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锦绣田园农门医女倾天下全文最新章节

锦绣田园农门医女倾天下全文最新章节

唐菁竹 著

连载中免费

  唐菁竹未删减,锦绣田园农门医女倾天下无弹窗,女主是唐菁竹的小说叫做《锦绣田园农门医女倾天下》,这部小说是作者夜兮兮创作的一部长篇穿越古言小说,全文讲述的是穿越而来,唐菁竹带着爹娘发家致富,没想到一直帮助她的猎户竟然身份惊人,而且还言明要娶她?

83.4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8/01

在线阅读

  唐菁竹未删减,锦绣田园农门医女倾天下无弹窗,女主是唐菁竹的小说叫做《锦绣田园农门医女倾天下》,这部小说是作者夜兮兮创作的一部长篇穿越古言小说,全文讲述的是穿越而来,唐菁竹带着爹娘发家致富,没想到一直帮助她的猎户竟然身份惊人,而且还言明要娶她?

免费阅读

  只见阿牛哥打手随便捞了两把就将散落在外面的内脏肠子塞回了野狼的肚子,然后又随手抓了一把野草贴着那破口处,用布条将野狼勒起,单手一拎就搁在了肩上。

  好干净利落的手法。

  唐菁竹心中暗暗赞了一声,就见阿牛哥已经站起了身子,藏在简陋面具里的眼睛直勾勾的对上唐菁竹的眸子,微微一眯。

  “啊?我这就带路。”

  唐菁竹一顿,连忙转身寻准方向迈开步子,待走出三五步才突然反应过来,自己是如何读懂阿牛哥要表达的意思的?

  听着身后似有似无的脚步声,唐菁竹将心头的疑惑压了下去,紧了紧手中的饼子,丝丝麦面的香味窜入鼻孔,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这饼我先吃了,日后我十倍还你。”

  阿牛哥安静的跟着没有说话,若非能够感觉到身后若有若无的脚步声,唐菁竹几乎都要以为这里只有她一个人了。

  没有得到阿牛哥的回应,唐菁竹就当他默认了,当下将饼捣鼓出来大大的咬了一口,满足的眯了眯眼睛。

  前世不缺吃穿,从来不觉得这一块普通的面饼子也能够如此的美味,原主果然是被那唐老太婆给虐待惨了,这种饼子,原主可以说是一年里都不一定能吃到一次。

  因为好吃的都被唐老太婆自己吃了或者留给了她的孙子了,原主这个孙女,是吃糠皮糙米面长大的。

  后面的阿牛哥看着前面踉踉跄跄带路的唐菁竹,眼里闪过一道暗光。

  唐家村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白日里发生的事情,倒是在村里传了个遍,这唐家之女被弃乱葬岗的事情他是知道的,他本没当回事。

  可是这本该已经死去的人此时不仅活生生的在自己的前面,甚至独自一人猎杀了一只野狼。

  莫非这丫头,是故意隐藏了自己?那她是有什么目的?

  而另一边,不知道自己女儿已经醒来的老三夫妻两正在茅屋中商量着去乱葬岗走一趟。

  “虎哥,你身子不好,就别去了,让我一个人去吧。”钱氏胡乱的擦着眼泪,透着黑暗心疼的看着咳嗽不停的唐虎,一边给他顺着气,一边努力的想着屋中是否有能够点燃的东西用来照明。

  “不行,乱葬岗那地势荒凉,常有野狼出没,白日里常人都不敢久留,何况你一个弱女子,为夫不放心。”

  唐虎双眼红通通的,反手抓住钱氏的一只手,“孩她娘,你在家待着,我虽然腿脚不好,但是我可以去找秋山哥帮忙,陪我走上一趟,你就听我的话吧。”

  “这……”

  许是因为夜里安静,又因为这山脚下就这么一间屋子,里面的人说话声音可以传出很远。

  大老远的,唐菁竹就听到了屋里的对话,眼眶瞬间就红了,把她吓了一跳。

  这可不是她的情绪,难道说原主的魂魄还残留在这具身体当中?那自己会不会变成精神分裂一样的神经病啊!

  一慌神,唐菁竹就没注意脚下,结果踩上了一个碎石,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幸亏她及时反应过来稳住了身形。

  阿牛哥伸出一半的手默默收回,淡漠的垂下了眼睑。

  强压着原主那想要放声大哭的情绪,唐菁竹来到茅屋跟前才发现屋中根本就没有点灯,顿了一顿,唐菁竹轻轻推开了茅屋那摇摇欲坠的破门。

  得亏现在不是冬季,不然这屋子肯定会冻死人的。

  “谁?”

  听着动静,钱氏一惊,下意识的往唐虎身后一躲,突然又想到自己男人身体不好,又猛然站了出来,“谁在那里!”

  屋中虽然黑暗,但也不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那种,钱氏和唐虎隐约看见有个人影走进了屋里,因为屋子太小的缘故,只感觉那人一下子就来到了他们跟前。

  “她娘……”

  唐虎连忙将钱氏往身后拽护在后面,紧张的看着靠近的黑影,声音沙哑:“你是谁……”

  莫非是他们的女儿竹儿的魂魄回来寻他们了?唐虎心里十分紧张,钱氏亦是。

  “爹,娘,是我,别怕。”

  唐菁竹只觉得喉咙有些发紧,虽说有原主的情绪左右着她,但是那份藏在心底的渴望也让她紧张起来。

  前世她是孤儿,这一世,有了一双便宜爹娘……

  “呀,竹儿?”唐虎一个哆嗦,钱氏更是浑身一震,接着什么也不管就朝着黑影扑了过去,“孩子!娘可怜的孩子!”

  嘶……

  唐菁竹一个措不及防被人扑了一个满怀,只觉得还没发育出来的胸脯被撞的生疼,正苦恼这玩意会不会被撞坏的时候就被钱氏紧紧的抱住,还来不及解释就感觉自己的肩头开始湿润起来。

  哎,女人啊,果然是水做的。

  “她娘,你回来!竹儿她,现在不是人了啊!”

  唐虎大惊,连忙伸手去抓钱氏,唐菁竹无语,干脆从钱氏的怀里挣扎出一只手来抓住唐虎伸过来的手,“爹,我没死呢,我的死是装的,你们别自己吓自己。”

  “什?什么?”

  唐虎呆在原地,钱氏一愣,慌忙抬起头来,一双手哆嗦着摸向唐菁竹的脸颊。

  唐菁竹在黑暗中无力的翻了一个白眼,捏了捏掌心中便宜老爹的手,“爹,你摸摸看,我是有温度的,娘,你慢着点,别戳着我的眼睛,戳瞎了可就真的惨了。”

  “这,真的是热乎的,竹儿,竹儿!”

  “是热乎的,是热乎的,她是热乎的!”

  唐虎惊呼出声,钱氏有些语无伦次,唐菁竹嘴角抽搐了一下,幸亏是在黑暗中两口子看不见,不然定然会发现唐菁竹的不对劲。

  “对,我是热乎的。爹,娘,我白日里是故意装死的,你们别伤心了,我这不是回来了嘛。”

  唐菁竹有些生硬的应付着两口子,突然想起救命稻草一样扭头看着门外的阿牛哥,“你有火折子吗?”

  阿牛哥雕像一样立在门口,感应着屋内一家三口的互动,觉得有些不对劲,又说不上来是哪里不对,突然听到唐菁竹的话,顿了一下,卸下背上的野狼转身在屋外走了一圈。

  听到声音,夫妻两才发现屋外还有人在,顿时一惊,想要说话又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能紧张的抓着自家女儿的手。

  “爹娘莫怕,他是好人。”

  唐菁竹象征性的安慰了一句,感应到阿牛哥是在屋外捡木柴,心头微暖。

  很快阿牛哥带了小捆木柴回来,直接在门外头随便踩塌了常年生长的野草后架起木柴生了火。

  火光亮起,瞧着自家女儿当真完好的站在自己跟前,两口子心头重重的松了一口气,“竹儿啊,你真是吓死爹娘了……”

  钱氏说着说着眼泪就下来了,语气里虽然埋怨,但是眼里的关怀是真真切切的,唐菁竹虽然有些不习惯,但是心头暖暖的有股满足感。

  阿牛哥瞧着三人直接无视了自己,眉梢微挑,自行走到门口拎起野狼的尸体走远了些,掏出匕首开始处理。

  “竹儿?那是阿牛哥?”

  有火光照明,两口子也大概看清了另外一个人的样子,唐虎有些诧异,紧了紧手中的拐杖。

  阿牛哥是被唐老头捡回来的乞丐,平日里沉默寡言,行事喜欢独行,整日里戴着一张面具。

  据说是阿牛哥当乞丐的时候和别的乞丐打架弄伤的,有些狰狞,为了不吓到村里的小孩,所以弄了一张简陋的面具戴上。

  唐虎觉着,这阿牛哥大半夜的和自己的女儿在一起,莫非是两人一定约定了终身?女儿装死,也是这阿牛哥出的主意?

  “阿牛哥?是唐老伯捡回家的那个乞丐吗?”钱氏没有想太多,在她的记忆里这个阿牛哥虽然沉默寡言不好相与,但是人是不坏的,她有一次瞧见阿牛哥救了落水的小五子后悄悄的离开,谁也不知道是他做的好事,还以为是小五子落水后自己挣扎上岸了才晕过去的。

  “是他,女儿在乱葬岗醒来准备回家的时候遇见他在抓野狼,女儿无意中搭了一把手帮了他,现在他答应将野狼分我们一半呢。”

  听到便宜老爹开口,唐菁竹下意识的抬头去看了一眼不远处正在处理野狼的阿牛哥。

  阿牛哥虽然隔的有十来米的距离,但是也是能清楚的听到唐菁竹他们的谈话,竟是下意识的放轻了动作,想着那丫头会怎么说自己。

  唐菁竹的话传来,阿牛哥手上一顿,这谎话说的倒是顺溜,一下子就把他说成了大好人了,自己要是不分半只给她,还真不好下台。

  “野狼?你这孩子,怎么能这么莽撞呢,那野狼是你能对付的吗?出了事怎么办?”

  钱氏整擦着眼泪鼻涕,闻言吓了一跳,连忙起身仔仔细细的将唐菁竹给打量了一遍,生怕唐菁竹受了伤自己没有发现。

  “娘~我没事的,就是无意间搭了把手,其实我什么都没干,都没碰到那野狼呢。”被钱氏紧张兮兮的样子弄的有些不自在,唐菁竹连忙开口扯走话题,“娘,今后我们就住在这里了,相信女儿,我们的生活会越来越好的。”

  “啊对,明天我们就赶紧回去,你奶奶见你活的好好的,肯定很高兴。”

  钱氏愣了一下,然后又破涕为笑。

  唐菁竹瞬间无语,“娘~我装死就是为了离开那个家,你怎么到了这个时候,还想想着我奶呢,她算得上是我奶奶吗?有这么对自己孙女的奶奶?”

  说起王氏唐菁竹就气不过,原主可是王氏的亲孙女,结果呢,病了不给治,死了不给葬,随便丢了,这样的老婆子,怎么这便宜老娘还能惦记着呢?愚孝啊!

  “娘,你糊涂了,奶奶她那般对我们,我们为啥非要回去受罪呢?”

  “可是……”

  “孩他娘,别什么可是不可是的了,丫头比我们看的明白,孝敬老人是应该的,但是这孝敬要把自己的闺女搭上,我不答应。”

  唐虎打断了钱氏的话,火光下,他的眼中泪光闪烁,可见说出这番话来,他是什么样的心情。

  钱氏一哽,她自从嫁进唐家开始,这婆婆就从来没有让她安生过,当初生唐菁竹的时候,昨日里生了娃第二日就催着她起来洗衣裳。

  对他们三房,从来都是冷眼相待,自家闺女更是打小就开始干活,本该是花一样的年纪,却有着不输于她一样的糙手。

  尤其是想到唐菁竹了无生气的躺在地上的时候,钱氏心头陡然间燃起了怒火。

  “是,是我糊涂了,以后我们一家三口好好过日子,与那唐家,没什么关系!”

  咦……

  唐菁竹诧异的看着钱氏,那张消瘦的脸依稀看得出年轻时的风采。唐菁竹本以为需要好好诱导劝解费一番功夫,没想到这般容易就将包子娘给掰了过来,十分意外。

  唐虎用拐杖碰了碰地面,伸手抓住唐菁竹和钱氏的手,声音哽咽,“是我无能,让你们娘俩跟着我受苦。”

  这次被王氏赶出唐家,除了这一间茅屋之外就什么都没有,甚至是一口水,他也拿不出来。

  “爹,你说的啥话呢,今后没了奶奶的压榨,我们的日子会过的红红火火的。”卷了下舌头有些别扭的喊了一声,唐菁竹勉强安慰着便宜爹娘,心里将那王氏咒了一遍又一遍。

  钱氏本是十里八乡数一数二的俏女子,嫁到唐家后被王氏妒忌,整天喊着小妖精,安排各种脏活累活给她干,日积月累的,这钱氏这会都被折腾成什么样了。

  体弱多病!

  体弱多病,还不是那老太婆给虐待的,原主的记忆里,一开始的时候钱氏的身子就算是月子里落下了病根也是没有这么差的。

  “孩子,你似乎长大了。”

  唐虎怔怔的看着唐菁竹,眼里透着一股子悲切。

  唐菁竹心里一突,这便宜老爹不会已经看出了什么端倪来吧。

  “是爹对不起你们,今后,爹会努力给你们弄到吃的,不会让你们再受唐家人的欺负了。”唐虎长长的叹了一声才接着说话,话音落下,唐虎竟是直直的往后倒去,幸亏唐菁竹眼明手快拉住。

  “虎哥!虎哥!你这是怎么了?你别吓我?!”

  钱氏正在想以前的事情,这会子唐虎一晕,顿时吓的脸色煞白,不知所措的在唐虎身上摸来摸去,以为是哪伤着了。

  抓着唐虎手腕的唐菁竹眨了眨眼,一边装着惊慌的样子扶着唐虎靠在墙上,一边暗暗探脉。

  嘶,中度脑震荡啊这是,那老太婆下手也太狠了吧。还有这便宜老爹,竟然撑到现在才晕?毅力也不低哇。

  想来是一直绷着神经,一会大悲一会大喜的,这会确定自家闺女无事后精神一松懈,所以才晕了过去。

  “娘,你先看着爹,我去找阿牛哥帮忙弄点干净的枯草来垫着,今夜先将就一晚。”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