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穿越 → 我在古代卖护肤品穿书妄戈全文最新章节

我在古代卖护肤品穿书妄戈全文最新章节

妄戈 著

连载中免费

《我在古代卖护肤品穿书》是妄戈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资深美妆博主薛芸婷一朝穿越到一本宫廷小说中,成了那个比女主颜好百倍,但下场悲惨的恶毒女配,作为侯府的小嫡女,欺负庶姐,招惹女主?不敢不敢,她只想安分守己的活着,没钱怎么办?当她美妆博主白叫的?神仙水了解一下,这个精华也不错哦!

3.6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5

在线阅读

《我在古代卖护肤品穿书》是妄戈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资深美妆博主薛芸婷一朝穿越到一本宫廷小说中,成了那个比女主颜好百倍,但下场悲惨的恶毒女配,作为侯府的小嫡女,欺负庶姐,招惹女主?不敢不敢,她只想安分守己的活着,没钱怎么办?当她美妆博主白叫的?神仙水了解一下,这个精华也不错哦!

免费阅读

  榭香台之所以闻名,除了它能种活奇特的花以外,便是两道山峰间横跨的一座瀑布桥。瀑布的出口处名叫卧龙潭,潭面水色是难见的淡蓝色,静止的上游湖面,下一秒就突然坠入深渊。

  赏景的人多,但看那着浅紫色衣裙的人也不少,薛芸婷因为是侯府小姐,再加上四皇子的态度,她此刻备受关注。

  但碍于是侯府千金,也未明目张胆看过去,不过私底下却议论不断。

  “身份尊贵的嫡小姐竟还不如那庶出的庶女。”

  “谁让那庶出的有本事,四皇子这么个人中龙凤都能被她迷住。这不,这赏花会还是四皇子特意为那庶女举办的。”

  “有道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嫡小姐似乎不受四皇子待见?”

  四皇子相邀侯府众人前往云台并不是什么秘密,当然,侯府嫡出千金不被邀请这事,也不是什么秘密。

  “何止是不待见,听闻要不是有那庶女拦着,这四皇子早就……”那人伸出大拇指,在脖子上一划,做出割喉状。

  众人一派惊诧,那人接着道:“你们也别一口一个庶女的,现在谁人不知,那侯府二夫人被抬了平妻,自己的女儿再嫁入皇家,那不即可就能成了诰命夫人了。”

  众人一阵喧嚣。

  凝红和凝雪在一旁气急了,差点就要冲上去骂人,薛芸婷对她们摇了摇头,拢了拢身上的软毛织锦披风,慢条斯理道:“打听打听那人叫什么,直接告他一个乱议皇家揣测天子的罪名便可。”

  两个丫头闻言,顿时消了气,伴随来的是两双崇拜的双眼。

  “小姐果然聪慧。”

  薛芸婷笑笑没说话。

  榭香台回廊无数,曲径通幽,不少文人雅士吟诗作对,雅趣交融,亦或是抚七弦赏花,泠泠七弦上,静听松风寒,个中美意全看个人领略。

  薛芸婷自知不是什么才女,也对吟诗作对抚琴赏花没什么兴趣,领着俩丫头又到处溜达,观赏精心培育的鲜花,心中暗自决定有机会定要与榭香台的花匠们讨教一番。

  溜达着,就见不远处的花荫下,一抹青衣男子正弓着腰在描绘丹青,他的周围聚了不少人,青衣男子似乎描绘完成,两个小厮上前展画,引得众人一阵喧嚣赞赏。就连不怎么懂画的薛芸婷也能感受到那丹青花卉之韵。

  只是薛芸婷没多过关注那画,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那作画男子。

  二十一世纪关于美男艺人层出不穷,饶是见过那么多好看的男明星,却没一人能比上眼前的青衣男子。

  有道是美人在骨不在皮,他身上自带独特的儒雅气息,温文尔雅,若没有长时间的文化熏陶,断是养不出这么温文尔雅的男人。

  只需一眼,令人难以忘怀。

  “原来薛小姐喜欢文人。”一道懒洋洋的低沉嗓音在她身后响起,薛芸婷吓了一跳,一回头就见晋灼那双虎目灼灼的眼,他身后的凝雪凝红哭丧着脸看她。

  晋灼背着手,与薛芸婷站在一处,地方视角好,正好能将青衣男子看得一清二楚。

  “臣女……”还未说完,晋灼摆摆手。

  “叫我九爷便好。”他说。

  薛芸婷一时半会猜不出这大爷的想法,又觉得两人之间距离过近,悄无声息的退了几步:“九爷误会,我只是见那文人丹青画得好,便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算是回答了晋灼最初问的问题。

  晋灼眯着眼瞧着薛芸婷,觉得她往后退的动作十分刺眼,他恶作剧般的往前进了一步,拉近了俩人之间的距离,薛芸婷吓得往后退,她后面正好是墙,又退无可退,凝雪和凝红壮着胆子要上前,晋灼瞟了她们一眼,两人顿时僵在原地。

  对不住小姐,不是她们不想救,是对方敌人太强大……

  晋灼一双清冽黑眸盯着薛芸婷许久,薄唇一勾,“你怕我?”

  薛芸婷:“......”

  王八犊子知道就行了,为什么非要说出来?

  他俯身贴近,黑白分明的眸子里倒映出一脸不自在的薛芸婷。

  触及身后的墙壁,薛芸婷有些急眼,“男女授受不亲,望王…九爷自重!”

  晋灼又闻到了少女身上那股好闻的香气,嗅一口,幽幽道:“你好香。”

  薛芸婷呼吸一顿,只觉得脑中‘轰’的一声,脸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通红,“你…你,不要脸。”

  晋灼眼眸盯着她的红润的嘴唇,好不容易才移开视线,嗤笑了声,“我怎么就不要脸,就说了句你好香?”

  她不知道的是,如果晋灼是真的不要脸,她此刻根本不会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骂人。

  薛芸婷偏过头,也不敢硬碰硬,声音一下软了下来,“名声于女儿家十分重要,还请九爷您自重。”

  她这声音一软,听得晋灼口干舌燥,他直勾勾瞧着她,眼神颇有些玩味,“名声?那我娶你可好?做了夫妻,就没人会管那么多。”

  话就那么自然而然的脱口而出,晋灼自己都愣了一瞬,可不知怎么地,他却一点也不排斥,甚至还有些期待。男未婚女未嫁的,自己看她也顺眼,与其将来娶一个自己不了解的,倒不如娶一个自己看得上眼的。

  越想便越觉得可行,他又重复了一次,“恩?本王娶你,如何?”

  薛芸婷瞪大了眼看他,“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晋灼脸完全沉了下来,“你不愿?”

  “不愿。”这次她没有犹豫,回答的干脆。

  “怎么,本王配不上你?”

  薛芸婷往旁边躲去,眼眸清明,在他阴骘的注视下,她反而平静了下来,“请王爷慎言。”

  他冷笑一声,站远了些,“薛芸婷,若是我想要,你觉着你能躲得掉吗?”

  正如那日说书先生所说,他从小便是个混世大魔王,只要是他想要的,没有得不到的,年轻的时候因为太过直接,也为自己招惹了不少麻烦,但经过这些年的沉淀,他早就学会了该怎么用计谋获取自己想要的东西。

  但他忽视了件事,这次他想要的,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薛芸婷脸色有些发白,目光复杂的看了晋灼一眼,随即也露出一抹苦笑,“是啊,您是王爷,想娶谁便娶谁,怎么会在乎对方的意愿。”

  早就在她穿过来的时候就知道,这辈子的婚姻,注定不能自由。

  晋灼眉头紧皱,神色有些阴郁,欲要解释些什么,便察觉到有人要过来,于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九爷。”是刚刚那个青衣男子。

  晋灼脸色不太好,应了一声没说话。

  青衣男子不在意,“九爷不是不喜花吗,怎来赏花会了?”

  不似上下属之间的语气,两人像是很熟的样子。

  晋灼睨了他一眼,道:“你管的宽了。”

  青衣男子耸耸肩,似乎已经习惯晋灼毫不客气的样子,随即把目光投向了晋灼面前的薛芸婷,他忽地笑得一脸暧 昧,“我说九爷怎么心情不佳,原是被人打扰了。”

  说是这么说,但他也没有要走的意思,好奇地看了眼薛芸婷,“不知是哪家的姑娘。”

  晋灼忽升起自己的东西被人觊觎的不适感,他有些不耐烦,“莫珏。”

  站在一旁的薛芸婷一听到这个名字,眼神霎时亮了。

  莫珏?

  眼前这个如谪仙般的男子,就是莫珏??

  原著中出场虽不多,但却是四皇子最得力的干将之一,太傅之子莫珏,有着‘淇奥’称号。

  淇奥二字,出自《诗经.卫风》里,“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瑟兮僴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

  等等!

  照刚刚那两人之间的谈话,像是关系很好的样子?

  薛芸婷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不够用。

  难道四皇子最后登基也和晋灼有关系?

  原著中,和四皇子相争皇位的共有两人,分别是大皇子和六皇子,大皇子是先皇后所出,本应最该继承大典,却偏偏是个蠢笨的,不讨皇上喜欢的,不过是因为先皇后娘家背景强大,所以大皇子争夺储位的几率也不小。

  六皇子则是刘贵妃的孩子,虽不是嫡出,但是架不住人家的母亲是个宠冠后宫多年的宠妃,再加上六皇子从小聪慧,也深得皇上喜爱,所以和四皇子相比,两人在某种程度上伯仲难分。

  薛芸婷没看完整本书,所以到底谁最后当了皇帝,她也不知道,只是按照主角定律,身为男主的四皇子,一定是那未来储君。更何况他身边有那么多能人异士。

  晋灼发现,从他唤莫珏的名字开始,薛芸婷的视线就一直锁定在莫珏身上,说是像见意中人那样,但她眼里却没有一丝情意,饶是这样,他心情还是陡然不好,伸手拍了薛芸婷脑袋一下,语气里带点怒气,“姑娘家的矜持点。”

  薛芸婷捂住脑袋,忿忿的瞪了眼晋灼,“说归说,怎么还打人呢?”

  以往薛芸婷看到他就跟老鼠见了猫似得,甚少有这样娇嗔的反应,一时间,晋灼觉得自己的心都乱了。

  他极其不自然的轻咳了声,目光看向别处,并未回她。

  看透一切的莫珏,微微眯了眼。

  哟,有点意思。

  薛奕呈排好守卫兵,便站于四皇子身侧,云台像是一个瞭望台,从上往下看去一览无遗,薛奕呈肩负着保护四皇子的任务,眼观八方,时刻警觉着。他眼神极好,无论是什么牛鬼神蛇,在他眼中都能无处遁形。

  自然也包括远处那抹熟悉的淡紫色身影。披风轻扬,鲜花团簇,立在原地远远看去像是幅仕女图,只是这仕女图旁还站着一个他也熟悉的男人。他剑眉顿时一皱,神色很快暗了下去。

  他在军中磨炼多年,早已历练出一身狠厉,此刻眼中多了几分阴翳。

  四皇子晋烨像是感受什么,偏头一看便瞧见了他难有的狠戾,顺着目光看去,因为角度问题,却什么也没看到,问道:“可是有什么问题?”

  晋烨出声打断了他的思绪,薛奕呈回过神,狠戾顷刻间消失殆尽,“回四皇子,并未有什么问题。”

  晋烨深深看了眼薛奕呈,最终没有细问。只是他身边的薛静婉却异常沉默,因为刚刚那一幕,她恰好全看了个一清二楚。

  薛静婉并不清楚自己妹妹怎么会和一个男人站在一块,但她更不明白,为什么大哥会对妹妹露出那样的神情……

  像是自己所珍视的东西被人抢去了一般。

  薛静婉望向自己家大哥的时候,眼中多了几分探究。

  许是她盯着薛奕呈久了,不稍片刻,薛奕呈突然望了过去,目光一片平静,露出了兄长般和煦的笑容。薛静婉一愣,也回了个笑容,后又不禁失笑,暗自感叹自己有点想太多。

  *

  薛芸婷低垂着脑袋,尽量无视对方炙热的眼神。

  莫珏因有急事便先行离开,临走前,还冲着两人露出副富有深意的笑容。

  即使一个低头没看见,另一个刻意无视,但也不影响莫珏各种遐想。

  晋灼生的高大伟岸,在比自己娇小的薛芸婷面前,他只能以居高临下的姿态俯视着她,不过也亏得角度高,女子圆润的小耳垂一览无遗,她耳朵上带着对珍珠,长长的银链链接至肩头。

  那珠子圆润得紧,显得薛芸婷多了几分娇俏。

  突兀的喉结上改下滑动了几下,晋灼有些口干舌燥,“你研制的那些东西如何了?”

  薛芸婷神情微讶,没犹豫多久,谨慎回道:“榭香台里花种繁多,流连下来,脑中倒是有几个想法,只等回去再好好研制一番……”顿了顿,面上添了愁容。

  “但说无妨。”

  “只是榭香台里有些花过于名贵,我这……”

  “你只管做,其余的我想办法即可。”

  薛芸婷等的就是这句话,一改愁容,她笑道:“不用多,我只打算做二十瓶。”

  “二十瓶?”晋灼挑了挑眉,很快反应过来,“倒也好,物以稀为贵。”

  薛芸婷眨巴眼,无脑夸赞,“王爷机智。”

  一旁的凝雪和凝红倒是一脸疑惑,小小的脑袋挂满了无数问号。

  这也难怪,虽然是丫鬟,但是毕竟也是在深闺里待着的人,不识字,自然也不懂得经商之道。

  又起风了,薛芸婷拢了拢身上的披风,解释:“夜明珠价值千金还是有人前仆后继要买,知道为什么吗?”

  凝雪凝红懵懂:“不知。”

  “因为它好看。”

  凝雪凝红:“……”

  薛芸婷笑了笑,“若是夜明珠遍地都有,它还会价值千金吗?”

  凝雪凝红恍然大悟,“不会。”

  “夜明珠稀缺,自然是千金都难买,若它遍地都有,它的价值则会大打折扣。物以稀为贵,只要你的东西好,尚且也能利用得当,何愁银子不进帐?按专业名词解释,便是饥饿营销。”

  供不应求,自然就会引发价格的上涨。

  晋灼没想到一个深闺女子竞对经商之道颇有一番见解。其实早在和薛芸婷正面交手时,他便听闻这安阳侯府嫡小姐,虽长相倾城,却是个蛇蝎心肠,平常嚣张跋扈不说,还几番陷害自己的庶姐,当时他只以为对方是个蠢笨恶毒的女人,可当真正接触了以后,却发现与流言截然相反。

  他曾命人调查过薛芸婷,几番求证后,她被禁足前的确如流言所说,可被禁足完了以后,却完全变了一个人。

  禁足自我反省,真能让一个坏透心的人变好吗?

  凝雪凝红听不懂什么是饥饿营销,但是却也理解了一二。两丫鬟难掩自己崇拜的心情,毫不吝啬的各种夸赞,说了一大串,直直说到薛芸婷也不好意思。

  其实只是个很简单的商业推广模式,倒是被这俩丫头给她吹嘘得差点以为自己是个商业巨鳄。好在她有自知之明,脑子尚且还有些清醒。

  晋灼的视线一直紧跟着薛芸婷,见她有些羞赧,又联想到刚见她时对自己吹嘘得那一段话,笑了,“你这两丫鬟倒是挺能拍马须溜,到跟你一样。”

  凝雪和凝红一时崇拜过了头,只顾着和自家小姐说话,却将九王爷晾在一旁,这要是怪罪下来,可如何是好?当即两人闭了嘴,不敢再开口。

  薛芸婷满头黑线,似乎也是想到当初九王爷跑来质问她时的场景。那可不是一个什么美好的经历……

  见薛芸婷并不言语,晋灼眉头微皱。他自问自己身份不凡,脸虽不至于貌似潘安,但也算俊逸一类,为何她总是一副唯恐避之不及的模样?

  “你很怕我吗?”顿了顿,“算了算了,你这嘴里没一句真话,不听也罢。”

  正要扯皮的薛芸婷一噎:“……”

  王爷英明啊!

  晋灼见她这副模样,当下也猜出她几分心思,这个臭丫头……眼神一撇,却看到自己布置的暗卫像是有事禀报,眉头一皱,他对薛芸婷道:“榭香台美景甚多,你且带着你的侍女好生逛着。”

  薛芸婷一喜,这意思是不一起啊!忙应了声,嘴角都没掩住笑意。

  晋灼见状,按捺住想敲她脑袋的心,心中暗自骂了她一句,这没心没肺的小东西!

  终于盼到晋灼离开,薛芸婷松了口气,凝雪和凝红也上前扶住自家小姐,道:“小姐真是辛苦了。”

  薛芸婷望着晋灼离去的背影。

  九王爷,你是不是该反思下自己,怕他的明明不止她一人啊!

  走出回廊,便是一片清明,道路两旁,各种艳丽的花朵竞相争艳,有花朵陪伴,薛芸婷心情一下明朗了许多。

  只是逛的久了,腹中难免饥饿。

  “凝雪,你去找些点心过来吧。”

  也不知这榭香台的点心味道如何,应该也是差不到哪去。

  凝雪应了声,环顾了下周围,看到不远处小湖边有个小亭子,便道:“那小姐先去前面的那个亭子等着凝雪吧,我去去便回。”又吩咐凝红一声,“我不在,你可得好好保护小姐。”

  “是,凝雪姐姐,你且放心,我一定保护好咱小姐。”

  薛芸婷弯眉一笑,只觉着自己的这两个小丫头可爱的紧。

  亭子里正好有一圆桌,凝红用手绢擦了擦石凳,扶着薛芸婷便坐下。

  她们此处不算偏僻,但也不算热闹,路上来来往往几个人,都是些文绉绉的文人雅客。

  此时,突然一个小厮打扮的男人疾步过来,先行了个礼。

  “小的给小姐问安!”

  “你是谁?有什么事吗?”

  “回小姐话,小的是二夫人那边的小厮,二夫人让小的请凝红姑娘过去帮忙。”

  二夫人??

  薛芸婷有些警惕的望向小厮,“二夫人那没人了吗?为何要我的丫鬟过去?”

  “回小姐,二夫人说要做茶点给四皇子品尝,又说凝红姑娘做茶点做的好,特意让小的过来请凝红姑娘过去指点一二。”

  “二夫人那没人了吗?”

  “回小姐,二夫人身旁的芝红姑娘被热茶烫伤了手,做不得茶点,无奈之下,只好请求小姐身旁的凝红姑娘过去。”

  薛芸婷只觉得有些奇怪,可是又说不上是哪,那小厮见薛芸婷犹豫不决,有些急了,“二小姐,这四皇子的事耽误不得,这凝红姑娘只是过去帮个小忙,很快就能过来。”

  凝红没有多加怀疑,只是怕耽误了事害了小姐,忙道:“小姐莫要担心凝红,我且去看看,时间耽误久了,只怕二夫人到时候会对小姐借题发挥,想来凝雪姐姐也该快来了。”

  她们所处的位置并不偏僻,凝雪去了好一会,是该要回来了,再加上小厮这边催的紧,薛芸婷只好松口。

  待凝红一走,半晌后,却有一个相貌周正,但却有些猥琐的男人入了亭子。

  古代讲究男女不共处一屋,虽是小亭子是公共的,但是也算是个私密地,如果被人看见她和一个男人单独在亭子里,便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于是薛芸婷赶忙站起来,喝止道:“我是侯府嫡女,你且给我站亭外去!”

  男人嬉笑着,对薛芸婷的呵斥当做没听到,道:“小娘子莫怕,我是翰林院偏修之子林锦州。”

  林锦州???

  退无可退的薛芸婷只觉晴天一个霹雳。

  居然是林锦州???

  想到刚刚的小厮,薛芸婷脸色煞白,“刚刚那小厮是你的人?”

  林锦州得意笑着,没有说话,眼地里充斥着欲念。

  没有说话等同是默认,薛芸婷只觉得心里一阵绝望,她完全没有想到,对方在知晓她真实身份后,还能这么明目张胆。

  她已经退无可退,身后是水池,而面前是那个令人恶心的林锦州,薛芸婷也顾不得会不会被人看到,仰着脖子就要叫人,却被林锦州手疾眼快的一把捂住。

  男人的靠近,恶心得她胃里一阵翻滚,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她一脚踩住林锦州的脚,对方吃痛松手,薛芸婷见状便想往旁边跑去,却头皮一阵疼痛,她被林锦州揪住头发,心里的绝望更甚,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会轻信他人。

  正要被他抵入池子里,林锦州突然惨叫一声,松开了手。

  薛芸婷还没来及反应过来,因为惯性缘故,她本没有站稳,再加上林锦州突然松手......

  她紧紧闭住双眼,恐惧席卷全身,她怕,她真怕,她怕重蹈小说中的情节,她怕自己会嫁给这样的一个无赖,她更怕到最后,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无功。

  落水的瞬间,薛芸婷忽然听到有一个熟悉的声音正叫着她的名字,往声源处望去,便看到一脸慌张的晋灼正向她跑来。

  不知为何,看到晋灼的那一刻,她突然心安了。

  “薛芸婷!”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