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穿越 → 肥婆皇后暴瘦以后糖醋泡面全文最新章节

肥婆皇后暴瘦以后糖醋泡面全文最新章节

糖醋泡面 著

连载中免费

《肥婆皇后暴瘦以后》是糖醋泡面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楚娱是真不知道自己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死前是个肥婆,死后穿越了,还是个肥婆,没事没事,减肥这种事楚娱她轻车熟路,开始走上暴瘦之路,只是万万没想到,她随手开导的一只小狼狗,居然会是当今皇上!更没想到的是,这皇上居然还想把她拐进宫当皇后!这可万万使不得...

5.5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5

在线阅读

《肥婆皇后暴瘦以后》是糖醋泡面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楚娱是真不知道自己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死前是个肥婆,死后穿越了,还是个肥婆,没事没事,减肥这种事楚娱她轻车熟路,开始走上暴瘦之路,只是万万没想到,她随手开导的一只小狼狗,居然会是当今皇上!更没想到的是,这皇上居然还想把她拐进宫当皇后!这可万万使不得...

免费阅读

  那些议论声有一部分进了姜以柔的耳朵,她不觉的勾起了唇角,楚娱那只猪也真是的,丢人都丢到外国去了,不过没关系,她楚娱很快就不会是皇后了!

  能母仪天下的人,终究是她姜以柔!

  姜以柔看了一眼主席台上空着的位置,看来那只猪也没有勇气来参加这么大的宴席。难为了自己还特地为她准备了一场好戏呢!

  姜以柔向旁边一侧,对着星月招了招手把她叫了过来,小声耳语到:“星月,你去……”

  “好,奴婢这就去。”

  待星月一走,姜以柔就让星阳给自己斟了一杯酒,她举起酒杯,对着西原国的长乐公主和洛云国的皇后敬到:“今日是我天顺国的皇后第一次参加宴会,皇后姐姐特意为两国准备了贺礼以表心意,这才来晚了些,还望两位姐姐莫要怪罪。以柔在这满饮此杯,以表歉意。”

  长乐公主和洛云国的皇后也举起酒杯回到:“无妨,多谢皇后娘娘心意。”

  长乐放下空酒杯,又给自己斟了一杯酒,摇了摇头,看来这天顺国的后宫也挺‘热闹’的,果然哪里的女人都一样。

  一杯酒一饮而尽,长乐心道:又有好戏看喽!

  ……

  楚娱换上了文喜拿来的衣服,果然合身了不少,大地色系的衣服让看上去也很稳重,精致的妆容加上文喜的妙手生花,再加上楚娱本身就瘦了不少,跟几个月前相比仿佛脱胎换骨,根本就不像同一个人。

  不过楚娱明白,这不是终点,现在的她还是很胖很胖,不过她一定会继续努力,再瘦五十斤!

  文喜昨夜突然着了风寒,只能让文绯照顾着,楚娱就跟着小翠去了宴会。

  小翠这丫头楚娱也是喜欢的紧,人又机灵,也会说话,最重要的是……她没有文绯和文喜那么神秘!跟她讲话,楚娱感觉非常亲近。不过文绯和文喜突然不在她的身边,她还真的是不习惯。

  楚娱走上轿辗,小翠也正好唤来了轿夫。楚娱明显的感觉抬轿子的那六个轿夫深吸了一口气!楚娱心里突然横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刚想叫停,没来得及张口呢。轿子就猛的一下起来,楚娱一下子就磕到了脑袋,差点没骂出声来!

  轿夫们似乎有点不敢置信,又轻轻的颠了几下,不确定的问道:“小翠姑娘,你确定上来的是皇后娘娘?”

  楚娱:……!!!楚娱表示自己不想讲话了!

  “小张哥!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家娘娘已经瘦了不少了!”小翠掐着腰,气鼓鼓的说到。

  “嘿嘿,小翠姑娘,不好意思哈,我们没信……”

  楚娱:……

  小翠:……

  “快走吧!”

  楚娱下了轿辗有一点想吐,她以后再也不要做轿子了!

  能给皇后抬轿子的轿夫已经是数一数二的技艺纯熟了,可对于坐惯了21世纪汽车的楚娱来说,真的表示接受不了!太颠了!

  再加上她有点赶时间,轿夫步程也快,楚娱真的找到了当年她晕船吐了一地的感觉。

  活着好难,楚娱好不容易才站定了,准备往里面走。

  “站住!”背后响起一声明艳的声音,楚娱也不知道哪来的自信,直觉那不是叫她的,但是出于好奇还是回了头,想看看声音的主人。

  一眼看去,楚娱一下子就看见了人群中熠熠生辉的女子。果然,气质这玩意出类拔萃了比长相美貌更加显眼!

  那名女子盛气凌人,耳后见腮,一股贵气玄在眉宇之间,楚娱萨摩着原主的记忆,这个女人好像叫——什么公主来着?

  直挺挺的向着楚娱的方向走来,边走边不屑地说道:“本公主几月未归,现在宫里的人竟然越来越放肆了,就连皇后的衣服都敢乱……皇嫂?”

  长公主寂雨薇!

  咦,她在和我说话?

  “啊,对,我……本宫就是皇后。”楚娱语毕不好意思的捏了捏袖子,在原主的记忆里,其实与这个长公主交情并不深,而且这个长公主年少成名,也有自己的封地,所以很少进宫。

  不过这位长公主向来英姿飒爽,不爱红装爱武装,从小便与当今皇上一起学习,同样师承原主她爹摄政王,所以只要有她在,没人能欺负的了原主!她听见有人议论原主,也是一百个不放过。

  楚娱咽了口唾沫,原主这哪里是任人宰割的小肥猪啊?

  这是国字号第一关系户吧!!

  她爹真威武!!

  “许久不见,没想到嫂嫂变化这样大,这看上去,嫂嫂可是足足瘦了一半?”寂雨薇非常自然的环上了楚娱的胳膊,原主的身体也没有一丁点的排斥,她继续说道:“雨薇可是差点没认出来,这才唐突了,方才还出言不逊,还望嫂嫂念在雨薇久未进宫莫要见怪!”

  寂雨薇搂着她的胳膊她自然是开心的,有公主撑腰楚娱她恨不得横着走!

  不过楚娱也在脑海里想象了一下,刚才她在远处打量了寂雨薇一眼,身姿高挑,身量纤纤。她虽然瘦了不少,照样还是一个小矮搓形象。

  怎么说呢,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倒也没有那么夸张,雨薇说笑了!”楚娱冲寂雨薇一笑,也没有刻做疏远。一来原主跟这个寂雨薇接触本来就不多,不存在什么露馅不露馅的。二来寂雨薇是个豪爽的人,自然也不会喜欢扭扭捏捏的人。

  以前虽然对原主格外照顾,但是大概心里也不是特别看得上原主,主要还是因为原主是她恩师的女儿才会帮她吧!

  寂雨薇一愣,随即笑道:“嫂嫂谦虚了,不过雨薇还没来得及问,嫂嫂怎么瘦了这样多?”

  楚娱说道:“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就是感觉人总不能安于现状吧!何况本宫的现状也不怎么好!”

  寂雨薇道:“皇嫂这话不错。嫂嫂先进去吧,雨薇还有点事要处理,稍后再去找嫂嫂叙旧!”

  楚娱也看着寂雨薇神色匆匆,心想咱也不能耽误了国家大事啊!

  “那你快去吧,咱们来日再叙!”

  怎么说呢,楚娱打心眼里有点喜欢这个长公主,盛气凌人却知礼数,一身傲气却不蛮横。

  楚娱望着寂雨薇的背影暗想,这个朋友她交定了!

  小翠催促道:“娘娘快些进去吧,咱们本来就有些晚了!”

  “啊!好!”楚娱赶忙往前走。

  ……

  寂雨薇走到了假山后面,向前看去,一名白衣少年背对着她站着,那个背影是她最熟悉的。

  清冷的月光透过枝丫撒在他身上,颀长纤细的身姿显得格外冷清,纤长的手指下意识的敲击着他的佩剑,好像有些不安。

  “阿季…”寂雨薇望着那个男子,下意识的叫了出来,声音不大,却清楚的传到了男人的耳朵里,男人下意识的一震,随即回头单膝下跪,“臣白季参见公主殿下,公主殿下万安。”

  寂雨薇袖子里的手攥的很紧,指甲几乎要渗进肉里,她朝着男人走去,在白季的面前站定,看了一会儿才缓缓的说到:“本公主这次归来,不是为了听这句话的!”

  白季的头又压低了几分,“臣不知公主殿下想听什么,请公主殿下明示。”

  寂雨薇深吸了一口气,自嘲的笑了一下说到:“白季呀白季,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白季抬头,对上了寂雨薇的眼睛,眼神中没有一丝波澜:“臣,不敢。”

  寂雨薇避开了他的目光,说到:“婚约的事情,如果你不愿意,本公主绝对不会强求你,用皇权压你。本公主的世界里不只有爱情,还有皇家的威严。本公主不会也不要一副躯壳!”

  “臣早就说过了,臣是自愿的。”

  “你,爱我吗?”寂雨薇的声音几乎颤抖。

  “不爱。”白季走近了说到:“正如公主所言,属下的世界里也不只有爱情,属下需要——”

  白季把手伸到了寂雨薇的面前,缓缓的吐出了后两个字:“前途。”

  寂雨薇的手附了上去。

  “皇后娘娘,这里就是了,咱们现在……进去?”

  楚娱看了小翠,一眼,深深地点了下头,说到:“进吧!早晚都是要去的!”

  “好,娘娘别紧张!”小翠搀扶着楚娱往里面走,后面的小云也到另一边扶了一下,楚娱自己是快走不动道了,她俩一松手楚娱就会直接瘫倒地上。

  她从小到大还没经历过这种场面呢!她能不紧张吗??她的双腿抖得跟筛子似的,要不是小翠和小云两个人扶着她她指定是要坐地上了!

  楚娱不断的暗示自己,小场面这都是小场面……小的p呀!太难了太难了,她太难了!

  门口的太监喊到:“天顺国,皇后娘娘驾到!”

  楚娱硬着头皮往里面走,艰难的踏过门槛,刚一进去就感觉全场的目光聚集在了她身上!

  她原本想低调一点的,小太监喊什么喊!好吧,其实人家小太监不喊她也势必会成为全场的焦点的。

  “这是天顺国的皇后?也没有传闻中的那么胖呀?”

  “是啊,是啊,刚才听你们说的那么恐怖,老夫还真以为她长得五大三粗,样貌骇人呢!如今看来只是体态丰腴罢了!”

  “也不止吧,依老夫看,传言也不是完全没有依据,壮是真的壮,只不是没有世人以讹传讹的那么可怕罢了……”

  “确实,也是比一般丰腴的女子还要丰腴几分!”

  ……

  姜以柔石化在了原地:这是……楚娱??怎么可能!明明两三个月前她还是个肥猪!怎么如今瘦了这么多!

  现在的楚娱虽然也比一般人胖的多,却没有之前那么令人发笑了!

  姜以柔一脸的不可置信,尽数落在了太后的眼里,太后心情愉悦极了,她一点也看不顺眼姜以柔那副样子,赶忙招呼道:“阿娱,快来哀家这来坐,许久不见,阿娱出落的越发好看了。”

  “是!”楚娱径直走向太后,她想着自己躲在太后那儿,安安静静的吃个饭就走,应该可以吧!

  走到太后身边,楚娱赶忙坐下,还特地看了看四周别人是怎么坐的,尽量让自己坐的优雅点,一坐下就四处张望,她想找找原主那个爹。却怎么看也看不见,询问了小翠才知道,原来三国皇帝议事,原主她爹身为摄政王自然也要参与。

  她还没来得及失落,姜以柔就站起来对她说到:“皇后娘娘您终于来了,洛云国的皇后娘娘和西原国的女公子还等着您特意准备的贺礼呢!”

  楚娱:??什么贺礼?没人告诉她要准备贺礼呀?

  “不知道皇后娘娘可否让我们大家伙儿也开开眼界呀?”

  “就是就是!咱们大家伙儿也想开开眼。”

  ……底下此起彼伏的声音楚娱有点懵逼,咋她这是被下套了吗?

  “怎么了皇后娘娘?您该不会当时只是随口说说的吧?”姜以柔神色惊慌,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眼神里确实满满的得意:“是妹妹不好,是妹妹多嘴,妹妹以为皇后姐姐是真心要为她们准备见面礼的……”

  楚娱抽了抽嘴角,只觉得这个姜以柔演技不太好。而且姜以柔大概也就十五六岁,在楚娱看来就像个初中生,她每次看见姜以柔端着或者演戏的样子她都感觉自己尴尬症要犯了。

  看来某些明星她黑错了,他们是正儿八经的演出了实态。

  楚娱单手扶额,另一只手对着姜以柔抬起,五指微张,示意她不要再说了:“本宫自然是真心的,只是刚才险些迟到,并没有带上来罢了,本宫这就去拿!”

  世人总是会先入为主,如果此时楚娱说她什么都没有准备,大家大抵也只会觉得是她不重视。何况姜以柔那一副自责的样子虽然浮夸,但落在谁眼里都会信上两分,再让她闹下去到时候尬尴的还是楚娱。

  姜以柔一愣,似乎没想到楚娱会这么说,可后来转念一想楚娱不可能早就准备好了,冷笑道:“好啊,那我们就等着看姐姐准备的见面礼了。”

  太后有些担忧的看向楚娱,楚娱回了一个微笑,又对着太后点了点头,示意她放心。

  楚娱带着小翠和小云往偏殿走去……好吧,准确的说是小翠和小云带着楚娱往偏殿走去,楚娱在路上想了一下:两人都是大富大贵之辈,啥好东西没见过?而且她现在手头也啥都没有啊!

  仔细回想了一下两人的外貌,洛云国的皇后生的温柔,长得慈善,像是小家碧玉的江南女子。倒是西原国的那位女公子,双目似水,眉宇间带着淡淡的冷……其余的她也没时间观察到,唯独那双眼睛,她记得好清楚,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又或者是很像她认识的什么人的——寂雨薇!

  楚娱想来了,那位名叫长乐的女公子的眼神倒是很像寂雨薇!

  不过也是,这两位都是公主,气质和眼神相似也不令人奇怪。何况楚娱记得好像还听谁说过,天顺国的长(zhang)公主寂雨薇和西原国的长(chang)乐公主孔长乐好像是那种旗鼓相当的对手,不知道斗了多少年了。

  楚娱心想,她要是会画中国画就好了,可惜她实在不具备那个技能,也就只有字还不错——有了!

  一到偏殿,楚娱萨摩了萨摩四周,最后眼睛定在了书桌前的笔墨纸砚上,勾唇一笑,赶忙拉过小翠和小云问道:“你们可知历朝历代有没有过唐朝?”

  小翠和小云闻言一头雾水,说到:“回皇后娘娘的话,并没有。”

  楚娱继续问道:“那有没有叫白居易的,或者李白的诗人?”

  “这,奴婢真的不知道,奴婢不通诗书……”

  楚娱又看向小云,小云挠了挠头,抱歉地说道:“奴婢也不懂这些……”

  “……那有没有个叫杨玉环的美人或者四大美女之说?”

  “奴婢不知。”小云和小翠同时摇头说到。

  楚娱长吁了一口气,诗人也许不是人尽皆知的,毕竟不是每个人都爱好文学的。但美人,尤其是红颜祸水,一定全世界都知道!毕竟百姓是最喜欢八卦的!

  她怎么知道的?毕竟,原主就因为胖,直接‘大名鼎鼎’无人不知了!更何况是像杨玉环那样的祸国美人?

  楚娱走到书桌前,说到:“那就好。赶快帮我磨下墨,在铺两张宣纸,一定要平一点。”

  “是。”小翠在一旁磨墨,小云把纸铺平,楚娱拿起桌子上的毛笔,还好,虽然她没有即兴赋诗的天赋,但好歹也是正儿八经一本大学毕业的。

  九年义务教育,三年备战高考,咱也不是白受得!

  也幸好,她还有那么一计之长!

  只见楚娱笔走龙蛇,一气呵成,将纸拿起来一看,满意的一笑。

  ……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楚娱才带着小云和小翠回去,两人手里一人拿着一张宣纸,一个径直走向了洛云国的皇后,另一个走向了西原国的长乐公主,把手里的纸双手献给了她们。

  而楚娱也拖着自己肉肉的身子往两人的方向走去,到了面前,才说道:“本宫想着这世上的俗物两位定是也看腻了,所以命人求得这几句好时诗赠与两位娘娘,还望二位笑纳!”

  楚娱可不想说这是自己写的,自己除了从小到大出现在课本上那几百首诗还真很少在自学过别的,要是传出天顺皇后精通诗书,出口成章的‘美名’,到时候有人慕名来向她切磋讨教,那她还真是无福消受。

  准确的说是死无葬身之地才对!!

  反正她记得原主她爹府上客卿众多,其中不乏能出口成章的有才能之辈,所性问起来就干脆推给他们好了!是福不是祸,想来他们也不会有什么意见的。

  “皇后娘娘,您是开玩笑的吧?你说精心准备的礼物就是这两张纸和几句诗?”姜以柔在一旁嘲笑道,心里暗想:楚娱这是要狗急跳墙了吧,这么寒碜的‘礼物’还不如不送!简直就是在丢天顺国的脸!何况这两张破纸在姜以柔的眼里根本就不能算做礼物。

  楚娱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脸面上却还是堆笑着说到:“非也非也,以柔妹妹你不懂这些自然也不知道它的价值。”

  楚娱的潜台词很明白,就是在说姜以柔无才无知。可偏偏又没什么错处可以抓,毕竟这也是事实嘛!古代之道‘女子无才便是德’,很少有人家会让自家的女儿学习这些的,而且据原主的记忆,姜以柔本人对这些更是不屑。

  姜以柔气极,又不好直接发作,她听出了楚娱言语里嘲笑的意味,心里猛的生出一股火来,这只肥猪什么时候这么伶牙俐齿了?以前她见了自己都是唯唯诺诺的!就连上次也是躲着她,一躲就是几个月!怎么如今还敢讽刺她了?

  “那妹妹到是想开开眼界了!到底是什么样的极品好诗!”

  西原国的长乐公主挑眉看了一眼侍女手里的宣纸,嘴角微勾,不错,居然不是什么金呀玉啊之类的俗物。天顺国的这个‘大名鼎鼎’的肥婆皇后倒是比那个张牙舞爪的‘贵妃’强多了。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