,见状笑道:“再过些时日,便是夫人的生辰了,表姑娘打算送什么贺礼?”

  “都是正经亲戚,说贺礼可就生分了,”燕琅瞅了高陵侯夫人一眼,道:“我会劈叉,夫人看吗?”

  高陵侯夫人先是一怔,旋即又笑了,神情中带着些许长辈的训诫意味:“静秋啊,你这么说话,就是在闹小孩子脾气了,可说到底,身正不怕影子斜,外边人这么说,必然是你有地方做的不好,怎么倒拿我撒气呢……”

  燕琅倒还自若,笑了一下,就听系统在自己脑海里咆哮:“这个bitch!快给她一门板!立即!马上!刻不容缓!!!”

  “……”燕琅听得嘴角一抽,没等说话,却听外边儿有急匆匆的脚步声传进来,到了门边停下,匆忙间回话。

  “夫人,前边儿传了消息过来,沈大将军战死疆场,表少爷下落不明,陛下追封其为镇国公,又加封表少爷为定北伯,表姑娘为荣安郡主!”

  前世沈平佑父子战死之后,皇帝也曾有此加恩,只是沈平佑已死,国公之位又有何用,沈胤之还未娶妻,更无儿息,所谓的追封爵位,也不过是说出去好听罢了,实质上却没什么卵用。

  而林氏与沈静秋这两个可怜人……

  不说也罢。

  燕琅心里觉得讽刺,高陵侯夫人却微微变了脸色:要知道,只有亲王的嫡女才能被册封为郡主,且这郡主身份,还能恩荫夫婿儿女。

  高陵侯的爵位已然给了长子,次子便是个白身,来日分了家,身上的光环也得少一层,若真能做个郡马,倒也是件上上好事。

  她心里微微涌出几分悔意,觉得这婚事也不像想象中那么讨厌了,再想着皇帝既然降旨追封沈家父子,想来也会对沈静秋这个孤女加以厚赐,指不定还会叫进宫去瞧瞧,指个婚什么的,心头便先蒙了一层阴翳。

  开弓没有回头箭,高陵侯夫人自然明白这道理,勉强定了心,便见燕琅坐在椅上,面色惨淡,眼泪簌簌落下,这才想起来,这尊荣是用她父兄的命换回来的,难怪欢喜不起来了。

  突如其来的诰封,打乱了高陵侯夫人的计划,更无心在这里待下去,略微劝慰外甥女几句,便匆匆起身告辞。

  她一走,燕琅的眼泪就停了,默不作声的目送她离去,发出短促的一声冷笑。

  沈平佑身死的消息传回金陵,沈家自然要举丧,只是尸身还未运回,丧仪不必急在一时。

  第二日上午,老管家便带着礼物登门,去见高陵侯夫人:“府上有白事,自然不好再出门,夫人的寿辰,怕也不便登门。”

  他示意身后仆从将装着礼物的盒子递过去,道:“皇后娘娘曾赐下两匹蜀锦,光华夺目,不可逼视,夫人便用它裁制了两身衣裙,夫人一身,世子夫人一身。”

  一寸蜀锦一寸金,高陵侯夫人自然知晓珍贵,笑着吩咐人收下,寒暄了好一阵子,才叫人引着他去见陆老太君。

  “家中举丧,姑娘再留在这儿,也实在不像话,”老管家道:“我此次来,也是想接姑娘回府。”

  陆老太君原本就有意撮合外孙女与孙儿,现下知道她得了郡主敕封,就更不愿放她走了,两下里攀扯许久,方才松口道:“平佑的遗体还未运回来,丧仪也不急在一时,只是这几日迎来送往多些,忙完之后,便再回我这儿来……”

  说着,她不禁流下泪来:“我儿命苦,刚生下来就没了娘,这会儿又……唉!”

  毕竟是长辈,又是嫡亲的外祖母,老管家与燕琅都不好再说什么,悄悄对视一眼,点头应了此事。

  ……

  林氏早就备了孝衣,燕琅归府之后,便换到了身上,不多时,便有人来通禀,道是沈平佑身边的副将秦令前来拜会。

  燕琅一见他,便先拜了下去:“军人战死疆场,固所愿也,然而家父身亡并非兵败,却是人祸,望请秦将军为父亲讨还公道,叫他在九泉之下,得以瞑目!”

  秦令想起金殿之上皇帝的态度,既觉心寒,又觉讽刺,再见主将孤女下拜身前,心中又愧又痛,伸手将她搀扶起,涕泪纵横道:“我没用啊,如何对得起大将军!”说着,又将先前自己再三请求彻查此事,却被皇帝推辞训斥的事情讲了。

  林氏与老管家俱是头一次听闻此事,心中失望自是难以言表:沈平佑是为保大夏江山而死的,到最后,竟连个公道都讨不到,岂不讽刺!

  燕琅早知这结果,心下冷笑,脸上却是落寞哀恸,劝慰过秦令之后,又问起边关现状来,秦令自是一一答了。

  沈平佑执掌军务多年,威望极高,死讯传出之后,诸多亲友前来吊唁,燕琅一一见了,或与之交谈,或听其劝慰,直到夜色深深,再无人至,方才与林氏一道往饭厅去,默不作声的用了晚饭。

  这么久的功夫,系统隐约察觉到了几分端倪,但痕迹太少,却也抓不到重点:“沈平佑父子俱亡,沈家也倒了大半,只凭你一人,很难撑得起来。”

  燕琅道:“我知道。”

  系统不解道:“那你怎么打算?”

  “沈家还有一个男丁。”燕琅平静道:“沈胤之率军牵制柔然偏军,他所在的那支队伍,已然全军覆没,埋身黄沙,除了我们,没人知道他已经死了。沈静秋与沈胤之是同父同母的兄妹,你说,他们俩长得像不像?”

  系统先是一愣,旋即惊住了,结结巴巴道:“你难道想用沈胤之的名字——可这种事宜早不宜晚,你不去昌源,怎么跑到金陵来了?这事说来简单,做起来却是千难万难,你……”

  “我知道千难万难。”燕琅道:“所以,我需要沈家人的配合。”

  “还有,”她语调里带了一星微妙的讽刺:“我不回沈家,守住沈家的人和家财,日后靠什么起家?不叫沈家人和沈平佑的部将们见到慕容家是何等冷血无情,他们怎么会对这个朝廷死心?”

  系统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心乱如麻的滋味:“你,你不会是想造反吧?”

  燕琅淡淡一哂,避而不答,道:“这才只是开始,慕容晟这个男主也还没登基,扫平柔然这么爽的事儿,当然要作为他为皇之后的功绩存在,可怜沈平佑父子与那十万大军马革裹尸,最后却换了个议和的结果回来,你说讽不讽刺?”

  系统默然不语。

  “良将不怯死以苟免,烈士不毁节以求生。”燕琅面笼寒霜,一双秀目锋芒毕露:“于国,沈静秋也是大夏人氏;于家,沈平佑父子丧命柔然之手。杀父杀兄之仇不共戴天,焉有不报之理?”

  系统很感动,说:“你个小狗日的到底想干什么?给老子说实话!”

  “边关有患,那就重整山河,朝局糜烂,那就再换新天!”燕琅道:“都说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最坏也不过一死,老子为什么不能当皇帝?!”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奇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