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摄政王的白月光重生了千金买笑全文最新章节

摄政王的白月光重生了千金买笑全文最新章节

千金买笑 著

连载中免费

《摄政王的白月光重生了》是千金买笑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摄政王顾晏丧妻七年未曾续弦,满府美妾亦无一人能近他身,有人说他是打仗伤了身而患有隐疾,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在怀念他的亡妻,徐婉死后,顾晏眼中的世界失了颜色,七年后有个像极了她的小姑娘出现,让他的世界重新灿烂,矛盾的内心让他愧对妻子,可直到某日,他发现小姑娘的内里,住的居然是他的妻子...

3.3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5

在线阅读

《摄政王的白月光重生了》是千金买笑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摄政王顾晏丧妻七年未曾续弦,满府美妾亦无一人能近他身,有人说他是打仗伤了身而患有隐疾,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在怀念他的亡妻,徐婉死后,顾晏眼中的世界失了颜色,七年后有个像极了她的小姑娘出现,让他的世界重新灿烂,矛盾的内心让他愧对妻子,可直到某日,他发现小姑娘的内里,住的居然是他的妻子...

免费阅读

  府上妾侍里徐婉是头一个被传唤的,她出了自个房间往主院去,西院里的侍妾们好几个听见消息偷偷出来瞧。

  徐婉不喜欢被顾晏的妾侍们盯着看,快步出了西院,她脚程快不久就到了主院,到时正赶上布膳。

  “妾身给王爷请安。”徐婉怕他已经知晓她的身份,请安时语气稍显怪异。

  “起身吧,伤好了吗?”顾晏落座餐桌时状似随意的问道。

  徐婉心里狠狠骂了顾晏一通面上却笑着回了他一句“好多了,多谢王爷关心。”这人可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伤怎么来的他不知晓吗?哪来的脸皮问她伤!

  “谢我关心?呵。”顾晏嘴角勾起,笑中带着几分凉意。

  “不知王爷唤妾身来所为何事?”别家府上的妾侍若是得了晚膳的传召怕是都会以为是留宿之意,但摄政王府却是不会如此,盖因几年前王爷就立了规矩,不碰府上妾侍。近些年来这王府后院几年里没一个得了恩宠的,府里的女人有的甚至猜测顾晏在战场上伤了身体才会对满府美人无动于衷。

  “无甚大事,只是本王有一事不明,想要问个明白。”顾晏话落手执羹勺尝了口粥。

  徐婉不知该如何回答,只好沉默以对。

  顾晏用完了粥才再度开了口:“本王不知,这李家送去扬州养病的小姐怎会长于花楼?”

  徐婉听他问出这句话来半分心安半分惶恐,他既然这般问了必定是不曾看出她是徐婉,可许挽的妓子出身肯定是被捅了出来,想来顾晏应该以为她是旁人送来的细作,照顾晏的性子,安在他身边的棋子难有什么好下场。

  顾晏既已知晓许挽身份,徐婉自知再不承认也是无用。

  她静了片刻说道:“王爷恕罪,妾身并非有意欺瞒王爷,只是太后既已给了妾身这个身份妾身便只能是李家小姐。”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皇家要她改名换姓她自己怎么能反抗。顾晏再是权倾朝野明面上也是臣子,她就不信他还能明目张胆的藐视太后。

  “你的意思是,太后为你作假蒙骗本王?”顾晏带笑问着徐婉,周身寒意更重。

  “妾身绝无此意,想来太后只是希望王爷后院有个合心意的人,怕王爷厌恶妾身卑贱之身才出此下策。”徐婉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太后骗得你,我不过就是个任人摆布的棋子罢了,你们斗法与我无关,别牵扯了我。

  “本王府上便是缺人,合心意的也不是你。不过你有句话说的倒是不错,我的确厌恶你这般卑贱出身。”顾晏话中带刺伤人的很。

  “妾身自知卑贱,就不在此处惹王爷心烦了。”顾晏这贱人这么多年还是嘴毒的紧,徐婉憋了一肚子骂他的话,一句也不能说出来,只能强忍火气憋屈地应了下来。

  徐婉想告退走人,顾晏却拦下了她。

  “慢着。”

  “王爷还有何事?”徐婉心里很是不耐烦,语气也不受控的带了些使性子的意味,与徐婉身气时一般无二。

  顾晏听着她的语气呆了一瞬,随即想到这人本就是魏璟培养出来的,这么像她只能证明徐婉冲自己使得小性子也给过魏璟,心里反感更重。

  “听闻你近些日子频繁出入当铺?”

  顾晏步步紧逼,徐婉真怕自己说漏了嘴被看出破绽。

  “是,妾身从扬州带来的首饰如今看不上了便当了。”

  “哦?你倒是薄情。”怪不得扬州的情郎如今避之不及,原是这京城的繁华迷了眼啊。

  “你,人往高处走,我见了御制的珠宝饰物扬州民间的东西自然不能再入我的眼。”顾晏说话句句带刺,徐婉忍不住火气怼了他,这回连妾身的自称都气忘了。

  “所以你这是见了前太子魏璟就瞧不上与你在扬州私奔的情郎了?”顾晏这话几乎是在明着骂她水性杨花了。

  “你派人跟踪我?”

  “呵,你可真是够高看自己,本王派人跟的是废太子魏璟,你自己撞了上来与人私会反倒怪本王跟踪你,当真是可笑。”就是真的派人跟了她顾晏也不可能自己承认的。

  徐婉知晓绝对不能认下他说的事绞尽脑汁编着理由:“我不曾与人私会,今日只是在当铺偶然遇见外男,至于扬州之事,只是以讹传讹罢了。”

  这世道对女子不公,真要被戴个私会外男水性杨花的帽子的话,顾晏都能直接把她浸猪笼了。

  “你不必狡辩,直说吧,魏璟把你安插进本王府上所为何事?”许是因为她太像徐婉了,顾晏意识到自己对这个女人有几分特殊不愿再和她多费口舌。

  徐婉听他提魏璟时心里一紧,等他话说完稍稍安了心。还好,想来身份应该不曾暴露。

  “妾身能入王府是太后之恩,不知魏璟是何人。”徐婉怕顾晏派的人听到些自己与魏璟的谈话不敢冒然认下。

  “不必再装了,本王既然问出此言,便是已有证据。你只需如实交代魏璟要你闯飞鸾宫和王府禁地所为何事,是否与本王亡妻有关,本王自会保你无虞,你照旧是李家的嫡女。若是想试试王府暗卫的酷刑你大可扯谎抵赖。”

  其实他可以直接让影卫上刑,娇滴滴的姑娘家受不住自然会招,不必与她在此多费口舌。可是顾晏只要想到那天自己险些掐死她时,她眼里的挣扎委屈,居然诡异地觉得有几分不舍。

  徐婉知晓自己眼下没有任何筹码,顾晏要是想用刑她必然是受不住的。思索片刻后她假装权衡的样子沉默了一会儿,其实是在编应付顾晏的话。

  “魏璟吩咐我闯飞鸾宫和王府禁地是想要让我寻一只血色玉镯。”

  血色玉镯?魏璟当年倒是送过徐婉一只,他瞧见自己妻子贴身戴着旁的男人送的玉镯吃味儿逼她把玉镯扔了,徐婉打那起便再未戴过那只镯子。可是徐婉院子里的人都是顾晏的心腹,他知道她没丢只是埋在了院中花丛。

  “找到了吗?”

  “嗯,已经给他了。”

  “魏璟要血玉镯所为何事?”

  “我不清楚,听闻他极爱收藏玉石,血玉世所罕见,想来是想要收藏吧。”

  不,不对。这玉镯本就是魏璟所赠,他想要大可直接问他拿,为何这般费周章派人到他府上寻。莫非是这玉镯有什么文章?

  “无事,妾身就先告退了?”徐婉瞧顾晏久久不曾出声便开口问道。

  顾晏微微颔首,徐婉火速的从主院撤了。劫后余生回了西院,徐婉只觉满身疲惫,到了自己房间倒头就睡。

  此时主院的顾晏看着满桌膳食却失了胃口,一是他想不通魏璟寻血玉镯所为何事,二是他隐约意识到自己对那个像极了徐婉的女人有些不同。

  顾晏幼年在边疆长大,父母双亡艰难度日,年幼时看过世间炎凉,骨子里淡漠至极。即使后来被无子的老镇国公捡了回去当亲儿子养,幼年时养出的心性却是未曾改变。他凉薄冷清,从前只会与徐婉一人针锋相对,语中带刺,对待旁人半句话不愿多说。今日却同那个女人说了太多废话,明知她话里破绽百出还是放她离开了。

  就只是因为她像徐婉吗?可是徐婉用了一辈子在他心头刻上的疤怎么能让旁的女人碰呢?

  顾晏敏感地意识到自己对那个女人的不同,暗暗告诫自己疏远她,旁人的棋子他不该入眼,更何况那是像极了徐婉的女人。

  十年夫妻,他不敢提爱,抱憾终生。愧疚而亡是他的报应,也是顾晏给自己选的结局。

  他不愿意走出来。

  许是顾晏传徐婉去主院一事惊到了西院的一众妾侍,次日便有人接连登门,徐婉懒得见那些女人一概借口身体不适推脱不见。

  这王府里的女人除了头几个入府时不晓得顾晏不进后院的,其他大都是被家人逼着送进王府的,只有一个女人是例外。昌平侯府的嫡女宋宁是自个儿求了父母入的王府,这满院的女人除了太后给许挽的身份外便是她的身份最高了。

  早些年朝中倒是有人想把嫡女嫁入王府做继室,可顾晏放了话说此生再不续弦,哪家的勋贵舍得自家的嫡女为妾,倒是有几个送了庶女进来的。

  顾晏知晓这些事甭管拒了多少次还会有人送女人入王府,他懒得麻烦便划了西院安置府上的妾侍,还定下规矩不许妾侍私进主院。

  这入了府却是守活寡的命能有几个女人受的了?有些在家中受宠些的求了娘家说是想要归家,顾晏一概都放了,剩下的这些大都是知晓回了娘家也没甚好结果才在这王府里苦熬的,毕竟虽说无宠,但能在王府安生过日子对有些苦命的女人来说也是不错的结局。

  徐婉早些刚入府时就以身体不适为由拒了宋宁登门,今个儿又是这个理由拒了她。第一次被拒时宋宁想着李欢颜出身高又有太后撑腰瞧不上她们这些旁的妾侍倒是有可能,可前些日子她回昌平侯府时从父亲口中得知这次太后送进来的不过是个顶着李家嫡女名头的妓子,再回到王府后对徐婉就瞧不上眼了。

  若不是徐婉昨日见了顾晏,宋宁也是不屑登门的,谁想到她登门拜访又一次被拒了,心中不免冒了火气。

  宋宁让婢女准备了张藤椅摆在自个房门口,又吩咐下人备了茶水吃食,坐在藤椅上瞅着徐婉房门,心想今日非得等这女人出来瞧瞧她是什么货色。

  到了午后,徐婉小憩后想着出来走走,她刚出房门,宋宁身旁的婢女瞧见赶忙拿着扇风的扇子点醒了自个主子。

  宋宁迷迷糊糊的醒来,下意识往徐婉房门看去,一瞬间脸上迷糊的表情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毫不掩饰的惊讶。

  宋宁在昌平侯府受宠,因此虽入了王府平日里大半日子却都是在侯府住的,加上徐婉入府半年大都闭门不出,少有的几次出门,宋宁也都不在王府,所以一直没见过徐婉。

  今日一见倒是着实吃了一惊,眼前的女人那双眸子当真是像极了毓宛郡主。

  府上妾侍出身大都不高没几个见过顾晏亡妻,宋宁是少有的见过她的一个。毓宛郡主出嫁时宋宁跟着母亲去镇国公府吃酒,仗着年纪小跟着去闹洞房,花烛下揭盖头时瞧见过毓宛郡主。那双桃花眼生得潋滟醉人,一见难忘。

  这位出身低贱的扬州妓子竟长了双像极了她的桃花眼。

  宋宁恍然大悟,怪不得太后大费周折,原是这双眼睛值得。

  徐婉感受到有人打量着自己,视线看向院内唯一一处坐了人的地方。

  “妹妹不是身体不适吗?怎得还要出门。”宋宁见徐婉看了过来笑容客套又虚伪地开了口。

  “只是早起时身子不适,歇了半晌眼下好多了,今个儿天气舒适,想着出来逛逛。”伸手不打笑脸人,宋宁带笑寒暄,徐婉也只能硬着头皮和她客套。

  “妹妹的眼睛生得可真是讨人喜欢。”宋宁强压着心头嫉恨说出这话来。

  “呃,你的眼睛也很是漂亮呢。”徐婉实在是说不出姐姐妹妹这种话,宋宁眼睛漂亮是实话说出来也不算违心。宋宁是杏眼,瞧着给人一种天真懵懂之感,不像徐婉因为这双多情的桃花眼平白担了祸水的名头。

  “再漂亮也比不得妹妹,妹妹你好生逛着,姐姐乏了就先回房歇着了。”宋宁笑着与徐婉道别,转过身时脸上满是阴狠。她恨那双眼睛恨得想要当场剜了它。

  徐婉在府上逛了逛想起要给魏璟递个消息,免得顾晏真问上门再说岔了惹他疑心。

  徐婉回了自己房内写了张纸条又随身带了些碎银子就出门了,她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宋宁盯上了。

  宋宁听婢女禀报说徐婉出了门时,冷笑一声心想真是送上门的好机会。

  她先是吩咐父亲派给自己的暗卫偷偷跟着徐婉,接着又写了封信吩咐婢女去昌平侯府将信交给暂居侯府的表哥,信里的内容大意是要她表哥接应府上暗卫劫了徐婉剜了她的眼睛。

  宋宁的表哥常烨原也是常州大族之子,可自打四年前犯了人命官司逃亡后,便成了个亡命之徒,这些年专干刀口舔血的活计。

  常烨被常州的名捕逼的没了法子辗转逃到京城偷偷藏在了昌平侯府,昌平候是他亲舅舅,为他伪造了侯府暗卫的身份。侯府也算簪缨世家等闲没有什么人敢上门查案,常烨倒是顶着侯府暗卫的名头安生的多活了几年。

  常烨接到信时迟疑片刻还是应了下来,他不想再犯事可寄人篱下便不得不受人指使,想着不过是王府的一个不受宠的妾应该也不会有什么严重后果,做好准备就去寻了宋宁派的暗卫。

  常烨不会想到这次的事情当真会要了他半条命。

  徐婉出了王府就在街上闲逛,想着怎么能不惊动顾晏派去守着当铺的人把消息递给魏璟,她想着事情没留意街上,有个乞儿被几个青年踢来踢去,徐婉走路时刚好撞了上去。

  乞儿碰到了徐婉的裙摆赶忙求饶告罪,瞧着这乞儿的身量怕是十岁都不足,徐婉看见红裙底端被蹭上那处污迹也没对这小乞儿发火。

  那几个青年瞧见乞儿撞了人知晓是自己踢上去的怕惹事一个个四下跑开了。

  徐婉瞧着跟前不断告罪的乞儿,灵光一现想到了给魏璟递消息的法子。

  “你拿着这银子去街上买些吃食把纸条放在装吃食的盒子里送去那间当铺,跟铺子的伙计说是毓宛送给当铺老板的即可,剩下的银子就是你的了。”徐婉低头让这乞儿起来,给了他两块碎银又把纸条拿了出来,指了指这条街最里的魏璟所在的当铺吩咐他把纸条送去。

  乞儿盯着徐婉手心的银子呆了一瞬反应过来赶忙拿起银子往街里头跑。徐婉站在街头,瞧见乞儿买好吃食拎着食盒进了当铺便转身准备回府。

  此时天色已暗,徐婉尚不知道自己即将身陷险境。

  常烨已经和宋宁派来的暗卫接上了头,这时二人正偷偷跟在徐婉后面。

  “这女人怎么惹着咱们宋大小姐了,恨得要剜人眼珠子。”常烨压低声音问身旁另一个暗卫。

  “这双眼睛生得太像摄政王已逝的妻子,小姐难免嫉恨。”暗卫同样压低声音回答常烨。

  “要我说宋宁真就是又蠢又毒,人顾晏瞧不上她她非得上赶着找罪受,这女人也没招惹她就因为生了双好看的眼睛就要被她整成瞎子。”常烨平常没少替宋宁办些见不得人的事回回都要吐槽,这暗卫早就听厌了。

  “主子的决定我们不必议论,只管领命办事即可。”暗卫话音刚落瞧见徐婉进了拐角的一道行人较少的路口,偏头给了常烨一个眼神示意可以动手了。

  常烨闪身出现拿药包捂住徐婉口鼻,另一个人则拿了个麻袋把徐婉装了进去。

  两人把徐婉药晕,常烨扛着徐婉跟在另一个暗卫身后躲进了暗卫早已挑好的荒宅。

  徐婉有意识醒来时正听见那两人的争执声。

  “什么玩意儿?你说这女人是太后的外甥女?”

  暗卫见自己无意间漏了口风懊恼的挠了挠头立在一旁不肯说话。

  “宋宁脑子有病吧!什么人都敢让我们抓。”常烨火气很大地骂了一句。“她想害死我们俩啊。哦,不对,她让我来接应你,打的不就是让我动手的主意吗?”常烨脑子转了转想通了宋宁的打算恨得牙痒痒。“老子惜命,要剜你剜,我是不会动手的。”常烨发了一通火坐在一旁的门槛上一副无赖的样子。

  “可咱们把人都掳了过来,眼下也是收不了手的。你办好了差事小姐自会想法子保你啊。”另一个暗卫想要劝常烨动手。

  “呵,她宋宁能有什么法子,还不是靠她爹,这事倘若报给侯爷你看侯爷会不会让她干这种蠢事。”常烨还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坐在那没有半点要动手的意思。

  此时已是夜间,徐婉失踪的消息也传到了顾晏跟前。初时顾晏以为是昨日那女人身份暴露后就回了魏璟身边,可守在当铺里的暗卫说今日一整天都不曾见过她,魏璟也是整日不曾离开当铺。

  顾晏暗觉不妙,吩咐暗卫去寻人。昨也顾晏察觉到自己对她的不同后暗暗告诫自己要远着她,把派去跟着徐婉的人撤了回来,所以今日徐婉若是当真遇险,王府的暗卫没人跟着可无人能护她。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