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有病且娇贵兆生呐全文最新章节

有病且娇贵兆生呐全文最新章节

兆生呐 著

连载中免费

《有病且娇贵》是兆生呐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李冶本以为她与陆羽的婚姻是天作之合,谁想不过是去了战场没几年,终于待到陆羽回来。他却娶了小妾,对她冷淡,不管不顾,看她的眼神也充满了不屑与嫌弃,过了许久之后,她决心放下同陆羽的感情,准备和离。这时候,他却回心转意,不肯放手了...

4.3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5

在线阅读

《有病且娇贵》是兆生呐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李冶本以为她与陆羽的婚姻是天作之合,谁想不过是去了战场没几年,终于待到陆羽回来。他却娶了小妾,对她冷淡,不管不顾,看她的眼神也充满了不屑与嫌弃,过了许久之后,她决心放下同陆羽的感情,准备和离。这时候,他却回心转意,不肯放手了...

免费阅读

  李冶直接抓住重点,问她:“那你准备如何做?”

  李月摇头。

  李冶懒得同她纠缠,直接埋头就钻进被窝里。如果她再支撑下去,眼皮子打架受伤的只有自己。

  李月想抓住她,奈何她动作过于快了些,“哎呀,你就给我想想办法嘛!”

  李冶从被窝里面冒出一个头,瞪了她好几眼,随后道:“我之前就劝过你了,如何做如何想是你的事儿。我现在只想睡觉,睡觉起来再议论。”

  “诶。”李月刚想唤住她,她却已经把头埋进被窝里面钻到了另外一边。

  唉,李月不易,垂头丧气。她见李冶一闭眼,过了几秒就传来稳定的呼吸声,她无奈把手上擦泪的手绢给随手一扔,索性也躺下。

  天地地大,睡觉最大。

  一闭眼,脑里面想的事情,一骨碌全没了。

  两人最后是被丫鬟给叫醒的,说是夫人唤她们,之前大小姐订得那批布店家已经送过来了,让她俩去看看。

  李冶从小就不喜欢这些东西,也提不起兴趣,几乎所有衣裳都她娘看好裁好送来的。李月就不一样了,对这方面异样的执着。

  李母看见两人走过来,便是一人眨巴着眼睛打着哈欠,一人精神抖擞还带着兴奋的情景。

  她笑着摇摇头,谁说得有儿子才过得舒适的,她李家两个女儿跟活宝似的。

  她招手,“诶快过来,听店家说这些布料都是京城最新式的样式,快过来挑挑。”

  李冶满脸不情愿,她正做着美梦就被打断了,她上前随意摸了几下布料,道:“都可以,娘你觉着喜欢就给我同我姐挑同样的吧,我回去接着睡了。”

  李母听见这话就不高兴了,轻打了她一下,道:“睡啥睡,明儿得陪你爹进趟宫,王爷从小就看重你才华,听闻你出观了想看望你,还不知好歹。”

  她见李冶仍那模样,提高音量,又道:“还有别睡啦,明儿早早起来睡不着又开始念什么孤舟日复东复西*的,吵得我跟你爹都睡不着觉。”

  李冶无从反驳,装着她姐的样子,睁大眼睛瞧着桌上放的布子。过了半晌,眼睛倒是睁疼了,那布子她还真没看出有什么差别。

  她低头念叨:“这不都一个样式只是颜色不同嘛。”

  李月手上拿着两块布正瞧来瞧去呢,闻言看她就开始科普,道:“你仔细看看上面的暗纹,有荷花的还有玫瑰的,而且这做工也不一样哩。”

  李冶:“……”

  她不信,拿起几块布瞧了瞧,又捻起自己身上的衣裳看了看。过了一会儿,叹了一口气,她估摸着自己眼睛有问题。

  李母见状就开始挖苦,道:“好好学学你姐,整天邋遢样,不晓得打扮打扮。”

  李冶:“……”

  这不回府的时候天天念叨着,回府还没几天呢,就开始挖苦了。她觉着,自己以后日子可能会很难过。

  李母这刚念叨着,李月从那头拿起一块布觉着好不错。

  她正细细观察,旁边店家派来的丫鬟就上前在她耳旁轻声道:“这是陆家那小姐挑过的款式,做出来的款式还挺不错的。”

  李月听了这话,脑子忽的转来转去,她瞧瞧看了一眼正迷糊着的李冶。灵机一动,拿着这布上前问:“诶妹,你看这布如何?”

  李冶压根看都没看,打了个哈欠点点头。她摆摆手,道:“你挑就行了。”她转身看了一眼,又道:“娘走了,我去外面儿坐一会儿。你挑好了,再过去。”

  这话正中李月的下怀,她扬起衣袖,“得嘞,你去吧。”

  见李冶走了出去,她拿起刚刚那块布递给了旁边的丫鬟,“这布不能同陆家那样式儿一样,要比陆家那丫头穿得好看,做好了我加点儿工钱。”

  这种事儿在这种名门里面很常见,丫鬟也见过了许多世面,当即点点头。反正到时候有李家撑着,那工钱也赚到了,何乐而不为呢。

  李月见状,自己又挑了两块同那块颜色相得益彰的布就让丫鬟回去了。她瞧了一眼那坐在院子里的妹妹,暗自笑了笑。

  片刻,走了出去,轻敲了一下李冶的头。

  “想些什么呢?”李月坐在她身旁。

  她轻晃一下头,“我在想我之后做些什么”

  “还能做何,嫁人相夫教子。女人就是这样的一生,这是不变的。”

  李冶闻言瞥她一眼,忽地笑了一声,道:“姐,我们两个终究不同。女人为何只能在家里相夫教子,凭何不能有自己的一番成就?”

  李月见她反驳自己,倒也没气。她自小就知道她这个妹妹志气不在这儿,也知道她妹妹心气高。

  她柔声,道:“就算有了成就,你还得嫁人,然后生子。生子就蹉跎了你的岁月,那成就也支撑不住。”

  李冶微微一笑,倒也没接着说下去。弯腰捡了块地上的石子儿,远远的就给扔进了池里面。

  “这石子儿扔水里,有些鱼儿觉着跑得越远越好,但有只鱼儿刚好看见石子儿打下池底的苔藓,它自己给吃完了。”

  “先行者,总会第一个受益。”

  ——

  第二天,李冶早早就起了。在她印象里,王爷似乎是一个不苟言笑的男人,好像还是一个老男人。

  如果她爹知道她是如何把王爷想像为一个老男人的,估计她爹会把她打得半死。

  因为是被约见,李父也就没带礼品,不然李母还想把西域的葡萄给王爷送过去。李冶见着那几串葡萄,心里面在滴血。

  幸好她爹没有。

  宫里面很大,那墙是红色,李冶跟在父亲后面四处张望,可惜两侧只有高高的墙。她竟觉得那墙上的颜色像是血染上去,于是低下了头。

  李父在前面边走边嘱咐道:“待会儿进王爷府了后,注意隔墙有耳,言行举止都给我规矩点儿,一不小心,就是杀头之罪。”

  李冶闻言点点头,忽的觉着这墙上的鲜血就是血染成的。不过,她想了片刻道:“王爷不是欣赏我的才华嘛。”

  她爹嫌弃似的瞥了她一眼,“这宫里可不缺有才华的,就你那作诗的三脚猫功夫也就在宫外面糊弄糊弄那些老百姓的。”

  李冶听这话心里觉着也是,自己也不过一个大臣的女儿,还没见过啥世面,怎可同宫里的人相比。

  她想了片刻,又觉着这宫里的墙越看越不顺眼。

  到了王爷府,门口有个公公扯着嗓子嚎了一声,便领着她俩往前走。李冶觉着这公公嗓子跟观里那只公鸡似的,闹耳朵。

  到正厅时,那门是敞开的。一条小石子路,两侧种着竹子。这倒是好雅兴,只见那正厅中央放着一张小桌子,上面摆着棋盘。

  李冶抬眼望去,一个男人半坐在桌旁,半张脸被一个金色的面具遮掩。剩下的半张脸显得白皙,却可看出眉眼俊俏。

  李冶陪着父亲作礼。

  “起来吧,这位就是李大人的女儿?”

  声音清淡悠远,有股不踏红尘的仙气儿。

  “回王爷,小女唤李冶,字季兰。”

  周辰听这名字,抬手摩挲下巴,念叨着:“季兰,这倒是个好名字。李大人,我哥哥有事儿和你商量,冶儿就先待在我这儿吧。”

  李父走后,李冶一人站在院里面。周围一圈竹子,她身着淡绿色的霓裳,倒是相辅相成为一副好话。

  周辰莫名笑道:“站那儿干嘛,进来陪我下棋。”

  李冶站在原地未动,低着头,那模样看起来就跟被谁欺负似的。

  周辰:“我看起来像吃人的老虎吗?”

  李冶乖乖地摇头。

  “既然不像,那就快进来。”

  李冶仍然未动,倒是抬起头来看着他,道:“我爹说进宫后,说话得小心,免得惹到杀身之祸。”

  周辰闻言也不恼,倒是饶有兴趣盯着她望,问她:“你想说什么?放心,我周辰还不至于如此小气。”

  李冶怔了片刻,又小心低下头,支支吾吾道:“我小时候见过您,但……在我的印象里,您好像……好像……”

  “好像什么?”

  这句问话把李冶吓到了,一下子嘴里面没说的就给说了出来:“好像很老……”

  她说完,身体紧张得发抖,也不敢抬头,直直地盯着地上的小石子看。过了一会儿,只听到前面传来豪爽的笑声。

  “你这丫头倒是有趣,那几年恰好生了病所以身体虚弱看起来就显老。”

  李冶抬头,目光有些惊愕。周辰见她这模样,心情好了大半,急忙挥手,“快过来陪我下下棋,整天待在这王爷府都快发霉了。我那哥哥也舍不得让我出去逛逛,好不容易有人陪我,快来快来。”

  李冶闻言,再迟疑似的看了几眼王爷的神情,确认他是真的没带恶意。她这才释然,直接挽起了袖子,上前,“诶,我也好久没同人下棋了。”

  “诶诶诶,把鞋给我脱了,”

  过了片刻,李冶刚准备把手中的棋子给放下去,就被周辰给拦住了,“诶诶诶,我下错了,我重新。”

  “你耍赖,不许反悔!”李冶直接把手中的棋子给放了下去,然后毫不犹豫地推开了周辰的手。

  “你……你!哼,我不和你玩儿了!”周辰见着那棋盘上面自己已经没有法子赢了,直接收回了自己手抱着,别头哼了一声。

  李冶见他这模样,就跟府里的大门似的,压根就还是一副孩子心性。她掩嘴笑了一声,“噗嗤。”

  周辰:“你笑什么?”

  李冶道:“这让我陪你玩儿的是您,这不让我陪你玩儿的也是您,可之前您还说放开来玩儿的。”

  周辰闻言嘟嘴,“谁叫你不让着我的,每次和皇兄玩儿,他都会让着我。”

  好嘛,原来是这么一个原因。李冶把刚才下下去的棋子又给拿了回来,道:“那你下吧。”

  周辰见她收了回去,脸上立马就有了笑容,“诶,这就对了嘛,多让让我你就会发现你又多高兴。”

  李冶:“……”

  李冶原本打算放放水的,可是这个王爷的下棋技术实在是没眼看,她让着让着,他还得思考半天。

  过了一会儿,李冶就变得无精打采的,倒是周辰越下越有劲儿。

  又过了一会儿,他落下最后一颗棋之后,高兴喊道:“我赢了!”

  李冶眨巴着眼睛,好不容易把快要合上的眼睛给撑开,敷衍道:“您真厉害。”

  她目光一扫,看见了棋盘上面的棋。好嘛,这观察了片刻,这棋也不对,也是诈赢。不过她也不想再来一局,只盼望着她爹何时回来。

  周辰见她没精打采的,摸着下巴想了一会,提议道:“要不我们比射箭吧?”

  李冶摇头。

  周辰挠挠头,“那我们比打水漂玩儿?”

  李冶怕自己再拒绝下去,这位王爷会大发雷霆。她只好迫于王爷官位的压力,点点头。

  两人到了王爷府后山,一大片池子,清澈一片。周辰随意捡了一块石头,掂量掂量就丢了出去。

  biubiu~

  周辰挑眉,“怎么样?不错吧!”

  李冶看了看他,不屑地勾了勾唇角,“看我的!”

  一石头扔过去,过了三四次才给泛起涟漪,见她比自己会扔,周辰立马不服气,“我刚刚是在试探你的实力,接下来我才好好玩儿。”

  李冶:“……”

  如果不是她爹说他是王爷,她估计一个字都不会信。哪个王爷会耍赖,哪个王爷玩儿起来就跟小孩儿似的的。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此刻被逼着打水漂的李冶是不信的。

  过了片刻,周辰把手中的最后一个石子给扔了出去,这才作罢。他边走进屋,边道:“累了,也饿了。”

  进了正厅后,他嘱咐丫鬟道:“让御膳房弄点烤鸭什么的过来。”

  那丫鬟闻言有些犯难,迟疑道:“皇上说您不能吃油腻的食物。”

  周辰看了李冶一眼,有些不自在似的咳了一声。随后贴近丫鬟的耳朵,小声道:“你就当给我个面子,等会儿你在旁边看着我不会碰油腻的,只是为了给李家女儿吃。”

  丫鬟闻言立马跪地,“奴……奴才不敢。”

  周辰顿时觉着头疼,挥挥手道:“赶紧去,见着头疼。”

  丫鬟磕头道了一声是,便起身匆忙走开了。

  过了半晌,李冶同周辰坐着聊些有的没的,直到听见了周辰的肚子叫了一声,才见有丫鬟端着菜上来。

  先是烤鸭,再是烤鸡。后面丫鬟端上桌的便是一些清淡,还带着一些糕点。

  周辰看见头两道,眼珠子差点没掉进去。后面还是李冶拦着,不然这位王爷可就直接伸手上去给撕了一块。

  旁边的丫鬟见状咳了一声。

  周辰带些不满似的瞥了她一眼,随后冲李冶道:“这些你吃吧,我喝点粥和糕点就行。”

  李冶毫不客气,点点头就直接把烤鸡烤鸭移到了自己面前,“那我就不客气了?”

  周辰垂头丧气,道:“你还是别客气了,见着你吃,我也算是过过瘾了。”

  李冶:“……”

  王爷如此清新脱俗,也是难得一见了。

  过了片刻,王爷吃着吃着就不高兴了。他每次一从糕点之中抬起头,就看见李冶在那儿啃着肉,可香哩。

  瞧着她那模样,那肉仿佛是世间最美味儿似的。之后,周辰干脆糕点也不吃了,就直勾勾地盯着李冶望。

  那眼神,旁边的丫鬟都看不下去。

  李冶见着他这模样,也不太好意思吃下去。直接在面前扯下了一条鸡腿递给他,问:“你想吃吗?”

  周辰深深看了她一眼,那眼神似在说,咦……你看我这嘴里的口水,我会不想吃

  李冶嫌弃,灵机一动,冲着旁边丫鬟道:“我吃得有些腻了,能给我端些解腻的甜点吗?”

  面前这女人是王爷邀来的,而且皇上也同意过了,作为丫鬟,她可不敢懈怠。随即道了一声是,就去了御膳房。

  见着丫鬟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李冶赶忙扯了一个鸡腿和鸭腿递给周辰。周辰瞧了外面好几眼,这才把两腿给接了过来。

  一接过去就开始狂吃,那吃相李冶看了都不忍心,“诶诶,吃慢点儿,别噎着。”

  周辰噎了很久,才把堵在嗓子眼的最后一口给吞了下去,三下五除二就没了。

  李冶问:“你这是多久没吃肉了至于这么胡吃海塞么?”

  周辰拿旁边的手帕给擦了擦嘴,闻言看了她一眼,随后把自己脸上面具给摘了下来。

  原是倾国倾城的一张脸,李冶见了这么多人也得惊叹他的长相,可是美中不足的便是在眼下面有一块两指左右的疤痕。

  “这疤痕是年前我哥哥拿铁钳烫的,太医说不能吃油腻的食物,不然就会发痒。有一次,我好吃,偷着把我哥的午膳给吃了点儿,然后痒了三天三夜。”

  “我哥自此之后就不让我吃了,不过太医说下个月就可以把疤痕给除了,我觉着吃点儿也没事儿。”

  李冶:“……”

  周辰看了一眼她,又道:“你这是何表情,你要死了”

  李冶放下手中的鸡腿,回他:“要是皇上知道我拿肉给你吃,我可就完了。”

  “不会的,我又没出什么事情。”周辰说完这话,眼神突然呆怔了一下,随即抬手使劲挠着自己的脸。

  “啊啊啊,好痒啊。”

  李冶看着他,淡淡道:“别装了,我看得出来。”

  周辰闻言抬头哼了一声,“我这疤痕都存在半年了,也一直脱不了。我哥日日夜夜干着急,就总觉着我偷吃了什么东西,然后我就开始不好过。”

  李冶前半句倒是听得心不在焉的,后半句倒是引起了共鸣,道:“我小时候我爹也是这么对我的,一旦府里的膳房少了菜,就开始问我,总觉着是我偷吃的。”

  周辰探过头,问:“那你爹是怎么说你的”

  李冶:“还能如何,拿着跟竹条揪着我打呗。不过他从来没跑赢我,后面都是我娘教育几句就完了。”

  周辰听见这话,觉着自己不容易,随即微微叹气,道:“我哥可没你爹他们温柔,每次都是直接把我刚在肩上打屁-股,这打屁-股就算了,还罚我不能出门。”

  李冶也随之叹气,道:“你这也还好,我六岁作了一首诗就被我爹送进观里十年。”

  周辰一听这话,终于找着一个比自己还惨的了,立马笑容就出来了,道:“这事儿我知道,当初还说这小孩儿还真惨,明明作诗挺有才的,李大人转手就送进了观里。”

  李冶:“……”

  这话听起来……可真刺耳朵。

  丫鬟还没回来,倒是门口那儿传来交谈声。两人一抬头,见李父同着皇上,旁边还跟着一个陆羽三人走了进来。不知在谈些什么,有说有笑的。

  周辰见了,转头问李冶,道:“我记着小时去看望你,你屁-股后面不是经常跟着一个小男孩吗?那小男孩呢?”

  李冶想了片刻,在记忆里面搜刮不出来,摇头:“没有吧,我小时候这么牛,怎么可能让别人跟着我。”

  周辰:“……”

  呵呵,你开心就好。

  李冶:“开玩笑呢,我记不得了,可能是忘记了。”

  话刚说完,皇上就抬眼看了过来,那长相,李冶又看了周辰一眼。一个长得倾国,一个倒是硬汉。这怎么看,都觉着不是亲兄弟。

  “今儿玩的开心吗?”

  周辰乖乖点点头,“开心。”

  旁边李父暗道尴尬,挥手让女儿过来,“皇上,那我们先回去了。”

  皇上扫了李冶几眼,那气势感觉能将人给压到那泥土里似的。她急忙过去,皇上又瞥了周辰几眼,道:“你们都先回去吧,至于陆将军同李大人提的事情我会考虑,等答复吧。”

  “是。”

  回去的时候,李父非常自觉走在前面,留着陆羽同李冶走在后面。两人压低声线聊着天,在这宫里的廊里面倒是显得清肃。

  “你同王爷玩得还开心吗?”

  李冶点点头,道:“其实看着挺位高权重的,只是玩儿起来同小孩儿似的。”

  她说这话的时候,倒是没注意到身旁的陆羽一本正经。大概是心思粗了,某些情绪并不会刻意注意。

  陆羽也不在意,接着道:“你之后可以多同他玩玩儿,皇上管他管得紧,估计也是在这宫里面待得久了。”

  李冶点点头,同意道:“这倒是,我在那观里也是这性子。”

  一听到这话,走在前面偷偷听的李父就不乐意了,脚步缓了缓,“当初就是让你去观里练练自己心性的,如今你看看你相较之前是不是文静了许多。你可别像那王爷似的,整天就知道玩儿还闹腾。”

  李冶闻言,紧张兮兮的到处看了一眼。

  李父奇怪问她:“你在看何?”

  李冶凑过来,小声道:“爹,小心隔墙有耳。”

  旁边听着的陆羽一不小心给笑了一声,李冶也跟着笑。她这是在拿她爹的话堵她爹呢!

  李父毫不犹豫轻轻一掌就打了上去,“你这小兔崽子,好好给你讲你不听。陆羽,你可得长点儿心。”

  李冶:“……”

  真是有啥爹就有啥女儿,李冶偷偷瞟了陆羽一眼,道:“他长什么心呀,我自己以后我自己管着呢。”

  “嘿,你这丫头!”

  远处的阳光斜射在红色墙上,倒是射不到地上。两边的墙,像是密不透风。

  出了宫之后,李冶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旁边陆羽瞧着新鲜,问她:“你觉着如何?”

  “感觉宫里过于压抑了,果然出来还是好些。”

  陆羽笑了一声,抬手捏了捏她的脸,道:“你这丫头玩儿的心性还不小,走吧,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李冶并未觉得这个动作有何,只是觉着有些不习惯。她抬眸,看了一眼正在前面走的李父,小声问:“那我父亲怎么办?”

  陆羽回她:“有轿子又不会丢,我们两个悄悄溜出去就行。”

  李冶担忧似的看了李父好几眼,随后咬牙点点头。陆羽一跑就往后牵住了她的手,两个人朝着宫外的林子里面跑。

  ——

  李父听到动静,回头看了一眼,随后顺了顺自己长长的胡子,脸上有着意味不明的微笑。

  ——

  宫外有条河,顺着两侧的路给流进京城里。从河上踩着石头跨过去,再顺着小道走上旁边的山,便是雾环绕。

  周围全是树,把那些烟火气给隔开。

  那树都枯了些,只剩着枝丫。地上全是落叶,才上去是清脆的响声。

  李冶见陆羽还得往前走,问了声:“还得多久呀?”

  “再走一会儿。”

  陆羽说一会儿,真的是一会儿。越往上走,树越多,人迹罕至。直到那树忽的没了,一抬眼,便将整个京城落入眼底。

  那远方的夕阳,将整个京城给拢在自己的怀里面。带着对面山上的三清观,还有那高高的寺庙。

  空气意外的清新,李冶见这景色心情大好。

  两人并肩站在那山头上,风一吹便扬起两人的衣摆,还有李冶的发丝。

  陆羽转头看着李冶,问:“现在不觉得压抑了吧?”

  李冶冲他一笑,道:“见着如此好的景色,再如何压抑,也不为过。”

  这话陆羽没听全,他眼里面只有她脸上留着的两个酒窝。他一晃神,整个人不小心就被风吹得往后退了一步,恰好踩在一块石头上。

  顿时,整个人就往后摔去。

  李冶反应足够快,一把就握住了他的手,奈何体重不够,直接被拉了下去。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