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周菡君萧时风小说全集全文最新章节

周菡君萧时风小说全集全文最新章节

三代 著

连载中免费

《那条咸鱼是我家侯爷》是三代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都城中出了名的将门虎女周菡君时值芳龄,能文能武,是京城众多王公贵族想要求娶的存在,却不料皇帝乱点鸳鸯谱,将她赐婚给了全京城最为废柴的侯爷萧时风为妻,萧时风是都城中出了名的风流浪荡儿,不受皇室待见不说,还不能文不能武的,大家都替周菡君感到不值,就连周菡君自己也这么觉得,可后来---周菡君:你们不许胡说,我侯爷可是文能舌辩群儒,武能横扫千军的绝世公子!

4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5

在线阅读

《那条咸鱼是我家侯爷》是三代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都城中出了名的将门虎女周菡君时值芳龄,能文能武,是京城众多王公贵族想要求娶的存在,却不料皇帝乱点鸳鸯谱,将她赐婚给了全京城最为废柴的侯爷萧时风为妻,萧时风是都城中出了名的风流浪荡儿,不受皇室待见不说,还不能文不能武的,大家都替周菡君感到不值,就连周菡君自己也这么觉得,可后来---周菡君:你们不许胡说,我侯爷可是文能舌辩群儒,武能横扫千军的绝世公子!

免费阅读

  阿南在旁边紧紧盯着周菡君的动作,几次想要伸手帮忙,都被周菡君干净利落的动作惊的收了回来。

  难以置信的转头看向侯爷,只见那张脸跟自己一样的不敢相信眼前事实,直直盯着。

  快步上前,萧时风站在周菡君身旁,刚要开口说话,就被周菡君胳膊肘挡了一下,退后一步。

  走到另一边,又是想要凑上前,周菡君刚好站过来拿食材,于是萧时风又被碍事的赶到一边。

  此时的萧时风和阿南双双站在周菡君身后半米处,你看我,我看你,又纷纷看向正在熬粥的侯夫人。

  “侯爷,肯定是阿南没见过世面,难道现在的大小姐都会做饭吗?”

  萧时风没有说话。

  “侯爷,这是前几天娇蛮的夫人吗,莫不是咱们带错人了?”

  萧时风仍然没有说话,可是伸手打了一下阿南的头。

  “乱讲,还有谁像本侯夫人这样秀外慧中,巧手兰心!”

  周菡君在前面向锅中下着食材,身后两人的对话完全听在耳里,并非她不想转身冷眼扫向二人,只是眼前村民们渐渐围拢过来,那一双双期待的眼神让她无暇分心。

  “稍等片刻就可以吃了,大家拿着碗排队吧。”

  周菡君拿起帕子轻轻擦着手,笑眼看向身前众人。

  说完,周菡君让到一旁,阿南和几名家丁连忙上前,准备给大家一一打饭。

  “夫人还有这一手,本侯真是没瞧出来。”

  周菡君对上萧侯夹杂着玩味的双眼,亦是一笑。

  “侯爷不是也藏了一手问诊之术,本小姐也真是没瞧出来。”

  说完,周菡君惊讶自己竟然如此平和的与萧侯交谈,言语间还带了几分轻松。

  连忙将头偏到一旁,而小果也正在朝着自己跑来。

  “姐姐!”

  周菡君连忙走上前,蹲在小果身旁。

  “这是小果给姐姐摘得花,姐姐戴上肯定特别好看!”小果兴奋的笑着,肢体是掩不住的雀跃,而那朵淡黄色的小花却珍惜的捧在手里。

  “那小果给姐姐戴上吧。”

  周菡君低下头,侧耳近到小果面前。

  萧时风走上来,一大一小两个人,笑的比花更灿烂。

  顿了一步,自言自语道:

  “看来本侯确实想要孩子了。”

  时辰稍晚,这场雨终于还是浇了下来。

  可村民依然全部自发来到村口,送行侯府一行人。

  大雨下,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喧喧嚷嚷间皆是满口感谢,深深鞠躬。小孩子们则闹腾些,一个个的跑上来围着侯府的人打转,笑着闹着问下次什么时候来,能不能带些好吃好玩的东西。

  周菡君被围上来的小孩儿闹的有些晕头转向,脸上却始终带着笑。

  萧时风觉得这样不行,连忙上前将她护在身后,自己一一抚上小孩头顶。

  “大雨倾盆,各位快快进屋吧。时辰不早,我们也回城了。”

  在村民的跟随中好容易上了车,萧时风连忙看向对面周菡君。

  “夫人一日下来,可觉有异样?方才淋雨,可觉身体发冷?”

  周菡君快速挡住向自己额头伸来的手,压了下去。

  “侯爷不用担心,好歹也是练武之人,身子没这么弱。”

  萧时风愣愣的点点头,看着对面顺着发束滴下的水珠,一颗一颗的落在淋透的锁骨处。

  似是淋雨有些寒冷,周菡君的唇色不似白日那般娇红,更显淡粉色,反倒突出星目明眸。

  怔怔看着,萧时风突然反应过来似的从带来的木箱中取出一条长纱巾。

  “这个本来也要给你的,想着全身围上应该更安全些,但又想着你定不会愿意,”说着,萧时风将纱巾轻轻搁在周菡君身旁,“先裹在身上吧,别感了风寒。”

  说完,萧时风并没有像往日那样做些轻薄动作,只是静静地坐在对面。眼神擦过周菡君向后面的窗外看去。

  在纱巾和萧时风之间扫了一遍,周菡君还是张开围在了肩上。

  马车外雨声哗哗直落,马车顶上噼里啪啦,可马车内却静如止水。

  此时的安静似乎与去时更衣前的安静不同,那时总有一种较量在空气中漂浮。而此时,似乎是欢愉后的宁静,同时夹杂着疲累。

  周菡君确实累了,从心头到身体。融入过那副天见可怜的场景,便同时也打开了对其他隐秘之处的人间悲剧的想象之门。唯一称得上幸运的是,她看到的并非只有悲剧,还有苍凉间熠熠生辉的人性纯良。

  萧时风坐在对面,缓缓间,似是睡了过去。

  周菡君终于第一次以平和且无浊的眼光及心态看向他。

  萧萧肃肃,爽朗清举。侧颜如剑,眉间带墨。

  低头犹豫着,周菡君拉下纱巾,双臂撑开,对半相叠,轻轻盖了上去。

  至于萧时风,他当然在对面人靠近的同时就全然清醒。

  纱巾本是轻薄曼逸,可他还是感觉到眉心似是染上一层薄汗,半边腿也渐渐有了麻意,但他不忍破坏此时的气氛。

  他看不到靠坐在角落的周菡君是怎样的神情,又是否疲惫睡去,或是想要与自己说些什么。

  他此刻一概不知,却在这慌张大雨中心头沉稳,甘之如饴。

  夜色沉沉之时,随着阿南急促摇铃,马车内的气氛终于戛然而止。

  刚一停下,阿南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莫名的,两人对望一眼,皆是不语,也皆无动作。

  “侯爷,到府了,您怎么还愣着啊?”

  萧时风白了一眼阿南,将身上纱巾扯下,没了脾气的直起身,刚探出马车,他就拍上了阿南的头。

  “回头本侯就给你开两味治眼疾的药,给我连吃一个月!”

  这一掌打的不轻不重,阿南实在难以理解。

  先转身接住将要下车的侯夫人,阿南嘟囔着卖起了可怜。

  “夫人,您看侯爷,好端端的就打我。”

  周菡君神色间本也是难掩异常,却被阿南撅起的嘴,和瞥向萧时风又畏缩着收回的眼神逗笑。

  “没事,侯爷闹着玩的。”

  萧时风刚走到前面两米处,这一句话听着半清不楚的,可还是入了耳。

  转头快速看了一眼,周菡君似乎并没有察觉这句话的不同,阿南当然也没有反应。

  只有他知道,在这微妙间,周菡君第一次没有将你我分开。

  “侯爷和夫人快进府吧,先换身衣裳。”

  管家三叔走了上来,恭敬站在一旁。

  “车马安顿好,另外交代厨房给夫人煮些姜汤。”

  说完,萧时风就进了大门,地上似是有刀子,逼的他只能快步走开。

  “夫人您看,侯爷是不是不太对劲!”阿南靠近周菡君身侧,狐疑着开口。

  周菡君笑了笑,眼神追上大步向里走去的萧时风,一时不知该做何答。

  低头看了眼纱巾,方才缓缓开口。

  “侯爷,应是累了吧。”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