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穿越 → 反派王妃不洗白穿书一碗热甜汤全文最新章节

反派王妃不洗白穿书一碗热甜汤全文最新章节

一碗热甜汤 著

连载中免费

《反派王妃不洗白穿书》是一碗热甜汤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反派王妃姬月夜终于被誉王风景元掐死了,在这普天同庆的时刻,巫拉拉不过跟风发了个评论踩了一脚,谁知一觉醒来,便被系统绑定成了姬月夜本人,还正好处在了被掐死的前夕,系统要求必须让风景元爱上她,否则永远不能再回到现代,巫拉拉:“做人好难啊!!”

4.5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5

在线阅读

《反派王妃不洗白穿书》是一碗热甜汤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反派王妃姬月夜终于被誉王风景元掐死了,在这普天同庆的时刻,巫拉拉不过跟风发了个评论踩了一脚,谁知一觉醒来,便被系统绑定成了姬月夜本人,还正好处在了被掐死的前夕,系统要求必须让风景元爱上她,否则永远不能再回到现代,巫拉拉:“做人好难啊!!”

免费阅读

  姬月夜并不是好糊弄的,所以为了演的逼真,风景元和柳烟脱的只剩贴身的衣服,将衣衫扔的满地都是,像极了情难自禁的露水鸳鸯。

  姬月夜以少年姿态在门口站了一会儿,便有三位姑娘给她递了牌子,姬月夜一一回绝,心下却暗自感叹,自己莫非是投错了胎?

  她眼中似有星辰,身材高挑匀称,比寻常女子高出半头,一身男装更是挺拔潇洒,任谁看去都是位翩翩公子,确实令人着迷。

  姬月夜正在欣赏盈盈一水间的设计布局,忽然听到屋里传来旖旎的声音。

  紧接着,喘气声,娇呵声,不绝于耳,听得让人面红耳赤。

  哇塞,结束,这就开始3D环绕立体声现场直播了,比看小说刺激多了!姬月夜心头一阵骚动,强忍住笑,差点憋出内伤。

  更得意的是,王府附近很多三王爷的暗哨,她已经通过暗号将风景元不顾律法私下逛窑子的消息递给三王爷了。在这个节骨眼,三王爷巴不得抓住风景元的错处,怎么可能无动于衷。京兆府尹萧承俊是三王爷的人,恐怕这会儿已经接到三王爷的指示准备赶来了。

  风景元才被皇帝扔到南疆,不但不思悔改、痛定思痛,还敢公然违背大梁律法,定然把皇帝气的头顶冒烟,说不定还会当面训诫。至于小浪蹄子,敢跟她夫君苟合,仗责五十,保证皮开肉绽、屁股开花。

  就是不知道京兆府尹什么时候到,可别赶到好戏演完了才来,那可白瞎了我的一番心意。还是顺便看看我的夫君到底行不行,能有多持久吧。姬月夜偷笑着开始默默计时。

  一刻,两刻,半个时辰了……

  我靠,好猛,这么久了。不知道女的怎么受的了,姬月夜一边心里暗自欣赏一边咋舌。

  时间还在继续,屋里依旧充斥着女子的求饶声,言语绯糜,不堪入耳。

  姬月夜的面色却越来越沉。不对,我可能犯了个错误……

  姬月夜越听越不对劲,电视上也经常演,某个花楼女子其实是暗桩……难道风景元并不是来逛窑子,而是在用特殊的方式在给属下布置任务?!

  糟了!如果要是这样那怕是要折了一个暗桩!

  暗桩的念头一出来,姬月夜便怎么想怎么都觉得风景元不可能和人苟合。他当时看手帕的眼神,他对王府女眷似乎连正眼都没有瞧过,这样自制的男人,真的会精虫上脑到如此程度么?

  屋内,柳烟喊的嗓子都快哑了,可是王爷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

  “王爷,这么久你还不满意?莫不是不愿意承认王妃对你无情,在等她冲进来么?”柳烟小声说着,用手抚上风景元大开的衣襟,却不敢造次碰他的胸膛。

  风景元瞥了一眼屏风,模糊看到屋外的人影,他皱紧了眉头,却加快了动作,柳烟立刻娇.喘连连。二人一唱一和,演的大汗淋漓。

  门外,耳听得屋里的动静丝毫没有减弱,姬月夜的心却更加忐忑。风景元马上就要去南疆,他在此时来见的暗桩一定是非常重要的。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萧承俊把暗桩抓走。

  她脑子飞快地转着,不停思考着解决的方法。

  如果她现在闯进去告诉风景元京兆府尹萧承俊要来抓他的姘头,风景元一定会问她是如何知道的。她绝对不能让风景元知道自己和三王爷的关系。

  如果她现在出去阻拦萧承俊,萧承俊受三王爷指示前来抓人,她没有把握可以拦住。

  姬月夜眼看屋里两位如此激烈只怕任务非常艰险复杂,可能一时半会仍然结束不了,心下更加着急。

  屋里,风景元也在和自己较劲,他看到屋外的人影,知道姬月夜没有离开。她居然忍得住不冲进来!难道她真的对自己并无半分情谊,她所说的一切全是假的?

  风景元甚至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但他却不愿意就此停下。

  时间仍然争分夺秒地跑着,并不会因他二人的心思而放慢脚步。

  姬月夜现在唯一的希望,便是三王爷根本没看到她留下的记号,甚至没想到去通知萧承俊。

  然而,上天好像故意与她作对,下一刻,她便看到萧承俊一身便装带着几个侍卫进来了,惊得浑身一凛。

  萧承俊接到三王爷指示便赶紧过来,但心里倒觉得三王爷小题大做,王孙逛花楼并不是什么大事,自己还要来唱黑脸,这下子倒是彻底要把誉王得罪了。

  姬月夜手心开始冒汗。

  现在,她最后的希望便是,没有姑娘给萧承俊递牌子。如此一来,他若要闯进来则必然与楼下的小厮发生冲突。到时候,风景元听到声音能够赶紧把暗桩藏起来也可以!

  然而,姬月夜还是失算了,楼下并没有发生任何吵嚷,因为萧承俊也得了牌子,并且马上就要上来了。

  尼玛,这孙子居然也是常客!姬月夜心中大骂,不管了,被风景元识破也比让他丢了暗桩要强!

  姬月夜“哗啦”一下强行冲开门闯了进来,反手关上了门就往里窜。

  榻上,此时风景元与柳烟已经换了姿势,风景元在下,柳烟在上,二人衣衫大开正在大战。

  听到闯入的声音,风景元身体一僵,她到底还是冲进来了!

  柳烟就在风景元身前,离他不过咫尺,对他的微表情尽收眼底。

  她看了王爷一眼,不自觉的皱了下眉。

  姬月夜冲入屏风,瞪眼一看,差点气晕。尼玛,裤子都没脱你们他妈用啥切磋的?拍电影都没这么不走心好吧?演的这么烂,当我弱智啊!

  “出去!王妃擅自闯入……”

  姬月夜根本没听风景元说什么,她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冲到二人旁边,在二人没有反应过来的档口,一个手刀直接敲晕了柳烟,拖着她把她塞到柜子里。然后迅速脱掉自己的衣服,解了头发,连抹额都没来得及取下,便和风景元抱成一团。

  演戏这么烂,你怕是个雏吧?姬月夜忽然决定不能这么轻易放过他,她唇角一勾,让你见识下真枪实弹!

  “你想死……唔!”

  风景元话还没说完,就被姬月夜紧紧吻住了唇。

  她眼前,男人的瞳孔一缩,眼睛瞪得老大。

  姬月夜趁风景元惊讶发愣的空隙,细舌直接撬开他的牙齿,主动出击,滑进他的嘴里,搅乱一池春水,继而将他的舌尖勾起,轻轻吮吸。

  风景元喜欢姬月白这么多年,对女子从不曾多看一眼,他被姬月夜这突如其来的深吻亲懵了,双眼直直地盯着她,一时间居然忘了推开。

  下一秒几个人毫无征兆地“嘭”地一声撞开了门。

  风景元情急之下一把推开姬月夜,哪知姬月夜临被推出去之际居然还意犹未尽地轻轻啄了一下他的唇角,对他眨了眨眼睛,用口型说了句:“王爷你真甜!”

  风景元还没来得及教她做人,便听到屏风外的门口处,萧承俊的声音清晰洪亮:“把女的给我抓起来,勾搭誉王爷,带回去仗责五十。”

  风景元万没想到进来的是京兆府尹萧承俊,他瞳孔如结了一层薄冰,看向屏风处,脑子里一瞬间想着数种解决方式。

  眼见几人就要冲进来抓人,风景元正要说话,姬月夜忽然大声制止到:“慢着!我看谁敢!”

  风景元眯起眼睛看着姬月夜,只见姬月夜轻走下榻,拾起榻边柳烟的衣服,直接套在身上,便走出了内室。

  她长发披肩,毫不避讳地露出半截又细又长的小腿和小巧的脚丫。

  “萧大人,可是要抓我?”

  萧承俊大惊道:“誉……王妃?!这,这……怎么会……?”

  几名侍卫一听是王妃,哪还敢造次,立刻退出门外,留下了萧承俊一个人在屋里懵逼地看着姬月夜的光腿。

  风景元从屏风后大步走了出来,他自己尚且衣衫大敞,却一把将姬月夜拽回了屏风后面,直接把地上的裙子扔在了她的脸上。

  因为风景元的迅速反应,萧承俊对于出来的女子只看了一眼,但这一眼,已经让萧承俊如遭雷劈,他,他看到了王妃的腿?他……这算不算冒犯皇室女眷……

  “滚出去。”风景元在屏风后怒喝。

  萧承俊被誉王刚才的眼神和语气吓得抖了个机灵,听他呵斥,这才想起自己是带着任务来的。虽然这任务苦逼,但是他也只能硬着头皮上。

  于是,他当即上前一步,以站在道德至高点的姿态,趾高气昂道:“誉王殿下,王妃娘娘,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请二位跟我走一趟。”

  风景元还没说话,姬月夜便笑道:“不知王爷和本妃所犯何罪?”

  她在屏风后面已经穿好了衣裙,一脸镇定地坐在椅子上,时刻瞅着屏风外面。

  姬月夜只顾着观察萧承俊,防止他忽然打开柜子,却不知自己的表情动作被风景元尽收眼底。他不说话,静静地看着,不知为何便觉得此事与姬月夜脱不了干系。

  萧承俊站在屏风外面,以为王妃不懂律法,便说道:“依大梁律法,王子皇孙不可入花楼,不可与奴籍女子相交。”

  “大人可知为何有此律法?”

  “自然是为了保证皇家血脉纯净。”

  姬月夜笑意更深:“萧大人,本妃和自己的夫君在此,如何不能保证皇家血脉纯净,更何况,此处哪里有奴籍女子?”

  “这……”萧承俊一下被姬月夜掐住了脉门。

  “本妃只是嫌家里太闷,所以求王爷带我出来散散心,临时起意才借用了盈盈一水间的地方。倒不知是哪个不长眼的,将此事报与大人。”

  “可是……”萧承俊有些为难,誉王妃所言一点不错,深究起来,他们无非是换了个地方换了张床,根本就没有触犯律法。但他这般空手而归,三王爷那边不好交代啊。

  姬月夜看他犹豫,继续加料:“如果萧大人执意要带走王爷和本妃,只怕本妃的腿,大人也不是白看的。”

  萧承俊刚还有所迟疑,这会儿却冷汗都要下来了。他刚才尚未搞清楚屋内何人便闯了进来,即便并非有意,却也有过错,算起来确实是冒犯了皇室女眷,按律应当仗责五十。

  萧承俊之前还以为王妃不通律法,现在看来她根本就精于此道,说不定是故意的!

  见他不说话,姬月夜继续说道:“大人,此事若到此为止,便算本妃欠你一个人情,以后必当相报。”

  萧承俊心中暗自琢磨,誉王与王妃在花楼行人事,此事毕竟不大光彩,想必他们也不会泄露出去,既然誉王妃让他大事化小,他何不顺坡下驴?能让誉王妃欠自己一个人情,说不定以后会有用处。

  萧承俊何等聪明,他稍作权衡,立刻说道:“下官一时不察,扰了王爷和娘娘雅兴,下官从未在此见过誉王殿下和王妃娘娘。”

  “萧大人,事关王爷颜面和本妃声誉,倘若再有其他人知晓,本妃必不会善罢甘休。”

  此一说便是为了防止萧承俊将事情禀报给三王爷。一旦三王爷知晓此事,心下蹊跷之际只需稍一探究,必会发觉受了姬月夜利用。到时,他恼羞成怒,只怕又生事端。

  当然,萧承俊对于姬月夜和三王爷之间的事情是不知道的,他只当誉王妃是怕被世人诟病。毕竟,正妻带着夫君到花楼里行事,这也太过惊世骇俗,传出去也叫人笑话。

  现在双方各自有把柄在对方手里,最好的方式就是两边都缄口不言。于是萧承俊说道:“王妃放心,下官等人绝不会透漏半字。下官告退。”

  萧承俊赶紧退了出去,他本就对三王爷的这次吩咐不以为然,现在能卖个人情倒也不错。至于三王爷那边,就说过来扑了个空,毕竟接到消息到现在也一个时辰了,正常人也早该结束了,三王爷虽然不高兴倒也无法苛责于他。

  他打定主意将此事埋得死死的,退到房门外还不忘威胁几个侍卫,让他们把嘴都闭紧了小心小命不保。

  几名侍卫刚才被誉王妃光腿出来的架势吓得灵魂出窍,哪还敢多嘴,一个个点头如捣蒜,赶紧跟在萧承俊身后,头也不回地跑了。

  姬月夜在窗口看了一会儿,确认萧承俊几人走远了,不由长吁一口气,幸好自己反应快,居然想到牺牲色相来换萧承俊闭嘴,要不真就歇菜了!

  她拍着胸口,忽然感觉旁边阴风嗖嗖,一转头,正好碰到风景元阴鸷的眼神,吓了一跳。

  姬月夜唯恐他发现端倪,又想到自己刚才胆大妄为还啃了他,心里一虚:“王爷,事出突然,月夜忽然看到萧承俊……”

  “他怎么这么巧就来了?”

  “月夜……月夜不知。”

  风景元双眼深不可测:“与你无关?”

  风景元一脸狐疑地看着姬月夜,想从她脸上看出破绽,却不知姬月夜的演技早已炉火纯青,眼泪眨眼就来。

  姬月夜抿了抿嘴,泪眼盈盈,模样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王爷,月夜刚冲进来救了你和你的……姑娘,你这么说未免太让月夜寒心了。而且月夜一直跟在你旁边,我哪有时间通知萧承俊?!王爷怎地这么冤枉好人?什么事都赖到月夜头上!”

  “你没骗我?”

  “我真的没骗你!”

  才怪,姬月夜心头对他吐着舌头略略略。

  风景元想了想,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觉得此事有古怪,可是姬月夜说的没错,她没有动机也没有作案时间。

  可能真的错怪她了,风景元想,自己大概是栽在她手里的跟头太多了,所以才会对她这般怀疑苛责。

  “是本王错怪你了。”风景元低声说道。

  姬月夜擦了擦眼角的泪花,摇了摇头。心里却不由赞叹自己演技更上一层楼,这都混过去了!

  她刚松了一口气,忽然想起如花似玉的姑娘还在柜子里,于是赶紧把柳烟从柜子里拉出来,随便抽了件衣服将她一包,三下五除二放到床上,盖上锦被。

  柳烟是风景元的暗卫之一,自然也是高手,但是姬月夜刚才出手突然,下手又准又狠,是以柳烟居然到现在还没醒。

  风景元过来探了探柳烟的呼吸,确认并无大碍。他又坐了一会儿,看柳烟暂时醒不过来,于是留了个字条,便带着姬月夜走出了盈盈一水间。

  坐在马车里,风景元不知道在想什么,看着窗外不说话。姬月夜近距离地看着风景元英俊的侧脸,他的嘴唇有些红肿,定是刚才被自己亲的狠了。

  想起这件事,姬月夜不由得老脸一红,这是她的初吻,她却表现的比男人还生猛,估计把风景元都吓了一跳。

  但是没办法,风景元衣襟大开的样子实在太过诱人,她一时没忍住就直接亲了上去,现在想起来还让人脸红心跳。

  感觉到姬月夜炽热的目光,风景元又将头往旁边扭了扭,下意识地用手碰了碰下唇。

  姬月夜看着他这副模样,想起当时他浑身僵硬,任自己卷走他的舌尖,这种反应看来,风景元当真是洁身自好、玉润冰清。

  姬月夜忽然起了坏心眼,要知道夺得一个纯情男子的心,也可以从占有他的肉.体开始。

  “王爷……”姬月夜吐气如兰,声音酥麻,语调九转十八弯,恨不得勾出人的魂魄。

  “何事?”风景元继续侧着脸,不愿扭头看她。

  “怎么办……王爷好甜,今夜只怕月夜要想你想的睡不着了。”姬月夜的话带着明目张胆的挑逗。

  风景元刚才还在想姬月夜究竟如何会这般熟练,却没想到她如此直白地说了出来,他的耳朵唰的红透了,反应比姬月夜想的还要大。

  “你……不知羞耻!”风景元知道当时情急,但仍然忍不住气道。

  姬月夜万没想到风景元竟是纯情小奶狗,在男女之事上如此单纯,她忽然觉得自己以后有了无限乐趣。

  她态度狎昵,抛了个媚眼,笑嘻嘻地说:“亲自己夫君有何羞耻?”

  眼看风景元就要发怒,姬月夜见好就收,立刻调转话头趁机问道:“王爷,月夜是不是过关了?是不是可以跟你去南疆了?”

  风景元被她一提才想起带她来此的目的,自己设的三条死路姬月夜都没走,这倒没办法再阻止她了。

  风景元见她为了去南疆如此处心积虑,不由问道:“你既然知晓南疆险恶,为何一定要去南疆?”

  为什么?为了完成任务,为了让美艳boss爱上我,为了回家!姬月夜哀怨地看着风景元,两唇一碰,出口却是:“王爷有要守护的人,月夜自然也有。无论任何方法,无论他是否在乎,只要是为了他,万死不悔。”

  多深情,姬月夜简直要被自己感动哭了。

  风景元愣了一下,继而笑到:“如果不是有人亲耳听到你对陛下的深情告白,本王简直要信你了。”

  “王爷……月夜真的没有……”

  风景元不理他,沉默了一会儿。

  他寻思半天,不但没有找到一个可以拒绝姬月夜跟随的借口,反而给自己找到了一堆应该带着她的理由。

  他是为了让姬月夜处在自己的监控下,他是为了让姬月夜远离姬月白,他甚至觉得姬月夜的医术真的可能派上用场。

  风景元觉得在一个大漩涡里越陷越深,他叹了口气:“你想去便去吧。”

  “王爷答应了?!”姬月夜惊喜道。

  “如果本王发现你有任何异心,本王绝不姑息!”

  姬月夜立刻举起右手:“月夜对灯发誓,如果有异心,叫我满脸烂疮!”

  风景元不客气道:“如果你到时候脸上生疮,可别忘了用生肌膏。”

  姬月夜撇撇嘴:“生肌膏还是留给梁乐琪吧,我好得很。不知王爷打算什么时候动身?”

  “明日一早便走。”

  “好!”

  【解锁成就:跟随。技能升级。】系统声音响起。

  姬月夜惊了一下,差点喜极而泣。幸福来得太突然了!我的妈呀,太难了,我实在是太难了!终于升了!

  风景元不知她心头所想,看到她傻乎乎地笑,不由勾了下唇角。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