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灵异 → 我从地狱来王小龙最新列表

我从地狱来王小龙最新列表

白玉京 著

连载中免费 灵异小说

《我从地狱来》是白玉京所著一部长篇都市灵异小说,主角是王小龙,讲述了他大学之后首次回到家乡,由一件古井沉尸的案件发现了更多扑朔迷离的事情的故事。王小龙是被收养的,在他上大学之后带着好友回家,没想到遇到了死人的事情,听周围村民说,这是第四个了,而在人群中的他,看到尸体的嘴里爬进去一个白色的东西……

269万字|次点击更新:2021/01/23

在线阅读

《我从地狱来》是白玉京所著一部长篇都市灵异小说,主角是王小龙,讲述了他大学之后首次回到家乡,由一件古井沉尸的案件发现了更多扑朔迷离的事情的故事。王小龙是被收养的,在他上大学之后带着好友回家,没想到遇到了死人的事情,听周围村民说,这是第四个了,而在人群中的他,看到尸体的嘴里爬进去一个白色的东西……

免费阅读

  几乎每个人都听过这么一句话,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真的吗?

  命运是个什么东西?

  我穷极一生也没有摸索透这两个字是什么。却是将其他四个能改变命运的字领悟的极为透彻。

  因果,业障。

  佛家说因果,道家讲业障。

  我不信佛也不信道,我信奉的是一个很多人都没有听过但同样讲究因果业障的教派。

  木椅子教。

  这个教派极少有人知道,只在西北少数地区流传,具体传承多少年也无从可考,详细的东西我也无法跟人解释,若非要做以阐释,我只能说它更像是一个佛教和道教的综合体。

  我以前认为,什么东西都逃不脱科学道理。直到有一天我才发现,很多事物都是发生在科学以外。

  我叫王小龙,家在西北特别偏的一个小山村,今年二十,大一暑假的时候我带着大学认识的好基友李少华去我家玩。

  也正是这个暑假,改变了我的一生。

  那天带着李少华刚到村口。发现村口的老柳树下面围着老水井站着一群人。

  耐不住好奇心,我和李少华跑了过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没到人群前面,我就听到人群议论纷纷,说什么这是第四个了,好可怜之类的话。

  我靠近人群,拍了拍看热闹的胖婶询问怎么回事,胖婶看了眼我略显惊讶,“小龙回来啦。”

  我点点头,“婶子,这咋回事啊。”

  胖婶摇摇头,“死人了。”

  “死人了?谁?”我愣了一下,随即问道,旁边的李少华拿着照相机耐不住寂寞就往人群里面挤,想要看一看到底怎么回事。

  胖婶压低声音道,“隔壁村的赵瘸子,今天早上你养父去庙里上香,路过这里闻到井里面有臭味,趴到井口一看,里面飘着个人,赶忙找人捞了上来。捞上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泡浮囊了。辨认了半天才认出来是赵瘸子。”

  人群中不知为何突然吵了起来,我听声音似乎是李少华和人发生了争执。紧忙挤了进去。发现李少华正和村里的老李瞪眼儿。

  一问才知道,李少华听老李说赵瘸子死是因为鬼神作祟,当时就告诉老李要信科学,老李一辈子也没念过几天书,科学对他而言算个屁,听到李少华跟他讲科学,老李当时就用方言回了一句碎球娃娃懂我的个球。然后二人就呛上了。

  “李爷爷,别生气,我同学不是故意的。”我上去安抚老李,又给李少华使眼色让别惹是生非。

  老李看到是我也消了气,“小龙回来了。”

  我点点头,为了防止二人再呛起来,我就将李少华挡在我身后。

  低头时才发现地上是泡肿了的赵瘸子,地面湿淋淋的,似乎是死前遇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赵瘸子充满鲜血的双眼瞪得极大,嘴巴也大张着。模样骇人的很。一众看热闹的除了老李其他人都保持着一段距离。

  我似乎又听道有人说什么第四个了,就转头问老李什么第四个了。

  老李脱下鞋在脚底拍了拍又重新穿上,“这是这口井这个月淹死的第四个人了。”

  我听的心中一凛,说不震惊是假的。听老一辈的讲,这口井存了在好几百年,村里祖祖辈辈都是喝这口井里面的水长大的。我也不例外。

  一想到这井里面竟然在一个月淹死了四个人。心里面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李爷,除了赵瘸子还有谁?”我又问道。

  “还有咱们村儿的老刘和苏家老五。”老李坐在老柳树下面的石墩子上给自个儿卷了根旱烟。

  “这才三个,还有个谁?”我追问道。

  老李吸了口旱烟,“我不信你狗日的没猜到。”

  我愣了一下,仔细一想,回村前路过旁边的村子,似乎有人家在办丧事,我还专门打听了一下。

  “你是说下川沟的张婆娘?”我问老李。

  老李吧嗒吧嗒的吸着旱烟,点了点头,“都是造过孽的,阎王看不下去就勾了他们的名字,他们死得其所,就是死的这个位置膈应人。”

  “我感觉这肯定是人为的,一个水井里面死四个人,肯定是谋杀。”身后的的李少华还是不信老李的那一套。

  这话一说,老李瞪着眼,鼻腔里面喷出两股烟雾,“小龙,你这同学是城里来的吧。”

  我没回答,目光被赵瘸子张着的嘴吸引了过去,我清楚的看到赵瘸子嘴里似乎有什么东西蠕动了一下然后就不见了。

  “城里来的怎么了?”李少华当时就不高兴了,又开始和老李准备开呛。

  “碎球大的,你懂我的个球,死的这四个人,老刘手脚不干净,偷过不该偷的东西,苏老五不孝顺,自个儿老娘是饿死在炕上的,赵婆娘害得多少家庭破碎,就这死瘸子,你们以为后山的盗墓洞哪来的?就是这死瘸子挖的。你说他们四个死不是因为阎王爷勾命是什么?”老李开口道,一根烟已经到了底。

  李少华还要反驳什么,被我的动作吸引了过来。

  “干嘛呢小龙?”

  我蹲在赵瘸子身前,清楚的看到一个白色的东西钻进了赵瘸子喉咙。

  “他嘴里有东西。”我指着赵瘸子,话刚说完后脑勺就被人甩了一巴掌。

  我回头准备干,却发现来人是我养父。

  “娃娃人家,乱碰什么尸体,回去!”养父沉着脸,我乖乖起身,还是惦记着赵瘸子嘴里的东西,又补充了句他嘴里有东西。

  但我知道说这没用,我是养父一手拉扯大的,养父是个聋子。

  养父身后跟着一群人,是赵瘸子的弟弟以及几个亲戚,来这里是为了收尸。

  老李掐灭烟蒂,冷眼看着赵瘸子弟弟,“赵小宝,挖人坟是要遭报应的,你要是还不收手,下一个死的就是你了。”

  赵小宝是个干干瘦瘦的中年人,只是瞪了眼老李,和几个亲戚把赵瘸子的尸体架到车上拉了回去。

  众人散去,我也带着李少华回了家。

  睡到半夜的时候我被李少华使劲推醒,我揉着眼睛,“畜生,大半夜你不睡觉,瞎折腾什么?”

  卷儿冲我做了个噤声手势。指着窗户外面,“小龙你听,怎么大半夜有人在敲鼓。”

  我仔细一听,果真听到有有人在敲鼓,声音似乎还是从村口传来的,村里面的狗因为鼓声此起彼伏的狂吠,我摸手机一看已经凌晨一点半,大半夜敲鼓这不有病呢嘛。

  “去看看?”李少华推了一把我。

  我想了想就开始穿衣服,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回家后,明显感觉村里和以前有了很大变化,但是具体哪里变了,我还真说不上来。

  穿好衣服我两就下了炕,朝着村口走去。

  虽然是大夏天,但是大半晚上还是挺冷的,就是不知道哪个脑子有病的这个时候敲鼓。

  快到村口的时候碰巧遇上了老李,老李看到我的时候愣了一下,“你来干什么?”

  我指着村口,“吵的睡不着,出来看看是谁。”

  三人无话朝着村口走去。

  快到村口的时候,依稀看到村口老柳树下面的水井口上站着个人,借着月色我认出来那就是白天碰到的赵瘸子弟弟赵小宝。

  “不好!”老李喝了一声,向着赵小宝极速跑去。我和李少华跟在后面,老李转身抓住我,“你别来!回去把你养父叫来,快!”

  我迟疑一下折身回家,老李和李少华就朝着赵小宝跑去。

  当我叫来养父的时候,村口聚集着许多前来查看的男人,人群围成一个圈儿。

  养父和我挤了进去,发现老李和李少华浑身是土在地上坐着。我紧忙上前去扶起二人。

  同时也看清了形势,赵小宝被一根绳子拴住脖子挂在老柳树上,身下正对着那口老水井。

  借着月色,所有人都能清楚的看到赵小宝是在笑。微风摆动着赵小宝的尸体左右晃荡。

  鼓声依旧,我听的清楚,竟然是从水井里面传出来的。

  “你已经杀了五个了,还想做什么?”养父走近赵小宝尸体,抬头对着尸体问道。

  我和李少华对视一眼,李少华眼神询问,我摇摇头,以前只知道养父经常安置死人,养父从来不让我去那种场合,所以养父和死人对话的场景我也是第一次碰到。

  水井里面的鼓声停了。

  嗬嗬……

  似笑非笑的声音突然从赵小宝口中传出,我惊的浑身一抖,李少华也被吓得不轻,在场来的众人也都心中凛然。

  养父的神色一点一点凝固,眉头也拧成了一疙瘩。

  “我答应你,明天带人重新修葺你的坟墓,但你也要保证,不再伤害无辜。”养父再次开口道。

  嗬嗬……

  可能是错觉,养父余光扫了眼我。

  现场的场景就是感觉养父是在和赵小宝对话。

  “这事我不能答应你。”养父皱着眉头冲着尸体开口道。

  嗬……

  刺耳尖锐的吼声突然从尸体口中发出,尸体睁开了白鼓鼓的眼睛,两只眼睛倒翻,只能看到眼白。

  水井之中再一次传出鼓声,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动静大。

  “他是王家乩童,他必须死!”一道女人的声音从赵小宝尸体口中传出。与此同时,赵小宝尸体抬手指着我。

  我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弄得心中一紧,老李将我拦在身后。

  “尘归尘,土归土,你是往生路上鬼,莫再干扰阳世人。人之事,人来做。”养父再度沉声开口。

  呵呵呵……

  阴冷笑声从尸体口中传出,水井之中的鼓声更大了。

  噗通!

  尸体毫无预兆的掉进了水井之中。

  轰隆!

  地面突然震动,村口的老柳树从中间裂开,露出其中一块古老石碑。

  碑上有字。

  乩童寻帝墓,阴兵借阳路。

  万鬼敲魂鼓,人血染浮屠。

  眼前的一切超脱了我二十年的认知范围。旁边的李少华和我一样,整个人都有一些木讷,老李朝着水井走去,趴在井口看了一眼,又看了眼养父,养父点点头。

  “吴三儿,你带几个人去把赵小宝亲戚叫来让把尸体收回去,其他人搭把手,先过来把人捞上来。”老李冲着人群招呼了一声。

  我和李少华在旁边看着,消化着刚刚的所见所闻,回过神后,我和李少华注意力同时向着老柳树中间的石碑靠拢。

  走近石碑将上面的二十个字来回读了几遍,虽然不明白具体什么意思,但是感觉挺唬人。

  不多时,赵小宝尸体就被捞了上来,我和李少华凑近看了一眼,惊的一哆嗦,刚死了一会儿的人,尸体就开始腐烂,全身上下全是拇指大小的脓疮,恶心至极。

  尤其是尸体的面部,已经烂的不像话就像是咬了一口又放了很久的苹果。

  我的目光突然被赵小宝张着的嘴吸引了过去,和白天看到的赵瘸子尸体一样,赵小宝尸体嘴里也有个东西在蠕动。

  “他嘴里有东西!”我指着尸体说了声,本来是给老李说的,没想到老李没动作。我耳聋的养父蹲了下来,盯着尸体嘴巴看了半天,食指中指极速插进尸体口中又拔出。

  所有人都看到养父两指之间捏着一条拇指粗的白色虫子。

  啪!

  养父前脚刚把虫子扔到地上老李的大脚后脚就到,虫子被踩的稀巴烂,一股剧烈的恶臭味传出,所有人皱着眉闭着嘴,李少华直接受不了,捂着嘴就去吐。

  “长生丸。”养父看了眼老李,老李用土蹭着脚底点点头。

  “这狗日的活该死,早上死了一个还不长记性,肯定是又去后山野坟了。”老李沉着脸啐了口浓痰。

  养父无话,赵小宝的几个亲戚都来了,一语不发的就把尸体扛上了车往回拉。

  这几人身上有一股说不出的土腥味,难闻的很,而且发丝之中都有尘土。像是好多天没洗头。

  “你们几个狗日的,挖人坟害人害己,不要再执迷不悟了。”老李沉着脸,面色不好的很,成语都用了两个。

  “你管求我们着呢。”说话的是赵小宝的堂哥赵小利。

  老李瞪眼要骂,被养父压了下来。

  “大家现在都回去吧,明天正好初九,跑庙的九点到庙里集合,请凤轿清理一下村子,这段时间村里阴气太重。”养父扫了眼所有人。

  人群散去,我也终于明白这次回来之后村里哪里不一样了,总是感觉背后凉嗖嗖的。走路上总有屁股后面跟着人的感觉。

  扶着吐的两腿发软的李少华回了家,一路上养父一句话都不说,眉头紧皱,不知在想些什么事。

  天一亮我就被李少华再度推醒,我揉着眼没好气的问道,“畜生,大清早的不睡觉你干什么?”

  “陪我再去你们村村口看看。”李少华推了把我,这畜生两眼放光,似乎一夜未睡,衣服都没脱。

  “不去,死了五个人的地方,多晦气。”我翻了个身准备继续睡。

  “之前没仔细看看石碑,我感觉那个石碑很不一样,咱两去看看。”李少华推了推我怂恿道。

  我终于动了心思,起身开始穿衣服,刚收拾完养父推门而入,简单明了的说了几个字就走了。

  “吃饭,吃完跟我去庙里。”

  我和李少华对视一眼,我耸耸肩,“听我养父的,石碑没长腿,啥时候看都一样。”

  李少华一听要去庙里,也就没那么强的念想去看石碑,嚷着要和我去庙里看看。

  因为在学校的时候我就给他说过很多次,我们上川沟的庙里有真神,村后山以前叫栖凤山,我们庙里能请来栖凤山的凤神为我们指点迷津。李少华几次三番听我这么说,这个暑假就跟着来了。

  吃罢饭,时候差不多,养父带着我和李少华去庙里。

  我们这边请神和道家的扶乩之术有些像,扶乩之术是两个人中间夹着丁字形木架请神灵,我们这边之所以被称为木椅子教是因为我们用的是木龛。

  最初用的是绑红绳挂铃铛的木椅子,后来逐渐演化成了木龛,是个方方正正的木盒子,里面放着神像,下面挂着铃铛,身上穿着特制的衣服,两侧有两个耳朵一样的把手,在一角上还有一个一拃长的钢筋,是请来的神用来写字的笔。我们这边将木龛统称为轿子,请什么神就是什么轿。比如我们这里请的凤神就是凤轿。

  请神一般需要两个人,这两人被称为轿夫,也被称作乩童,是需要有一定灵根的人。

  村里的轿夫就是养父和老李。

  到庙里之后是八点多,庙里就老李一个人,老李无儿无女,平日里挺疼我的,养父也是个光棍,我算是被他两联手拉扯大的。

  老李和养父对视一眼坐在厢房的土炕上,李少华已经进了大殿,这儿摸摸那儿看看,我怕他弄坏什么就一直跟在后面。

  快九点的时候跑庙的人全来了。

  所有人都换好了和道袍差不多的衣服,我拽着李少华出了大殿,等着养父和老李请神。

  李少华一听要请神,立马来了兴趣,手里的照相机切到了拍摄功能兴奋的等着请神。

  所有人净手焚香,养父和老李走近凤轿,其余人都跪在了旁边,我和李少华都跪在最后。

  铛!

  跪在最前面的吴爷爷手里木锤敲了一下铜磬。

  “画马。”养父开口道。

  吴爷爷拿起一沓黄表点燃。

  养父和老李一人一边抬着凤轿轻轻晃悠。

  李少华想要说什么,被老李瞪了一眼立马闭了嘴。

  养父垂着眼,嘴里面念念有词。

  过了近乎一分多钟。

  喤啷一声铃铛响,李少华惊的手一抖,手里的照相机差点扔了出去。

  咚咚咚!

  凤轿的铁笔在最前面的一块铁台上面书写。

  养父轻声道,“最近村口老水井接连死了五个人,您老人家看看能不能出个手收拾一下。”

  凤轿轻轻晃荡。

  哐哐哐!

  铁笔又在铁台上面敲了几下。

  养父和老李抬着凤轿转身,养父说了声“走。”

  吴爷爷和老王一人拿着彩色的九节桃木鞭,一人扛着盘成一圈坠着铃铛红布条的麻绳,紧跟其后。其余人都跟在了后面。

  “去干什么?”李少华不解的转头问我。

  “村口。”我说了声紧忙跟了上去。

  还没到村口的时候,我们发现村口又围着一群人,走过去一看,水井旁边躺着一具尸体。

  赵小利。

  死相和赵瘸子赵小宝一模一样,都是全身溃烂,我下意识的往他嘴里看了眼,果真有东西。

  喤啷!

  凤轿剧烈摇摆,养父老李抬着凤轿围绕尸体转了一圈。

  啪!

  尸体嘴里面发出一声响,那股子剧烈恶臭从尸体口中传出,我捂住口鼻,已经看到了虫子的尸体。

  变故总是发生着意料之外,尸体突然坐了起来,白森森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

  正直清晨,虽是夏天,九点的山村还是不热,被尸体一看,我只觉得浑身上下凉嗖嗖的。

  “你若不死!帝墓公世!阴兵借路!万鬼敲鼓!血染浮屠!你必须死!”尸体一连说出二十四个字,还是那个女声。

  话罢,尸体竟然朝我冲来。

  喤啷!

  凤轿急剧一抖,老王甩动麻绳发出啪的一声轻响,吴爷爷手中的九节鞭对着虚空一抽,就听到一声女人惨叫。

  赵小利尸体趴在了我身前,我的脚尖正好抵着他的头皮,鲜血脑花溅的我裤腿鞋上都是。

  因为惊吓我整个人在原地一动不动,能清楚的感受到脑门上有冷汗沁出。

  望着脚前的尸体,脑袋一片空白,我想要往后躲,却是腿软的一点儿也躲不开。李少华就站在我旁边,同样呆若木鸡。

  喤啷!

  凤轿再度剧烈一抖,我回过神,发现养父和老李抬着凤轿就站在我对面。凤轿铁笔抵着李少华眉心。

  我扭头去看,发现李少华面容狰狞,白净皮肤下面居然出现了密密麻麻的紫色血丝。

  “他必须死!”尖锐女声从李少华口中传出。

  我惊的往后倒退。难以置信的看着李少华。

  啪!啪!

  老王麻绳再度甩出一个鞭花,吴爷爷的桃木鞭也抽在了李少华后背。

  李少华两眼一翻就倒在了地上。

  我紧忙上去扶住。

  养父老李抬着凤轿走近水井,围着水井转圈,养父口中念念有词,吴爷爷掏出黄表点燃成灰扔进了井中。

  “您老人家能不能帮忙让这孩子躲过一劫。”养父轻声轻语询问凤轿。

  凤轿在老柳树中央的石碑前轻轻晃荡,像是在审阅上面的字迹。

  哐哐哐!

  凤轿上面的铁笔在石碑上面极速书写,不多时,石碑上面出现一个遒劲有力的字。

  命。

  乍一看,就像是那谶诗的标题。

  养父的面色彻底白了,老李的面色也跟着一点一点变白。

  二人都是回身看了我一眼。

  我被看的莫名其妙,刚刚李少华应该是女鬼上身,可是那女鬼为什么非要针对我呢。我心中一阵迷茫。

  凤轿被养父和老李抬着轻轻晃悠,下方的铃铛跟着摇摆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

  凤轿在地面上写出了四个字便不再晃动。

  “因果轮回,事在人为。”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灵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