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重生之长公主为妻长宁秦深全文最新章节

重生之长公主为妻长宁秦深全文最新章节

太极芋泥 著

连载中免费

《重生之长公主为妻》是太极芋泥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上辈子的长宁长公主一眼便相中了新晋的探花郎陈世,本以为琴瑟和鸣,举案齐眉的过完了一生,谁知临死前才知道这一切都是假象,她的郎君早已和他人珠胎暗结,她死的不甘心,一朝重生,她回到了从前,长宁在琼林宴上接了状元郎秦深的梨花枝,从此和他有了解不开的情缘....

6.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5

在线阅读

《重生之长公主为妻》是太极芋泥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上辈子的长宁长公主一眼便相中了新晋的探花郎陈世,本以为琴瑟和鸣,举案齐眉的过完了一生,谁知临死前才知道这一切都是假象,她的郎君早已和他人珠胎暗结,她死的不甘心,一朝重生,她回到了从前,长宁在琼林宴上接了状元郎秦深的梨花枝,从此和他有了解不开的情缘....

免费阅读

  秦潇奇怪地看他们一眼,“怎么都这样看我?”

  长宁秦深陈世:“……”

  一身黑衣蒙面,来无影去无踪,身形娇小却收敛得气息全无,突然出现在行驶的马车上,我们应该怎么看你?

  直到此时马车四周的侍卫才反应过来,四散开来将马车团团围住,纷纷拔剑出鞘警惕地看着车里,领头的人那人身形魁梧,大呵一声声如洪雷,“什么人,竟敢劫持长公主府的马车!”

  秦潇打了个哈欠,声音也懒洋洋的,带着点有气无力地说,“是我,怎么,才半年不见,连我的声音都不记得了?”

  听到这个声音,马车外所有人身形一僵,同时想起了被一个十六岁小丫头支配的恐惧。

  秦潇不愧为将军府的小郡主,天生神力力能扛鼎,十二岁时就能举着门口的大石狮子,追着一个调戏她的流 氓跑了十里路。

  那条路从京城最繁华的中心道路开始,蜿蜒数十里,途径将军府,长公主府,静和公主府,最后沿着护城河一路向前,吸引了大半个京城的目光。

  那条路壮观极了,京城里从来都没有这么热闹过。

  疲于奔命,恨不得这辈子都没生下来过的登徒子跑在最前面,边跑边哭喊着求饶,秦潇小小的一个,举着半人高的石狮子,锲而不舍地追在他后面的是,而在秦潇的身后,是一个长长的马队和浩浩汤汤的人群。更多的人体力不支,只能爬上城墙或者吊在杆子上翘首以盼。

  此行太过声势浩大,最后出动了御林军才安抚下来,半路上劫下秦潇强制护送回将军府,由秦老妇人亲自看管,那名流 氓哭着抱着御林军的大腿说以后再也不敢了。

  这场盛况有惊无险地平息下来,但这件事情为人津津乐道了好多年。

  直到现在都没人敢靠近她十丈以内,无论男女老幼,或者飞禽走兽。

  就连长公主府里经过层层选拔的十几个铮铮铁骨的侍卫,只是曾在她手里下苦训过半月,如今听到她的声音都忍不住腿软。

  但侍卫还是强忍着抽筋的腿,尽职尽责地问了一句,“可是小郡主殿下?”

  秦潇抱着手臂哼了一声。

  “潇潇,别吓他们了。”长宁弯着眼睛,含笑伸手摘掉她蒙面的布巾,轻轻在她鼻尖上一点,对外面说,“行了,不用担心,接着走吧,今晚的事你们都当没看到,也不要和任何人说。”

  能够跟在长宁身边的,自然都是信得过的人,长宁只吩咐一句,其他的不用多说,大家自然都会守口如瓶。

  秦潇见到长宁,那点冷淡就維持不住了,忍不住也跟着弯了眉眼,她有些按耐不住的得意洋洋,背后的尾巴都忍不住伸出来一扫一扫的,故作神秘地和长宁邀功,“长宁,你猜我刚刚干什么去了?”

  她神神秘秘地想让人猜,可是还没等别人说出猜测,她又倒豆子似的自己一股脑说出来。

  “悄悄地告诉你,我把陈世揍了。”她压低声音,小声在长宁耳边说,眼睛亮晶晶的,还有点压不住的兴奋,根本没注意到她的声音一点都不小。

  “天黑之后我就守在王家大门口,等着他路过的时候就把他拖到旁边的小巷子里去,那里特别黑,什么都看不见,当然,虽然看不见,我下手还是有分寸的,没下狠手,力气特别轻。真的。”

  为了让人信服,她撸起袖子露出自己纤白的手指,“看,我手上一点皮都没破呢,我知道轻重的,就轻轻地,特别小心地揍了他一小会儿。”她拇指掐着食指,只露出一点点的指尖,比划着。

  然而其他人好像并不是很相信。

  秦潇有些委屈了,她嘟着嘴,“我是真的有注意到的,揍之前我趁着月色看了一下他的脸,发现他还挺好看的,所以下手的时候我就很小心的。”

  “保证只揍了脸,没有伤到其他的一点点地方。”秦潇非常认真地强调,“也没有伤到骨头,没有打断鼻梁,眼睛也好好的,甚至连牙齿都还在呢。”

  长宁秦深陈世:“……”

  看他们还不相信,秦潇立刻就着急了,“你们怎么还是不相信,我告诉你们,我可是有人证的。”

  “谁?!”一直沉默的三人同时追问。

  这事可大可小,尤其是在皇上偏袒陈世,而秦潇又是以秦深的妹妹的身份出头的情况下,须得弄清对方是敌是友才好。

  秦潇却以为他们要找人求证,老老实实地说,“是王映彦。等人的时候我太过无聊,他又恰好路过,就陪我说了会儿话,那条小巷也是他给我指的,动手的时候他还问我要不要帮忙。”

  “那我当然就说不用啦,不就是揍人吗,很简单的,我一个人就可以了,然后他就蹲在旁边吃包子,还给我加油。”

  “他真是个好人。”秦深一脸感动地总结。

  长宁秦深陈世:“……”

  王映彦可真是个奇人。不过这样一来,即便他认出了秦潇,应该也不会广而告之,毕竟他俩也算是同伙了,事情败露他也无法独善其身。

  应该不必担心秦潇会受到责罚了。

  秦潇还在兴致勃勃地说,“他跟我说了许多好玩的事情,他告诉我别看许多人看起来道貌岸然的,背后说不定有多坏呢,就像他大哥一脸老实样,可是其实在外面偷偷养小妾,还有他二哥,刚娶了妻,昨日就又去了妓坊,仙乐坊新来的一批人中……”

  “秦潇。”秦深扶额,难得地开始头疼了,“这些不是你该知道的。”

  “那我应该知道什么,”秦潇不满道,深感她哥阻碍了她交友的道路,“我是十六岁不是六岁,况且六岁的小孩也不一定不知道这些事情。”

  齐岸倒是没理会她的抱怨,皱着眉头,对她刚刚没有说完的话有些在意,追问道,“仙乐坊?仙乐坊新来的那批人怎么了?”

  被秦深一打断,秦潇已经记不清她要说什么了,茫然道,“仙乐坊?大概是仙乐坊新来的人很好看吧,我有点不记得了,忘了王映彦让我说什么了。”

  “不过他真是个好人,他请我吃了一个包子。”秦潇强调,“我路上钱被偷了,身无分文,饿着肚子赶了一整天的路,只有他请我吃包子了,还是肉馅的,好大一个呢。”

  相同的一句话,三人各自从里面抓到了三个重点。

  秦深:“你的钱为什么会被偷?”

  长宁:“竟然饿了一整天?”

  齐岸:“他为什么要请你吃包子?”

  秦潇:“……”

  她哭着扑倒长宁怀里,“呜呜呜,还是长宁最好了。”

  最好的长宁打开从宫里带出来的食盒,端出来一碟胭脂鹅脯,一碗酒酿清蒸鸭子,还有一碟松瓤卷酥,一碗还冒着热气的碧粳粥,把一双白玉筷塞到她手里,“饿坏了吧,快吃吧。”

  长宁从宫里从来都没空手离开过,今日她受了委屈,皇后有心安抚她,况且时间已不早了,怕她回府吃得晚了,夜里积食,御膳房就备了她的晚膳,装在盒子里,让她路上吃。

  现在正好用来安抚倍感委屈的秦潇。

  秦潇很好哄,也不挑食,给什么吃什么,吃饱了就特别乖顺。她捂着嘴打了个饱嗝,不计较那两位毫无重点且让人生气的言辞,开始一个一个回答他们的问题。

  “我从那边一路过来,看到了不少灾民,不过大多数人看起来还好,只是有些长途奔波的劳累,并没有特别的面黄肌瘦。我就偶尔给出些银子,给的都是带着小孩的,最后只留下我要花的,其他的都散出去了。”

  “也许是一路太过显眼,被人注意到了,以为我有钱,还傻乎乎的好欺负,就分成好几波,轮流偷袭我,最后我一个不察,就被他们把钱袋子顺走了,一个铜板都没给我留下。”

  “本来我要到明天才能回来呢,可是路上饿着肚子实在是太难受了,我就路上跑快些,今天就进城了,本来想直接回家的,可是听到别人说长宁那些话很生气,就决定先去出气。”秦潇老老实实地说。

  齐岸听了忍不住扶额,又迟疑道,“如今的灾情已经这么严重了吗,怎么都要流民了?”

  秦潇摇摇头,“不清楚,可是西北两郡都很安生,没见什么流民,离京城近了反而看到了许多。”

  “至于王映彦为什么要给我包子,我也不知道,不过他看起来像只狐狸似的,笑起来还挺好看的。”她总结道。

  长宁也忍不住扶额。

  “不过我还发现了一件事情,有点奇怪。”秦潇回忆着,努力地抓住那一点感觉,“就那个陈世,我突然出现在他背后的时候,他的反应很奇怪。”

  “他下意识地绷紧了身体,好像发现了我的存在。可是我之前收敛气息的时候,连宫里的带刀侍卫都察觉不到,他要是个普通人,应该也不会发现。”

  秦潇问,“所以其实他是不是其实会武功啊,还是很厉害的那种?”

  陈世会武功吗?

  如果这个问题放在上一世,长宁肯定会毫不犹豫地说,不会。

  秦深和秦潇习武多年,许多习惯和改变都融入了骨子里,甚至连走路和呼吸时都会不经意带出来,腰背挺拔,站姿笔直,体格有所改善,也很少生病。

  可陈世看起来却依然是个普通人,脚步没比寻常人轻盈,身体也不见得比其他人好多少。

  况且,他会武功这件事情实在是没什么可值得隐瞒的,或者说,他会习武对旁人来说也是件好事,没有任何隐瞒的价值和理由。

  可是即便是如此,她还是犹豫了,没有谁会在经历过一次深刻的背叛后毫无长进。她以前会觉得陈世是个翩翩君子,相信他说的每一句话,可现在她只觉得陈世是个满口谎言的骗子,他说过的每一句话都不可信,不能信。

  即便他说的是真话,长宁也不会再相信了,陈世已经消耗完了她所有的信任和依赖,只给她留下了无法磨灭的质疑。

  秦潇自己说完连自己也觉得不太可信,她挠挠头说,“我就是随口这么一说,不用当真,也许他只是比其他人耳聪目明些,毕竟要是他真的会武功,怎么可能挨揍的时候毫无还手之力,嘿嘿,肯定是我想多了。”

  其他人也想不通陈世这样做的理由,只能归结于秦潇因为太过饥饿,判断出现了失误,平时灵敏精准的直觉也出现了偏差,错把一个普通人想得太过厉害,误导了所有人。

  陈世伸个懒腰,放松下来了,就开始抱怨长宁耽搁他的时间,要不是因为听到消息怕她出事,急急忙忙跑过来等她,他早就在仙乐坊听着小曲儿喝酒吃饭,还能有美人相陪了。

  秦潇看着他,有些吃惊地问,“你竟然敢去仙乐坊,你娘不管你了?”

  “管啊,怎么不管,所以我才两天都没敢回家。”陈世枕着胳膊靠在马车上,看着身边这个因为一则夸大其词的传言,就没人敢近身的小妹,突然就有些羡慕。

  勇敢直率,用旁人退避三舍的态度活出了自己想要的模样,不像自己。

  可是这样的性子搁在别处,大概是要吃亏的。他这样想,不由地也这样问了出来。

  “秦潇才不会吃亏,”秦深看了她一眼,意有所指,“毕竟还没人膝盖高的时候,已经是个敢因为被逼着扎马步,就跳起来追着我爹动手的小疯子,现在总不至于会畏手畏脚,长乖了。”

  秦潇呲着牙笑的得意,显摆地在长宁面前竖起一个手指,“一年!一年前爹已经打不过我了,现在我就是大郢最——最——最厉害的人了!”

  “那是当然!”长宁用手帕擦掉她指头上沾着的点心渣,真诚地称赞她,“潇潇最厉害了!只是你要当大郢最厉害的人,那你哥呢,难不成他现在已经不是你的对手了?”

  秦潇一想,是啊,她还没和她哥交手呢,她立刻燃起熊熊战意,冲秦深招手,“来来来,咱俩比比,我肯定比你厉害。”

  长宁挑起事端,一副坐山观虎斗的闲散惬意,兴致勃勃地怂恿秦潇。

  秦深无奈地看她一眼,头疼接下里几天自己妹妹即将层出不穷的招式,又觉得长宁这副模样,看起来鲜活又招人疼。

  像只抱着胡萝卜,竖着一双雪白的大耳朵,从洞穴门口伸出脑袋,暗搓搓围观大蛇打架的小兔子。

  想让人把她带回家里,偷偷藏起来,每天给她新鲜的胡萝卜,然后揉她毛绒绒的大耳朵。

  可是秦深只是保持着面无表情,伸出一根手指抵着秦潇的额头,把她推远一点,冷淡道,“不比,比你厉害。”

  秦潇:“……”

  秦潇哭着扑进长宁怀里,“长宁你看看他,这样的人还是我哥吗,你给我三个铜板,我把他卖给你,你把他领走好不好。”

  “不好。”长宁故作冷淡地拒绝,声音却绷不住笑意,揉揉秦潇的头发,“我连一个铜板都没有,买不起。”

  秦潇扭头冲秦深嫌弃道,“哥你好不值钱啊,三个铜板都卖不出去。”

  陈世默默地掏出一颗金豆子,但是看了看秦深从怀里摸出三个铜板,最后还是把金豆子收回去了。

  感觉秦潇说的“哥你好不值钱啊”真是一点没错,不仅不值钱,还赔钱,金豆子不要,倒贴三个铜板把自己卖出去。

  将军府的小将军一片深情,真是感天动地啊。

  秦深把三个还带着者体温的铜板放进长宁手心里,不说话,只看着她。

  长宁愣了一下,有些反应不过来这是什么意思。

  秦潇说的只是玩笑话,他们知道,秦潇自己也知道。别说三个铜板,哪怕是黄金三万两搁在眼前,有人敢跟秦潇说这种话,秦潇就能跟人拼命。

  虽然他俩有打有闹,秦潇会说秦深不好,秦深也会对秦潇冷脸,可他们是很亲近的兄妹。

  从小一起长大,共同承欢父母膝下,朝暮相对同饮同食,是我可以说他/她一千句一万句不好,却容不得别人说半个不字。

  现在秦深把三个铜板搁在长宁手里,秦潇趴在长宁肩头,百无聊赖地看着。

  长宁有些紧张。

  手心里的铜板逐渐只剩温热,挨着皮肤的那一小块却好像是烧了起来,沉甸甸的带着她的手掌往下坠去,像是捧着一颗无法承重的真心。

  她指尖染上绯红,这红晕逐渐蔓延,顺着她的手腕一直向上,途经胸口,在心脏里燃起了一把火,惹得她心口怦怦直跳,她有些担心,这声音会大到吵到肩膀上的秦潇了。

  秦潇却没在意,只拨弄了一下她的耳朵,惊奇地说,“长宁,你的耳朵好红啊,是抹了胭脂吗?”

  长宁一惊,有些羞恼地捂着耳朵,把秦潇从肩膀上推下去,颠三倒四地解释,“不是,没有,是你说话太多了。”

  秦潇也不恼,笑眯眯地抓着她的手,看着她手心里握着的三个铜板,“好啦,现在你已经有了三个铜板,接下来做决定吧,要不要用这三个铜板,买走我一文不值的哥哥呢?”

  长宁左手捂着通红的耳朵,右手被秦潇抓着,手心里叠放着三个还很新的铜板,秦深在她面前专注地看着她,齐岸靠在马车壁上,一幅我毫不关心的神情,可是耳朵支楞得比谁都直,眼睛睁得比谁都大。

  “温馨提醒,虽然我哥哥看起来很凶,很冷,很酷,还不爱说话,可是……”秦潇认真的说,“他其实很好很好的。”

  “他会冷着脸帮你包扎伤口,很凶地帮你赶走坏人,很温柔地给你编竹蜻蜓。”

  “所以,你要他吗?”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