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这届和亲的公主不行柏华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这届和亲的公主不行柏华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云珠阿布可汗 著

连载中免费

这届和亲的公主不行漫画,这届和亲的公主不行漫画全集免费阅读,这届和亲的公主不行漫画原著小说在哪看,智能火网为您提供超精彩的古代言情漫画新作《这届和亲的公主不太行》正火爆更新中,它改编自网络大神石佳的小说,主角是柏华,云珠和阿布可汗,主要讲的是云珠是陪着柏华公主远赴草原和亲的婢女,公主和阿布可汗本是天作之合,可奈何柏华公主已有心悦之人,阿布可汗在成全公主和她爱人后,却意外开启了婢女云珠的浪漫之旅.......

35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6/27

在线阅读

   这届和亲的公主不行漫画,这届和亲的公主不行漫画全集免费阅读,这届和亲的公主不行漫画原著小说在哪看,智能火网为您提供超精彩的古代言情漫画新作《这届和亲的公主不太行》正火爆更新中,它改编自网络大神石佳的小说,主角是柏华,云珠和阿布可汗,主要讲的是云珠是陪着柏华公主远赴草原和亲的婢女,公主和阿布可汗本是天作之合,可奈何柏华公主已有心悦之人,阿布可汗在成全公主和她爱人后,却意外开启了婢女云珠的浪漫之旅.......

免费阅读

  那张宣纸上写着几行娟秀的字:穹庐为室兮旃为墙,以肉为食兮酪为浆,居常土兮心内伤,愿为黄鹄兮归故乡。

  前些日子,南边王朝来了一位和亲的公主,叫作成君。她长着一副弱柳扶风的模样,来了之后整日里茶饭不思以泪洗面,再不就是写点像上文一样凄凄惨惨的酸诗词。作为阿布可汗后宫地位最高的女人,可敦觉得自己有必要提携一下后辈,于是擦了擦手,就走进了成君公主的帐篷。

  成君公主依然在哭,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那么多眼泪。可敦看了半天,发现她都哭得快脱水了,这姑娘的皮肤还是那么细嫩水滑。

  沉吟片刻,可敦矜持地开了口:“姑娘,你用的什么护肤品?”

  成君公主的眼泪僵在了脸上。

  “母妃从小就教育我,女人的脸,男人的心,都是经不住时间考验的东西,所以要时时刻刻注意呵护。我从五岁起,母妃就每日给我敷牛奶面膜,每七天做一次全身护理,这样才能远离痘痘、暗沉、雀斑……”

  一说起护肤话题来,成君公主终于不再哭哭啼啼。她仔细地净了面,拿出一个精致的青瓷盒,盒子里是黑色的药膏,打开之后一股药香扑鼻而来。

  成君公主伸手挖了一些,均匀地抹在脸上,一张白玉似的脸蛋转眼就变得黑漆漆,只剩一双眸子楚楚可怜地眨着。

  “这是我来之前,御医给配的修复面膜。草原上风沙大,这几天我皮肤干了许多。”可敦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被草原上的风刮得起皮的脸,半晌,艰难开口:“我能试试吗?”

  半个时辰后,可敦和成君脸上都敷着面膜,趴在垫子上,两个侍女尽心尽力地帮她们做按摩。

  “姐姐,这侍女的按摩手法是我母妃亲自调教出来的,舒服吧?”成君公主扭了扭细腰,细腰下面隐隐约约露出半个挺翘的小屁股。可敦咽了咽口水,内心羡慕。

  享受了半天,差点忘了正题。可敦清了清嗓子,决定来进行一点女人之间的谈话。

  “成君公主,你还年轻。我跟你讲,女人,是要有自己的事业才行的。你知道女人的事业是什么吗?”

  成君公主沉思片刻:“减……减肥?”

  可敦摸了摸自己腰上的肉,一口气憋在了心里。

  谈话最终也没顺利进行下去,不过可敦和公主的关系倒亲近了许多,时不时一起敷个面膜、做个按摩啥的,聊天内容也渐渐变得丰富起来。

  草原苦寒,东边部族今年又遭了白灾。成君公主来的时候,阿布可汗连人都没见到,就匆匆去了东边应对灾情,个把月都没回来。

  这天,公主正拿着一把匕首在可敦脸上比画着:“姐姐,你这眼睛生得好看,我觉得这上挑眉最适合你了,很能衬气质。我帮你修个上挑眉行不?”

  可敦摸了摸近日光滑了许多的脸,微笑道:“你决定就好。”

  帐篷外突然传来一声通报:“报告可敦,大汗回来了!”

  可敦漫不经心地摇了摇手:“回来就回来呗,等我修完眉再去见他。”

  忽然感到眉间一疼。可敦一抬头,就看见公主正红着眼圈发呆,手中的匕首也失了准头,把她的眉角划了一道浅浅的伤口。

  可敦叹了口气:“这是咋了?”

  “扑通”一声,公主跪得惊天动地。

  “姐姐,我有一事相求!”

  可敦眼神一沉,整了整衣襟,半晌才道:“起来吧,大汗也不是强人所难的人。你不愿,他不会强迫你的。”

  公主眼睛亮了一下,有些诧异地抬起头:“姐姐,你知道我——”

  “哪个姑娘对自己的新婚之夜没有期待呢。跟一个不认识的男人第一次见面就要洞房,换谁谁也不乐意。”

  公主的脸“唰”一下红了。她垂下眼帘,倔强地咬住嘴唇,不知道藏了什么情绪。

  可敦笑了笑:“其实大汗长得还行,不骗你。”

  公主又咬了咬唇,忽然下定决心似的,脱口问道:“那姐姐爱他吗?”

  可敦眯了眯眼,看着帐篷外的天光,良久才道:“什么才叫爱呢?”

  没有等到回答,可敦便整理好衣服,去迎接阿布可汗了,留下公主一人独自坐在角落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见到阿布可汗之后,公主才知道他长得不只是还行,应该算非常英俊了。

  他不是南边王朝常见的那种公子哥儿式的英俊,而是独属于草原的一种英俊。被风沙磨砺过的脸庞棱角分明,一双眼睛亮得像天上的鹰隼。他身量极高,穿着一身银丝软甲,彪悍劲爽,带着一种不可直视的威严。

  公主掀开帐篷的门毡偷偷看了一眼,正看到可汗扬眉长笑。不知怎的,那鹰隼一般锐利的目光似有意无意地冲着公主的方向扫了一眼,吓得她慌忙掩上了门毡。

  晚上的时候,可敦来找公主。

  “听下面人回报说你没吃晚饭——哎哟,你这是咋了?”可敦话说到一半时,被眼前的公主吓了一跳。

  之前口口声声教育她做女人要精致的公主,这会儿身上乌七八糟套了一大堆衣服,头发蓬乱着,脸上被胭脂画得跟萨满法器似的……

  “我说过,你不愿意,可汗不会强迫你的。可汗你也见到了吧,其实长得还行,你试试处处?”可敦循循善诱。

  公主睁着小鹿一般湿漉漉的眼睛,直勾勾地望着她,忽然又跪了下来。

  “姐姐,我有喜欢的人。他说过他会来带我走,所以我——”

  话未说完,可敦第一次有些不耐地打断了她:“他不知道你来这里会遇到什么吗?万一可汗不是个好说话的人怎么办?”她突然冷笑了一下,

  “你就要用你手里那支簪子自杀,为他守节吗?”

  成君公主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藏在袖子里的手微微发抖。半晌,她苦笑了一声,抬起手来,果然握着一支锋利的金簪。

  “哗”的一声,门毡被人粗暴地掀开。

  醉醺醺的阿布可汗长腿一跨就走了进来,成君公主下意识就把金簪凑到了脖子旁。

  谁知阿布可汗看都没看她一眼。他猿臂一伸,把可敦扛在肩上就往外走。

  可敦怒捶了他两拳:“喝多了,发什么疯!”

  阿布蒲扇一样的大手在她屁股上轻轻拍了一下。他的声音不甚清醒,带着醉酒后的浓浓鼻音:“乖,别动。将军们都扛着舞女走了,我不想扛那些小姑娘,找了你半天……”

  次日,可敦和公主再见面的时候,两人都有些尴尬。她俩对视了半天之后,到底是皇家的教育起了作用,公主笑得温婉:“姐姐和大汗感情很好,让人羡慕。”

  可敦笑了笑:“嘿,什么感情不感情的,在一起快十年了,习惯了。”

  公主体贴地叫来侍女给她们两人做按摩,可敦决定趁机来进行一点女人之间的谈话。

  “成君啊,昨天说得匆忙,但我还是想再跟你说道说道。你那个心上人,他是个什么人?”

  公主抿了抿唇,犹豫了半天还是开了口:“他是丞相家的嫡长子。原本,太后是要将我许配给他的,可是没想到丞相前些日子得罪了我父皇,正赶上和亲这事,我父皇一怒之下就把我嫁过来了。我母妃不是什么得宠的后妃,我无依无靠,纵使再不愿意,也只能……”

  她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可敦忙劝解道:“唉,别哭别哭,哭多了皮肤不好。你这皮肤花大价钱保养的,哭坏了多可惜。”

  公主抽抽噎噎我见犹怜:“其实,姐姐不说我也知道。他让我等他,大抵他本身也没有太大把握了,可是爱情就是这样,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我一介女流,什么也做不了,可却也不想任由自己的爱情被现实所践踏,纵使是死,我也——”

  听到公主习惯性地停顿了一下,又开始酝酿眼泪,可敦忙不迭地再次打断她:“别哭,别哭!”

  公主擦了擦眼泪,勉强一笑:“让姐姐见笑了。”

  可敦却叹了口气,难得正色道:“你问我知不知道什么才是爱,其实我真的不知道。但是,我大抵是见识过真正的爱情的,或许可以告诉你,让你参考一下。”

  “你还记得十年前来和亲的柏华公主吗?”

  成君公主诧异地瞪大了眼睛:“姑姑?她不是、不是嫁过来没多久就病逝了吗?”

  可敦却微微笑了一下,露出一丝缅怀的神色。

  “不是的,她没有死。

  “她来和亲的时候,跟你一样,饭食吃不惯,衣服穿不惯,又赶上草原冬天,一场病接着一场病。

  “那时候可汗刚刚继位,手底下很多人不听话,也没空考虑娶老婆的事情。后宫就柏华公主一个人,可汗几个月也回不来一次。

  “公主身边有个贴身侍卫,是南边王朝一位高官家的二公子,十年前也算文武双全,名满京城。为了公主,他放弃了大好前程,来给公主当个贴身侍卫,也不怎么说话,只日日守在她身边。

  “或许你要说,他俩这样有些不堪,可其实公主身边的侍女都知道,他们没有一丝一毫越轨的行为。他们克制守礼,从不把感情宣之于口,只是默默尽着自己的本分。

  “幸好可汗不是个会强人所难的人,要不然柏华公主估计就跟你一样拿簪子自杀了。说起来,你们公主自杀真是没点新意。

  “后来,战事激烈,可汗亲临前线。柏华公主本想趁着王帐守卫薄弱之际与那公子浪迹天涯去,可是公子却突然失踪了。

  “公主万念俱灰,绝了出逃的念头。没想到,两个月后,可汗却把重伤的公子带了回来。

  “原来公子跟随可汗上了前线,数次救了可汗的命。最后一次甚至用自己的身体帮可汗挡下了致命一箭。

  “可汗问他要什么赏赐,他这才将他和公主的事情说出来。可汗欣赏他的坦荡,便成全了两人,对南边王朝借口说公主病逝。”

  可敦含着笑沉浸在回忆里,良久才看着成君公主道:“坦坦荡荡,不求回报。不能在一起,便守她万全,能在一起便不顾一切,这应该就是爱情吧。至于你的心上人,任由你一个人独涉险境而不闻不问,只给你一个空口白牙、虚无缥缈的承诺,我想大抵是当不起爱情二字的。公主,你还小,不要白白误了自己。”

  成君公主怔怔发愣,半晌才道:“这些事情,姐姐是怎么知道的?”

  可敦眨了眨眼:“我就是柏华公主的贴身侍女。”

  “那你和可汗——”

  “公主走了,没带我。我无处可去,连只羊都不会放,自小只学会了如何伺候人,干脆就去伺候可汗了。说是伺候,其实大多时候只是在一旁陪着。”可敦忽然笑起来,眼角有些细纹,却怎么看怎么都流露出幸福的滋味。再说起可汗的时候,连称呼都变了。

  “阿布从小吃过不少苦,也不习惯人伺候,大多数时候我都只是在他身边陪着他。说起来好笑,那时候我才十七岁,贪睡,明明是陪他熬夜处理政事的,结果每次都比他先睡着,还占了他的床,害他没地方睡。”

  成君公主“扑哧”一声笑出声来:“那后来呢?”

  可敦耸耸肩:“后来阿布说,你总睡我的床,害我没地方睡,这怎么行。不如你嫁给我,当我的可敦,跟我睡一张床好了。”

  成君公主笑出了眼泪,笑着笑着却又哭起来。这回不待可敦开口,自己擦了眼泪:“姐姐,我真羡慕你,也羡慕柏华姑姑。”

  可敦离开之后,成君独自一人在帐外吹了许久冷风,直到一只灰隼扑棱棱落在她的肩头,她才回过神来。

  开春的时候,战事又起来了。

  公主近日来神情恍惚,可敦心下奇怪,便去找她谈心。

  刚走近公主的帐篷外,就听见里面稀里哗啦响成一片。进去一看,迎面一个花瓶砸了过来。

  可敦忙伸手接住:“公主,这个可贵了。”

  公主一看可敦,咬着嘴唇不说话。

  “怎么了这是?”

  可敦四下一看,发现几案上有几张轻薄的丝绢,上面写着字。

  一张张看过去,可敦沉下了脸。

  原来公主与那位丞相家的公子一直以灰隼传信。前面几张写的全是些装模作样的甜言蜜语,最后一张却拐弯抹角地询问公主王帐的方位和兵力部署。

  “那天,你说我和他之间算不上爱情,我心有不甘。恰好又收到了那封信,我就想,他是不是一直在骗我,只是想利用我。”

  可敦摸了摸她的头发,没说话。

  “我就试探了他一下,又暗地里托人打探,这才知道原来他早就已经娶了妻……”

  成君公主惨笑一声,却没有哭。可敦有些诧异,成君的眼神太奇怪了,与过去那个只会哭哭啼啼的娇弱公主简直判若两人。她模模糊糊地想道,或许,成君本就不是个柔弱的公主。

  忽然帐外号角长鸣,可敦神色一凛,匆匆走了出去。

  原来是敌方一支奇兵绕过可汗的大军,想要直取王城。王城兵力不足,可汗带着亲兵亲自出城迎敌去了。一时间全城戒备,人心惶惶。

  深夜,有人匆匆来报,神色惊慌。

  可敦赶到中军王帐,一眼就看到浑身是血的阿布可汗。

  “可敦,我军守卫本就薄弱,如今可汗重伤的消息已经被一些人知晓,军心有些不稳,怕是——”

  “你怎么样了?”可敦努力控制住自己发抖的声音。

  阿布可汗吃力地伸出一只手,抓住可敦的手:“瞎担心什么,不过是多流了点血,暂时不能乱动而已。”

  可敦松了口气,却听御医道:“大汗失血过多,虽然暂时止住了血,没有生命危险,但是伤口过大,不宜移动,更不能再次出战。”

  “带我上城楼!”

  “不行,你不能去!”

  可敦讶异地扭过头,一眼看见一身劲装的公主。

  “你现在上去,非但不能安稳军心,反而坐实了可汗重伤的消息。”成君公主仿佛换了一个人,俏脸上神色冰冷,黑眸里竟然有股杀伐决断的狠戾。

  她说着,就开始动手去解阿布可汗身上的软甲。

  可敦吃惊道:“公主,你要替可汗上战场打仗?这恐怕不合适吧。”

  成君愤怒地瞪了她一眼,迅速将可汗的软甲套在了自己身上。最后伸手抓起满是血污的盔帽,牢牢挡住了大半张脸。

  “你,”她随手点了一人,“等下跟在我旁边,别的不用干,只管扯嗓子吼‘大汗无恙,给我杀!’就行,听明白没?”

  “明白!”

  “声音太小,换人!”

  “明白!”那人吼破了喉咙。

  “很好。”成君拉过那匹足足比她高出一大截的战马,迅捷无比地骑了上去。她的身形比可汗小不少,但是盔甲一穿倒也看不出啥。她脊背挺直,伸手一拉缰绳,骏马长嘶一声,一个漂亮的腾空。

  “公主你——”可敦有些蒙。

  成君微微一笑,不复娇滴滴的模样:“姐姐,不瞒你说,其实我不会什么美容护肤,全靠母妃给我开小灶才从教习嬷嬷那儿蒙混过关,可我这骑射技术却连将军家的儿子都比不过的,也因为这样,父皇觉得我没个公主的样子,自小就不待见我,一道圣旨就把我赶到了这里。不过现在,我倒是挺感激他这个决定的,姐姐放心,我一定帮你守好王城。”

  “走!”成君用力一挥手,带着可汗的亲兵风一般出了城。

  三日后,敌军后继乏力,被成君公主带人全歼在了城外一百里处。

  “报!城外一百里发现汉人的和亲车队,他们遭遇了大批马贼。护送车队的汉人将领阵亡,可汗派去接应的人也受了损伤,请求成君将军支援!”

  成君公主一身戎装,站在高高的城楼上,抬起手,铿锵有力地下了结论:“都是垃圾!”

  说完随手点了两个人,让他们各带一支队伍出城救人。

  三年前,成君公主穿着可汗的盔甲,凭借悍勇的骑射技术骗过了所有人。结果军心大振,连连告捷,最终全歼敌军,守住了王城。

  那一战之后,成君公主向可汗求了个恩典,她不愿做什么和亲公主,她想做个将军,理由是“女人要有自己的事业”。

  据介绍,当时可敦也在一旁,闻言直接一口茶喷在了可汗的脸上。可汗淡定地擦了擦脸,准了。

  于是,成君公主就成了成君将军,领了王城守卫的职务。三年来治军严谨悍勇,多次得到大汗的赞赏。

  次日,出去支援和亲车队的人回话:“将军,都安顿好了,就是那公主一直哭哭啼啼的,也不肯吃东西,您要不要……”

  成君挥挥手:“这届和亲的公主不行,我就不见了。估计又是我哪个不受宠的妹妹,被当成棋子嫁过来,你直接带她去见可敦吧!可敦最近坐月子正无聊着,送公主去和可敦进行一点女人之间的谈话好了……”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