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言情 → 你是我心上的朱砂痣全文最新章节

你是我心上的朱砂痣全文最新章节

秋阑珊霍昱东 著

连载中免费

以秋阑珊和霍昱东为主角的都市言情佳作《你是我心上的朱砂痣》正火爆更新中,小说讲的是秋阑珊一直以为只要她待在霍昱东身边,就算换种身份也能幸福,可当秋阑珊回来时却发现霍昱东身边已有妻子,可秋阑珊好奇的是为何霍昱东对她只有厌恶和嘲讽,那霍昱东和秋阑珊之间的误会能否解除?兜兜转转的两人会续写出怎样的结局.......

29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6/05

在线阅读

以秋阑珊和霍昱东为主角的都市言情佳作《你是我心上的朱砂痣》正火爆更新中,小说讲的是秋阑珊一直以为只要她待在霍昱东身边,就算换种身份也能幸福,可当秋阑珊回来时却发现霍昱东身边已有妻子,可秋阑珊好奇的是为何霍昱东对她只有厌恶和嘲讽,那霍昱东和秋阑珊之间的误会能否解除?兜兜转转的两人会续写出怎样的结局.......

免费阅读

  秋阑珊伸手摸着男人的脸,鼻梁,睫毛,心中默数,三,二,一……

  他突然睁开了眼睛。

  “你是谁?”声音低沉,带着宿醉后的沙哑,有一种温柔的错觉。

  秋阑珊缓缓回过头,无论怎么忍住颤抖,但还是在目光交接的那一瞬间红了眼眶。

  男人瞳孔一缩。

  这个女人和笙歌实在长得太像了,尤其是这双眸子,半分寡言的清冷,像湖幽幽的潭,望着一个人的时候,让人想要坠死进去。

  可是,不是她。

  霍昱东蓦然伸手,一把掐住了秋阑珊的脖子。对着这张无比熟悉却又无比陌生的脸,咬牙切齿的问道:“说,谁派你来的?”

  男人下手很重,巨大的窒息感让人头脑发昏,秋阑珊喉头微动,艰难的发出声音:“你……还认识我吗?”

  霍昱东冷笑。突然松手,紧接着一脚便把秋阑珊踹下了床。秋阑珊捂着肚子虾米似的匍匐在地上,那一脚踹的她脸色发白,将落未落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

  “昨夜我就觉得你行为诡异,本来没把你放在心上,但是万万没有想到,你居然会给我xiayao!”

  霍昱东一件一件的穿着衣服,他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瞥了他一眼,陡然捏着秋阑珊的下巴迫使她抬起头。

  细细端详一番,霍昱东捏了捏秋阑珊的鼻子,早有预料的僵硬手感。不禁冷笑道:“这张脸,倒是有心了。只是……你不是她。即使整容整的再像又能怎么样。”

  秋阑珊声音颤抖:“你……真的不知道……”

  “今天的事情我不追究。”霍昱东甩开她,似乎像是看到什么脏东西似的:“但是你必须给我烂到肚子里。还有这张脸……”

  他声音冷的像是隆冬的水:“如果不想以后毁容,换了这张脸。”

  手机铃声违和的响了起来。秋阑珊神情一震,耳边突然响起了父亲的声音。

  接近霍昱东,怀上他的孩子,一定,一定要把他折磨的生不如死,这才是你的目的。如若不然,秋阑珊,你这条烂命,老子一定会把你剁碎了喂狗!

  不行,不可以。

  往日场景一幕一幕拂过眼前,眼前男人的音容笑貌,他掌心温暖的干燥温度,他一切的一切,都是秋阑珊在这个世界上无法割舍与忘怀的东西。她不能死,至少,为了自己还能再看到他,现在不能!

  “别走!”

  秋阑珊大喊一声,突然抓住了霍昱东的胳膊,而后房门打开,灯光狂闪,冲进来了一群记者。

  秋阑珊咬牙,衣裳凌乱。任谁看一眼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救命啊——”

  这三个字仿佛用完了她最后一丝力气,身体软软的被霍昱东踢到了角落里。疼,很疼。心上像是被重重的捶了一拳,满是咬着牙强忍的痛意。

  如果,如果我说是骗你的,这个阴谋不是出自我的本意,霍昱东,你还会相信吗?

  物是人非事事休。

  记者七嘴八舌的问着:“霍先生,请问你和这位小姐是什么关系?”

  “昨夜你们是否共处了一夜?”

  “霍式集团据传出现内部纠纷,又恰好赶上你的新恋情曝光,其中原因,您又有什么解释?”

  ……

  乱七八糟。

  霍昱东脸色阴沉,霍式集团最近本来就有一些不好的股债纠纷,霍昱东也对此焦头烂额。昨夜本来是和合作伙伴一起商议这件事。没想到就着了这个女人的道儿。

  他这件事公布出去,少不得是一桩丑闻。对霍式的影响一定很巨大。操纵这个女人的幕后之人用心险恶,一定是想要他身败名裂。

  记者的声音一句盖过一句,霍昱东许久不说话,半晌,才低沉微愠的开口:“谁给你们的胆子?”

  他气势骇人,波澜不惊的一句话,场面骤静。

  他回身,轻飘飘的提溜起了秋阑珊:“我女朋友胆子小,不喜欢露面,今天的事情若是让我听到一分的报道——”

  他勾唇一笑,那抹笑意未达眼底,周身都像是凝了一层冰:“你们应该能猜的出来,我会用什么手段。”

  夜,城中的一所灯火通明的别墅中。

  霍昱东打开门,提着秋阑珊便把她扔了进去。折腾一天,秋阑珊早已经昏睡了过去。霍昱东从冰箱里拿出来一瓶水,兜头浇在了秋阑珊的脸上。

  秋阑珊一个激灵,缓缓睁开了眼睛。

  下一刻,霍昱东便掐住了她的脖子,恶狠狠道:“说!到底是谁派你来的?”

  秋阑珊脸上苍白,眸子底下满是温柔,落在霍昱东的眼中,便成了故作矫情出来的可怜之态。

  “昱东……”她声音低的宛如一丝喟叹,霍昱东竟觉得的手破天荒的有一丝颤抖了起来:“是我的,错……我,对不起,你……”

  这个女人怎么会如此不要脸!

  明明是她一手阴谋陷害了自己,却偏偏要做出这样一副无辜的样子,做什么?博同情吗?

  霍昱东冷笑,手指却缓缓用力。秋阑珊灵动的双眸微翻,认命似的闭上了眼睛。

  既然如此,能死在的手里,也好。

  神识溃散之际,身后猛然传来一个女人惊呼:“昱东,快住手!”

  身体被人重重的一推,救命的氧气争先恐后的涌进鼻腔里,秋阑珊剧烈咳嗽了起来。

  来人是一个女人,一脸担忧看着霍昱东:“她也是被人利用,你如果杀了她,岂不是手上白白染了血?”

  他此话一出,在场的记者均噤若寒蝉。

  霍昱东是谁,A市首屈一指的大财阀,虽然他的桃色新闻很有挖掘价值,但是处理一个小记者也跟捏死一只蚂蚁似的。

  面面相觑一阵,所有记者不约而同的把相机收了起来。

  夜,城中的一所灯火通明的别墅中。

  霍昱东提着秋阑珊,折腾一天,这个女人早已经昏睡了过去。霍昱东从冰箱里拿出来一瓶水,兜头浇在了秋阑珊的脸上。

  秋阑珊一个激灵,缓缓睁开了眼睛。

  下一刻,霍昱东便掐住了她的脖子,恶狠狠道:“说!到底是谁派你来的?”

  秋阑珊脸上苍白,眸子底下满是温柔,落在霍昱东的眼中,便成了故作矫情出来的可怜之态。

  “昱东……”她声音低的宛如一丝喟叹,霍昱东竟觉得的手破天荒的有一丝颤抖了起来:“是我的,错……我,对不起,你……”

  这个女人怎么会如此不要脸!

  明明是她一手阴谋陷害了自己,却偏偏要做出这样一副无辜的样子,做什么?博同情吗?

  霍昱东冷笑,手指却缓缓用力。秋阑珊灵动的双眸微翻,认命似的闭上了眼睛。

  既然如此,能死在的手里,也好。

  神识溃散之际,身后猛然传来一个女人惊呼:“昱东,快住手!”

  身体被人重重的一推,救命的氧气争先恐后的涌进鼻腔里,秋阑珊剧烈咳嗽了起来。

  来人是一个女人,一脸担忧看着霍昱东:“她也是被人利用,你如果杀了她,岂不是手上白白染了血?”

  霍昱东眸子里似有阴云翻滚,看不清他的情绪。

  “外面有许多记者,你如果这个时候把人杀了,难保不会有记者铤而走险泄漏出去。而这个女人又是重要当事人,如果这个时候放出去一定会乱说的。”

  “你想怎么办?”

  “不如先压在别墅里几天,等风平浪静了再处理了她。”

  霍昱东摆摆手:“交给你吧。”

  秋阑珊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关到了一个小黑屋里。四周黑漆漆的一片,她拍着墙大喊了几声,没有人应答,

  人在黑暗中是最容易胡思乱想的,安静在耳膜中无限的放大,小小的骚动都会引起秋阑珊一阵惶恐的大叫。

  她总感觉有一双眼睛在黑暗中盯着自己。

  别墅二楼的一间总控室里,叶宓——刚才的那个女人,盯着黑白屏幕中晃动的粒子,轻轻勾唇笑了起来:

  “秋笙歌,没想到吧,隔了这么多年,你竟然落到了我的手里。放心。这一次,我绝对不会让你利利索索的活下去了!”

  秋阑珊捂着头在黑暗中瑟瑟发抖,不知过了多久,房门“咚”的一声,被人从外面踹开。亮光充斥进眸子,秋阑珊的眼睛一阵阵的发酸。

  叶宓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笙歌,你还认不认识我?”

  秋阑珊睫毛微颤,她抬眼望去,突然浑身一颤:“叶……叶宓!”

  叶宓手中拿着一个巨大的铁链子,她身后站着的仆人一左一右的按着秋阑珊的四肢,叶宓握着秋阑珊的脚,把铁链缓缓套了上去。

  “你干什么?啊,救命啊!”

  “啪!”叶宓一巴掌扇到了秋阑珊的脸上:“闭嘴。”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这里的一条狗,知道了吗?”

  叶阑珊咬着牙,抬头看向叶宓:“这么多年了,你难道还想报复我吗?”

  叶宓在笑,她唇色艳红,看起来像是一个鬼魅似的狰狞无比:“我告诉你,这么多年,我无时无刻都在想着如何把你千刀万剐,如今你骤然来到我的身边,我倒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她手指缓缓用力,一字一顿道:“所以。我要慢慢折磨你,直到你死——”

  像是一场荒诞的梦,秋阑珊手脚冰凉的在黑暗中待了数日,直到那扇门再打开的时候,一个老妈子直接把她扔了出去。

  别墅后面是一片绿茵茵的草地,在市中心寸土寸金的地方可谓是暴殄天物。秋阑珊被老妈子按在草地上,刺目的阳光晃的她睁不开眼睛,只听见叶宓的声音在头顶高高响起:“陈妈,把她拴起来。”

  陈妈用力扯着秋阑珊的头发:“还不快走!”

  秋阑珊恶狠狠的盯着叶宓:“你既然这么恨我,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

  “杀了你多没趣啊。”叶宓咯咯直笑,美艳的脸被仇恨淹没,只余狰狞:“我要你摔进泥土里,任人踩踏,看着你生不如死,才是我最满意的报复方式。”

  秋阑珊像狗似的被拴到了别墅花园后面的一棵大榕树下,浓夏之中,室外温度动辄便是四十度往上,她在烈日下曝晒整整一天,到晚上时突然下起了大雨。

  惊雷把远方天空映的如同白昼,秋阑珊捂着脑袋蹲在树下,头顶突然撑起了一把伞。

  她恍然抬头,只见霍昱东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男人仍是冷漠的如同一块冰,嗤笑了一声:“怎么。你诬陷我的时候不是得意洋洋的吗?现在作出一派可怜的样子是给谁看?”

  秋阑珊胸腔酸涩,望着熟悉的脸,沉默的摇了摇头。

  你不记得我了。

  如今我说出口的每一句话,对你来说都是别有用心。

  可是煜东,我那么爱你,又怎么会忍心看到你受一点点的伤害?

  霍昱东看了一会儿,许是嫌没趣,便把伞扔给秋阑珊,转身走了。

  大雨越下越大,秋阑珊有了一把伞,总归是好的多。她找了个小角落,用伞挡着身体,缩成小小的一团。困意袭来,不知不觉的便睡了过去。

  “啪!”

  一道鞭子陡然抽到了秋阑珊的身上,秋阑珊一声痛呼,睡梦中的身体抽搐了一下。

  “张妈,给我泼醒她!”

  一盆冰凉的水浇到了秋阑珊的头上。秋阑珊缓缓睁开眼,又一道鞭子抽在了她的身上。

  “啊!”

  鞭子是实打实的,抽在身上立刻留下一道血痕。叶宓用脚踩着她的手,高跟鞋缓缓的拧着:”这把伞是谁给你的?”

  “啊!疼——”

  叶宓细细的高跟鞋正踩在秋阑珊的手上,十指连心。秋阑珊疼的脸色发白,直打哆嗦。

  叶宓似乎极喜欢看她这个样子,脚下缓缓用力,不大一会儿,秋阑珊的惨叫变得尖锐,白皙纤长的手指间流出鲜血来。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