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诸葛渊聂凝汐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诸葛渊聂凝汐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万家灯火喜你无忧 著

完本免费

男女主角诸葛渊聂凝汐的小说《万家灯火喜你无忧》是一篇古代言情小说, 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对于聂凝汐来说,所有的酷刑都比不上诸葛渊对她的所作所为,为了他的心上人,他以聂家满门亲人性命相逼,要她以身试毒,后来他的心上人终于得以重见光明,可聂凝汐却永远坠入黑暗,无法再翻身....

4.3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6/07

在线阅读

男女主角诸葛渊聂凝汐的小说《万家灯火喜你无忧》是一篇古代言情小说, 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对于聂凝汐来说,所有的酷刑都比不上诸葛渊对她的所作所为,为了他的心上人,他以聂家满门亲人性命相逼,要她以身试毒,后来他的心上人终于得以重见光明,可聂凝汐却永远坠入黑暗,无法再翻身....

免费阅读

  不同于过去的挣扎哭喊,这一次聂凝汐学乖了。

  给什么吃什么,来送饭的下人都感到不可思议。

  不过听说王妃在地牢割腕自杀,幸亏叶公子来得及时,想来是治了失心疯,才会变得这么安静。

  而诸葛渊,一直等着聂凝汐向自己屈服。

  但他没想到的是,聂凝汐再也不哭闹亦是想要见他,要他放她出去。

  她此刻的安静,让他很不适应。

  这女人……真是可恶。

  这晚,诸葛渊打开地牢的木门,走了进来。

  聂凝汐身子一颤,忍住恐惧,直视着一身暴戾的男人。

  “怎么,本王让你给蔓月试药,是抬举你!若你还是不愿意,那下半生你就只能待着在这地牢,等死。”

  面对诸葛渊的冷言冷语,聂凝汐冷笑回之。

  “难道我帮叶蔓月试药,你就会放我出去?诸葛渊,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不管我试药是何结果,我都只是你的一个玩物,永远被困在这暗室之中。”

  诸葛渊嗤笑出声,走到聂凝汐身前,握着她的下颌。

  “本王记得你当初口口声声说爱本王,为了本王什么都肯做。如今只是让你试药,就不肯了?”

  聂凝汐勉强缓过一口气,反斥:“你折磨我三年,为叶蔓月出气,你从来没想过要我好过……试药之后,我又是何下场,可想而知。既然如此,我还爱你做什么!”

  她的倔强,惹怒了他,

  诸葛渊将女人扔在地上,额间青筋暴起。

  “好,聂凝汐,你会来求本王的!”

  他便就不信,她不折服。

  ……

  而后三天,诸葛渊没有再出现。

  聂凝汐的心渐渐忐忑起来。

  千万百计从送饭的下人口中套出消息,原来父亲竟因为贪污受贿而被打入大牢!

  不……这不可能。

  聂凝汐怔怔的坐在地板上,诸葛渊为了逼她就范,竟然诬陷父亲?

  诸葛渊!

  都说最是无情帝王家,你竟真的做到这般地步!

  心脏像被生生搅碎,泪无声无息落下来。

  他竟真的待她如仇人……

  曾经,她和诸葛渊是青梅竹马。

  父亲与先皇是同窗,先皇也曾将诸葛渊放在聂府学习,父亲于他可算是半师之谊。

  而且在府中之时,娘亲更是待他如亲生儿子一般,一直很照顾他。

  她与诸葛渊自小便有婚约,可叶蔓月中毒后,父亲却强烈反对她嫁给诸葛渊。

  父亲能成为先皇伴读,更是四品御史中承,思维也相对保守。

  她决意要嫁与诸葛渊,与爹娘大闹一番,断绝了关系。

  之后受尽折磨,和外界断了联系,她才明白,爹爹当初说的那些,都是逆耳忠言。

  可如今,后悔也没有用了。

  自己成婚的时候,已经让爹娘伤心。

  如今一人做事一人当,她不能害了爹娘!

  聂凝汐想通后,扑到牢门前,大喊——

  “让诸葛渊过来!我要见他!”

  ……

  诸葛渊回到湘王府的时候,已经是晚上。

  听到下人说聂凝汐要见他,他立刻去了地牢。

  看着萎在地上的聂凝汐,他嘲讽道:“想通了?”

  聂凝汐匍匐着,抬起头看着诸葛渊,嗓子已经哑了。

  “放过我爹娘,你要什么,我都答应。试药也好,命也罢,你通通拿去。父亲年事已高,从未没有做对不起天子之事,受不住你的栽赃陷害!”

  诸葛渊静静看着聂凝汐,忽而缓缓笑出声来:“我早就说过,你会来求我的。”

  聂凝汐的心沉到了深处。

  她今天流了太多眼泪,如今无泪可流。

  既然这一切对他来说只是一场胜负,他只想享受碾压她的快感,那她无话可说。

  她凄凉一笑,“你赢了。”

  见她这般,诸葛渊却缓缓皱起眉。

  为什么?

  为什么到了这个地步,她反而平静下来,再也不哭声哀求?

  从前每个羞辱她的夜晚,她都卑微至极。

  可如今,那双眼睛却如熄灭的灯,漆黑的吓人。

  聂凝汐仰起头凝视诸葛渊,字音轻柔:“我只有一个条件。”

  诸葛渊看着女子漆黑的瞳,那样黑,仿佛吸尽了所有光。

  不会哭,不会笑,什么都没有了。

  不知从何处来的疼痛,挟住他的心脏。

  诸葛渊猛地转过头去,不看她。

  “说。”

  “我想见父亲最后一面,但不要让他知道。”

  诸葛渊愣了一下,随即拂袖而去——

  “好,本王答应你!”

  聂凝汐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无力瘫在了地上。

  唇边,露出一抹艰难的笑。

  为了父亲……孩子她怕是保不住了。

  试了药,她如何还能保住这个孩子?

  但父亲的生死,她不能不顾。

  若不是自己一意孤行……

  罢了,这条命若能换来爹娘的平安,足矣。

  只可惜,这个孩子永远都无法降临。

  也好,聂凝汐自嘲。

  如果孩子生下来,诸葛渊也不会让孩子好过的……

  毕竟,他恨她,自然也恨她的孩子。 隔着层层的木栏,聂凝汐远远看了父亲一眼。

  聂父本就不算强健的身子已经佝偻下去。

  曾经意气风发的面容如今也都是憔悴。

  牢狱的生活折磨着文人聂父,他并没有看到聂凝汐。

  诸葛渊站在牢房外,看着跑出来的聂凝汐双眼通红。

  “你……”

  聂凝汐扬起头,“只要我替叶蔓月试药,你就救家父出来,是么?”

  诸葛渊看着聂凝汐的脸。

  曾几何时这张脸上有肆意的笑,有粘着他的娇怯,也有瑟瑟发抖的恐惧。

  可如今只剩下一片坚决,与他彻底断绝关系的坚决。

  心头的淤堵让他烦躁不堪,他咬牙:“是!”

  聂凝汐神色彻底淡漠下来:“那便安排吧。”

  诸葛渊不语,转身就走。

  聂凝汐看着男人的背影,轻笑:“我与你相识本就是一个错,我执意嫁给你是错,相信叶蔓月是错,妄想你会爱我更是错上加错。”

  “不过这一切就要结束了,我再也不会向你哀求,再也不会爱你。”

  诸葛渊大踏步向前走,听到她说不会爱自己之后,脚步顿了一下,然后他狂笑出声,眼睛里却露出一抹痛色。

  好!在她眼里,他就是这么一个人,好!

  ……

  湘王府。

  聂凝汐从地牢换到了兰苑禁足,每日都安排不同的补品给她。

  每天不重样的吃着这些补药补品,聂凝汐十分疲惫,不想说话,只是麻木的吃。

  新来的丫鬟是诸葛渊亲自安排的,照顾她的饮食起居,顺便也看住她,怕她逃跑。

  聂凝汐心里明白,却也暗暗苦笑,逃跑?

  父亲的性命一日掌握诸葛渊手里,她就只能屈服于他一日。

  笼中之鸟,掌中之物,谈何自由?

  丫鬟丹朱不理解这个漂亮却憔悴的王妃为何总是闷闷不乐?

  这分明是得了不治之症的人,知道自己要死才会如此。

  聂凝汐知道丹朱心里想什么,她只是苦笑并不答言。

  这天,她待在房里,透过窗贪婪的看着院墙外的天空,独享这短暂的安逸。

  房门却突然被人推开——

  叶蔓月在贴身侍女银杏的搀扶下,慢慢走进来。

  “是你?”

  聂凝汐知道来者不善,但她实在不想与叶蔓月纠缠。

  但叶蔓月能来肯定是经过诸葛渊的同意,聂凝汐默默转过头,无视来人……

  “我是来谢你,肯为我试药救我的。”叶蔓月轻笑,在银杏的帮助下,摸索着坐在椅子上。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