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言情 → 亲爱的酸柠檬苍然一色全文最新章节

亲爱的酸柠檬苍然一色全文最新章节

苍然一色 著

连载中免费

《亲爱的酸柠檬》是苍然一色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莫半秋第一次遇到萧子珅,是在雨雾笼罩的古镇上,彼时她无父无母,他的父亲也刚再婚,有着相似经历的二人从此相依为命的生活在了一起,十三年后,莫半秋不告而别,六年后,再次重逢,萧子珅发誓,这次再也不会放过她....

18.8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5

在线阅读

《亲爱的酸柠檬》是苍然一色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莫半秋第一次遇到萧子珅,是在雨雾笼罩的古镇上,彼时她无父无母,他的父亲也刚再婚,有着相似经历的二人从此相依为命的生活在了一起,十三年后,莫半秋不告而别,六年后,再次重逢,萧子珅发誓,这次再也不会放过她....

免费阅读

  明媚的阳光透过宽大的玻璃门照射在客厅的地板上,无数细微的尘埃在亮丽的光芒中飞舞。半秋站立阳光下,凝视着远方,像一尊雕塑一样,一动也不动。

  “秋秋,你怎么了?”

  晞晨通完电话,转头就看出半秋不同寻常。

  “没事.....”晞晨的呼唤将半秋拉回现实,她的双眸微微一敛,侧头扫了一眼,晞晨的手机,问道,“谁的电话?”

  “孙子的。”晞晨神情愉悦,咧嘴一笑,两颗小虎牙若隐若现,“沐晓战上头条了。”说着,看了看手表,“我订了一桌海鲜,我们庆祝一下......”

  “庆祝?”半秋一头雾水,转身向她走去。

  “走,先去萧子珅家,边吃边聊......”晞晨难掩心里的激动,急忙往外走。

  半秋站在原地不动,“为什么去子珅家?我们不是才回来的吗?”

  “不是说了吗?庆祝....当然是人越多越好。我也通知了晞阳和庄湄,虽然那个女人.......可是晞阳和庄湄是无辜的,他们是秦家的孩子.....”晞晨头也不回,絮絮叨叨的解释了一通,打开大门后,这才发现身后的半秋竟然纹丝不动。

  “可以不去吗?”

  半秋的踌躇不决,引起了晞晨的怀疑,她警惕的看向半秋,“你怎么了?从萧子珅家出来,你就神情恍惚,他到底和你说什么了?”

  半秋沉默了瞬间,“没说什么。昨晚你闹了一夜,我只是没有睡好,头痛.....“

  “昨天,我心情不好,喝了太多酒。我向你道歉,可是秋秋.....这么重要的时刻,我还是希望你能陪着我,走吧走吧.....”晞晨小声哀求道。

  半秋无可奈何,走出了大门。

  大门外,晞阳穿着白色的套头毛衣,蓝色牛仔裤,低着头,依靠在墙壁上。

  “晞阳,你怎么站在门外?”晞晨惊呼一声。

  “大姐,我......”刚才晞晨的话一字不落的传进晞阳的耳朵里,他抬头看向她们。

  晞阳脸色苍白,浓眉紧蹙,曾经耀眼如星的眼眸也变得幽深暗淡。

  “晞阳,是不是庄湄为难你了?”半秋暗怪自己粗心大意,晞阳和庄湄同在一个屋檐下,庄湄被赶出梦翼,一定会找晞阳出气,自己应该早点想到,警告庄湄一番。

  “半秋姐,你也不能如此偏心吧。”庄湄一边向她们走来,一边阴阳怪气的说道,“我才是受害者,你应该先关心关心我呀。”

  晞晨看着扎着马尾,素面朝天,穿着一袭黑色毛衣长裙的庄湄,冷哼一声道,“瞧你满面红光,精神百倍的样子,哪里还需要别人的关心?”

  “大姐,你怎么说话呢?”庄湄柳眉倒竖,站在晞晨面前,指了指自己的脸,“你瞧清楚,昨天我一夜没睡,脸色都变差了......”

  晞晨嘴角一扯,浮出讥讽的笑,“放心吧,你离黄脸婆还早着呢,不要杞人忧天......”

  “谁是黄脸婆?”庄湄吼道。

  “停。”半秋上前一步,“都少说一句吧,先吃饭.......”说着,牵着晞阳的手,走到子珅家门前,按下了门铃。

  “哼!”

  “哼!”

  晞晨和庄湄各自哼了一声,横了对方一眼,昂首挺胸的跟了过来。

  子珅刚刚打发了碎碎念的韭菜盒子,站在客厅的阳光下,翻看着一本书。他穿着白色的衬衫和西裤,外搭了一件灰色的毛衣开衫,简单随意的装束,显得他身材修长挺拔,气质清隽飘逸。

  这时,门铃响起。他转头看了看大门,修长清冷的眼眸微微一敛,放下手中的书,迈步向大门走去。

  门很快打开了,子珅黑眸扫过众人,在半秋和晞阳紧握的双手,停留了片刻,“有事?”

  他的声音沉闷,有着风雨欲来前的那种压抑。

  半秋的心咯嗒一下。

  “晞晨订了一桌海鲜,请大家吃.....”半秋看着子珅唇边露出的意味不明的笑容,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晞晨从中间拨开前面的半秋和晞阳,挤开子珅,“我请你吃午饭.......你家小鲜肉呢?别藏着了......”说着,径直走向小爷的房间。

  子珅侧眸看了半秋一眼,“跟我来。”说着,往卧室走去。

  半秋扯了扯晞阳的衣角,两人相视一眼,半秋对他微微一笑,“进去吧。”

  子珅头也不回,冷哼一声,加快了脚步。

  半秋有点无奈,想起晞晨说的酸柠檬,又有点想笑。

  子珅这是在吃醋吗?

  卧室内。

  半秋听着客厅里晞晨呼来唤去的嘈杂声,搬桌椅的响动声,送餐小哥的说话声,沉默不语。

  子珅靠在窗前,那双修长的眼睛清冽锐利地望着她,“想好了?”

  半秋静默了一瞬,抬眸看着他,“在回答你的问题之前,我有一件事情想问你?”

  “哦?”子珅站直了身子,眼眸清亮的盯着她,“你问吧。”

  “樊娴是你女朋友吗?或者说,她曾经是你的女朋友吗?”樊娴就是她心中的一根刺,不管“是”或者“不是”,都要先把她拔出来。

  “樊娴怎么可能是我的女朋友呢?你听谁说的?”子珅微微一怔,随后唇畔浮出讥讽的笑,目光变得深沉,“是那个女人告诉你的。你怎么不来问我,就不辞而别.....”

  “问?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我的眼睛都看到了.....”半秋愤怒的打断他的话。

  “你看到了什么?”子珅脸色阴郁,冷声道。

  “我看到了你们拥抱在一起,我看到了你们在窃窃私语,我看到了你们亲密无间的样子.....”半秋一字一顿的说道,“子珅,我不相信她的话,我只相信你的话,所以我才会去找你,才会看到那一幕........当时,我没有生气,也没有嫉妒,只有悲伤,因为我又是一个人了.......”

  “眼见不一定为实,你就这么不相信我吗?”子珅黑眸寒冷如冰,语气生硬。

  “我害怕,我怕看见你嫌弃的眼神,我怕你会赶我走。”半秋神情悲凉,被人抛弃的滋味,她深有体会。

  “我怎么会赶走你?”子珅唇角露出嘲讽的笑,“莫半秋,是你抛弃了我。哪怕你对我有一点点的信任,我们就不会分开六年。既然你走了,为什么还要回来?”说着,一步一步走近半秋,凝望着她。

  “我想知道你过得好不好?”半秋有一丝迟滞,轻声道。

  “你觉得我会过得好吗?你离开之后,我怎么会过得好?”伤离别,那样的痛苦像喷涌的火山,熔浆四溢,腐蚀他的心。

  子珅眼神变得淡漠,俊雅的脸仿佛透出寒气,“莫半秋,你一直在骗我,这才是你离开的苦衷,你是因为误会樊娴是我女朋友,才会离开我......”

  半秋一下子愣住了。

  “你是不是喜欢我?”子珅眼中突然闪过一丝浅浅的笑意,“也许你一直都喜欢我,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我喜欢子珅?”半秋被这样的假设吓了一跳,心里犯着嘀咕。

  “原来在六年前,你就喜欢我了。”子珅凑近半秋,低头望着她,眼眸沉静而深远,“女朋友,我不介意做你的男朋友。”

  一顿海鲜大餐,半秋吃的食不知味。她的左手边坐的是子珅,右边是晞晨。对面坐着小爷,他穿着宽大的蓝色卫衣,神情依然倨傲淡漠,没有正眼看其他任何一个人。庄湄坐在子珅和小爷的中间,一会对着小爷嘘寒问暖,一会对着子珅卖弄风 骚,惹得晞晨讥笑不止。晞阳低头沉默不语,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为了庆祝,沐晓战和谢苗妙那对狗男女,光荣登上网络头条,我们干一杯......”晞晨举起一杯红酒,慷慨激昂,“恶人自有恶人磨,我们等着看好戏吧。我亲爱的难兄难妹们......”

  “哼。”子珅往椅背一靠,修长白皙的手指缓缓的划过酒杯口,直直的看着晞晨,神情略带讥讽,“秦大小姐,我们既然被卷进秦家和沐家的是非中,是不是有权知道恩怨的原由?”

  这时,晞阳闻言抬起头,脸色惨白,欲言又止。

  庄湄微微一怔,脸上的笑容变得僵硬。

  半秋放下手中的筷子,侧眸看了一眼晞晨,转眸扫过晞阳,微微低下了头。子珅说的对,他有权知道事情的真相,他也是受害者。

  小爷抬头,雾蒙蒙的眼睛淡淡的扫视一周,长长的睫毛抖了抖,眸光微敛,神情不变,轻轻靠向椅背上,不发一言。

  晞晨静默片刻,放下手中酒杯,“陈年旧事,不提也罢。”

  “我来说吧。”晞阳腾地站起来,用力过猛,身后的椅子轰然倒地。

  网络娱乐版头条,梦翼总裁沐晓战和十八线女明星谢苗妙的恋情曝光,文图并茂,吃瓜群众不再淡定,纷纷畅所欲言,热搜更添新佳绩,所以事实证明沐晓战就是一个大傻帽。

  “这是怎么回事?”沐晓战臭着一张脸,自己和谢苗妙的照片怎么会出现在网上?而且都是借位拍摄,两人的动作很是暧 昧

  “我已经和各大网站联系,要求对方删除不实报道......”贺欢言有苦难言,沐晓战生性多疑,自从知道自己通风报信之后,秦家的事情不再让他插手,所以关于谢苗妙的任何消息,他都不知情,现在东窗事发,也让他措手不及。

  “一定要查出照片的来源。”沐晓战英俊清冷的眉眼透着凌厉,自从昨天遇到秦晞晨之后,诸事不顺,先是海外公司的一个新能源开发的项目出现了技术的问题,然后又是关于谢苗妙的恋情报道。

  “下午在银轮酒店,谢苗妙会举办一场记者会。”贺欢言浓眉一扬,苦笑道,“晓战,前天的电影发布会真的是你指使的吗?还有谢苗妙又是怎么回事?”

  沐晓战一如既往的穿着量身定做的西服,精良的做工,一看就知道价格不菲。他烦躁的来回走了几步,突然脚步一顿,侧目瞥了贺欢言一眼,眼神锐利逼人,“有些事,你还是不知道的好。我不希望你左右为难。”说着,嘴角渐渐浮出冷冷的笑意,“想打我的主意,真是自不量力。谢苗妙是哪家娱乐公司的?在记者会之前,我要收购它的股权.....”

  贺欢言一愣,下意识的看了一下手表,1点30分,离记者会还有2个小时.......

  此时此刻,晞阳讲的故事也接近尾声。

  他的声音平淡如水,俊雅的脸上却透出浓重的忧伤,“沐天镇回美国之后,沐家的人找到了妈妈,他们逼着她去做人流手术......”

  半秋心头微震,抬头看向对面的小爷。

  小爷低垂眼眸,清新出尘的脸上,染了一层阴霾。

  “你怎么会知道?你听谁说的?”庄湄一脸的震惊,那时她的父亲还在世,四岁的她和父亲居住在南通。直到一年后,父亲病故,母亲才将她带进秦家。

  “妈妈。”晞阳眸色一沉,唇角轻扯,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故事还没有结束。嫁给爸爸之后,妈妈一直对沐天镇念念不忘,终于在7年前,她打探到沐家的消息,得知现任沐家家主就是沐天镇,她便孑身一人去了美国,依靠着沐家的势力,很快在海外打下一片天地.......”

  “不是你说的那样,妈妈是被大姐逼走的......”庄湄美丽的脸因为愤怒而涨得通红,指着一旁错愕的晞晨,“是她,是她逼走的妈妈.....”

  “这么多年,外人都这么传。就连爸爸和大姐也相信,是因为那次争吵,妈妈才去的美国......”晞阳的声音如溪流,清澈而绵长。

  半秋心头一凛,转头看向身边的晞晨,只见她神情略显呆滞,脊背却挺的笔直,放在膝盖上的手,轻微颤抖,半秋伸出手,轻轻地握了握,晞晨侧眸扫了她一眼,默了一瞬,脸上泛出苦涩的笑意。

  子珅侧头看向窗外,灿烂的阳光已经变得暗淡,强劲的秋风吹落枯黄的树叶,一片接着一片,不知不觉间秋色已深。

  “沐晓战不是冲着我来的,他是为了妈妈,才回国的.....因为,因为.....”晞阳的故事还在继续,他双手撑着桌面,修长白净的手指,骨节分明,眸色幽深,“那个孩子还活着,她为了沐家的家产,要让那个孩子认祖归宗......”

  “秦晞阳,你胡说,妈妈不是这样的人.....”庄湄起身,喊道,“那个孩子不是没有了吗?哪来的孩子?....”

  “闭嘴!”

  “啪啦啦——”

  酒杯四分五裂,红色的液体飞溅在地板上,触目惊心。

  晞晨一抬手,挥落桌上的酒杯。

  她的动作一气呵成,声音洪亮,吸引了众人目光,也阻止了庄湄的吵闹。

  “沐晓战不想那个孩子回沐家,对吗?”晞晨的脊背依然挺拔笔直,清冽的眼眸死死盯着晞阳。

  晞阳低垂的头,放下手,转身扶起地上的椅子,缓缓的坐下,点了点头。

  晞晨站起身,神情沉静如水,“我们秦家的孩子没有去沐家认祖归宗的道理。”说着,一步一步的走出了门。

  庄湄气急败坏的嚷道,“秦晞阳,你说的话.....我一句都不相信,我要打电话去美国,问清楚....”说着,也风风火火的冲出了门。

  半秋愣了一会神,这才急急忙忙起身,被子珅一把拉住,“当心脚下。”

  半秋低头一看,一块玻璃碎片就在自己的脚边......

  “别动!”

  子珅站起身,抽出几张餐巾纸,包裹着手,小心翼翼的将半秋面前的玻璃碎片捡起,转身走进厨房,放进纸篓里。

  等到地板被子珅打扫干净之后,他在半秋面前站定,两人隔得很近。

  半秋几乎能看到他黑眸中自己小小的人影。

  子珅清隽的面容浮出笑意,耳语道,“女朋友,只给你10分钟。”

  半秋的心骤然紧绷了起来,脸微微一热。

  子珅后退一步,神情透出愉悦,眼中波光流转,“不许超时。”说着,转身径直上了二楼。

  半秋心慌意乱,随意的瞥了一眼四周,只见对面的小爷依然低垂着眼眸,嘴角上扬,似笑非笑,意味深长。

  小爷起身,抬眸扫了半秋一眼,停了一瞬,转身往房间走去。

  看到孤零零坐在一边的晞阳,半秋才明白子珅的意思。

  她深深叹了一口气,走到晞阳面前,蹲下 身子,“晞阳,你想和我谈谈吗?”

  晞阳抬头,眼神无助,苦涩一笑,“半秋姐,我应该早点告诉你们的。我....我不知道如何开口?”

  “没关系,真的没关系。晞晨没有怪你,这不是你的错。”半秋轻柔悦耳的嗓音如流水倾泻,黑眸璀璨如星。

  “那是谁的错?”晞阳眼眸闪过一丝疑惑,轻声问道。

  “是他们的错。”半秋语气坚定,“晞阳,别为了他们的错来惩罚自己,你的命运是由你自己主宰,姓什么又有什么关系呢?不管你是秦晞阳,还是沐晞阳,你都是我认识的那个开朗,善良,会对我笑的晞阳。”

  “像这样吗?”晞阳白皙俊朗的脸上浮出耀眼的神采,眸光闪动,笑容夺目。

  半秋笑意盈盈,点点头,“这才是我认识的晞阳。”

  “半秋姐,大姐.....”事情的真相对晞晨太过残忍,晞阳担心她受到伤害。

  “别担心,晞晨有我呢。你先把自己照顾好,回去洗个热水澡,再睡上一觉。有事,明天再说。”半秋嫌弃的拍拍晞阳的肩膀,“晞阳,你真的不适合忧郁王子的人设,我看俊朗美男比较适合你。”

  晞阳一愣,俊白的脸上泛起淡淡的红晕。

  半秋目送晞阳离开,看着他高大修长的背影,不由的又叹了一口气。

  “女朋友,我适合什么人设呀?”子珅走到半秋的身边,侧眸瞥她一眼,淡漠的说道。

  半秋微窘,“你什么人设都适合,可以自由切换。”

  “有眼光。”子珅低沉的声音带着浅浅笑意。

  子珅转身走到餐桌边,挽起袖子,“别傻站着,搭把手。”

  “....呃....”半秋沉默片刻,“我还是回去看看晞晨....”

  “不急,你让她先冷静一会。”子珅转头,挑眉看着半秋,“你是不是想躲着我?”

  “没有,哪能呀?”半秋讪讪一笑,走到子珅的身边,“你去休息,这里我来收拾.....”

  “莫半秋,你是不是后悔了?”子珅嘴角冷冷的扬起,眼睛更是冷的像要结冰。

  “我没有后悔,只是....我.....”半秋不能确定自己对子珅的感情,喜欢吗?也许吧。

  “半秋,不要离开我,我会让你爱上我的。”子珅侧身,眼眸深而静地盯着她。

  “嗯。”半秋心头微微一颤,点点头,是喜欢吧。

  午后日光稀薄,半秋走后,子珅没有了看书的兴致。他坐在沙发上,头往后一仰,闭上眼,长腿随意交叠,自己无意卷入秦家和沐家的纷争,可是为了半秋,他心甘情愿。

  这时,小爷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他目光灼灼的注视着子珅,语气硬邦邦的说道,“恭喜你,有了一个女朋友?”

  子珅依然闭着眼睛,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眉眼之间浮现出淡漠,“恭喜你,多了一个小堂弟。”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