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重生之嫡女黑化手册星河白昼全文最新章节

重生之嫡女黑化手册星河白昼全文最新章节

星河白昼 著

连载中免费

《重生之嫡女黑化手册》是星河白昼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上辈子的苏娴妤乃是奚越国相府不受宠嫡女,因亲爹默许她身为嫡女却屡受庶妹欺凌,最后被心爱之人背叛,被家族抛弃,落得个暴尸荒野无人收尸的下场,一朝重生,她回到了从前,这一世,她不信命,她只信自己,脚踹渣男,手撕白莲,谁欺负了她,她就欺负回去,看谁还敢不识相的来惹她!

4.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5

在线阅读

《重生之嫡女黑化手册》是星河白昼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上辈子的苏娴妤乃是奚越国相府不受宠嫡女,因亲爹默许她身为嫡女却屡受庶妹欺凌,最后被心爱之人背叛,被家族抛弃,落得个暴尸荒野无人收尸的下场,一朝重生,她回到了从前,这一世,她不信命,她只信自己,脚踹渣男,手撕白莲,谁欺负了她,她就欺负回去,看谁还敢不识相的来惹她!

免费阅读

  进了屋子后,青蝶和苏娴面对面坐下,青蝶先开了口:“不知公子想告诉我的是什么事?”

  “青蝶姑娘应该知道,苏丞……不,苏老爷家中本有一妻一妾,但妻子离世的早,只剩这一妾,而且苏老爷很宠爱她吧。”

  “嗯,你到底想说什么”青蝶微蹙眉道。

  “那青蝶姑娘可知,苏老爷的妾室是如何得到今天这个地位的?”

  “我不知。”

  “当年苏老爷是出生世家的风流公子,妻子十月怀胎的时候,他也不忘一直在外花天酒地,于是在烟花之地遇上了那个小妾。”

  “那小妾是个聪明人,知道仅凭身家地位和苏老爷短暂的喜爱,是比不过家底清白的正妻的。但是她怀孕了,正妻只生了一个女儿,苏老爷膝下无子,所以便急着把她抬进府里。”

  “纵然她后面生的也是个女儿,但那时她已经脱离了抛头露面的苦日,是外人眼里风光体面的苏夫人。”

  苏娴妤表情平静地叙述着这一切,心中却早已波涛汹涌。纵使她表面再轻描淡写,内心再清楚不过,许婉是怎么靠卑劣的手段上位的。

  以及进门后,是怎样挑拨她父母亲之间的夫妻关系,让他们关系彻底破裂。

  年幼的她,见证了母亲从失宠到对父亲彻底绝望的整个过程,看着她一天天神情憔悴以泪洗面。

  最后,眼睁睁地看着她用一条白绫结束了自己痛苦和屈辱的一生。

  前世的她,曾经天真地认为,只要不争不抢,就能在这丝毫没有任何亲情和温暖的丞相府,苟延残喘地度日。

  事实证明,不管她去不去主动招惹她们,她都始终是那对母女容不下的眼中钉肉中刺。

  这一世,她不会忍,也不想再忍。母亲所承受的,她所承受的苦痛,就让她们也尝上一遍。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的,你到底是谁?”青蝶神色诧然地问道。

  “我的身份对你来说,并不重要。你只消记得,我是来帮你的。曾经那个小妾所做的事,现在青蝶姑娘也可以轻易做到。”苏娴妤一字一句,都充满了蛊惑。

  “如今的苏老爷已然年过半百,对他而言,没有什么是比子嗣更重要的了。你若是能怀上个一男半女,这苏府的大门必将为你敞开。”

  “哪怕区区一个妾室的位置,也要比这耗费青春容颜的花魁之位,要稳定舒服地多吧。男人都是追求新鲜感的动物,就算再深的爱意也会随着年华的流逝变得虚无缥缈,只有名分和地位,才是该好好争取和攥在手心里的东西。”

  “我们并无交情,你又为何要帮我”青蝶问。

  “或许,是觉得姑娘这般姿容气质,一直困在烟花之地实在可惜。若姑娘听从在下的建议后,能够飞黄腾达,到时只需记得在下一个人情就好。”

  上一世,发现苏运和花楼花魁青蝶的奸情的,可不是她,而是她的好庶母许婉。

  许婉人到中年,姿容难免也慢慢苍老,又一直生不出男丁,苏老爷便有心把藏在外头的新欢接进府来。

  但就是因为长年的娇纵,让许婉变得善妒又阴狠。在苏老爷还在犹豫着要不要纳妾的时间里,她就利用苏夫人的权力,悄无声息地把威胁自己的存在处理掉了,而且不留任何痕迹,苏老爷纵然惋惜心痛,也只能就此作罢。

  前世的她,暗中了解到这些,却也迫于强威,沉默不敢言。

  如今,她比许婉更早知道青蝶的存在。

  能威胁许婉的存在,在苏娴妤眼里就是有意义的存在,她不介意出手帮她一把。

  “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

  “好,你会考虑你的建议的。”

  苏娴妤向青蝶辞别的时候,虽然也没有得到一个肯定的回复,但她知道,这样一个有野心也有手段的女人的心里,已经有了自己的答案了。

  这对母女已经享受了这么久的安逸日子,也该是时候让她们领略一下急切却无计可施是什么滋味了。

  和青蝶交谈完后,苏娴妤便打算迅速地撤出百仙楼。谁知,刚走出青蝶的屋子,就见一群穿红着绿的姑娘拦在了自己面前。

  “公子,来都来了,别急着走啊~”一个姑娘不知什么时候就挽住了苏娴妤的手臂,声音娇嗲道。

  “咳咳,“苏娴妤猛地咳嗽了一阵,艰难地道:“我家中还有事,需要早点回去处理,就不陪着各位姑娘了。”

  说完,她正想把自己的手臂挣脱出来,另一边手臂又被另一个人挽住。

  “公子,你有时间陪青蝶姐姐,轮到我们的时候却说没时间,莫非是瞧不上我们姐妹几个” 挽她另一边手臂的姑娘状似委屈地说。

  其余的姑娘便都齐声附和道:“是啊是啊。”

  还又朝苏娴妤靠近了几步,把她团团围住。

  刺鼻的胭脂水粉味一股子灌进苏娴妤的鼻息里,她平日里本就不用也不喜香料这类东西,此刻更是觉得都

  快要窒息了。

  就在她已经被熏得头昏脑涨的时候,却觉得自己的肩部被人从背后扣住,整个人不受控制地随着一股大力向后退去。

  离开了原来怎么也挣脱不开的包围圈,却推进了一个充满檀香的宽阔怀抱里。

  苏娴妤下意识地回头往后看,顺着金丝滚边的玄色衣领,一路向上,直到看到萧玦似笑非笑的脸。

  “你怎么会在这?”她讶异道。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吧。”萧玦低下头,靠在苏娴妤耳边低语道。

  这一幕,二人倒是没觉得有多不自然,却把旁观者看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最先挽住苏娴妤的姑娘,一甩水袖,骂骂咧咧道:“还以为是个俊俏贵公子,原来是个断袖!浪费老娘这么长时间,真是晦气!姐妹们,我们走!”

  随着她一声号召,其他的姑娘也随着她转身离去,边走还边叽叽喳喳地抱怨着什么。

  随着她一声号召,其他的姑娘也随着她转身离去,边走还边叽叽喳喳地抱怨着什么。

  看着她们都离开了,苏娴妤如释重负地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这才想到自己还被某人圈在臂弯里,立即红了脸脱身出来。

  “你堂堂一个王爷,怎么会来这种地方?”她羞恼道。

  萧玦勾唇,反问道:“你一个丞相府千金,就可以来这种地方?”

  苏娴妤被他一呛,却也发现自己理亏,无法反驳,便打算转身就走。

  萧玦突然道:“苏大小姐真的不打算对我表达一下感谢之情吗?毕竟我是为了救某人才特地来到此处的。”

  “那你想我怎么感谢你,是感激涕零还是泪流满面”苏娴妤没好气问,心中堵着的地方却豁然开朗。

  “不用这么夸张,以身相许就不错的。”萧玦笑意更浓,道。

  “想都别想。”苏娴妤落下这一字,便气冲冲地走出了百仙楼,还好,萧玦没再跟着她。

  重新呼吸到新鲜空气,她的心情舒畅了不少。

  走了一段路后,她脑子中却又不知怎的回想起在百仙楼里和萧玦的对话,方才好像确实是她无理,还理直气壮地怒怼了他。

  仿佛只要碰到那个人,她努力维持的清醒和理智就会沦为无物,表现地如同孩童般幼稚。

  “以身相许就挺不错的。”那人带着些调侃的慵懒语调又回响在耳畔。

  意识到自己似乎还在回味他刚刚所说的话,苏娴妤脸又像碰到了沸水微微发烫了起来。

  她不禁加快了脚步,想把这些惊悚的念头都甩在身后。

  天色渐渐暗沉了下来,烛火前,小婵的面容上浮上了一抹忧色。

  都这个时辰了,小姐还没有回来,万一二小姐突然来了,她自己一个人又该如何应对。

  像是印证了她的担忧,心中正忐忑着,门外就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

  小婵心道不好,立刻走出去查看情况。来人是二小姐和她的贴身侍女喜翠。

  看见她们,小婵面露一丝慌张,虽然迅速压制了下去,还是被观察力敏锐的苏盈盈发现了。

  “奴婢参见二小姐,不知二小姐深夜来访,所为何事?”她尽力维持镇定道。

  “噢,我听说姐姐染了风寒、卧病在床,一整天都足不出户,心中放心不下,便想来看看。”苏盈盈道。

  “小姐…小姐她今日已经休息了,二小姐不如明日白天再来。”小婵试图劝阻道。

  “大胆贱婢,竟敢在二小姐面前胡说八道,这屋子里的烛火分明还亮着,你分明在撒谎。”喜翠厉声质问道。

  “这…这是我方才出来的时候忘记吹灭了,小姐已经歇息了……”小婵尽力地解释道,想打消她们进屋的念头。

  苏盈盈却轻蔑一笑,直直地往门这走来。小婵想用身体挡住门槛,却被喜翠一把用蛮力推开。

  摔在地上的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扇门被打开。正是紧张到了极点的时候,一声熟悉的咳嗽声从屋内传来。


  她顾不上摔倒在地的疼痛,一下从地上爬起来,跑进了屋子里。

  看着一脸苍白地卧在木床上苏娴妤,她不由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我身体不适,本欲早些歇息,却不知道妹妹这番急着闯进,可有什么急事?”苏娴妤直视着苏盈盈道。

  看到实际情况与期望不符,苏盈盈眼中有一闪而过的失望。

  又迅速压下,走上前去,拉住苏娴妤的手。伪装出一副一心担忧着姐姐身体好妹妹的模样,回答道:“姐姐的手,为何如此冰冷?我听闻姐姐一天都没出门了,实在放心不下,便坚持着一定要亲眼来看看姐姐,才放心的下。”

  “妹妹有这份心意,为姐真的甚是感动。”苏娴妤说着,一顿,剧烈地咳嗽了几声后,继续道:“只是今日白天大夫来瞧过了,说我这风寒来势凶猛,容易感染。妹妹还是……”

  说到一半,苏娴妤又停下来,比刚才更猛烈地咳了起来,还状似无意地对着苏盈盈的方向。

  好不容易平息下来,她才把话说完整:“妹妹为了自己的身体着想,还是少来为好。”

  此话一出,苏娴妤就明显感觉到苏盈盈握着自己的手,下意识地想往回一缩,又克制了下来。她唇角微不可察地一勾。

  “怎么会呢?姐姐的身子重要,妹妹不怕被传染。”苏盈盈扯出一抹僵硬的笑容,想让自己脸色看起来自然些,却无济于事。

  “妹妹真好!”苏娴妤感慨道,又说:“不过妹妹身边的丫鬟是不是要考虑换人了呢?我的贴身婢女小婵今日尽心尽力地照料了我一天,我却听到喜翠在门外劈头盖脸地就骂了她一通,还推了她一把。妹妹都没有下口令,她都敢这般擅自行动肆意妄为,完全不把我这个大小姐放在眼里。若是有朝一日得了机会,岂不是要爬到妹妹头上了?”

  翠喜正不甘地想辩驳: “小姐,我不会…”,就被苏盈盈下了狠劲的一个巴掌打断。

  她不可置信地托着被打红的一边脸,对苏盈盈道:“小姐?”

  苏盈盈却一眼都不看她,只是和颜悦色地看着苏娴妤解释道:“姐姐说的是,我平时太仁慈了,所以这些下人才会如此放纵。姐姐放心,我回去一定好好管教管教她们。”

  “我也是为妹妹着想,妹妹理解这样便好。”

  “看到姐姐没有什么大碍,妹妹便放心了。时辰不早了,姐姐早点休息,妹妹便不打扰了。”

  “好。”

  看着苏盈盈和喜翠走出了院子的门,小婵才放心地带上门,拍了拍胸口,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小姐你去哪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有点事情耽误了,刚刚才赶回来。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摔在地上很疼吧?”苏娴妤关切地问。

  闻言,小婵当即果断地摇头道 “小姐这说的是哪里话,奴婢一点都不疼。”

  “我告诉你,以后这个府里,有人欺负你,你就加倍还回去,千万不要让别人觉得我们是软弱可欺的。她推你一下,你就还她一巴掌。不要怕给我惹麻烦就忍气吞声,自己默默忍受委屈,这样才是我最怕的麻烦,知道吗?”苏娴妤语气无比认真地道。

  小婵听着听着就小声地抽泣起来,眼底泛着感动的泪光,哽咽着道:“小姐,你怎么对我这么好!”

  “别哭了,脸上的妆都花了,擦擦眼泪吧。你是我唯一的贴身丫鬟,我不对你好对谁好?”苏娴妤一脸理所当然地道。

  小婵这才勉强止住泪水,掏出手帕擦了擦脸。突然,她想到什么,又问:“对了小姐,正门和侧门都有人守着,你是从哪进来的呀?”

  苏娴妤看了看房间里的后窗,她总不可能告诉小婵,自己是学习某人翻墙的大无畏精神,还从窗户爬进来的吧。

  这丫头肯定又会接受不了。

  而且她正是因为身无武功,爬墙费了好大一番气力,这才回来的晚些。说出来,未免也太丢人了。

  于是,苏娴妤故作轻松的语气道:“你家小姐冰雪聪明,趁着那几个守门的不注意,就溜了进来。”

  好在小婵这丫头思想简单单纯,也没多想,就信了。还赞叹道:“原来如此,我家小姐就厉害。”

  苏娴妤回以她一笑,心中却在苦叹着:要不是上次某人轻轻松松就进来了,给了她一种爬墙很不费力的错觉。她今夜又怎么会如此凄惨。

  下次宁可想些法子把守门的人引开再进来,都绝对不要翻墙了!苏娴妤暗自下定决心。

  这夜之后,苏盈盈等人确实几日都没来过苏娴妤的院子。

  不知是被她的话威慑到了,还是因为上次来没能得偿所愿,暂时消停一阵。

  不管怎样,这些碍眼的人不出现,对苏娴妤来说倒是一件好事,好不容易落得清净。

  这天,苏娴妤正投入地品读着一本诗集,门外就想起了突兀的敲门声。

  “大小姐,夫人让奴婢来把这个月的月银交给你,我可以进来吗?”

  说话的人正是服侍许婉的婢女春露。

  “进来吧。”苏娴妤不舍地放下书卷,朝门外道。

  春露推开门进来,看到苏娴妤坐在几案前,面前还摆着满满的书,似乎有点惊诧,道:“大小姐,曾经不是一看到书就头疼吗?怎么如今开始喜欢上看书来。”

  “以前是年纪小,不懂得增长知识的重要性。如今年长了,自然是要多扩展一下见识的。”苏娴妤轻描淡写地答道。

  看她这番淡然自若,沉稳内敛的模样。比起往日,倒真像是成长了不少,春露眉间不自觉地浮上一抹担忧。

  “怎么春露姑娘好像不是很喜欢看到我这样的变化”苏娴妤故作无意地问。

  “没有没有,看到大小姐越来越好,奴婢真是打心里感到开心的。”被说中了心思,春露脸上有片刻的慌乱,但极快地掩饰了下来,摇着头否定道。

  “那便好,对了,你不是来替姨娘把月银转交给我的吗?”

  “瞧奴婢这记性,聊着聊着,竟将这么重要的事情都忘了。奴婢这就给您。”说着,春露把手中的一个小木箱递给了小婵。

  小婵接过后,放在了苏娴妤的面前。春露正欲告辞,却不想苏娴妤当着她的面,就把木箱打开了。

  粗略地瞥了一眼里面的金银数量,苏娴妤开口道:“春露姑娘,真的没落下什么?”

  “没有,夫人要我转交给大小姐的,全都在这里了。今年府上本就拮据点,所以月银也比往月少了些。”

  小婵又问道:“春露姐姐,这些钱对我们小姐来讲,真的太少了点,你是不是哪里搞错了呢?”

  春露却一口否定: “没有,我不会弄错的。”

  苏娴妤声音低沉地反问了一句:“真的没弄错?”

  “大小姐这是什么意思,是在怀疑奴婢私藏了你的月银吗吗?”春露作出一副受委屈的样子,却难掩心中溢出的心虚。

  苏娴妤不作答,从几案前站了起来,一步步地向春露靠近。

  春露强咽下一口口水,强撑着镇定站在原处。好在苏娴妤在距离她还有几步之遥的地方,就停下了脚步。

  “春露姑娘头上的簪子不错,是珠宝阁最新出的款式之一,价格不菲呀!”

  春露下意识间,手就摸上了发髻,阻挡住苏娴妤继续观察她的发簪的视线,辩解道:“这这簪子是夫人见我做事勤快,便赏给我的。”

  “那你心虚地遮挡住干嘛,还是说…这是你自己给自己买的,只是花的是从我月银中克扣下来的钱,所以心虚?”

  苏娴妤用猜测的语气说出来的话,却足以让春露原本红润的脸色变得登时煞白一片。

  即使声音都在颤抖着,她还是极力辩解道:“不,我没有,是大小姐误会了。”

  “误会,倘若当真是我误会了,你这根簪子的价钱都抵得上我的好几月的月银。”

  “姨娘因为你勤劳就出手如此阔绰地赠了你一只如此昂贵的簪子,而我这个嫡出的小姐都没有这个待遇。你是在侧面地向我指责姨娘不疼爱我,间接离间我们的感情吗?”

  “不,奴婢没有这个意思…”春露还想解释,可思路却因为紧张而混沌一片。

  “不是这个意思那是什么意思?不然我现在就去找姨娘问问,这簪子究竟是不是她亲自送给你的,我想姨娘也不想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被人在背地里安上一个偏心的罪名吧。”

  不行,不能去找夫人。

  虽然她是得到了夫人的默许,才敢如此肆意妄为,常常从大小姐的月银中克扣一些下来。

  但这根簪子毕竟不是夫人亲自买给她的,而是她内心的虚荣心和招摇心在作祟。

  如果这事被苏娴妤闹到夫人那去,这根夫人肯定会为了维持府里表面的和睦体面,牺牲她这个小小的婢女。

  到时候,她被冠上的可不止私藏小姐月钱这一个罪名,还有欺瞒罪和挑拨离间夫人小姐感情的罪名,哪一个,她都是承担不起的重罚。

  一番利弊权衡之下,春露还是选择了损失最小的那个抉择。

  她痛哭流涕地跪在地上,不停地给苏娴妤磕头,苦苦哀求:“大小姐,我错了,奴婢不该一时鬼迷了心窍,扣下了您的一部分月银。奴婢真的知道错了,您就原谅奴婢这一次吧。”

  纵使她的语气和表情再可怜,苏娴妤也不拿正眼瞧她一眼,只是道:“光给我道歉可不够,你得去姨娘面前也道个歉。”

  “啊?”春露的表情更难看了些。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