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总裁 → 厉先生的契约娇妻全文最新章节

厉先生的契约娇妻全文最新章节

厉泽宴顾清欢 著

完本免费

男女主角分别叫厉泽宴顾清欢的小说《厉先生的契约娇妻》是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毕业晚会上,顾清欢喝的烂醉一不小心和一个陌生男人有了一夜缠绵,后来顾清欢闪婚嫁给了洛城地位最高钞票最多的男人厉泽宴,新婚之夜,顾清欢赫然发现这男人居然就是三个月前她睡过的男人....

131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5/29

在线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叫厉泽宴顾清欢的小说《厉先生的契约娇妻》是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毕业晚会上,顾清欢喝的烂醉一不小心和一个陌生男人有了一夜缠绵,后来顾清欢闪婚嫁给了洛城地位最高钞票最多的男人厉泽宴,新婚之夜,顾清欢赫然发现这男人居然就是三个月前她睡过的男人....

免费阅读

  “顾清欢!”

  蒋琬低吼一声,脸色扭曲,复又深深吸了口气,“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你年纪也不小了,嫁谁不是嫁,对方年纪是大了点,但他知道疼人。”

  “最重要的是他家里有钱,嫁给她你不仅能还上外债,连你爷爷的医药费也有着落了,我这都是为了你好……”

  “滚。”清欢抿唇,冷冷的吐出一个字。

  想说的话一下子被噎回去了,蒋琬不可置信的瞪她,“你说什么?”

  “我让你滚。”顾清欢手上拿着墙角的扫帚,眸色冰冷,一字一顿的重复道:“别逼我动手。”

  “嘭。”

  房门被摔的震天响。

  狼狈的被赶出了门,蒋琬回头看了眼身后,眼底神色复杂难明。

  这孩子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呢,一点都不为她这个当妈的考虑,再说了,自己还能害她不成。

  事情没办好,回到秦家时她就有点小心翼翼的。

  “怎么,她没答应?”秦继业问。

  蒋琬点头,复又急急的道:“这孩子性子从小就扭,你再给我点时间,我一定能说服她……”

  秦继业冷哼一声,“不知好歹的东西。”

  “可不就是不知好歹嘛。”

  秦俏俏从二楼下来,笑的讽刺极了,“爸你好心给她一个享福的机会,人家还不领情呢,我看啊,她就是和某些人一样,天生贱命,飞上枝头也变不了凤凰的土鸡一样。”

  她笑吟吟的,转头去看蒋琬,“你说是吧?蒋姨。”

  蒋琬笑的勉强,讷讷不敢言。

  秦立业皱眉,冷喝出声,“俏俏。”

  “本来就是嘛,还不让说了,没意思。”秦俏俏撇了撇嘴,到底没敢再多说什么,转头坐在沙发上把玩起自己的指甲。

  秦立业转头对蒋琬吩咐道:“我不管你怎么做,这事必须得成,徐总喜欢美人,能不能和徐氏合作成功就看你的了。”

  “事情成了,我会向外界承认小宇的身份。”

  秦宇,蒋琬和秦继业的孩子,今年五岁。

  蒋琬这个秦夫人的名头也只是个空壳,连结婚证都没有,更遑论秦宇了,他们母子其实一直都没得到正式的承认。

  如今乍一听他松了口,蒋琬瞬间喜形于色,暗下决定一定要把这事给办成了。

  秦俏俏撇嘴。

  一个小崽子罢了,有她哥在,这小崽子死都别想出头,还有那个顾清欢……

  徐总今年可都五十多了,前后死了三任老婆,据说都是因为他的某种特殊癖好给玩儿死的,把顾清欢推过去,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谁让她是蒋琬的女儿呢。

  活该。

  “对了,爸,慈善晚会你筹备的怎么样了?还有我要的衣服,得快点了,到时候厉大哥也来,我一定要成为全场最耀眼女人……”

  想起厉泽宴,秦俏俏的心就不受控制的怦怦直跳。

  那才是能配得上她的男人。

  时间悄然流逝。

  这天下午,拎着保温盒刚从医院出来的清欢突然和人撞了个满怀,她抬头一看,瞬间皱起了眉。

  面前男人身材修长,白衬衫,领口微敞,再配上一张白皙清俊的脸,让人恍然有种公子如玉的感觉,然而清欢的心情却十分糟糕。

  白瞎了这副人模狗样的皮子。

  “让开。”她冷冷的道。

  “清欢。”言景行看着面前的人,欲言又止。

  从那天聚会之后,这还是他第一次再见到顾清欢,这会儿心情有些复杂,毕竟是喜欢过的人,看她身形削瘦,忍不住道:“你……”

  清欢连个眼神都没给她,错开身子就走。

  言景行突然拦住她,低声道:“清欢,你等我……”

  “景行,你干什么呢?”娇软女声突然响起,打断了他的话。

  一身湖蓝色长裙的于倩走过来,看见清欢时脸色猛地一变,气势汹汹道:“顾清欢,你个不要脸的贱人!皓轩现在可是我的男朋友,你竟然还敢纠缠他?!”

  清欢差点气笑了,“你看清楚好嘛,到底是谁在纠缠谁。”

  “刚才可是你这位好男友说要让我等他的。”她歪头,笑眯眯的露出清浅小酒窝,“正好,你帮我问问,他让我等他做什么。”

  说完,转身离开。

  于倩狐疑的看向言景行。

  “别听她胡说。”言景行抬手捏了下她的脸,笑的温柔宠溺,“你还不相信我吗?她是嫉妒你,想离间我们的感情,你可别上当了。”

  “我就说嘛,明明是她纠缠你,还敢狡辩。”于倩冷哼一声,恨恨道:“下次再遇到一定不能轻饶了她!”

  “好了,你还感冒着呢,不值得为她生气,走吧,咱们去看医生……”

  “好看吗?”

  不远处路口旁,纯黑色的迈巴赫在阳光下闪耀着冷光,透着一股低调奢华的味道,车窗被人关上,俊美男人转头,淡淡的扫了身旁的人一眼,薄唇轻掀,沉声问。

  收回视线,清欢弯了弯唇,“挺有意思的。”跟看戏似的。

  “你和那个男人什么关系?”

  “前男友。”

  厉泽宴勾唇,语气凉薄,“你眼睛是瞎的吗?”那男人一看就是个很有野心的。

  “大概是吧。”清欢耸了耸肩。

  言景行是她隔壁大学的学长,商科的,两人确定关系不过半年,人家就一脚把她给踹了。

  话说回来,舍弃一个女朋友就能换来一个光明耀眼的未来,多么划算的生意啊,人家只是做了一个最明智的选择而已。

  要怪就怪她看走了眼。

  说起来在这段感情里她也是有所保留的,算不上伤心,只是心口有些涩涩的疼。

  大概也是在意的吧,清欢恍惚的想。

  见她这模样,厉泽宴眯眼,冷声警告道:“别忘了你之前签下的协议,协议期限内,我不希望你和除我之外的任何男人有任何方面的纠缠,否则后果自负。”

  清欢回神,不怕死的问:“什么后果呀?”

  “想知道?”男人玩味勾唇,幽深黑眸睨了她一眼,又落回手里的报纸上,声音淡淡的,却莫名让人觉得危险。

  “相信我,你不会希望有那么一天的。”

  “安分一点。”

  铺天盖地的压力瞬间涌来,仿佛连空气都变得粘稠沉重起来,清欢呼吸一窒,再不敢试探。

  “放心,我会遵守规则的。”

  一年为期,她要占据对方妻子的位置,做个听话的摆设,与男人付出的报酬相比,她是占了便宜的。

  别说什么是对方逼她签下的协议,说到底,她也不是个纯白如纸不谙世事的性子。

  有捷径为什么不走呢,清欢冷嘲的想。

  她应该感谢他的。

  胡思乱想着,突然看到置物格里的红酒,她下意识舔了舔唇,问:“可以喝吗?有点渴了。”

  或许是满意于她刚才的回答,男人只是漫不经心的撇过去一眼,淡淡道:“随便。”

  于是,清欢毫不客气开瓶,牛饮了一大口后还嫌弃的皱眉,“味道也不怎么样嘛,还没我在超市里买的好喝呢。”

  架势座上的宋轶:“……”

  厉泽宴抖了抖报纸,“最早酿造的Romaneeconti之一,百万起价。”

  “噗……咳咳!!”

  瞬间,清欢咳的脸颊通红。

  三百万?那她刚才喝的那口大概就有十万了吧?!

  这么一想,她肉疼的小脸都皱了,小心翼翼捧着酒瓶的样子像是对待稀世珍宝,转而看向厉泽宴的目光却像是看待败家子一样。

  原谅她就是个小市民,不知道总裁喝的红酒都是这么个级别的。

  早知道换成钱给她也好啊。

  之后一路,清欢都纠结于自己一口喝了十万的事,也没再说话,不知不觉间就到了目的地。

  半个小时后,一脚跨出民政局的门,清欢看着手里的小红本本,整个人一阵恍惚。

  妈耶,她这就成已婚妇女了?!

  “怎么不走了?”

  厉泽宴回头,看着呆呆愣愣站在台阶上不动的人,挑了挑眉。

  这是高兴傻了?

  也是,能和他结婚,哪怕是协议的,也足以让很多女人羡慕到疯狂了,这么想着,他好歹有了点耐心,伸手提着她后颈衣领,准备把人从台阶上拎下来。

  !!!

  双脚离地的瞬间,清欢陡然瞪大眼,双手双脚一勾,整个人跟八爪鱼似的紧紧攀在他身上。

  怎么也没想到她会是这么个反应,厉泽宴下意识伸手一拖,掌心里触感美好,温软,极有弹性。

  他没忍住捏了捏,察觉到自己干了什么后脸色一凝,立马松手。

  清欢有点懵,感觉到“危险”的她手脚反而缠的更紧,还奋力往上爬了爬。

  厉泽宴瞬间黑了脸,“下去。”

  男人身上是能随便蹭的吗?!

  低沉男音敲击在耳膜上,仿佛还带了些咬牙切齿的味道,清欢一个激灵终于回神,身子僵硬一瞬后猛地用力把人推开。

  咚。

  因为力道过大,自己还差点摔倒。

  不由的,她脸颊有点红。

  “咳。”热意从耳根后升腾而起,脸上滚烫滚烫的。

  一定是那一口十万的红酒劲儿太大了,她才会变蠢的,边给自己找借口边稳住身子,清欢强装镇定道:“那个……我刚才有点醉了,你说什么来着?”

  厉泽宴满心的火气也散了些,反而起了点逗弄的心思,他勾唇,“我说……”

  凑近,看着她红的滴血的耳垂,男人低低的笑,温热呼吸喷吐其上,“我不介意你热情一些,但是这里可是民政局门口,大庭广众之下,好歹注意点影响,知道吗?”

  清欢脸颊瞬间爆红。

  “我那是……人在危险情况下下意识的反应。”

  “危险情况?”厉泽宴勾唇,“你是说从十厘米高的台阶上摔下来吗?是挺危险的。”

  清欢无语,窘迫的厉害。

  这事儿确实是她理亏,但是刚才屁股上的触感……她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严肃了神色道:“厉先生,虽然咱们领了证,但你我都知道是假的,有些事还是要强调一下的。”

  “我没有履行妻子义务的责任,所以这一年之内,咱们最好保持男女之间应有的分寸和距离,你同意吗?”

  说完,目光灼灼的看他。

  男人幽深黑眸凝视了她片刻,唇角笑意渐渐消失,薄唇抿紧冷冷的吐出了四个字——“如你所愿。”

  说完,转身大步离开。

  他好像有些不高兴了,为什么呢?

  清欢眨了眨眼,实在想不明白,索性不再想,跟在男人后面上了车。

  “……俏俏,你看什么呢?”身旁有人推了她一下,秦俏俏回神,笑了笑,“没什么,咱们走吧。”

  那边可是民政局,怎么可能呢。

  以为自己看错了,她高高兴兴的继续和朋友逛着街。

  *

  洛城的慈善拍卖晚会一年一度,由几大豪门轮流举办,今年的主办方是秦家。

  洛城,厉家是金字塔顶尖的存在,其下有白,楚,王,秦,四大一流豪门,依照家族实力排位,这样的格局已经十年没有发生过变化了。

  回忆着自己了解的为数不多的情况,顾清欢深深吸了口气。

  华灯初上,夜色璀璨,光幕下的丽皇会所外仿佛是一片豪车的海洋,壮观至极。

  清欢挽着身旁男人的手臂一步步走了进去。。

  “她谁啊?”

  “竟然和厉总走在一起,要知道厉总以前可是从来不带女伴的……”

  窃窃私语声不时响起,清欢面上维持着得体的微笑,和厉泽宴一起在贵宾席上落座。

  “安静,下面请出今晚的压轴拍品,Sweetliower蓝晶钻戒……寓意着一生一世的爱情,曾经陪伴过两对众所周知,百年携手的恩爱夫妻,那么今天谁将成为它的第三位主人呢,起拍价五百万,每次加价三十万,我们拭目以待!”

  “六百万!”

  “七百三十万!”

  “九百万!”

  ……

  叫价声此起彼伏,拍卖厅的气氛渐渐达到了高 潮,气氛也火热起来。

  “爸爸,我要那个,你快点帮我拍下来!”秦俏俏目光发亮的盯着台上的钻戒,急切的摇晃着秦继业的手臂。

  秦继业无奈点头,“你呀……”

  “一千一百万!”

  “秦先生出价一千一百万,还有人比这个价格更高吗?”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总裁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