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言情 → 男主还在暗恋我回州全文最新章节

男主还在暗恋我回州全文最新章节

回州 著

连载中免费

《男主还在暗恋我》是回州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林泞身为圈内查无此人的十八线,一直以天然不动刀的自然原装美女自炒,一朝进组,发现男主居然是她高中同学。她不由得想起中二时期,自己向他告白被拒,转头离开时却磕掉了两颗门牙的黑历史,林泞眼泪汪汪的捂住嘴,只希望对方不要认出自己,戳穿自己原装美女的小小自夸,可是刚进剧组的第一天,她就被人给认出来了...

4.6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5

在线阅读

《男主还在暗 恋我》是回州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林泞身为圈内查无此人的十八线,一直以天然不动刀的自然原装美女自炒,一朝进组,发现男主居然是她高中同学。她不由得想起中二时期,自己向他告白被拒,转头离开时却磕掉了两颗门牙的黑历史,林泞眼泪汪汪的捂住嘴,只希望对方不要认出自己,戳穿自己原装美女的小小自夸,可是刚进剧组的第一天,她就被人给认出来了...

免费阅读

  叶衍:“………………”

  他静静的看着林泞,没有说话。

  但林泞觉得自己从他冷峻的脸上,清晰的读出三个大字——

  你有病?!

  林泞被吓得缩了缩头,安静的窝在椅子里吃东西,在摸清大佬的喜好之前,不敢再乱接话了。

  这家的菜做的精致,味道更是好。林泞觉得这家饭店真的不该叫“地锅鸡”,和它高大上的风格实在太不匹配了,好歹也要叫个青竹苑什么的,一听就很有范儿。

  她一个人兀自吃的香甜,全然忘了身边还有一个刚刚尴尬相认的老同学。

  半晌,叶衍点点自己面前的碗碟,面无表情的看向林泞。

  林泞嘴里还咬着半块黄澄澄的鸡块,愣愣的看向叶衍。

  叶衍微微抬了下自己受伤的左臂,“你是这么照料我的?”

  什么鬼?

  林泞暗自腹诽。

  他的胳膊又不是自己压伤的,找她干嘛啊?

  林泞指指他的右手,试图委婉提醒他,“左手受伤了,不会波及到右手的。”

  叶衍微微抬起手臂,“你以前借鉴的试卷,是这只受伤的左手写出来的。”

  高中的一次考试中,叶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考了一门,剩下的科目全部弃考了。

  具体原因林泞不清楚,只知道在一个月后的再一次月考中,全年级第一的大佬居然坐在了自己前面。

  当时整个考场都沸腾了。

  他们这种吊车尾的考场,老师一般都不稀罕管。

  抄就抄呗,反正这样一群人聚在一起,抄也抄不出什么花样。

  所以当叶衍这样一尊大佛猛然间降落到他们考场,对其他人来说是八卦的谈资,但对他们考场来说,那就是及格的曙光在朝他们闪闪招手。

  而对于坐在大佬后面的林泞,当时何止是沸腾,简直要原地气化了。

  她用一盒哈根达斯和两个小皮筋贿赂了学霸,成功抄到了他除了作文外的所有答案,然后再以自己为中心,建立起一个纸条满天飞的情报网。

  当两天后月考成绩出来的时候,全年级震惊。

  一直吊车尾的那个考场,居然有二十多人考进年级前六十名。

  这简直是个奇迹!

  当时校长看着长长的成绩单,如是说道。

  一个小时后,林泞他们考场的全部人员就因为涉嫌作弊,全部被取消成绩,排名取消,包括年级第一的叶衍。

  而且还被当做了反面典型树了起来,他们一群人的检讨书被投在校广场的大屏幕上,足足挂了一个月才撤下来。

  因为这件事,林泞一直觉得自己还是挺对不起叶衍的,那段时间每天早上都给叶衍带盒牛奶,表示歉意。

  本来她都把这件事忘到脑后了,如今叶衍一提,林泞瞬间想起来了。

  被判定作弊这个事,可能是叶衍学霸生涯中唯一一个污点,更何况检讨书还被全校师生围观。

  林泞至今都还记得平时在题海里战无不胜的大帅比,那天下午屈屈辱辱的蹲在校长办公室的角落里,踌躇半晌,才冷着嗓子,干巴巴的开口,向旁边那群学渣讨教,“检讨书…………怎么写……”

  “啥?!”正在奋笔疾书的学渣们被学霸居然不会写检讨这件事震惊了,顿时七嘴八舌的嚷开了。

  “就写我错了,错的离谱!”

  “我感到十分愧疚,深深感到自己真不是个东西,辜负了父母师长的信任。”

  “下次决不再犯,再犯就去扫一个月的厕所。”

  “艹,我就写的扫厕所,你们快换一个,不然通过不了!”

  ………………

  叶衍在他们吱吱喳喳的支招声中慢慢沉了脸,笔尖停在红格信纸上,半晌没有勇气落下去。

  林泞洋洋洒洒的写满了三页纸,意犹未尽的挺了笔,叶衍那边才刚写了个开头。

  事后叶衍是踉跄着从校长室出来的。

  一想起来这件事,林泞也顾不上认真回想他到底是不是左撇子了,连忙夹了块鸡肉放在勺子里,小狗腿似的递给叶衍,“您慢用哈慢用。”

  叶衍满意的看她一眼,慢条斯理的拿起勺子,把鸡肉咬进嘴里。

  林泞心中有愧,又是倒水又是夹菜,忙的不亦乐乎。

  此时包厢中大部分人已经喝醉了,饰演昏君的男二号段其水,正勾着吴显的脖子,给他敬酒,“导、导演……这杯酒你一定要喝,就当、当我感激你经常N、NG我,磨练我演技了。”

  吴显嘿嘿一笑,捏着酒瓶和他碰杯,“谁tm想磨练你啊,我就看、看你不爽,抢了我女神还、还那么嚣张,敢来上我的戏。”

  吴显多年来苦苦追求的圈内女神张青清,圈内追求者无数,其中不乏大导演,豪门富商,结果她最后居然选择和一个刚出道没几年,名气不怎么大的毛头小子在一起,着实让许多人大跌眼镜。

  这么多年来,吴显一共向张青清告了六次白,全部以被拒绝告终。

  结果这个小子还敢来上他的戏?!

  吴显深深觉得自己被挑衅了。

  段其水满面红晕道,“那又怎么样?反正她只喜欢我,又不喜欢你。”

  坐在一旁的林泞:@…@

  目瞪口呆

  昨天是灾难日,今天就是瓜田日吗?

  为什么今天她吃到了这么多包熟的瓜?

  今天瓜农集体大甩卖吗?

  等到饭局结束的时候,已经到了晚上十二点多。

  以前十八九岁的时候,林泞能一口气熬到凌晨四点多都精神奕奕,活跃的能跑大街上翻个跟斗,但现在就不行了,有时候赶夜戏都是强撑着精神。

  看到大家都开始往外走,林泞顿时如释重负,礼貌的和叶衍告了别,也穿上棉衣,跟着人群向外走。

  这边本来就地方偏僻,如今到了深夜,街上更是冷清,一个行人都没有,只几盏路灯孤零零的亮着。

  踏出酒店大门的那一霎那,一股冷风顿时袭来。林泞被吹的打了个寒颤,她把羽绒服拉链拉到最顶端,然后把帽子戴上。

  前面似乎出了什么问题,围了几个人在那儿。

  林泞走过去,找到张攸欣,问她道,“这怎么了?”

  “我们的车子坏了。”张攸欣转过头来,说,“恐怕一时半会儿修不好,他们正在叫车呢。”

  可这地方这么偏僻,就算是叫车,也要等上好一会儿。

  林泞哈了口气,顿时飘为一团白雾。

  马路牙子上风飒飒的吹,冻的他们膝盖都在疼。

  “要不我们进去等吧。”林泞提议搓了搓手,提议道,“这里太冷了。”

  坐这辆车的,只有她们两个女生。负责开车的那个人说,“你们俩进去吧,怪冷的,我们再试着修修,我觉得没准儿能修好。”

  一辆黑色的轿车在他们面前缓缓停下。

  李宝跟着从车窗里探出头来,问道,“你们怎么了,还不走?”

  “车坏了,”其中一人顶着风大声道,“我们约了车,得等会儿能到。”

  “车坏了?”李宝眯着眼睛看了一眼,说,“那林泞和攸欣到我们车上来吧,先把女孩儿带回去。”

  林泞没有想到,自己刚刚摆脱尴尬没几分钟,又回到了尴尬风暴中心点。

  张攸欣率先坐了副驾驶,她只能磨磨蹭蹭的去了后座。

  她有些不自在的缩着,尽量和叶衍之间的距离远一些。

  叶衍偏过头,看着她,问道,“看到我旁边的人了吗?”

  林泞:“???”

  林泞:“!!!”

  她哆嗦着往旁边看了一眼,颤着嗓子,不由得抓紧了旁边的把手,惊疑不定的看着她和叶衍中间的那个空位,战战兢兢道,“什,什么?”

  “没人你离得那么远?”

  林泞:“…………”

  神经病啊你?!!

  “我很吓人?”叶衍问道。

  “没有没有。”林泞连忙摇头,又觉得这一番言论太苍白,连忙拍马屁道,“您很迷人,像银河闪耀的光芒,坠落人间引起一阵星光。”

  叶衍,“………………”

  这怕不是个傻子。

  他冷笑一声,“上学的时候要是有这个文采,也不会每次都是倒数第一。”

  大佬说的都是对的,大佬的冷嘲热讽都是变相的鼓励,林泞连忙应道,“您说的太好了,简直让我醍醐灌顶,茅塞顿开,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用力过猛略显油腻,后半程叶衍彻底不说话了。

  他不说话林泞觉得更尴尬,连忙侧着头专心欣赏窗外黑咕隆咚啥也看不见的夜景。

  结果车子在经过一处路口的时候,那里的绿化带有一颗半人高的矮树,为了防止树被冻坏,工作人员还给它缠上了厚厚的麻绳。

  外面灯光又昏暗,从车窗一眼望出去,那棵树像是一个挺拔立在绿化带里的人,直直的盯着他们车的方向。

  刚被叶衍吓过,林泞现在对这种东西有点敏感。

  林泞顿时惊恐的瞪大了眼睛,一个弹跳远离车窗,同时她的头也狠狠的撞上了车顶,撞出好大一声。

  张攸欣听见声音,连忙转过头来,关切的问道,“怎么了阿泞?”

  林泞呲牙咧嘴的揉着脑袋,“没事儿,就撞了一下。”

  叶衍双手环在胸前,闻言意味不明的哼了一声。

  林泞头上一片黑线,你哼什么啊大哥?以前没觉得你这么会阴阳怪气。

  见林泞一直盯着他,叶衍侧过脸,寒石般的眸子看着林泞,微微挑眉,“看我干什么?”

  我没想看你,你那胳膊再抱着估计真得骨折。

  林泞忍不住腹诽。

  但叶少爷明显忍耐力异于常人,胳膊抱了一路,下车的时候林泞还小心翼翼的偷瞥了一眼。

  叶衍的左臂生龙活虎的,看着没有要折的迹象,果然够坚强。

  前边张攸欣和李宝已经上电梯了,林泞本来也想跟着一起上去,没成想被叶衍一把揪住了衣领。

  叶衍187的身高,捉着她像捉小鸡仔一样轻松,他对电梯里的两人道,“你们先上去,我和林泞有事要谈。”

  我们能有什么好谈的?难道要坐下来追忆往夕,聊聊那久远的门牙的故事?

  林泞显然是不愿意的,可是强权难敌,她眼睁睁看着电梯门在自己面前一点一点合上,最后只剩下金属墙上,她那张生无可恋的脸。

  叶衍左手插兜,另一只手将林泞拎到了角落里。

  林泞职业病发作,很想提醒叶衍注意他那只手,但看到叶衍面色不善,她咽了咽嗓子,又把想说的话吞回去了。

  叶衍靠在墙上,微微垂着眼看向林泞,“聊聊?”

  林泞小心翼翼的看着他,“现在……?”

  叶衍看了眼眼前的女孩身上单薄的棉服,还有冻的红扑扑的脸蛋,微微眯起眼睛。

  五分钟后——

  林泞像只刚出了窝的鹌鹑,迷茫的缩在小沙发里,还没搞清楚自己怎么就到了叶衍的房间里。

  她刚刚的意思是两个人在这个时间点,单独待在一块儿不合适,万一被媒体拍到,又是一波节奏,结果叶衍理解错了她的意思,直接把她拎到自己房间来了。

  而且——

  林泞咽了咽嗓子,战战兢兢的看了眼亮着灯的洗手间。

  他怎么回来就开始洗澡?!

  这个yin糜的走向是不是有点不对劲?!!

  林泞脑子里顿时浮现出万千不可描述的画面,她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的放下怀里的抱枕,小仓鼠似的向门口移去。

  “你去哪儿?”

  叶衍的声音冷不防的在身后响起,他穿着一身家居服,浅灰色的休闲裤软软的搭在棉拖上,墨色的发梢还在向下滴水。

  “额……”林泞一脸假笑的转过身,“我看你垃圾没扔,准备帮你扔了。”

  “收收你脑子里的yin言lang语吧。”叶衍却仿佛看透了她在想什么似的,走到沙发坐下,边擦头发,边打开电视,调到农业频道。荧幕上,一窝窝刚出栏的粉色小猪排队站在高台上,一个接着一个的跳下下方的水池。

  “看你不如看……”

  叶衍看向林泞,林泞清晰的看到他的嘴型——

  猪。

  林泞:“…………”

  高中的时候自己上赶着告白叶衍都没答应,现在怎么可能对她有非分之想。

  虽然明白这个道理,但是被叶衍这么直白的说出来,还是有一点……

  林泞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小声道,“别这么直白嘛,怪尴尬的……”

  “被人当成色 魔防着我更尴尬。”叶衍放松的窝进沙发里,不咸不淡的说道,“林小姐应该适当降低一些自信。”

  “这也不能全怪我啊……”林泞脸更红了,“孤男寡女夜深人静的,不多想才不正常吧。”

  叶衍闻言皱着眉头看向林泞,“你脑子里整天在想些什么东西?除了这些huang色垃圾,就没别的了吗?”

  这句话林泞不是很能认同,她走到叶衍旁边的小沙发坐下,一副要好好说叨说叨的架势,“你这个说法就不对了,大家都是成年人,能想到这一层才正常好吧,又不是小孩子了,你难道没看过片儿?”

  话一出口林泞就后悔了,她为什么要大半夜的和一个男人讨论这种问题?太婊了吧?

  而且对象还是叶衍!

  叶衍这个人有多古板守旧,林泞深有体会。

  那次考试风波过去之后,林泞心里对他有愧,也不知道该怎么补偿,刚好那一阵子看到电视剧里男主角每天给女主角送牛奶,她就让学着人家的样子,让阿姨每天早上多热一瓶牛奶,然后带到学校送给叶衍。

  一来二去之后,两人彼此之间熟悉了不少。叶衍性格孤僻,不爱和人交往,那个时候班里只林泞能和他说上几句话。如此以来,林泞不免得有些恃宠生娇,每天下午最后一节自习课,都要拖着板凳跑到叶衍那里抄作业。

  虽然叶衍不怎么爱搭理她,但对比其他人,林泞在他这里的待遇已经好很多了。

  那天下午,林泞照例跑过去借鉴叶衍的数学作业。

  附中不强制要求学生穿校服,她那天穿了一条粉色的百褶裙,白色的衬衫扎进裙子里,勒出一把纤细的小腰。

  裙摆下面伸出两条白嫩嫩水当当的腿,纤细笔直。

  叶衍坐在最后一排,旁边位子上几个人基本都是花钱买进来的,平时不怎么守规矩,但好在也不会惹出什么大事,班主任对他们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那几个人的眼睛都快粘到林泞腿上了,还在互相小声讨论这腿能打几分。

  林泞当时正带着耳机听相声,听不到外界的声音,只知道腿上突然甩过来一件外套,上面还带着温热的体温。

  林泞迷茫的抬起头,摘下耳机,不解的看向叶衍,“?”

  叶衍眉头微皱,薄薄的嘴唇稍稍抿着,有点生气的样子,“把腿遮上。”

  “不是吧你?”林泞的神情仿佛看见了外星人,“都什么年代了叶同学,你还这么古板。”

  叶衍的眉头皱的更深了,看着林泞,“遮上!”

  林泞平时上蹿下跳的像只精力旺盛的仓鼠,但实际怂的要命,一看叶衍冷脸就蔫了,又不想乖乖听话。她怂唧唧的捏着外套衣角,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叶衍,小声嘟囔,“热啊…………”

  “我不喜欢别人穿裙子。”叶衍板着脸看着林泞。

  “上次穿也没见你不喜欢。”林泞嘟嘟囔囔的把外套拉到腿上,叶衍一个挑眉,她顿时又怂了,乖乖趴在一旁写作业。

  那个夏天剩下的时间,林泞再也没有穿过短裙。

  连女孩穿超短裙都接受不了的小古板,自己居然跟他说这个,林泞有理由怀疑下一秒叶衍就会把她拎起来扔出去。

  室内的空气似乎静止了一秒,寂静一片,只剩下小猪欢快的摇着肉肚子,落水时的吭叽和水花声。

  林泞耷拉着脑袋不敢说话,半晌,她小心翼翼的抬起头,瞄了叶衍一眼。

  叶衍靠在沙发上,修长的手臂搭在靠背上,他嗤笑一声,饶有兴味的对上林泞的视线,嘴角微微挑起,眉梢似乎染带上了一丝邪气,眼中带着点笑意,直直的看向林泞,“哦?”

  他的尾音有点上扬,咬字间带着磁性,“你是打算和我深入探讨这个问题?”

  林泞彻底呆愣在沙发上,浑身僵直。

  叶衍他是被魂穿了吗?!!他怎么可能说得出这种话?!!!

  娱乐圈是个大染缸,大染缸啊,死水一般平静无波的叶衍居然都给染黑了!!

  林泞脸颊瞬间爆红,眼神乱瞥,无处安放。

  叶衍说完这句话后,就恢复了正常,心情很愉悦的样子,“所以你不必这样防着我,我还没饥 渴到那种程度。”

  他抬起自己受伤的左臂,说道,“叫你过来,只是想拜托你件事儿。剧组的随行医生家里有点事儿,暂时回不来,剧组里只有你懂医术,所以之后的几天,想请你照看一下我的胳膊。”

  你那胳膊挺坚强的。

  林泞心想,那么折腾都没坏,面上仍答应的好好的,“没问题没问题。”

  然后连忙跑回去了。

  第二天开工的比较早,林泞起来的时候,外头还是黑着的。

  第一场戏拍完之后,还有两三场戏才是她的。林泞拎着个保温杯,找了个避风的地儿坐着,看在酒店里蹭wifi下载的新剧。

  这个剧才出来三集就火的要命,林泞每集必追。

  结果刚看到男女主角接吻的时候,李宝就找过来了,林泞连忙按下暂停键。

  李宝笑着走过来,对林泞说,“泞姐能麻烦你去一下叶衍休息室吗,衍哥说他胳膊疼,这附近也没医院什么的,我也不敢动他。”

  “哦好。”

  想到昨天晚上答应好的,林泞把手机收到口袋里,跟着李宝去了叶衍休息室。

  和他们这种小糊咖不一样,叶衍有一个比较大的单人休息室,在片场比他们好过一些。

  半路上李宝跟林泞聊天,“泞姐我怎么觉得你有点怕衍哥?”

  尤其昨天在车上,身子都快撇到车门外边去了。

  林泞哪敢说自己是见着他就想起自己以前那段光辉岁月,她摸了摸鼻子,打哈哈道,“衍哥看着有点儿严肃。”

  “是有那么一点儿。”李宝笑着说,“但他也只是看着凶而已,其实人很好的,你别吓得这么厉害,之后这几天没准儿都得你来给景哥看伤,到时候你就知道他是个挺暖的人了。”

  林泞心里像尔康一样摇头。

  对着以前高中同学,不说老同学相见格外亲热吧,还一个劲儿冷嘲热讽。

  是个劣质暖宝宝。

  林泞腹诽。

  说话间休息室就到了,李宝还要出去给叶衍买早饭,把林泞送到门口,就先走了

  林泞推开休息室的门,走了进去。屋内屋外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林泞很没有出息的连忙多吸了两口暖气,觉得整个喉咙管都要暖起来了。

  叶衍坐在沙发上,静静的看着她。

  林泞被抓包,有点尬尴的笑笑,“外头有点儿冷…………”

  她身上穿着一件粉色的羽绒服,那棉服看着有些年头了,款式也比较旧。

  屋里有空调,林泞就把外套脱了下来,里面是一件白色的毛衣。林泞撸起袖子,露出白嫩的小臂,等手热了起来才搭到叶衍胳膊上,给他细细检查了一番。

  在这方面,林泞也是个半吊子,她摸着这胳膊是没什么毛病了,但叶衍总是说疼,她只能又检查了一遍,然后挑着笼统的给叶衍说,“你这个属于骨伤,伤筋动骨一百天,这种病就是要静养,再多喝一点儿骨头汤,估计半个月就差不多了。”

  叶衍把自己的胳膊抽回来,放下袖子。

  他拿起小几上的保温杯,林泞很有眼力见的帮他把盖子拧开了,叶衍满意的啜了口茶,说,“这里这么偏僻,去哪儿找骨头汤。”

  让李宝给你买啊,他的任务不就是伺候你嘛。

  林泞刚想说,就见叶衍意味深长的看着她。

  林泞瞬间警惕如鸡,“看我干嘛?”

  “李宝去找过了,这附近的餐馆没有卖骨头汤的。”

  叶衍矜贵的把保温杯放回茶案,“我记得你会煲汤。”

  林泞十脸懵逼。

  她哪里会煲汤啊?

  家里没破产之前,她就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娇娇宝,葱和蒜都分不清。后来落魄了,整天忙于生计,随便买点东西就把自己打发了,哪里还有闲情逸致去煲汤喝。

  林泞笑着摇头,“别取笑我了,我哪会做这个…………”

  结果叶衍定定的看着她,语气坚定,“不,你会。”

  林泞,“…………”

  你这个小同志怎么肥四啊你?!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