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穿越 → 表哥竟然是我的猫宋佳音陆和筠全文最新章节

表哥竟然是我的猫宋佳音陆和筠全文最新章节

新芽 著

连载中免费

《表哥竟然是我的猫》是新芽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时哦,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宋佳音一朝穿越,成了国公府娇艳妩媚的表小姐,刚穿过来便忙的不可开交,忙着掐原主留下的烂桃花,忙着与穿越同仁们搞事业,忙着养一只神出鬼没的猫,好不容易事情一件一件顺利解决了,猫也被她给养的白白胖胖,可她却在某日偶然发现高冷矜贵的世子表哥摇身一变成了一只猫,那猫居然还和她一直养着的那只长得一模一样....

3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5

在线阅读

《表哥竟然是我的猫》是新芽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时哦,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宋佳音一朝穿越,成了国公府娇艳妩媚的表小姐,刚穿过来便忙的不可开交,忙着掐原主留下的烂桃花,忙着与穿越同仁们搞事业,忙着养一只神出鬼没的猫,好不容易事情一件一件顺利解决了,猫也被她给养的白白胖胖,可她却在某日偶然发现高冷矜贵的世子表哥摇身一变成了一只猫,那猫居然还和她一直养着的那只长得一模一样....

免费阅读

  这个封建朝代的藏书阁便已似后世图书馆般用英文字母与阿拉伯数字作图书索引?

  宋佳音大吃一惊,她转头望向进门处,见那儿贴着一张藏书索引规则,宋佳音上前一看,原来真的是用字母作为分类索引,每一本书均登记在册,有厚厚一沓的册子。

  她走到启蒙读物区,随手抽一本书打开,上面竟然给每个字标注着拼音。

  宋佳音张大的嘴都能囫囵塞进一个鸭蛋了。她迅速翻看着书籍,盼着能找到解释,不多时,看到有一本书中提到致谢前朝某任皇帝公孙远,将拼音法推行至全国,统一了文字和读音,大大促进各地文化交流、商业互通。

  宋佳音:......这位公孙远是穿越前辈没错了,竟然还当上了皇帝,了不起啊了不起。

  宋佳音稍平复了会儿,她刚穿过来时便有所防备,这世上可能会出现其他穿越者,如今果然知晓了一个,而且是几百年前的。

  这也是一个重大发现,宋佳音点点头,继续逛起了藏书阁。不多时,她便有了新的发现,这面架子上怎么放的似是报纸?

  她低眸瞧着,见其上果然写着日期,且就是前几日,再往前的便是五日一报。

  再仔细看报上的内容,栏目很丰富,有朝廷大事、也有京城时事,再一瞧背面,竟还有小说连载?

  宋佳音:......算了,她已经接受良好了。

  她接着逛起来,此刻在她眼中,这藏书阁便似是一个大型的迷宫,等着她一点一点揭开这个时代的面纱。

  藏书阁有三层,第一层已逛得差不多,她打算上二楼瞧瞧。

  二楼有许多史书、小说,宋佳音扎进小说堆里,一排排取下书来翻看。

  金色的阳光透过窗户洒进来,暖暖的蹭着她姣好的侧脸,微风轻轻拂动她耳边松松散散的碎发,时光恬静美好。

  这时,她微微踮脚取下一本书,余光中似是透过书本间隙瞥到了一个人影,她漫不经心抬眸,却猝不及防见到一双形状极美的凤眼,他缓缓望过来,眼神带着茫然。

  是陆和筠。

  他的气质向来淡淡的带着疏离感,宋佳音从未见过此时他这样的眼神,迷茫的、怅惘的、甚至带着丝丝的委屈。

  宋佳音心中疑问还待再看,却见他似是清醒了,眼中瞬间恢复清明,又成了平日冷淡的陆和筠。

  他隔着书架望着她,半晌,忽然说了句:

  “你觉得我怎样?”

  低沉悦耳的声音在耳边流淌,宋佳音愕然,红润饱满的嘴唇微微张开又合上,见他还定定看着她,清凌凌的眸子一眨不眨,似在等着答案。

  此时两人中间隔着一个书架,一人一侧,一高一矮,一俯视一仰视,伴有微风、阳光、书香,气氛透着奇妙的暧 昧感。

  宋佳音低眸心想,这是什么情况?问她觉着他怎样,怎么似是小说里告白前会有的桥段?譬如:你觉得我怎样,作你男友还行吗?

  宋佳音又偷偷往上瞄他一眼,见他还在瞧着她,眼神专注认真,她微微不自在,白皙的手指忍不住捏了捏衣角,可转念一想,时常冷着张脸的陆和筠是这样的人吗?

  必须不是啊。宋佳音试探着问道:

  “大表哥为何有此一问?”

  陆和筠微微抿唇,侧过身,道:

  “罢了。”

  宋佳音眨眨眼,不明所以,见他转身走远,只好不再想此事,接着翻阅书籍。

  陆和筠却是有点小懊恼,彼时正处迷惘之时,偶然见到宋佳音,便鬼使神差问了一句。

  他摇摇头,罢了,别人眼里的他也不是真正的他。

  陆和筠左思右想不知为何自己会变身,便来了藏书阁查资料。

  一些志怪小说中的荒诞离奇事件不少,但多是狐狸精变成人勾搭俏书生,又或是鬼魂复仇之类的,似他这般从人变成了猫却没见过。

  陆和筠又开始查看一些民间怪世奇谈,期间连午饭都没用,直至黄昏时刻才终于有所发现。

  这本书有些年头了,是几百年前一个文人四处游历时记录的随笔,其上写到某一日,他行至一山间,见到从天而降一只猫,这猫摇身一变成了人身。他彼时震惊不已,却不知为何恍恍惚惚晕了过去,再醒来时已在山脚下,不知方才所见是梦是真,但还是记下了此奇事。

  陆和筠放下书籍,抬手捏了捏眉心,眼神疲惫。

  昨夜变身突然,虽则又变回来了,可他不知为何,总觉着这事还会再发生,下一次,也许他便没那么好运隐瞒过去了。

  一旦被人发现他竟然是这样一个怪物,过去的所有荣光头衔均不复存在,只怕得到的是众人的唾骂、惧怕,以及杀意,被架在刑场活活烧死。

  好在放榜后圣上给了今科进士们一月的假,方便离家远的人回家歇息一段时日。

  一月后,便要授官上任,这一月内,必须得解决此事。

  陆和筠借口修身养性搬到偏远的清平院,也是为了人少清静,避免被人撞见此事。

  他抬眸望了望天边绚烂的彩霞,鸟儿在空中自由自在的嬉戏,他却前路迷茫。

  .

  第二天早晨。

  宋佳音赖在床上不想起来,身子摆成一个大字,望着粉色的床帐发着呆。忽然,她眼睛一亮,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她想到赚钱的法子了!

  宋佳音迅速起床梳洗完毕,用过饭后,支开侍立一旁的秀枝,小声对春喜道:

  “春喜,我想出府。”

  春喜睁大圆圆的杏眼,忙不迭左右瞄了瞄,见无人,去柜子里翻出来一套男衫,道:

  “小姐,你换上这套衣服,我替你装病躺在床上。”

  宋佳音惊,这怎么她还什么都没说便安排得明明白白了?

  问春喜,才知原主早前便这么干过。

  宋佳音又惊了,原主在这个时代也真算胆儿大的女子了,不仅私会外男鸿雁传书,还女扮男装溜出府,搞得她这个穿越女都自愧不如。

  宋佳音唤来秀枝,说自个儿今日病恹恹的,得好好躺床上休养,莫要来打扰。

  秀枝老老实实的,啥也没说便退下了。

  这几日观察下来,宋佳音觉着秀枝做事利落话少,从来不多问,只要不去二夫人处打小报告,是可以培养成心腹的,正好与春喜互补。

  宋佳音换上衣服,想了想,又打开原主的梳妆盒,将白皙的皮肤涂得黄黄的,细细的柳眉画成又粗又浓,又让春喜帮着梳了个男子的发髻。

  她对着镜子打量,很好,喉结处也被高高的衣领遮住了,如此一来她便成了个俊俏秀气的公子哥了。

  她站起来转了一圈,忽而又苦恼起来,她这胸发育得太好了吧,鼓鼓的,任谁看过来都知是个女儿家。无奈,宋佳音只好心疼地用一层细软的布缠了缠。

  终于女扮男装完成后,宋佳音见春喜一脸的茫然,以为春喜从没见识过如此完美的法子,心中美滋滋的,瞧,她终于找着一点儿穿越女的优越感了哈。

  把院子里的人都支开后,宋佳音蹑手蹑脚溜出去从后门熟门熟路的出了府。

  一切都很顺利,宋佳音随意找了个路人问路便来到了繁华的街上。

  街上人来人往热热闹闹,宋佳音仿佛出笼的鸟儿,左瞧瞧右看看稀奇得不得了。

  街道两旁摆着许多小摊,有卖各种饰品的,耳坠项链手镯比比皆是,宋佳音甚至还见到了玻璃制品,她拿起一串琉璃手串,见虽不似后世玻璃般清澈,可在这小摊上便有也很意外了,想来这又是一个穿越者推广的技术。

  宋佳音接着逛,见前面有一个摊前围满了人,过去一看,原是个做糖人的。她问一问价格,竟只卖五个铜板一只,便毫不迟疑点了一只蝴蝶糖人,立在摊前眼巴巴儿地望着糖人师傅行云流水般的动作。

  只见那糖人师傅从锅里舀了一勺滚热的姜黄色糖汁,以石板为画布,来回地浇灌出线条,很快,一只活灵活现的蝴蝶跃然于上,他迅速用铲子将糖人一铲,将竹签黏上去,这糖人也就成了。

  宋佳音接过糖人,正欲付钱,可在腰间摸索着荷包的手却啥也没摸到,她低头一看,腰间哪里还有什么荷包?

  那里面可放着她刚到手的热乎乎的银元宝呢!

  宋佳音脸一白,抬眸对上糖人师傅怀疑的眼神,急了,她要是吃霸王餐会不会被打...

  宋佳音瞧了瞧手上还全儿乎的糖人,就在她讪讪地欲与师傅商量商量可否退货时,眼前突然垂下一只荷包,伴着娇俏的女子声音:

  “喏,你丢的荷包。”

  宋佳音回头,见是一个俊俏白净的公子,酷酷地把荷包伸到她面前。

  哦不,应是一个身穿男装的姑娘,这位姑娘虽着一身男装、梳了一个高高的马尾,却没作任何其它伪装,白嫩的脸蛋儿、明媚的杏眼、娇俏的女声,一眼便可认出是姑娘。

  宋佳音呆呆地接过荷包,正欲道谢,姑娘却扭头望向一旁,只见一个身穿黑衫的男子一手举着一串糖葫芦,一手压着一个衣衫破旧眼神躲闪的猥琐男。

  姑娘抬抬下巴,双手抱胸酷酷地道:

  “帮你逮住那小贼了,任你处置。”

  宋佳音:她这是被英雄救美了?哦不,是被美救美了?

  宋佳音低头抱拳郑重一礼:

  “多谢姑娘行侠仗义。”

  “噗嗤哈哈——”见宋佳音神情严肃一本正经地行着江湖礼,一直装作酷酷的姑娘突然破功捧腹大笑,笑得直不了腰。

  宋佳音抬眸一脸茫然,那边糖人师傅等不及了出声催促,宋佳音忙不迭把帐结了,又灵机一动多买了两串糖人。

  行侠仗义的姑娘也即赵晗,看着宋佳音递到面前的糖人,努努嘴佯装不喜:

  “怎么,你就用一串糖人打发我们呀?”

  宋佳音汗颜,忙道:

  “那怎么行,请您俩吃饭行不?”

  赵晗点点头:“那还差不多。”她把递到黑衫男子面前的糖人也接过来,道:

  “墨不爱吃这个的。”男子低着头一言不发。

  宋佳音干笑几声,提议:“那咱们先把这小贼送至官府?”

  赵晗点了头,墨似乎以赵晗为先,没有发表任何意见,一行人便押着小贼上路了。

  路上,赵晗与宋佳音出乎意料的臭味相投,二人在街边各式各样的小摊上频繁驻足,宋佳音囊中羞涩想着还要请吃饭,没敢伸手买,赵晗便不一样了,见一样买一样,买来便全扔给墨,等把小贼交至官府时,墨已经背着几个包袱了。

  宋佳音慕了,心想几时她也能财富自由。

  三人来到一家酒楼,上座后,宋佳音小心翼翼地瞄了下菜单,生怕自己带的三两银子不够,想了想,干脆坦诚道:

  “二位,说来惭愧,今日在下只带了三两银子,三两银子内,二位随便点,若是有更贵的,下回我带足了银钱再请二位如何?”

  赵晗见宋佳音坦诚不做作,添了不少好感,迅速点了几个菜,笑道:

  “三两银子已经不少了,你尽管宽心。不过,”赵晗眼珠一转,透着股古灵精怪的味道:“这么久了,还未问姑娘芳名?”

  宋佳音松了口气,答道:“我姓宋,可唤我...咦?”方才她说的‘姑娘’?

  见宋佳音小嘴微张,一脸意外,赵晗忍不住又笑了:

  “你虽作男子打扮、特意加粗了嗓音,可身形娇小纤细,最重要的,”说着俯身过来,指了指宋佳音的耳垂:

  “是耳洞出卖了你呢。”

  宋佳音脸刷地红了,她引以为傲地‘女扮男装’术就这么破功了,不料赵晗又接着说道:

  “还有一处不对,你为何想着真的要扮作男子?”她指了指酒楼里其他几桌的人,道:“那几位也是着男装出门玩的小姐,如今很是流行这样呢。”

  宋佳音一看,果然如此,她们虽着男装梳男子发髻,却似赵晗一般并无其他伪装,叫人一见便知是女子,却并不突兀。

  宋佳音脸更红了,难怪当时春喜见她画眉抹粉的一脸不解,她还坐进观天自得自个儿穿越女见识广......

  等等,穿越女?这女扮男装出门玩莫非是哪位穿越前辈带动流行的?

  宋佳音问道:

  “这女扮男装出门是从何时流行的?”

  赵晗眨眨眼,转头疑惑地望向一直以来没啥存在感的墨,墨抬眸望了赵晗一眼低声道:

  “长公主。”

  赵晗恍然大悟:

  “哦我记起来了,是长公主当年最爱带着闺中密友着男装出游,阔步长街好不潇洒,引得闺秀们争相效仿。”

  宋佳音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这位长公主......对了,先前陆宛妍不是说过几日后长公主府设宴嘛,看来得去看看情况了。

  宋佳音笑了笑,道:

  “还未请教二位尊姓大名?”

  “唤我阿晗吧,”赵晗眨眨眼,又指了指低头坐着的墨,“他叫墨,平日里不爱说话,还请见谅。”

  宋佳音颔首会意。这二人衣着华贵,不似普通人家出身,阿晗看起来十五六岁,墨却成熟多了,是个相貌端正、年约二三十的男子,二人的相处模式有些奇怪,墨事事以阿晗为先,拎包付钱、态度恭敬,似是主仆,然阿晗对墨的态度又不似毫不客气的使唤,反而带着亲昵依赖。

  宋佳音内心摇摇头,不懂啊不懂,还是莫想了。

  这时,终于上菜了,三人大快朵颐,饱餐了一顿,饭后宋佳音去结账,见只花了二两银子,不由讶然,对古灵精怪的阿晗好感度上升,她彼时匆匆一瞥,可见了那菜单上好多菜品价格不菲呢。

  三人走出酒楼,赵晗问道:

  “你接下来有何打算?”

  宋佳音终于记起了今日出门的目的:

  “我想去书肆瞧一瞧。”她今早灵光一闪,觉着自个儿可以重操旧业,画画赚钱啊。昨日在报纸上见到了小说连载,那她何不来个漫画连载?穿越前,她虽主业不是画漫画,可也是感兴趣画过的,技术不是问题。

  “巧了,我也想去书肆呢,秋叶公子出新作了,我得赶紧去抢购,”赵晗眨眨眼,忽而凑近宋佳音附耳小声道:

  “独家消息,听说这次有秋叶公子亲笔签名呢。”

  宋佳音:......不是吧?

  .

  忆惜书肆。

  赵晗花高价买下了秋叶公子的签名书,又眼巴巴儿地问掌柜:

  “可否请秋叶公子出来相见?”

  一脸和气笑容的掌柜断言拒绝:“秋叶公子为专心写作,不愿染外界是非,早早立下潜心创作不见外客的规矩,客官还请莫怪。”

  赵晗失望的撇撇嘴,倒也不意外,秋叶公子成名已久,却从未透露过真实名姓,很是神秘。

  宋佳音在店里四处逛,越逛便越震惊,这里卖的都是些什么小说?

  《将军娇妻带球跑》、《风流寡 俏书生》、《魔教圣女的五个情郎》......这浓浓的后世女频风是什么鬼!

  再一看作者,赫然是秋叶公子。

  宋佳音擦擦额角的汗,她穿来的到底是个什么世界?感觉都被穿成筛子了。

  赵晗、墨二人过来告辞,宋佳音犹在震惊中,魂不守舍地挥挥手,说自己还要好好逛逛。

  店里的客人络绎不绝,生意非常好,宋佳音等啊等,等不及了,挤到掌柜面前,道:

  “我有笔生意想与掌柜的谈谈。”

  秦掌柜是个和气生财的人,他笑眯眯地打量宋佳音一番,道:

  “姑娘有何指教?”

  宋佳音:......好吧,她知道她的女扮男装有多失败了。

  于是她干脆放开嗓子,小声道:

  “我可以将小说改编成插画加对白的连环画,更通俗易懂,画面丰富,观感更佳。”

  秦掌柜闻言收起不以为意的笑容,望了望左右,领着宋佳音到了里间。

  “敢问姑娘如何称呼?”

  宋佳音低眸沉吟一瞬,道:“便唤我的笔名桃木公子吧。”

  秦掌柜拂须点头:“鄙姓秦,今日东家不在,桃木公子三日后来店与东家详谈如何?还望携高作前来。”

  宋佳音点点头,迟疑了会儿,问道:

  “不知秦掌柜可否为我引荐秋叶公子?”

  秦掌柜并未直言拒绝,他高深莫测一笑,“桃木公子有缘便可得见。”

  .

  宋佳音出了书肆,又去买了一些画具纸笔,原路返回安国公府。

  这天气说变就变,方才还艳阳高照,这会儿天边乌云密布,眼见着就要下大雨了,宋佳音加快步伐,总算赶在大雨前进了府。

  可好巧不巧,此时狂风大作,天边电闪雷鸣,豆大的雨滴开始掉落,迅速密集,宋佳音听着耳边的惊雷,护着怀中的画具,拔腿冲向自家院子。

  等宋佳音终于到了院子门前,却见一只湿漉漉的白猫蹲在门槛前,淡蓝色的眸子静静地望着她。

  不是小白又是谁?

  大雨,惊雷,闪电,一人一猫呆立对视。

  狼狈迷惘无助的他,全身湿透花了妆的她。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