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哑医嫡女九千岁的小娘子朱若涵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哑医嫡女九千岁的小娘子朱若涵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朱三公子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朱若涵的小说名是《哑医嫡女九千岁的小娘子》是由朱三公子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代言情重生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前世朱若涵被堂妹和夫君所害,死后她的魂魄进入了五年后的定国公府长房嫡女周太平的身体里。这一世,她不会做善良软弱的糊涂虫,定要为前世的自己报仇雪恨!

72.6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9/12

在线阅读

主角是朱若涵的小说名是《哑医嫡女九千岁的小娘子》是由朱三公子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代言情重生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前世朱若涵被堂妹和夫君所害,死后她的魂魄进入了五年后的定国公府长房嫡女周太平的身体里。这一世,她不会做善良软弱的糊涂虫,定要为前世的自己报仇雪恨!

免费阅读

  “长公主驾到----”太监的声音响起。

  除了太子和一众皇子皇孙,众人都惊慌起身,对着那雍容鸾仪下跪。

  长公主李择天一身金碧,坐在高高的宝车上,被人簇拥着前来。

  “云泽,十八,你们如何又胡闹了?”李择天目光一怒,虽是女子,可声音却雄厚,充满了威严。

  李云泽起身,看到李择天目光闪躲,有些害怕,十八皇子笑嘻嘻地走过来,抱住了李择天的胳膊,“皇姑母,我和太子哥哥只是在玩嘛。”

  十八皇子年纪小,说话也奶声奶气的,倒是让李择天脸色和缓了些,被宫女扶着走下来,说:“你们要取乐,为何拿人命来开玩笑?我们大夏朝以仁义礼智信著称天下,你们还是皇家贵子,做出这样的行为,岂不令天下诸侯笑话?”

  十八皇子撅起了嘴,“是太子哥哥提议的。”

  李云泽连忙推给了林半夏,“皇姑母,不干孤的事,是宁德侯出的主意。”林半夏是礼部尚书,爵位是宁德侯爷。

  林半夏低着头,不敢言语。

  “原来又是你。”李择天冰冷的目光射过来。

  长公主李择天是太后娘娘最宠爱的女儿,声望和庆丰帝不相上下,并且手里还有兵权,在朝大臣都要敬她三分。

  李择天曾经和前太子关系极好,前太子死后,李云泽被册封为太子的时候,李择天曾是一力反对的。

  原本她就不甚喜欢李云泽和林半夏,曾经当着满朝文武的面说李云泽和林半夏是臭味相投,丝毫不留情面。

  此时,林半夏一个小小宁德侯,还能推给谁去?只好跪下,“臣知错。”

  “认错倒是认得挺快的啊。”李择天冷笑着,“还有你,女孩子家,为了出风头做什么人肉箭靶?你这不是勇敢,这是逞强,这是不要命。”

  李择天指着周芷晴说的,周芷晴连忙跪下,带了哭腔说:“芷晴知道错了,长公主殿下教训得对。”

  长公主身边的嬷嬷附耳说道:“她是定国公府上的姑娘,周宾之女。”

  “周宾?”长公主冷笑道,周宾和林半夏关系一直很好,以至于长公主之前,对定国公府也没有什么好感,“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女。”

  周芷晴被当众批评,连带着她父亲也要挨骂,面子上挂不住,忍不住哭了起来。

  周太平连忙走过去,拉起周芷晴。

  林氏跪下:“是民妇教女无方,还请长公主息怒。”

  长公主的目光看向安静沉稳的周太平,刚才周芷晴要周太平也过来做箭靶,被周太平机智地拒绝,都落入了长公主的眼中。

  “你不一定是教女无方。这一位就让本公主看着极好。”长公主说完,就落了座。

  嬷嬷说:“这位就是定国公府长房嫡女周太平。”

  “你过来。”长公主对周太平招了招手,脸上无笑,还是一如既往地严厉。

  周太平垂下眼帘,缓缓上前,恭敬礼貌,不卑不亢。

  “你说说,你为何不愿意做箭靶?你姐姐不是说,要做女中豪杰吗?”长公主试探问道。

  周太平没有说话,只是指了指长公主的手掌。

  嬷嬷在长公主耳边低语:“太平是哑巴。”

  长公主瞳仁一缩,再次看向周太平时,脸上就带了微笑了,把手递给了周太平。

  周太平也并没有因为长公主知道她是哑巴,而有丝毫的怯弱,大大方方的在长公主的手上写道:“大勇之人,绝不逞匹夫之强。”

  长公主一怔,抬眸仔细看过去,却见周太平依旧沉静如水,眼波流转,素手伸出迎风站立,婉转如玉,像极了长公主最宠爱的干女儿朱若涵的气质。

  只是再次眨眼,往事如烟,玉人已如水中花。

  长公主压下心头尘封的痛,摆了摆手说:“好一句,大勇之人,绝不逞匹夫之勇。你小小年纪有这等见识,可见定国公府也是有明白聪慧之人的。”

  一旁的周似玉怎么也想不到,周太平不过在长公主手心里写了一行字,就能够得到尊贵如长公主的青睐,还连带着定国公府也跟着沾光。

  开头这么一波并没有影响到杏林宴会接下来的气氛,由长公主作主,几个有才艺的贵女纷纷上来表现,其中,定北侯的女儿柳昭君上来的一曲七弦琴弹奏,吸引了在场很多人的注意。

  柳昭君还是柳姨娘的侄女呢。

  定北侯柳宗仁曾经在匈奴之战中立下大功,官居正二品骠骑大将军,膝下只有一个十一岁女儿柳昭君,自然宠得像眼珠子一般,柳昭君从小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性格又生得如她娘,温柔贤淑,礼貌大方。

  当下,太子李云泽见了心生欢喜,目光就没有再在柳昭君身上离开过。

  定北侯柳宗仁还有一子,年方十八,也是个出类拔率的少年将军,跟随其父同时立功,所以太子也早就心生要拉拢之意。

  周芷晴被长公主之前说了一通,意兴阑珊,再不敢造次。林氏于是让周云萝上前献舞一曲。

  周云萝身材小巧玲珑,舞姿轻盈,也得了很多人赞赏。

  此时,之前一直藏在桃林树上的美男子,已经从桃林中走出来,悄悄的来到了雍亲王身后。

  他身材气质本就格外出众,再加上戴着面具,引起了几个人的注意。

  周芷晴歪过头来对周太平说:“这个人是个公公,有人也说,他是雍亲王的断袖交。”

  周太平瞪了周芷晴一眼,意思是女孩子不要在背后议论人,免得影响了定国公府的名声。

  周芷晴冷哼一声,目光却定格在英姿勃发的宁德侯林半夏身上,脸色一红。

  长公主看着雍亲王说:“云萝舞蹈极美,你的剑术也不错,可以一起舞剑。”

  雍亲王说:“皇姑母恕罪,侄儿前日从马背上摔下,腿脚略有不便,总不能够舞剑了。”

  长公主叹息。

  雍亲王说:“若蒙不弃,我的侍卫小康子剑术不俗,可以共舞,以悦皇姑母心意。”

  众人都向目光移向了雍亲王身边的那个年轻侍卫。

  小康子走了出来。

  “为何戴着面具?”长公主微微蹙起眉。

  “相貌丑陋,恐怕让长公主受惊。”小康子答,声音坦荡。

  “宫中不乏刺客,你摘下看看。”长公主道。

  “小康子,把面具摘下吧。”雍亲王说。

  小康子点点头,轻轻摘下了面具。

  清俊的脸庞,邪魅的眼睛,眼角微微上挑,悬胆鼻下薄唇微抿。

  周太平只粗略看了一眼,便觉得这个男子是世间少有的美男,甚至连之前一直觉得极美的林半夏,也不及他一分。

  只是可惜了,这么好看的脸颊上,竟然横躺了一大块伤疤,似乎是烫伤的。

  从左边一直贯穿到右边,好像一条大虫,趴在了精美的花瓣上。让人害怕。

  伤疤和脸蛋,极丑和极美的两样东西同时组合在一起,给视觉形成强大的冲击力。

  让在场的所有人的内心,都微微一颤。

  长公主看到了,心被揪起来一般,缓缓道:“你戴回面具舞剑吧。”

  小康子缓缓戴回面具。

  动作之从容,让长公主微微发怔,似有熟悉之感。

  于是,周云萝跳舞,小康子舞剑。

  清风徐来,衣袖飘飞,飞花落红。

  长公主鼓掌:“真是妙哉。本公主好久没看过那么好看的剑术了。”

  目光凝在小康子身上。

  有面具遮住脸上的伤疤,只露出一双明亮凤眸,就显得没那么吓人了,再加上笔挺如松的身仪,用“陌上人如玉”形容毫不为过。

  周云萝和在场不少女孩子一样,顿时对小康子多了几分心悦。

  只是可惜了。

  这么好的男子竟然是个太监。

  “赏。”长公主说。

  小康子落座。

  周云萝不时偷偷瞥向他。

  周太平目光却沉静如水,不为所动。

  她安静捧着白玉茶盏,茶水温暖了她的手心,忽然觉得有谁一直盯着她看。

  抬眸处,正撞上一处目光。

  是小康子!

  那面具上的目光在告诉她,他对她很感兴趣。

  许是觉察到他的目光过于放肆,周太平略微生气地瞪了他一眼,低垂眼睑,再不看他。

  可是能感觉到他还在观察她,好像她是一个观赏品一样。

  一直到雍亲王起身,带着小康子去了竹林,那目光也跟着离开。

  周太平定了定神,真不巧,茶喝多了,她要如厕,就和林氏递了纸条说声,带了丫鬟听琴离开了宴席。

  周太平不知道的是,柳昭君也跟着过来如厕了。

  茅厕前面。

  “我们姑娘很急,你让我们姑娘先吧。”柳昭君的丫鬟木瓜说,快步上前拦住了周太平,扶住柳昭君走上前。

  女主茅厕最近的只有这么一个,听琴连忙上前,“我们姑娘先来的,先来后到,哪有后来的反而先上的道理?”

  木瓜冷笑道:“你们姑娘都没说不答应,你一个丫鬟拦住我们做什么?”

  听琴急了,回头看周太平。

  木瓜讥笑道:“你们姑娘是个哑巴,八成不答应也说不出话吧。”

  丫鬟说着这话,柳昭君不但没有斥责,反而跟着捂嘴嘲笑。

  柳昭君是柳姨娘的侄女,对周太平根本看不起。

  周太平的眼神一闪,犀利了很多。

  “你?你是成心过来笑话我们姑娘的!不成,先来后到,不能让你们欺负了去!”听琴是个会意的,马上推开柳昭君。

  柳昭君柔柔弱弱的身子一下子没站稳,竟然摔倒在地。

  茅厕旁边的地比较湿,顿时,柳昭君的衣裙上都沾了泥巴。

  “哎呀,你这奴婢好大的胆子,竟然推我们姑娘!”木瓜冲过来,听琴和木瓜扭打起来。

  周太平偷偷一伸脚,勾住了木瓜的脚,“啪!”木瓜也摔倒在地。

  这下好了,柳昭君摔倒了,木瓜跟着摔倒,主仆两个人衣裙上都涂满了泥巴,要多丢脸就有多丢脸。

  木瓜起身扶起柳昭君,“姑娘,奴婢护主不力,奴婢该死。”

  柳昭君皱了皱眉,忽然扬起手来给了木瓜一巴掌:“真是废物!连个哑巴也打不过!”

  紧接着,柳昭君快步走过来,扬起手就要打周太平,“让你弄脏我的裙子!死哑巴!”

  周太平微微一笑,转身闪开。

  柳昭君扑了个空,周太平一伸脚,柳昭君猝不及防,被绊倒在地。

  “哎呀,好疼!”柳昭君跌坐下来,脚踝肿得好像个包子!

  柳昭君的几个丫鬟连忙大叫起来:“不好了,快来人啦,周太平打人了!”

  宴会上不少人听到喊叫声后过来了,就连长公主也被惊动了,走过来。

  柳昭君捂着脸哭了起来,丫鬟们跪下说:“我们姑娘想要如厕,不巧周姑娘正好过来,抢着要先上,我们姑娘只是说了一句她比较急,就被周姑娘打成了这样,还请长公主为我们姑娘做主!”

  众人都看向了静默站立的周太平。

  十一岁的周太平身量却不矮小,站在十三岁的周芷晴身边倒是差不多高,只是脸上那平静稳重的神态,倒是和她年纪不符。

  林氏笑着说道:“你们是不是误会了?太平体弱文雅,又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

  木瓜哭着说:“我们都可以作证!周姑娘不但打了奴婢,连我们姑娘都敢打!”

  林氏皱了眉头,看着听琴说:“你说说怎么回事?”

  听琴委屈地说:“是她们抢着要先上,我们姑娘只是自卫罢了。”

  “这么说,你也承认了你们姑娘打了柳姑娘了?”长公主正色道。

  听琴忙说:“才没有,是柳姑娘冲过来要打我们姑娘,结果她自己摔了一跤。”

  周太平暗暗佩服,果然是个机灵的,平日里没白疼她,知道偶尔是可以说谎的。

  “你骗人,明明是你家姑娘打我们姑娘!”木瓜急了大叫起来。

  嬷嬷呵斥道:“长公主在此,岂容你们喧哗?”

  木瓜这才安静下来,扶着柳昭君哽咽道:“姑娘平日里在老爷眼中,那是捧在掌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何曾受过这等委屈?若是长公主不能为我们姑娘做主,奴婢就一头撞死,以示真伪!”

  柳昭君忙拿了帕子给木瓜擦泪说:“长公主的眼睛是雪亮的,你何必要说这种话伤我的心呢?难道你不知道你和我情同姐妹吗?你若是走了,让我情可以堪?”

  木瓜说:“姑娘,奴婢又怎么舍得真撇下姑娘而去?无非是护主不力,愧对姑娘罢了。只是,不管她怎么胡诌,大家都看到了,受伤的是姑娘您,周姑娘可是衣冠楚楚地站在那里,怎么看都不像是被姑娘你欺负了去!”

  周太平冷冷的看着这对主仆声情并茂的演戏。

  长公主说:“你们每个人都各执一词,本公主难以辨别真伪。如果你们谁能找到第三个证人……”

  可是争吵当时,只有这两拨人,哪来的第三个人?

  “我可以作证。”忽然一道富有磁性的男声响起。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