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陛下你宠妃又在作妖了全文最新章节

陛下你宠妃又在作妖了全文最新章节

肖凝儿乔常安 著

连载中免费

  陛下你宠妃又在作妖了未删全文,肖凝儿乔常安全章节无删,女主角叫肖凝儿男主角叫乔常安的小说叫做《陛下你宠妃又在作妖了》,这部小说是作者风小溪倾心创作而成,全文讲述的是肖凝儿没想到,刚穿越就遇上了微服私访的乔常安,还当着他的面说了一通不该说的话,直到被带回宫中,她才知道,原来那个帅哥,竟然是当今天子!

56.5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8/01

在线阅读

  陛下你宠妃又在作妖了未删全文,肖凝儿乔常安全章节无删,女主角叫肖凝儿男主角叫乔常安的小说叫做《陛下你宠妃又在作妖了》,这部小说是作者风小溪倾心创作而成,全文讲述的是肖凝儿没想到,刚穿越就遇上了微服私访的乔常安,还当着他的面说了一通不该说的话,直到被带回宫中,她才知道,原来那个帅哥,竟然是当今天子!

免费阅读

  今天一大早,漪兰殿里就来了一位雍容华贵,面若桃花的女子。

  殿内的宫女见了她,一一行礼:“萱妃娘娘好……”

  来的人正是萱妃,她是礼部侍郎的女儿,对所有事情都异常严格,不允许任何事情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出任何差错!但是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宫里的礼仪更是好到极致!

  她对皇上带进来的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本就不满,没有故意刁难她已算是不错的了,皇上竟然还让她来教这个女人琴棋书画和礼仪,简直是气死了!

  萱妃没好气的对宫女说:“肖凝儿呢,她在哪里?”

  宫女凝霜回答道:“凝儿姑娘还未晨起。”

  萱妃顿时火大,提高了音量:“她怎么还没起来,这都什么时辰了!来人,去把她给我叫起来!”

  凝霜见萱妃娘娘生气了,急匆匆的走到肖凝儿睡觉的房间,把肖凝儿叫醒了:“凝儿姑娘,快点起床了!萱妃娘娘来了,她要找你呢!快起来了!”

  肖凝儿被你被凝霜急促的声音吵醒,听到萱妃娘娘来了,她就知道,是来教她学东西的。不情不愿的从什么床上爬起来,凝霜替肖凝儿洗漱好都已经是两炷香之后了。

  萱妃在外面等了两炷香才见到肖凝儿磨磨蹭蹭的从里面出来,顿时又涨了两分火气,对着肖凝儿不满道:“你就是皇上带回来的那个女人?见到本宫还不行礼!”

  肖凝儿根本就不懂古代的礼仪,更不知道该怎么行礼,所以她就只能学着在电视剧里看到的那套,对萱妃微微欠身,颔首说道:“萱妃娘娘好,见过萱妃娘娘。”

  萱妃看着这僵硬的行礼,眉梢微微一挑,一看就是没有学过的,本来就不喜这个来路不明的女人,又看见她什么都不懂的样子,免不了心中又是一阵鄙视。

  萱妃高高在上的道:“免礼吧。”

  等肖凝儿直起身,萱妃有又道:“你应该知道,我来找你是为什么吧。”

  肖凝儿当然知道!这不就是乔常安派来教她琴棋书画和宫中礼仪的恶魔嘛!肖凝儿心里这么想,但嘴上还是要恭敬的,她笑嘻嘻的道:“知道啊,皇上让萱妃娘娘来教我学琴棋书画的嘛。”

  萱妃点点头:“知道就好。”顿了又道:“我看你是一点礼仪都不会,琴棋书画更不别说了,肯定也不会,所以现在我要从最基本的开始教你。”

  “好的。”

  虽然萱妃说的没错,但是肖凝儿心里还是不舒服,怎么感觉这个萱妃看不起她似的。

  肖凝儿起床过后还没吃早饭,就对萱妃道:“萱妃娘娘,你看我起床之后还没吃早饭呢,不如先让我吃早饭?”

  萱妃震惊了,这个女人起的这么晚,让我等她也就算了,现在的意思是还要我等她吃饭不成!

  萱妃不悦道:“已经过了吃早饭的时间了,现在就开始学!”

  肖凝儿:“……”

  ……

  “把背挺直了,屁股夹紧,手摆好,头上的茶杯不准掉!”萱妃坐在院子里的软椅上,悠闲的对肖凝儿说到,说完抿了口茶。

  肖凝儿站在太阳下,双腿都在发抖,她都站了快一个时辰了,简直比站军姿都还累,肖凝儿额头已经有汗水往下流了,本来这太阳晒着是极舒服的,但是肖凝儿全身都处于紧绷状态,太阳的照晒对于她来说就没那么舒服了。她腿都开始发软了,眼前的事物也开始变得有点模糊。

  “啪!”肖凝儿头上的杯子掉了,这是肖凝儿头上掉下来的第八个杯子了。

  萱妃无奈的道:“这都掉了八个杯子了,你怎么还是站不好呢,看来要换一个法子教了。”

  肖凝儿听见萱妃说还要继续站,差点没当场晕过去!她略带恳求的对萱妃说:“萱妃娘娘,您让我休息一会儿好不好,我腿都站软了。”

  萱妃不说话,似在思考着什么。

  肖凝儿见萱妃不说话,认为萱妃默许了,就走到桌前,拿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一饮而尽,还是觉得口渴,又倒了一杯,连续喝了七杯茶肖凝儿才觉得没那么渴了。

  “有了,云儿,去拿一个高一点的木桩过来,要两只脚站着刚好的那种。”只听萱妃豁然开朗的道。

  肖凝儿一听,感觉不妙,这个木桩肯定是萱妃找来给她站在上面的,她内心在咆哮,为什么学个站姿都这么难啊!乔常安,你是派你的妃子来折磨我肖凝儿的吧!

  不一会儿,云儿就让两个小太监抬了一根一人高的木桩到院子里来了,看到这跟木桩,肖凝儿内心都是崩溃的,她想休息!

  然而又听萱妃吩咐那两个小太监道:“把木桩立起来。”

  “是。”两个小太监异口同声的回答。

  木桩立好后,萱妃就让那两个小太监退下了。

  “别愣着了,站上去吧。”萱妃悠悠的开口。

  肖凝儿内心极其不愿,但是也没有办法,这是乔常安的地盘,这位又是乔常安的女人,不敢不从啊!

  肖凝儿只好拿了一张凳子,踩着凳子站上了木桩。

  她站上去之后,木桩就开始摇晃,可是偏偏云儿又把凳子撤走了,她不得不努力稳住木桩,还要稳住身形,费了好一番功夫木桩才没晃了。

  在木桩上面,肖凝儿必须把全身绷得紧紧的,稍微放松一下都有可能从木桩上面掉下去。

  萱妃看着肖凝儿这个样子,似乎颇为满意,让肖凝儿在上面站一个时辰就放肖凝儿下来。

  肖凝儿内心:啊!可恨的乔常安,我好心帮你,你却要派一个魔鬼来折磨我!

  齐阳殿书房里,正在批阅奏折的乔常安突然打了个喷嚏。

  ……

  一个时辰之后,萱妃果然把肖凝儿放下来了,一接触到地面,肖凝儿整个人就软了,直接坐了下去。

  萱妃看这个肖凝儿的样子,嘴边勾起一抹冷笑,轻蔑的道:“光着点就受不了啦,以后还有得你受的。”

  肖凝儿内心在咆哮:光这点?!你说的倒轻松,你来站一个时辰啊!你站的下来我跟你姓!

  五月的风吹的人心神荡漾,可是肖凝儿却无心感受。

  “你字写的还不错,你以前学过写字吗?”萱妃有些惊讶的问道。

  “学过一些,因为有时候一天要画很多符,不练好字,是会被罚的。”肖凝儿内心有些得意,面上还是要谦虚的。

  萱妃听肖凝儿说道画符,睁大了眼睛,惊奇的问:“你会画符,你是道士吗?!”

  肖凝儿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回答:“对呀,我是会画符,但是我不是道士,我只是个算命的。”

  萱妃惊讶极了,但是又不相信肖凝儿说的话:“那你算算我今后会怎么样。”

  肖凝儿不以为然,盯着萱妃的脸看了一会儿,突然皱起了眉头。

  萱妃见肖凝儿这样,便认为肖凝儿是说谎的,认为肖凝儿根本就算不出来,讽刺的道:“呵,我还以为你真会算命呢,原来是说谎的呀!”

  肖凝儿开口了:“我真的会算命,而且我算出了萱妃娘娘你的命,只不过……”

  听肖凝儿这么说,萱妃忍不住开口问:“不过什么?”

  “不过,萱妃娘娘,我算出你的命不是很好,两年之后你会得一种病,也不能说是病,应该说你会被人下毒,而且一直都找不到解药,撑了三年便西去了。”

  萱妃睁大了眼睛瞪着肖凝儿,她不敢相信肖凝儿说的话,她认为肖凝儿在胡说八道,气的浑身都在颤抖,对着肖凝儿吼道:“你这个疯女人,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我可以治你一条诅咒皇室的罪名!”

  肖凝儿猜到萱妃会是这种反应,冷静的对萱妃说:“萱妃娘娘,我有没有骗你,你可以去问皇上,我在外面遇到皇上的时候,他可是领略过了。”

  萱妃见肖凝儿说得一场肯定,心里不由信了八分,她有些担心的对肖凝儿说:“那这么说,我岂不是只有五年的时间可以活了吗,我该怎么办?”

  肖凝儿安抚道:“其实还是有办法的,只不过,萱妃娘娘应该明白一命换一命的道理。”

  “这个本宫自然是明白的,难道……”

  “不错,的确是要一个人替娘娘结束生命,但是必须是有血缘关系的,不然不行。”肖凝儿见萱妃明白了,便直接说了方法。

  萱妃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她不敢相信。

  肖凝儿又安慰道:“没关系的,到时候我会帮娘娘您的,只要娘娘能选择出替你去结束生命的人。”

  萱妃却摇了摇头,缓缓开口道:“不用了,我不想让别人替我去死,更何况是有血缘关系的人,凝儿姑娘不必再说了。”

  肖凝儿略微震惊,她本以为萱妃一定会选一个人替自己结束生命,没想到萱妃竟是一个如此善良的人啊!肖凝儿还有些欣赏这个看似傲慢的萱妃娘娘了。

  肖凝儿欣然的笑了笑:“没想到娘娘您还是如此善良的人啊,突然有点喜欢娘娘了呢,哈哈哈哈”

  萱妃也莞尔一笑:“凝儿姑娘,谢谢你。”

  肖凝儿不解:“娘娘谢我做什么?”

  萱妃却道:“没什么,就是想谢谢你。”

  “其实娘娘不必谢我,我又没帮到娘娘什么。”

  “不管那些了,继续学习吧!既然你字写的挺好了,那便不用学了,先学琴吧!”萱妃眼神示意云儿去拿琴。

  “什么?!不要啊!”肖凝儿欲哭无泪。

  “娘娘,琴拿来了。”云儿把琴架好后,对萱妃说。

  “嗯。”萱妃点头。

  “你先弹两下,我听听看。”萱妃又恢复了之前的严格。

  肖凝儿汗颜,无奈的坐到了琴的面前,她看着琴,下不去手,她跟本就不会弹琴啊!要怎么弹啊?!

  “没那么难,你拨两下琴弦。”萱妃对肖凝儿说。

  肖凝儿试着拨了两下,琴发出了悦耳动听的声音,肖凝儿又拨了两下,这次,琴发出来了又难听又刺耳的声音。

  萱妃用手捂住耳朵,眉头一皱:“不是那么拨的,起开,我来给你示范一下。”

  萱妃优雅的坐在琴前,手放在琴上手指轻轻撩动琴弦,琴声便像温泉一般泄了出来,肖凝儿和云儿两人都听得痴了,树上的鸟儿也闭上了嘴,一时间,漪兰殿的后院中只有萱妃弹奏的琴声缭绕……

  乔常安停在了众人身后,没发出声音,他批阅完了奏折,过来看看肖凝儿被萱妃调教得如何了,没曾想,一来就听到了如此婉转清脆的曲子。是他没听过的。

  ……

  一曲毕,肖凝儿三人还沉浸在那婉转的琴声中,萱妃收回抚琴的手,看见乔常安竟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肖凝儿身后,连忙起身行礼:“臣妾见过皇上。”

  萱妃的声音把三人从琴声中拉了回来。

  “奴婢见过皇上。”云儿道。

  乔常安点头:“嗯。”

  萱妃见肖凝儿还杵在那儿,小声提醒:“凝儿,行礼。”

  肖凝儿很别扭,她跟乔常安打了三天的交道了,就没给乔常安行过礼,现在突然要她给乔常安行礼,她真的很别扭啊!

  但是没有办法啊,肖凝儿对乔常安别扭的行了个还算标准的礼:“见过皇帝大哥!”

  乔常安看着肖凝儿点了点头,眼中充满笑意,对萱妃道:“萱妃,教的不错。”

  “谢皇上,不是臣妾教的好,是凝儿学的快。”

  乔常安却转过头看着萱妃问:“你刚才弹的什么曲子,为何我从来没听过。”

  萱妃微微一笑:“臣妾方才弹奏的是臣妾自己做的曲子,还从来没在皇上面前弹过,皇上自然是不知道了,这也是臣妾第一次弹这曲子。”

  乔常安还没说话,肖凝儿夸赞的声音就响起来了:“哇!萱妃娘娘好厉害啊,还会自己做曲,刚才娘娘弹的曲子真的超好听。”

  乔常安也道:“的确很好听,要是能常常听到就好了。”

  萱妃受宠若惊得道:“若是皇上想听,跟臣妾说一声便是。”

  “朕只是来看看萱妃调教的人被教的怎么样了,目前看来,还不错,朕还有事,就不留了。”说完就转身走了。

  “臣妾恭送皇上。”

  “奴婢恭送皇上。”

  肖凝儿:“……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