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都市 → 千万种心动颜秋枳陈陆南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千万种心动颜秋枳陈陆南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时星草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颜秋枳陈陆南的小说名是《千万种心动》是由时星草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娱乐圈婚恋文。主要讲述的是:和陈陆南结婚后,本就没什么戏的十八线小女星颜秋枳对外言明:不接亲密戏。瞬间,她从十八线跌至三十八线。一年后,陈陆南出国进修。刚走时候,颜秋枳还是打酱油的三十八线。几个月后,颜秋枳因一组性感照出名,被圈内评为最性感女星之一,此后各种性感角色邀约不断。颜秋枳用半年时间跻身一线,和半隐退影帝陈陆南齐名,成为大家最想“睡”的男星女星。

5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5

在线阅读

主角是颜秋枳陈陆南的小说名是《千万种心动》是由时星草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娱乐圈婚恋文。主要讲述的是:和陈陆南结婚后,本就没什么戏的十八线小女星颜秋枳对外言明:不接亲密戏。瞬间,她从十八线跌至三十八线。一年后,陈陆南出国进修。刚走时候,颜秋枳还是打酱油的三十八线。几个月后,颜秋枳因一组性感照出名,被圈内评为最性感女星之一,此后各种性感角色邀约不断。颜秋枳用半年时间跻身一线,和半隐退影帝陈陆南齐名,成为大家最想“睡”的男星女星。

免费阅读

  话音一落,吃瓜群众们倒吸一口气。

  霍深这态度……算是摆明了告诉大家,无论今晚黎一宁想要对陈婉做什么,他都无条件支持。

  至少——不会阻拦。

  众人噤声,似乎有点不懂了。

  霍深和黎一宁的感情……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

  他们扭头看向两人,夫妻俩明明没有过多的互动,却偏偏让人看出了猫腻。

  说不出的感觉,夫妻俩在一起的画面,什么时候这么和谐了?

  还有——黎一宁为什么突然变聪明了?

  原本还想当下好人的围观群众了然的往后退,把战场留给他们。

  黎一宁也有点儿惊讶,虽然她暗示了霍深别管,但真没想到这个男人会这么给自己面子。

  转念一想,又觉得也正常。

  霍深这样的男人聪明,即便是和妻子关心再塑料,也不会在大家面洽表现出来。

  想着,她唇角弯弯地笑了声,偏着头看向陈婉那边:“陈小姐。”

  陈婉身子一颤,眼泪刷刷的往下流:“宁宁姐,我不是故意的,我不该乱说话,对不起。”

  黎一宁气定神闲地看着,挑了下眉头:“哦?不是故意的?”

  “不是。”

  陈婉环视看了一圈,周围那些刚刚还有说有笑的朋友这会全都低着头假装玩手机,还有人甚至直接离开了,根本就没想要再接收她求救的眼神。

  她心瞬间凉了。

  她知道,今天要是不给黎一宁一个满意的说辞,她绝对不会放过自己。

  陈婉深呼吸了一下,举高自己的手看向黎一宁,两人眼神碰撞着,在所有人注视下,她狠狠地扇了自己一巴掌,巴掌的脆响声在静寂的包厢里无比的突兀。

  “对不起宁宁姐,是我这张嘴不受控说错话了,希望您能网开一面原谅我。”

  黎一宁没动。

  陈婉要碎了牙,举起另一只手打了另一边一巴掌。

  周围看着听着这动静的人心抖了抖,无比庆幸自己刚刚没有乱说话,没有得罪黎一宁。

  几巴掌后,陈婉的脸已经肿得不像样了。

  “算了——”

  黎一宁看向手停在半空中的陈婉,懒洋洋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看着她:“我也不是这么不讲道理的人,陈小姐既然诚心诚意道歉,我也不能过于刁难。”

  她耸肩,微微笑:“今天的事就这样吧。”

  她顿了顿,看向陈婉:“不过还是好心提醒你一句,别背后说人是非,还是不真实的是非,不然下一次,可遇不到我这么好说话的人。”

  众人吐血。

  你这是好说话吗?!

  别人不就是说了下你坏话,你让人打到自己脸肿。

  陈婉眼眶红红的,两侧脸颊肿的已经不能看了。

  她咬着唇瓣,忍了忍:“谢谢宁宁姐宽宏大量。”

  “嗯。”黎一宁一点也不心虚的应承下来,偏头看向一侧站着的保镖:“去拿点冰块过来给陈小姐敷脸。”

  陈婉和周围人听着,简直是想要骂娘了。

  你折腾了人家再给一颗甜枣,你简直是想气死人啊!

  黎一宁这一行为,简直是震撼了今日所见所闻的所有人,这一下,再没有人敢在她背后乱嚼舌根。

  *

  另一侧,陈宙看向已经换了个沙发坐着的女人,他扬了扬眉,顺势倒了一杯果汁过去。

  黎一宁看了眼,伸手接过:“谢谢。”

  陈宙“啧”了声,看着她这样也不和她计较上一次吵架事情了。

  “你今天怎么回事。”

  “什么?”

  陈宙瞥了她眼:“陈婉这事,你以前任性是任性,但不会做这么绝。”

  闻言,黎一宁歪着头想了想,淡淡一笑道:“我今天要是不做绝一点,你信不信明天这个圈子里都能流传出我黎一宁婚内出轨的消息。”

  流言就是这么可怕,时间久了能让一个人身败名裂。

  即便是没有人亲眼所见,可只要是听到了,就仿佛是他们亲眼看见了,确认了一样。

  黎一宁深谙,其实小说里原主也没有真的出轨,她只是喜欢江原,觉得江原是个小太阳,照亮了她,温暖了她。

  结果呢,周遭所有人都说她出轨了,说的仿佛是他们抓奸在床一样。

  到最后,加上黎一宁骄纵,也确确实实做了很多丢了脸面的事,让霍深和她离婚了。

  离婚没问题,但没做的就是没做。

  她今天之所以这么对陈婉,无非是想给他们一个能永远记住的警告。

  她黎一宁没有出轨,他们的那些话全是污蔑。

  同样的,也向霍深证明了自己的清白。

  真出过轨的人,不会有这种理直气壮,不会有这种气势。

  陈宙意外地看了她眼。

  说真的,其实他赞同黎一宁刚刚做的,虽然过于强悍不讲理,但那是堵住流言的最好办法。

  不过他惊讶的是——向来骄纵不用脑思考的她,竟然开始担心这些问题了。

  “你说的对。”

  陈宙停顿了几秒:“你就不怕霍深?”

  “什么?”

  陈宙和她碰了碰杯,开玩笑说:“怕霍深知道自己取了个母老虎回家。”

  黎一宁:“……不怕。”

  她不解释才怕呢。

  哪个男人能忍受自己头顶真有绿帽的。

  两人静默了片刻,霍深蓦地从一侧走了过来,在大家的注视下,坐在了黎一宁旁边。

  虽然中间还隔着一个人的位置,但这已经足以表明,霍深和黎一宁还是有感情的。

  至少在外人看来是如此。

  陈宙看向霍深,哂笑了声:“终于脱身了?”

  刚刚看黎一宁收拾完陈婉后,一群好久没见霍深的人直接把他拉去聊天了。

  霍深“嗯”了声,声线淡漠:“在这做什么?”

  陈宙乐了:“那你过来做什么?”

  霍深冷冷睨他眼。

  陈宙扑哧一笑,看向黎一宁:“小宁宁,你老公这么冷淡你到底是怎么受得了他的?”

  黎一宁刚想说和我有什么关系,脑海里突然就浮现了刚刚的事情,想了想,她觉得自己有必要给霍深维持下脸面。

  瞬间,她眉眼弯弯地笑了起来,扭头看向霍深道:“哪里冷淡了?”

  她唇角上翘着,违心道:“我老公一点儿也不冷淡。”

  说完,黎一宁把自己恶心到了。

  陈宙:“……”

  他是眼瞎了还是耳聋了??!

  看着面前这两人的神色,他揉了揉眼睛。

  没看错的话……刚刚霍深好像笑了下??

  他刚想要说话,一侧突然有一人冲了过来,一把扑在黎一宁身上,激动不已:“啊啊啊啊啊啊宁宁你太棒啦!!!”

  陈宙:“……”

  霍深:“……”

  他扭头看向挤过来的女人,眉头拧了拧。

  “宁宁你为什么不等我来才收拾人啊!”简圆圆很是生气。

  她是在群里看到有小姐妹发了一个视频才紧赶慢赶的赶了过来,结果还没到事情就结束了。

  黎一宁这会被她压的喘不过气来,推了推激动的人:“圆圆!别压着我,你给我起来。”

  简圆圆愣了下,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她干笑了声,连忙爬了起来:“啊对不起,我没注意到,宁宁没你没事吧?”

  她顺势在一侧坐下,逼迫着霍深不得不往旁边挪动了一下位置。

  黎一宁重新坐了起来,摇了摇头:“没事。”

  她看向简圆圆:“你怎么突然跑来了?”

  简圆圆哎哟了声,兴奋道:“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能不来。”她压着自己吃瓜的热切心情:“我还是头一回看陈婉她们那群小八婆摔的那么惨呢。”

  她忍不住碎碎念:“你不知道你之前不来聚会的时候,这群人每天都在背后编排你。”

  简圆圆简直要气死。

  但她那时候又没办法反驳,因为黎一宁确实是在追星。结果没想到,今天那群人就翻车了。

  这怎么能不高兴呢!

  黎一宁哭笑不得,看着她高兴的神色:“谁让你不早点来。”

  简圆圆呜呜两声,抱着她撒娇:“我以为你不会来啊,想着来了也生气还不如不来呢,结果你来了也不告诉我。”

  这话说的,好像黎一宁是抛弃简圆圆的渣男一样。

  陈宙目瞪口呆地看着两人,和霍深对视一眼,在对方的眼神里看到了莫名其妙。

  现在的女孩子,已经是这种交流方式了?

  他咳了声,“你们两人……是不是稍微收敛一点?”

  黎一宁和简圆圆一愣,抬头瞪了他眼,异口同声:“要你管。”

  说完,两人叽叽喳喳地把刚刚的事情再绘声绘色的给描述了一遍才作罢。

  而这会,霍深和陈宙已经被两人闹的不得不远离这一片“战场”来了。

  *

  深夜,两人一同回家。

  车里两人全程没有任何交流,黎一宁偏头看向窗外,外边的街景还挺美的,闪闪发亮。

  她看了一会,才把视线从玻璃窗外转移到一侧闭眼休憩的男人身上。

  车厢内有花香的酒味,是旁边男人身上飘散过来的,和他身上原有的淡淡的木质香味混在一起,让人有种想要靠近的感觉。

  霍深这会正睡着,下颚线收紧,越发显得流畅,再往上一点点是男人比女人还卷翘的长睫毛。

  黎一宁突然想起自己这几天上网时候看到的不少评价。

  其中最多的便是说霍深是个睫毛精,还有很多粉丝嚷嚷着说“想在哥哥睫毛上荡秋千”,想着,黎一宁没忍住笑出声来。

  一笑,霍深便睁开了眼。

  两人视线撞上,男人深邃的眸子盯着她,莫名让黎一宁心里发麻。

  她顿了顿,刚想说话,霍深便提前开口了。

  “有事?”

  黎一宁一愣,连忙给自己找好了借口:“刚刚在包厢里的事,谢谢。”

  霍深顺势坐了起来,捏了捏眉心:“嗯。”

  黎一宁欲言又止,想了想还是多说了句:“你会觉得我那样很过分吗?”

  霍深一顿,似乎是没想到她会这么问。

  他意外看了她两眼,声线沉沉地:“你觉得自己过分吗?”

  黎一宁很坦诚地摇头:“不过分。”

  她理直气壮:“我为什么要觉得过分,她如果不污蔑我,我也不会那样。”

  霍深“嗯”了声,反问道:“既然你心里有数,为什么还来问我?”

  黎一宁:“……”

  这话差点没把她给噎死。

  其实她就是想问问看……自己这样做是不是给霍家丢了脸面。

  虽然现在问也于事无补,但总归还是需要客套一下的吧,结果这男人就这态度。

  想着,她傲娇地哼了声:“你说的对,我吃饱了撑才来问你。”

  霍深:“……”

  恰好车停下,黎一宁也不等司机来开门,甩甩头自己提着包大步流星地进了屋。

  看着女人怒气冲冲的背影,霍深扯了扯唇轻哂了声。

  *

  翌日上午,黎一宁起来时候霍深已经不在家了。

  甚至昨晚……霍深好像都没上楼。

  她虽然好奇,但也没多问。

  心安理得吃完早餐后,许叔主动提了起来:“太太,先生昨晚临时有事出差了。”

  黎一宁“哦”了声,了然一笑:“知道了。”

  许叔看她,顿了顿道:“太太今天还要出去吗?”

  黎一宁点了点头,微笑道:“嗯嗯。”

  接下来的几天,黎一宁和霍深都没见面。

  她的课上的差不多了,宋静打算直接带她去片场,先熟悉熟悉一下,而后回来也差不多要准备综艺了。

  看着黎一宁选择的综艺,宋静意外的扬了扬眉:“我还以为你会选七十二小时直播。”

  黎一宁浅笑,“最开始是有这个想法,但我想了想我的七十二小时直播,可能电视台根本不允许放出来。”

  宋静一愣,颇有点意外:“怎么说?”

  黎一宁怔忪了下,这才想起自己好像从没告诉过宋静自己的真实身份,她想了想,简单的说了句:“现在广电不是控制电视剧炫富吗,综艺应该也控制吧。”

  宋静:“……”

  她道:“我过段时间正好要出国看秀,如果七十二小时直播的话,可能只能带大家直播看秀了,到时候这节目还没播出就会被毙掉。”

  而更重要的是,她现在需要先赚钱,客栈的节目给的钱更多一点,经过综合分析,客栈也更适合她改掉在大家心目中的形象,让大家对她改观。

  宋静噎住,上下打量了她几眼:“去客栈的话会要做饭做家务,你会吗?”

  她虽然不清楚黎一宁身份,但上次手表和包包以及签约事件不是偶然,至少——黎一宁身份没有大家所熟知的那么简单。

  黎一宁会一点点,但原主连厨房都没进过。

  她俏皮眨了眨眼:“不会可以学,我晚上回家就找家里厨师练练。”

  宋静:“……行,那节目就定下来了,到时候我送你过去。”

  “好。”

  到家后,黎一宁还真没忘记自己任务,对许叔提出想学做饭的需求。

  许叔一愣,无比惊讶:“太太怎么突然想做饭了,是家里厨师做的不好吃吗?还是说太太想换换新口味,我们家还有很多厨师没——”

  “不是不是。”经过一段时间相处后,黎一宁和许叔关系还不错,她直接了当和许叔说:“我有个综艺节目要录制,到时候会要求做饭,我先学一学。”

  许叔皱眉:“我们可以让厨师陪着您去。”

  黎一宁:“……”

  “但那是节目,不能让别人代劳的。”

  “这怕什么。”许叔一点也不虚地道:“哪个节目,和先生说一句就好,总能通融的。”

  …………

  霍深到家时候,厨房门口站着一群佣人。

  里头七嘴八舌的声音传出来。

  “太太,不是这样的!”

  “太太快翻炒一下。”

  “太太,盐放多了!”

  “太太……你小心一点。”

  “太太,又炒焦了。”

  霍深:“……”

  他脚步一顿,蓦地听到熟悉的不讲道理声音:“炒焦了也没事呀,能吃就行了,你们谁还想尝一尝?”

  大家异口同声:“不要。”

  这已经是今晚的第五份,他们不想再尝试了。

  黎一宁撇嘴,刚想说话,许叔便看到了霍深,他这会也不怕被辞退,连忙道:“太太你可以问先生吃不吃。”

  黎一宁:“……”

  她刚想说不合适,蓦地想到了男人上次怼自己时候的话。

  顿了顿,她眼底闪过狡黠,脸上换了个表情,唇角上翘着,眉眼含笑地捧着一盘烧焦的菜:“老公,你要试试吗?”

  霍深:“……”

  佣人:“……”

  先生保重。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