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武侠 → 狐狸在手曲徵金百万结局全文最新章节

狐狸在手曲徵金百万结局全文最新章节

作者是囡囝囚团 著

连载中免费

  狐狸在手电视剧全集免费播放,狐狸在手曲徵金百万大结局在线观看,智能火网为您提供超精彩的古风武侠电视剧《狐狸在手》即将筹备开机,其改编自囡囝囚团作品,主角是曲徵和金百万,小说讲的是金百万是武林顶级杀手,失忆后沦为恨嫁花痴小厨娘,正义善良的她却做了冷酷杀手,重生后和腹黑深情的狐狸公子曲徵有了交集,只想套路天下套路金百万...

28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7/30

在线阅读

  狐狸在手电视剧全集免费播放,狐狸在手曲徵金百万大结局在线观看,智能火网为您提供超精彩的古风武侠电视剧《狐狸在手》即将筹备开机,其改编自囡囝囚团作品,主角是曲徵和金百万,小说讲的是金百万是武林顶级杀手,失忆后沦为恨嫁花痴小厨娘,正义善良的她却做了冷酷杀手,重生后和腹黑深情的狐狸公子曲徵有了交集,只想套路天下套路金百万...

免费阅读

  “吾与靖边金氏镖局金百万定下婚约,待归琅中立时完婚昭告天下。日后如非得她同意,不得擅自休弃,不可另娶妾室,此生敬爱,百年如一。”

  落款处只有两个字,曲徵。

  不待我问,瑾瑜便自行道:“既是有了婚约,我便无需再瞒你。我姓曲,字瑾瑜,单名一个徵字,是瞿门弟子。”

  我未及细细品味,便正襟危坐道:“我亦无需瞒你,我姓金,名百万,没有字,是金氏镖局的……厨子。”

  曲徵微微侧目,我待着他的奚落,却不想他只是淡淡一笑:“金姑娘妙手佳肴,原是如此,在下有幸。”

  这一笑有如春风拂面,我恍然发觉“在下有幸”几个字的涵义,登时心又蹦了几蹦。将那文书叠好收进怀中,无端生出几分虚幻的感觉来。这么个天下无双的美人儿果真的是我的未婚夫君了?

  曲徵吩咐了车夫绕过靖边,直接赶往落霞镇。我缩在一边,默默觉得人之际遇委实神奇,同一辆马车里,我与他从素不相识,到下药迷晕,再到未婚夫妻,兜兜转转不过十几日光景,其间变数可谓精彩纷呈。

  背上忽然痛了痛,我暗自叹了口气。温柔缱绻,如斯良人,倘若都是真的就好了。

  他于我无情,我心中十分清楚。眼下不过权宜之计,我须得头脑清明些,不可忘了自己的本分,保得镖局和自身才是要紧。

  半晌无声,曲徵眼波流转向我看来,我发觉自己正呆呆瞧着他,赶紧缩回目光。他低低一笑:“金姑娘,你很聪明。”

  我一时不解,但被人称赞,总要客气一番,便挠头道:“哪里哪里……”

  “方才我乘车离开,料到你会追来,亦想过你会说甚么意愿,却没想到成婚这一处。”他轻叹了口气:“不得不说,你这一步,走得极妙。”

  我膛目结舌。

  这,这货……原是见我下不定决心,故意迫我追车的!亏他还做得那一副“好心放过你”的情状!我仿佛见到他衣衫下面伸出了一条毛蓬蓬的狐狸尾巴,正左摇右摆晃得欢实。

  奸诈啊忒奸诈!

  我望着他美如冠玉的脸庞,隐隐觉得来日一片黑暗。

  落霞风光,当属中原之首。

  若不是身上扯了个大个儿的烂摊子,我倒是极有心情游览一番的。曲徵径自到了一处茶苑,伙计见了他,恭恭敬敬行了一礼,将我二人领至后院休憩。

  我独自坐在房中,几日奔波,背后伤药一直未及换,此刻有些刺痛麻痒,便想向那伙计约个大夫来。刚刚出门,却见他进了曲徵房中,还顺手捎上了门。我琢磨这是个听墙根的好机会,便小心的凑了过去。

  “十月桃源谷少谷主大婚,门主闭关,苏姑娘便代瞿门奉上贺礼,现已赶赴桃源谷。”那伙计恭谨的道:“有公子书信一封。”

  我听着慕秋的婚事这般盛大,各大门派竟然都屈尊道贺,心中不由觉得欢喜。正出神间,忽见一个面色黝黑眉目端正的年轻男子拐进后院,我来不起收起这副“我在偷听”的架势,便被他当场抓了个现行。

  “你是何人?”他大声喝道。

  我悲催的扭过身,屋门被猛地拉开,伙计瞄了我一眼,便恭顺的站在一旁。曲徵信步而出,见了那男子点头道:“白三师兄。”

  “曲师弟。”那白姓男子一把扯住我的袖子:“她在门外偷听!”

  我连忙摆手:“没有没有!”

  “还说没有,那你为何贴着门侧着身?”

  “我……那个……背疼……”这厢也不全是扯谎,我确然背上很疼。

  曲徵却似浑然不在意,微微一笑道:“这是我瞿门的三师兄白翎枫。白师兄,这位金姑娘是我的未婚妻子,还请你放开她罢。”

  袖子一松,便见白翎枫半张着嘴,仿佛几年都合不上了。他定定的瞧着曲徵,又瞧了我半晌,一副如在梦中的神情。

  用三个字形容,便是“被打击”了。

  用五个字形容,大约便是“被狠狠打击”了。

  我友好的笑笑,白翎枫回过神来,脱口便是一句:“那苏师妹呢?”

  啊呀,有奸·情。我立时来了精神,早就瞧着这二人郎才女貌得很,果真是有问题的。

  大约白翎枫觉得自己复又失言,急急的向我道了声歉便溜了。我站在原地,一时之间不知该先解释刚才的情状,还是先打听他和苏灼灼的八卦。

  “金姑娘莫介意,”曲徵淡淡一笑:“在下师兄便是这个直爽性子。”

  我默默的随他进了屋,恍然觉得他的言辞有些别扭,便道:“这般姑娘在下的,半点也不像有婚约在身,你还是唤我名字罢。”

  话一出口我便有些后悔,若我的未婚妻子叫百万,我亦是不愿唤的。

  曲徵沉了目色,我心下惴惴,正欲转个话题一语代过,便见他缓缓踱了几步,走到我面前来。

  “我来为你换药罢。”他贴近我耳边,呼出的气息萦绕耳垂:“百万。”

  ……

  美人计!鬼才上你的当!

  我颤抖着轰走心中咆哮的,摸了摸烫红的脸道:“你……你怎知我是来……”

  “我猜的。”曲徵微微一笑,信步踱去,拍了拍床沿,示意我趴下。

  我方后知后觉的发现,为甚是他替我换药,他又不是大夫,不知男女有别咩!

  片刻之后,我趴在曲徵的床铺上,一副任人鱼肉的熊样。

  依他所说,当日我血流不止,大夫又未赶到,便是他替我处理了伤口。再者我与曲徵已是未婚夫妻,现在才来找男女之别甚么的……也忒晚了些。

  他褪下我的衣衫,拉开肚兜细带。我默默的忍住徒手杀熊的冲动,便觉温暖的手指覆上我的脊背,一点点晕开清凉的药膏,携着淡淡的香气,在麻痒的伤处很是受用。

  顿了顿,曲徵的声音低低传来:“你受过重伤?”

  我心中咯噔一下,顿时有些慌乱。

  他娘亲的,大意了。那些三年前的剑痕如今已淡淡,但于我却是个不小的威胁。靖越山村寨的事情牵扯九重幽宫和血月,还有替我掩盖的金氏镖局,断断不能随便说出去,可一个不过十九岁的女子受这么重的伤,难道要我说伙房炸锅了么?

  “小时候从山上摔下去划的,记不太清了。”我含混的道,转而微微侧过脸,神色忸怩:“看得那么仔细……你讨厌……”

  ……

  诚然我这转移视线的言辞恶心了些,但确然是有效的。曲徵不再多问,将我衣衫整理好盖上被子,我低了头,眼角瞥到枕畔露出的一截书信来。

  那信封上写着娟秀的四个字:公子亲启。

  这显然是苏灼灼留与他的那封书信,其中很可能有些于我不利的事情,不知我要看上一看,他又怎样托辞?

  眼珠一转,我便故作讶然道:“这是甚,我能瞧瞧么?”

  曲徵瞥了那书信一眼,淡道:“当真要瞧?”

  “当真!”

  “那便瞧罢。”

  他这般大方,我反倒犹豫起来,缓缓拆开了封皮,那信一滑掉在床畔,自己开了半页,我只瞄见那最后几个字——“皎月寄情君不见,红妆对影叹相思”。

  我一怔,登时满脸窘迫。

  在我记不起的年岁里,大约是识过字的,只是文采不怎么斐然。但再不解风情,偷看慕秋的艳本多了,也深知这是一句女子作给心上人的情诗。

  我恍然想起刚刚白翎枫八卦来,顿时很是后悔自己手太贱。

  等等,寻常女子见到别个儿写给自家夫君的情诗,大约不是这么尴尬羞赧罢?

  我立刻摆出一副气愤填膺的模样:“这这……我不看了!”

  曲徵失笑:“苏姑娘不知你我已有婚约,却怪不得她。”

  这倒也是,我顿了顿,见他一副事不关己的神情,很想再询一句“那你对她是如何想的”,只是几番措辞,明明无甚要紧,偏偏就是问不出口去。

  他见我不语,忽而又道:“我对你说件你定会欢喜的事罢。”

  我默默的转向他,经过这么多天□□和心灵上的摧残,我还趴在床上背后顶着个刀口,委实怀疑我还能否欢喜起来。

  “桃源谷大婚,家师闭关,苏灼灼代瞿门道贺。”曲徵缓缓的道:“你不想见金慕秋么?”

  我怔了怔才明白他话中的意思,登时大喜:“咱们也去桃源谷!不回瞿门了么?”

  “暂且不回了。”他垂了双目,唇似五月芍药:“经文之事,本就要家师做主。他既闭关,回去也是惘然,不如去瞧瞧热闹。”

  我按捺住喜色,仔细想了想他话中的意思。我在马车与他一道之时,曾问起他入瞿门的前因后果,原是瞿简两年前琅中一行,偶遇之下青眼有加,赏他资质收为弟子,但拜师之日一切从简,未曾举办拜师礼,是以江湖上都知瞿门收了一新秀弟子,却不知他便是琅中小有名气的琴师瑾瑜公子。

  现下想想,苏灼灼十三岁美誉江湖,代师道贺亦算情理之中。曲徵的身份不过是个新晋弟子,他擅自去参加婚宴,不怕瞿简怪罪么?

  只是瞧那白翎枫对他的神色,又是十分敬重的。我搓破了头皮都想不透,索性也就不再庸人自扰。曲徵那转瞬就是七八个心眼的人,用不着我替他思量,我还是操心下自己的贺礼罢。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武侠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