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灵异 → 今夜见鬼张遇匡明月无弹窗全文最新章节

今夜见鬼张遇匡明月无弹窗全文最新章节

刀下留糖作品集 著

连载中免费

《今夜见鬼》主人公是张遇匡明月,作者:刀下留糖,是一部正在连载中灵异小甜饼。智能火为您提供今夜见鬼张遇匡明月by刀下留糖小说最新章节全文无弹窗未删减无广告免费在线阅读,今夜见鬼刀下留糖讲述的是:眼下摆在他面前的路就两条:一,相信这是匡明月,她确实醒了,然后神经兮兮的大半夜跑到他面前;二,这不是匡明月,那她是什么东西也很显而易见了。从唯物主义的角度来讲,张遇很想相信第一种,但无论是男人的直觉还是小郑的告诫,都他妈在告诉他,这是第二种。

5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7/17

在线阅读

今夜见鬼刀下留糖小说最新精彩章节试读就在智能火,《今夜见鬼》主人公是张遇匡明月,作者:刀下留糖,是一部正在连载中灵异小甜饼。智能火为您提供今夜见鬼张遇匡明月by刀下留糖小说最新章节全文无弹窗未删减无广告免费在线阅读,今夜见鬼刀下留糖讲述的是:眼下摆在他面前的路就两条:一,相信这是匡明月,她确实醒了,然后神经兮兮的大半夜跑到他面前;二,这不是匡明月,那她是什么东西也很显而易见了。从唯物主义的角度来讲,张遇很想相信第一种,但无论是男人的直觉还是小郑的告诫,都他妈在告诉他,这是第二种。

免费阅读

  张遇回了家,他住的地方是栋小破楼,离医院就隔了两条街,整栋楼颇有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怀旧感,楼梯边都是木质扶手加细长钢筋,楼梯窄得几乎只能容纳一个人。

  不瞎说,人走在上面似乎都能感到楼道摇摇欲坠,据说离危楼的标准只差一点点,前两年政府规划要拆迁,不知怎么耽搁了,300一个月成全了张遇。

  凌晨零点,新的一天到来了。

  张遇一头倒在床上,老旧的床板应声发出“吱呀”,他洗了头,湿漉漉的懒得吹,筒子楼时常跳电,有一回炸了吹风机,吓得他从此养成洗完不吹的习惯。

  女人微凉的手穿过发丝,扰得他眉头紧皱。

  “离我远点。”

  他嘟囔着,翻了个身,长腿夹紧被子。

  女人顿了一下,随后还真像被隐形的隔膜挡住了一样,停留在他身后两三厘米处,却再也碰不着他。

  模模糊糊间,听到有人在叹气。

  但这些张遇都没注意到,他的头埋在枕头里,没一会儿迷糊着陷入沉睡。

  实在太累了,他开始做梦,梦里都是一个个支离破碎的景象。

  他仿佛看到男人坐在纯白的欧式长沙发上,胳膊掐着他的脖子,笑着骂说,臭小子,当纨绔子弟就得玩女人,但玩女人也要玩得有品位。

  另一个穿校服的少年站在一边,装模作样地看着他,眼里难掩嫌弃,他挣扎着抬起头,骂回去,丁一潇你告密,你有种,信不信我弄死你。

  突然画面一转,转到了有些遥远的高中时代。

  几个长相稚嫩打扮成熟的女高中生围着一个低头啜泣的女孩,揪着她的头发,嘴里骂骂咧咧。

  “艹,你个丑逼,装什么白莲花啊,再哭,再哭把你脸摁粪坑里!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了不起,最几把看不惯你这种装逼的贱人。”

  张遇站在楼上,无语地踢了脚门框,语气那么嘲讽。

  “这叫丑逼?他妈的现在当丑逼的门槛也这么高了吗?”

  沉默的少女,穿校服的高中生,还有那双望着他湿漉漉的眼睛……

  真乱。

  画面再转,一晃眼,是大学时代。

  寸土寸金的绿城江南里,他一个人躺在别墅冰冷的地上抽烟,烟灰夹着火星掉下来,烫了他的脸颊,他满不在乎地吐掉,用手一抹眼睛,全是冰冷带咸的液体。

  丁一潇在门外疯狂砸门。

  “靠,张遇你别装死,给老子开门!”

  “你他妈平时不是很能吗!怎么现在这副怂样,你不是最喜欢和我争啊,你开门!继续争,有本事争到老争到死,别缩在龟壳里!”

  “……张遇你别想不开。”

  “邓姨不在了,你、你还有我……们,还有爸……”

  张遇默不作声。

  他那时候心里在想些什么呢。

  丁一潇说邓姨死了,还有他们。可他们是他的谁,无论是张总还是丁一潇,都不是他张遇的亲人,邓佳丽骗了他,他从来都是孤零零一个人。

  他该讨厌邓佳丽的,可邓佳丽也死了。

  张遇站在邓佳丽的墓前,那是他妈的坟,这女人嫌贫爱富了一辈子,为了钱抛弃初恋男友嫁给他亲爸,结果被家暴,被打得遍体鳞伤,带着张遇逃出来以后又遇到了白手起家的初恋男友,趁势改嫁,清福没享几年,身体猝然衰败,在张遇大二那年撒手归西。

  大概上天都看她不过眼,要收了这妖孽。

  张遇看着墓碑上她的照片,她可真美啊,难怪张俊杰明知她本质,这么多年过去了依然为她义无反顾。

  张遇早改了姓,他虽然不是张俊杰的亲生儿子,却也不乐意跟着自己亲爸姓。

  他只是很疑惑,“你是不是故意骗他,说我是他亲生儿子的?”

  邓佳丽看着他,照片上的她笑得一脸温柔。

  “你说,你那傻子初恋男友,他知道我不是他的种不?”张遇喃喃地道。

  没人回答她,邓佳丽只是笑,风吹过墓地后的树叶,一阵沙沙响声,或许那就是她的回答,可惜没人能听懂。

  张遇蹲下,神情是那么悲哀,他说:“你最不该连我一起骗,我真以为他是我爸,气他不管我们,我和他作对了那么多年,和丁一潇争了那么多年,到最后你才告诉我原来我真是那暴力狂的儿子。你良心倒是安了,两腿一蹬走得轻松,我怎么办?”

  “不过丁一潇有句话说的对,反正两个都不是龙种,谁都有资格当太子。张总家大业大,要是知道我能继承他的财产,你大概地下有知都能笑出声来……”

  张遇突然笑了,站起身,他停了一瞬,听了听风声。那静默的几秒里有种释然和悲哀在里面,像是在与过去道别。

  “不过我不想争了,以前我被你蒙在鼓里,以后我要去过自己的人生了。”

  过自己的人生。

  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凌晨五点,张遇被砸门声给吵醒的。

  哐哐哐,频率和梦里如出一辙。

  他走出去,揉着凌乱的头发,睡眠不足导致脑子不够清醒,第一下的时候差点以为地震了。

  等第二下,第三下,他终于确定是自己家的门被敲响,手法极其暴力,敲一下那劣质的木门就跟着震一下,再用力点估计能直接把门给踹下来。

  这么暴力的手法,除了他那在监狱里蹲着的亲爸,就丁一潇一个人干得出来。

  果然。

  “张遇你开门,我知道你在里面!”

  张遇低低咒骂了声,决心装死。

  手机震动,他瞥了一眼,还没反应过来,屏幕上来电显示“丁一潇”三个字先行落入眼底,紧接着是系统自带的铃声,响在室内。

  “……”

  两秒后。

  “我日,你在家还敢给我装死,再不开门我把门给你拆了信不信!”

  张遇揉着太阳穴,微微垂头,想把自己弄死。

  他最终还是给丁一潇开了门,那家伙制造的噪音让他出现了短暂的耳鸣,而且再不开门,他的邻居们估计就要拎着菜刀直接上门帮丁一潇撬锁了。

  只是在手搭到门锁上的那一刻,他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转过身,目光落在自己的正后方。

  那里,一身白裙的女人正坐在老旧的音响上,换了件吊带的白裙,还是纱质的,坐那儿有种小鸟依人的感觉。

  见他回头,很得意地冲他一笑,来了个wink,而后摆了个自以为诱惑的pose,手拄在脸边,手肘撑在膝盖上,两条腿叠着,裙底风光若隐若现,凸起的锁骨精致迷人。

  她真是灵得不得了,张遇又一怔,感觉似乎有一股隐隐约约的女香飘到萦绕在鼻间,带着莫名的清冷。

  那一刹他突然想到了海洛因,少年时他问过玩这个的同伴,到底是什么味道。

  同伴告诉他,海洛因味道是死亡。

  濒临死亡的快感。

  张遇没玩过海洛因,但他知道那是个能让人快乐的毒品。

  而现在他恍惚觉得,这股香味或许和海洛因一样。

  毒的味道是由什么组成的?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灵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