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灵异 → 冥婚有喜鬼夫求放过阎玥最新完结

冥婚有喜鬼夫求放过阎玥最新完结

黄色小紫人 著

连载中免费 灵异小说

《冥婚有喜鬼夫求放过》是黄色小紫人所著一部长篇惊悚恐怖小说,主角是阎玥,讲述了阎玥因为父亲的医药费而误入歧途,却因此招来更可怕的麻烦的故事。阎玥是一名大学生,因为父亲的医药费迫不得已做了一回她这辈子都觉得羞耻的事情,但是事情过后她才发现,有些东西,一旦沾惹便再也逃脱不得,好友的死亡让她如坠冰窖,每晚的恐怖经历更是让她生不如死……

326万字|次点击更新:2021/01/25

在线阅读

《冥婚有喜鬼夫求放过》是黄色小紫人所著一部长篇惊悚恐怖小说,主角是阎玥,讲述了阎玥因为父亲的医药费而误入歧途,却因此招来更可怕的麻烦的故事。阎玥是一名大学生,因为父亲的医药费迫不得已做了一回她这辈子都觉得羞耻的事情,但是事情过后她才发现,有些东西,一旦沾惹便再也逃脱不得,好友的死亡让她如坠冰窖,每晚的恐怖经历更是让她生不如死……

免费阅读

  我叫阎玥,现在正在读大四。

  前段时间我爸在工地上摔断了腿,工头跑了。

  我妈打电话给我,让我想想办法能不能问朋友借钱,给我爸凑医疗费,不然的话我爸可能要截肢。我认识的朋友很少啊,借不到钱。

  学校里面有人张贴过广告,寻找体外受孕的有偿捐献者,一次给三万到五万。我之前对这种广告都觉得避而远之,新闻上面也报道过,这种有偿捐献工作室往往都伴随着很大的危险,很容易造成大出血,感染,以后不孕。

  可我也没有其他的选择了,就找到了他们的联系方式。

  接我电话的叫做王海,我们约了见面的地方之后,我才看见王海是个地中海的男人,他看上去挺随和的,一直都笑眯眯的。

  然后他给我说,像是我这么漂亮的,只要检查身体没问题的话,捐献价格会很好,能给我五万以上。

  我当时心里面是紧张害怕,还有不安的,可我真的很需要这笔钱,就问他应该怎么做。

  他引导我去做了体检,然后第二天到了工作室取卵。

  因为紧张,我甚至都没有多仔细的看工作室的结构环境,到了地方之后,就被一个穿着白褂的大夫引着进了一个灯光有些昏暗的房间。

  被打了麻醉药以后,我就昏迷了过去了,等我醒来的时候,浑身都是酸软没有力气的。

  全身都很痛,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穿过了一样。

  房间里面已经没人了,我忍着疼痛下了床,从房间走出去,就看见了在外面的屋子,王海正拿着手机站在窗户边打电话。

  我虚弱的喊了一声王哥。他马上挂断了电话,往我这边走过来了,然后他一边扶着我,一边递给了我一个袋子。

  我打开看了一下,里面有十个信封。

  王海笑了笑,说这是十万块钱报酬,买家觉得你很不错,很满意。

  我心里面惊喜,十万块,我爸的手术费有着落了。

  王海扶着我走出去,最后还开车把我送到了学校。

  这件事情我没有告诉任何人。

  回到宿舍之后,就连我最亲近的舍友兼闺蜜,苒欣,我都没有告诉她,而只是谎称自己生病了。

  之后我去把钱打回去了家里面,没给自己留下来一分。

  过了一天之后,我身体也没什么不良反应了,不痛不痒,就像是之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我查过一点儿网上的资料,觉得我这个取卵有一点儿不符合常理。

  女人一次例假只排出一枚,而取之前一般都会打激素。

  才能取到三四枚。我并没有被打激素……

  这件事情是其一,我很快就没去想了,因为吃亏的不是我,我反倒身体少受影响。

  可同时也发生了第二件事情,就是我经常收到莫名其妙的短信,对我嘘寒问暖的,我并不知道他是谁。

  我把这个事儿告诉了苒欣,苒欣说可能是我的追求者,不用多想什么。

  之后除了短信外之外,我又开始收不知道谁寄的快递,东西很杂乱,小到日用品卫生巾,大到我平时穿的衣服,甚至还有电子用品。

  这些东西要么是我平时常用的,要么就是我喜欢,可是又没钱买的。

  我害怕不安,不知道是谁送给我的,可苒欣则是觉得挺高兴,还一直说这是多好的一件事儿啊,有人那么关注你喜欢你,还给你送这么多东西,要是他长得也帅气的话,完全可以做男朋友了。

  我强笑着和苒欣说别开玩笑了,我不打算谈对象的。

  事实上我之前也从来没谈过恋爱,直到现在都没有和男孩儿牵过手。这和我小时候的经历有关,这个暂且不提。

  我打算如果这个送我东西的人出现,我就马上拒绝他,让他不要再在身后悄悄的观察我。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情让我心里面不安。

  我每天晚上都觉得自己休息的特别不好,早上醒来浑身腰酸背痛的,就好像走了一夜路一样。

  苒欣看我的目光,也开始有点儿奇怪,就像是她知道什么事情,却又不和我说一样。

  同时我发现宿舍楼里面的女生,经过我们我们宿舍楼的时候,总低头就像是在说什么话似得。

  我压抑的不行了,不停的问苒欣到底怎么回事儿,她才犹犹豫豫的告诉我说让我听了别害怕。

  我心里面咯噔一下,让苒欣快点儿告诉我,不然我就要被逼疯了。

  苒欣叹了口气,接着说道:阎玥,你知道自己梦游吗?

  我愕然,说我不梦游啊。

  苒欣苦笑着说我也不知道啊,你以前也没梦游过,这几天我晚上觉得不对劲,有声音。醒过来就发现是你梦游了,而且……

  我追问苒欣,而且什么?

  她拿出来了手机,然后让我自己看。

  我这才明白,苒欣竟然录下来我梦游的视频吗?

  我接过来手机,看见视频里面最开始是一片漆黑的,接着突然有了一点儿光,是微微晃动的蜡烛光线。

  这个气氛有点儿诡异,而画面之中,终于出现了一个人,那个人是我,而我手上拿着一截红色的蜡烛,闭着眼睛面无表情的下了床。

  接着我从床下拉扯出来了一个箱子,箱子是黑漆漆的木箱。

  我将蜡烛放在地上,将箱子打开,接着从里面拉出来了一件暗红色的像是嫁衣一样的衣服,并且……

  视频里面的我将它穿了上去!

  我额头上已经全部都是细密的冷汗了,死死的看着视频,直到这个时候,视频里面的我都没有睁开过眼睛。

  可我床下,怎么会有箱子,红蜡烛和嫁衣是哪儿来的?

  手上抓着手机,我去我床下摸索,可是我什么都没有摸索到,床下空空荡荡。

  苒欣这个时候也不安的说了句:“你先看视频,我也找过你床下,什么东西都没有的。”

  重新把注意力移动到了视频上面,我看见换好衣服之后的我,拿起来红蜡烛之后,朝着宿舍外面走去了……

  镜头开始移动,应该是苒欣在跟着偷拍我。

  当我出去了宿舍之后,缓慢的走到了楼道的镜头,这个时候镜头已经没有拉近了。

  苒欣小声的说:“我不敢出去,因为很多人说,如果梦游了被叫醒的话,人可能会死,我怕把你叫醒……”

  我的注意力全部都在视频上面,没有仔细的听苒欣的话。

  因为光线还有像素的原因,视频画面已经有些模糊了……

  可还是能够看见,穿着嫁衣的我跪在了地上,并且将红蜡烛放在了面前……

  同时我抬起来了手,将手塞到了嘴巴里面,等拿出来的时候,手指头已经被咬破了,正在往外滴血……

  我将血都滴在了蜡烛上面,蜡烛的光,都仿佛妖异了很多……

  接着我把手收了回来,双手都放在腹部的位置,对着蜡烛面前,拜了三下……

  视频到这里戛然而止了……

  我额头上全部都是细密的冷汗了,慌张无比的看着苒欣。

  苒欣表情也很不好看,说:“阎玥,我之前不是不告诉你,就是太诡异了,我怕吓到你。”

  我用力的咬着下唇,身体还有些发抖,也明白了其他人眼神怪异的原因。

  可为什么,我身上会发生这么诡异的事情?

  苒欣把手机拿了回去,说她把视频发给我一次,她得去上课了,同时她问我要不要下午请个假,她带我去医院看看?是不是最近精神压力大,才会梦游?

  我却觉得,不是这样……我做的那些事情已经不像是梦游了,就和中邪跟鬼上身一样……

  神情恍惚的去上了课,之后去食堂吃饭,我心里面压抑的不行,总觉得所有人都在议论我,而且那些人的目光,让我太难受了。

  下午苒欣给我发信息,问我要不要去医院,她陪我去。

  我心里面压抑,因为我这个情况太诡异了,去了医院,怎么和医生解释视频里面的事情?

  我不是一个无神论者,我感觉自己是撞鬼了吗?

  告诉苒欣我不去医院。

  等到下午的课结束之后,我回到了宿舍,躺在床上的时候,心里面依旧压抑到了极点。

  再一次翻身下床,我去翻找床下,依旧没发现什么箱子。我越来越觉得,自己可能是撞鬼了,可我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

  最后我拿出来手机,想要在网上搜一下,附近有什么地方有先生道士一类的人,给我身上驱鬼。

  的确找到了几个电话和地址,我挨个打过去,基本上对方都说可以上门驱鬼,可下一句话就说先让我转几百块钱定金过去。我直接就知道,这些是骗子。

  当我已经快要失望到绝望的时候,最后一个电话打通了……

  那边传来一个有些沙哑的男人声音,说了句:“你好?”

  我查到的信息里面,电话中这个男人应该姓李,强忍着心头的悸动,我说您是李先生吗?

  他嗯了一声,问我有什么事情。

  我立刻就把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说了一次。

  那边沉默了一下,接着说:“明天上午八点,老城区三合街,你来了就能找到我开的店铺,现在电话里面,我帮不了你的。”

  他的话让我明白,我的确是撞鬼了。

  我能感觉到额头上都是细密的冷汗,接着又问他说,我现在应该怎么办啊,如果晚上再做那种事情,会不会有什么影响?

  那边嗯了一声,说是有影响,你做的动作应该是某种招鬼的仪式,穿着嫁衣,应该是冥婚,不过那只鬼还没来。

  我头皮发麻了起来,问他说,那怎么办,万一今天晚上,他来了呢?

  李先生又沉默了一下,说道:“别睡觉,不要睡觉,就不会有事了,记得八点钟到。”

  说完之后,他不待我再问别的,电话就被挂断了……

  我还下意识的喂了两声,才反应过来,然后无力的收起来手机。

  我整个人都蜷缩起来待在床头,心里面有种难以言喻的恐慌。

  就在这个时候,宿舍的门突然被打开了。

  我吓得立刻抬起头,惊疑的看着门口。

  进来的是苒欣,我稍微松了口气,然后问苒欣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因为现在已经天黑了,平时苒欣下课就会回到宿舍的,这个时间都差不多晚上十点了,很不合常理。

  苒欣却没有回答我的话,走到床边,她坐下之后就愣愣的看着我。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屋子里面的光线好像暗了很多,而且苒欣的脸色,和平时的红润不一样,变得很苍白,双眼也有些无神,就像是受过什么打击一样。

  我不自然的问苒欣到底怎么了,别吓我啊。

  苒欣却还是一言不发,平躺在床上睡觉了。

  我心里面越发的压抑了,靠在床头,可却开始觉得自己很疲惫很疲惫,甚至眼睛都快要没办法睁开了。

  我用力掐自己的掌心,刺痛感觉却依旧无法让疲惫减少。

  眼皮越来越沉,我睡了过去……

  可能因为心理作用的原因,我睡得并不是很死,我很害怕自己再一次梦游。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自己的脸上突然多了一只手,在轻轻的摸我的脸,我当时就惊醒了过来,因为我们宿舍里面没有别人,只有我和苒欣。

  我以为是苒欣在摸我,猛的睁开了眼睛之后,我当时头皮就发麻了一下,因为我这个时候,并不是躺在床上的,而是坐在床边。

  并且在我的面前还站着一个人,屋子里面的光线太暗了,我看不清他的长相,可是根据这个身材,绝对不是苒欣!而是一个男人!

  我吓得浑身汗毛都炸立起来了,怎么会有个男人进了宿舍里面?

  还有,我感觉自己的身上衣服很厚重,不像是我睡觉时候穿着的T恤。

  这个男人的手还在我的脸上摸着,我惊慌的想要伸手去推开他,可是我却发现,自己的手竟然不能动了,我身上已经完全被冷汗浸透了,强烈的恐惧缭绕在我的心头。

  他的手从我的脸上慢慢下滑,开始对我动手动脚,窗户外面进来了月光,我能看清楚,自己身上被剥下来的是一件红色的嫁衣,风吹在皮肤上,让我觉得身上全部都泛起来了鸡皮疙瘩。

  我面前的这个男人,是鬼吗?

  我又去做那个诡异的像是仪式一样的动作,把他带来了吗?他解开我的衣物之后,手在我身上游走,一种触电一样的感觉,让我打了个哆嗦。

  我想喊出来声音,可他却凑近了我,我无法反抗,意识却格外的清醒,而他却一直对我上下其手,我开始忍不住身体的反应,这一切对我来说都是第一次,可却让我无比的恐惧。

  他终于在我几乎窒息的时候,忽然离开,我刚要喊救命两个字,他整个身体席卷而来,我张大了嘴巴,睁大了双眼,几乎整个人都要昏厥了过去。

  可他没有停顿,依旧肆无忌惮,最后我发疯一般的抓扯着他的后背,试图想阻止他,可他没有任何反应,就像是感觉不到疼痛一样。

  而对我来说,没有了丝毫的温存,甚至他没有给我能够喊出救命的机会,就那么一次次的徘徊在我身侧,最后我是昏死了过去的……

  第二天,脸上感觉微微的熨烫,我艰难的睁开了眼睛。

  双腿间的撕裂感觉,让我痛哼出来了声音,我艰难的靠着床头坐了起来,床上一片狼藉,我身上没穿衣服,浑身酸痛,脑袋也是昏昏沉沉的。

  眼泪一下子就滚落了出来,就在这个时候,我感觉到有人看着我。

  我猛的一扭头,却看见苒欣也坐在床边,她一直看着我的身体,双眼无神。

  我慌张的拉着被子,去遮住自己的身子,然后我哭出来了声音,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掉。

  昨天苒欣都发现了吗?她醒过来了?可她怎么没帮我,就眼睁睁的看着我被欺负?

  不,不对……昨天晚上如果是鬼的话,苒欣也没办法帮我的……

  我经常听老人说,如果人被鬼缠身的话,只有那个人能够看见那只鬼,别人都看不见,如果这个人和鬼说话,对于别人来说,这个人就是在和空气交流的。

  现在这个年代不信鬼神了,有不少人因为这个而被当成了神经病,可在老些时候,大家都知道是因为撞鬼了……

  我心里面很崩溃啊,想起来了时间,八点钟,要去找那个李先生的。

  慌张的想穿衣服,可我浑身和散架了一样,差点儿从床上摔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苒欣突然站了起来,她朝着屋子外面走去了……

  我没有去喊她,我现在太狼狈,而且觉得太丢人。

  而苒欣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接着她扭头看我,声音有些沙哑的说了句:“阎玥,认命吧……他来了。”

  苒欣的话,让我整个人都有点儿呆滞了。

  他来了?苒欣是什么意思,她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也看见了那个鬼?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灵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