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奇幻 → 娶个公爵当皇后全文最新章节

娶个公爵当皇后全文最新章节

贝拉 著

连载中免费

娶个公爵当皇后在线漫画,娶个公爵当皇后漫画全集免费观看,超精彩的奇幻言情漫画新作《娶个公爵当皇后》即将上线,主角叫贝拉,小说讲的是贝拉是一位天才科学家,可却意外被困在自己所创作的虚拟世界里,为求活命的她只能抱紧自家崽的大腿来怒刷好感值,那来自不同次元的卑微老母亲和自己辛苦培养的崽将在异时空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159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5/29

在线阅读

娶个公爵当皇后在线漫画,娶个公爵当皇后漫画全集免费观看,超精彩的奇幻言情漫画新作《娶个公爵当皇后》即将上线,主角叫贝拉,小说讲的是贝拉是一位天才科学家,可却意外被困在自己所创作的虚拟世界里,为求活命的她只能抱紧自家崽的大腿来怒刷好感值,那来自不同次元的卑微老母亲和自己辛苦培养的崽将在异时空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免费阅读

  “贝拉,旧屋之主是怎么回事?”里德尔出声吸引她的注意。

  贝拉的视线终于离开了书架,如他所愿地落到他的身上。

  “这就是今天我要告诉你的事了。”

  她的目光一如既往,温柔眷恋。

  40分钟后。

  里德尔听得兴致勃勃:“这么说,你的预言都是根据未来的事实现编的?”

  “我文笔有限……”贝拉有点不好意思地耸耸肩,“好在预言只要朦胧模糊点就能蒙混过关,对文学素养要求不高。”

  里德尔被她逗乐了:“真相太可怕了,我再也不相信预言啦。”

  贝拉被这句话击中了!

  亲历了未来的贝拉十分清楚,那场导致黑魔王失败的黑白之战,起因就是一个预言。

  不相信预言的黑魔王意味着什么?尽管是一个随口的玩笑,贝拉还是忍不住暗喜起来。

  强行按捺住自己的激动——现在的里德尔对她的情绪太敏感了——贝拉轻松道:“亲爱的,有兴趣学学古诗吧。我的文笔也就这种程度了,以后只能靠你来编预言了。”

  “真的吗,我来写预言?”里德尔顿时来了兴趣,不过他很快控制住自己的失态,有所保留地说,“不得不说,有点意思。”

  贝拉对他那副拿腔拿调的小模样喜爱得紧,就差把他摁到怀里揉了——要是她真那么做了,后者保准恼羞成怒。

  不过贝拉觉得那样的里德尔也挺可爱的。可惜她总不舍得欺负他,尽管那是满怀爱意的。

  而这边,觉得写预言“有点意思”的里德尔从旧屋一回来就扎进了自己的小房间,一下午都没有出来。

  贝拉“不经意”地推门进去送水,不出所料看到他正捧着一本古诗选集研究得废寝忘食,连贝拉的到来都没有察觉。

  把水放在书桌上,贝拉默默地退出了卧室。

  静谧的月光洒在书桌上,将那杯温水涂上一层银色,恍然又一轮圆月。

  卧室里空余偶尔的翻书声,灯光寂然,星夜静美。

  贝拉来到露天的阳台,望向璀璨繁复的夜空。

  一切,都太过顺利了。

  即便有偶尔的小困难,也都无惊无险地渡过了。

  比起死前的百转千回险死还生,现在的一切简直顺利得不真实。

  ——是真的因为先知的大能,还是……遗漏了什么?

  她慢慢从太过美好的现状里抽离出来,细细思索死亡后的一切。

  过了一会儿,贝拉走向自己的卧室,从床板下的暗格里拿出一个玻璃球。

  氤氲着雾气的透明球体内封存着一个时间转换器。

  ——没错,就是那个带她穿越时间的时间转换器。

  贝拉按亮梳妆台上的灯,拿出魔杖轻轻念咒驱散了球内的雾,然后在光下仔细观察。

  时间转换器还是那个老样子,沙漏的玻璃壁裂了一条缝,金色的时砂流失了大半,剩下一点铺在底面……

  等等……

  贝拉猛地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慎重地审查时间转换器的每一个细节。

  看了一遍又一遍,渐渐地,确定了什么,贝拉的眼神变得可怕。原本就苍白的脸色,现时简直惨白如纸。

  另一间卧室。

  里德尔从书里抬起头,看到桌边的清水。拿起来还能感到淡淡的温度,如同热气顺着指尖流入了血液。

  他的眉目柔和起来,端起水正要喝,隔壁的房间突然传来东西打碎的声音,在寂静的夜晚犹如投石水面般明显。

  里德尔放下水杯冲出房门,来到贝拉的房外,却发现卧室上了锁,只能急切地拍门:“贝拉!怎么了?发生什么了?”

  屋子里的贝拉呆呆地看着打碎在地的玻璃球,里面封存的时间转换器静静地躺在地上,没有受到一丝新添的损害。直到里德尔的问话传来,她才从那种出神的状态清醒过来,连忙挥动魔杖,小声念:“恢复如初。清理一新。”

  然后冲里德尔回道:“我没事!碰掉了一个水杯。”

  熟练的漂浮咒把恢复原状的玻璃球送回暗格,贝拉给里德尔开了门,表情已经调整到最佳。

  里德尔走进来,打量了一下她的脸色:“没伤到手吧?”他又扫视了地面,“水杯……?”

  “已经解决了。”贝拉指了指桌边的水杯,“恢复咒。”

  里德尔看着完好的杯子,还是有点不放心。贝拉把他推出房间:“好了好了,别大惊小怪了。去干你的事吧。”

  回到卧室,里德尔还在回想着贝拉房间的景象。他总觉得有一丝违和,却又不敢肯定。翻了几页书,发现脑子里都是刚才的画面,根本看不进去,于是干脆扔了书,认真回想。

  看到被自己放回桌上的水杯,里德尔下意识地端起来喝了一阵,直到把杯子放回桌上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他脸色突变,眼神里闪过犹疑之色,却始终无法确定。

  这天晚上,两人躺在自己的床上各怀心思,一夜无梦。

  第二天,贝拉的表现一切如常,里德尔倒是主动要求去旧屋学习魔法知识。贝拉爽快地答应了。早饭过后,两人就动身来到了旧屋。

  旧屋还是老样子,破旧简陋得让人心酸。不过这次里德尔没有向那些陈设投去一眼,径直奔向储藏室,拉开箱子就跳了进去——贝拉上次就把备用钥匙和开箱咒语给他了。

  贝拉虽然奇怪他的心急,却也没太在意,毕竟小巫师对魔法知识的渴求是再正常不过的了,尤其对年幼的黑魔王而言。

  她倒没有立刻下去,而是在上面把门反锁,一个个地把堆积了一屋子的包裹用漂浮咒运进箱子底。直到最后一个包裹进入箱子,贝拉才跟着进了箱子。

  包裹都堆在正对箱口的空地上,那套桌椅摆放的位置像是特意围它们绕了半圈。

  里德尔已经跑进书架深处不见踪影了,贝拉把椅子移近包裹堆,开始一个个地拆装。

  渴望预约的巫师们经过一段时间的试探,也大致摸清了旧屋主人想要的物品。包裹里大多是存世的古籍、遗落的史册、禁忌的黑魔法书,总之比较稀少深奥的魔法书籍是旧屋的口味;书籍一大类之外,就是各式各样的黑魔法物品,贝拉还从一个长方体包裹里拆出了一只断手。尽管她早就见惯了血腥场面,还是被这只散发着浓浓恶意的断手惊悚的出场方式惊到了。

  看了一眼包裹上的名牌,贝拉直想把这个叫费尔斯的白痴拉黑。

  一上午的时间,贝拉已经整理出了有用的东西,剩下的包裹她都通过猫头鹰原物奉还了。

  剩下的就是安排预约时间。贝拉找到坐在书架底下专注学习的里德尔。

  “亲爱的,有没有兴趣当一回‘旧屋之主’?” 贝拉之所以敢这么提议,是因为旧屋主人的神秘性。

  巫师界至今没人知道旧屋主人到底是谁,连他是男是女都未有定论,更遑论相貌了。

  所有见过旧屋主人的人,见到的都只是一个戴着银色面具浑身被黑袍裹得严严实实的人,声音是明显经过魔法改造的粗哑,连手上都戴着厚厚的皮手套,根本无从分辨性别年龄。

  里德尔无法抗拒这个诱惑。

  “我该怎么做?”

  “不急。我们需要好好准备一番。”贝拉把预约名单递给他,“先选一个你感兴趣的见吧。不知道的人可以参考那个架子上的巫师族谱,那可是罕见的几乎囊括了所有现存家族的魔法族谱。”说到这里,她忽然想到了什么,神色间闪过一丝犹豫,“……也包括你的母家。”

  里德尔挑起眉,观察她躲闪的眼神,漫不经心地说:“原来我的魔力来自母亲。那就选这位罗文·辛克尼斯女士吧。”

  贝拉被他的话搞得一头雾水,这有什么关系吗?

  “哦……好吧。”尽管如此她还是点点头,“接着……你要学会控制这枚金币的魔法,然后喝下增龄剂扮成旧屋之主。”

  “我记得你说过我现在还不能拥有魔杖?”

  “没错。不过这个世界上有那么一小类魔法,并不是那么依赖于魔杖。”贝拉狡黠地笑了。

  旧屋的金币其实是一种特制的炼金产品,贝拉的炼金术只是普通水平,为了这种金币还特意潜入过布莱克家的藏书室(对她来说真的只是回了趟自己家),“借”来了几本相关典籍研究。现在那几本金属炼金术研究的书还挤在某排书架的角落里呢。

  尽管里德尔已经看了一些基础的魔法理论,但是要跳过魔杖,直接掌握一个无杖魔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好好想想……回忆你魔力暴动时的感觉。”贝拉循循善诱道。

  她也是第一次教人无杖魔法,还是个没有魔杖的小巫师,全凭着一种以己度人的思想把自己的感觉描述给他。好在里德尔的领悟力一向惊人,他闭上眼睛,强迫自己去回想那些阴冷的记忆。

  说实话,他脑海里魔力暴动相关的回忆最多的就是奥尔多那群死对头的拳头和石子,以及随之而来的禁闭室小黑屋里的饥肠辘辘。里德尔本以为自己会有很大抵触,然而再度回到这些记忆里,他却惊讶地发现自己比想象中要平静得多。他几乎没怎么费力地便剔除了那些乱七八糟的情绪,一心一意地体味当初的微妙感知。

  ——看来贝拉的心理治疗很成功,可以预见不久的将来黑魔王不会再把那段孤儿院的经历太放在心上了。(不考虑退休了去当个心理咨询师么贝拉?)

  “想一想……让那些东西飞起来的感觉……”贝拉还在引导式地述说着。

  里德尔忽然睁开眼,目光锁定桌上的茶壶。贝拉停下话语,顺着他的视线一起看向茶壶。

  大约有3、4秒的时间,然后茶壶颤颤巍巍地离开了桌面,壶盖被不稳和壶身撞得发出细微的声响,整个茶壶慢慢飞到半空。

  “很好……”贝拉用催眠般的语调继续说道,“就是这种感觉,让它过来……”

  茶壶在半空滞留了一会,艰难地向前一寸一寸地移动。里德尔觉得自己的眼睛开始泛酸,思维也有了不受控制的征兆……

  啪唧!

  茶壶摔了个粉碎。

  里德尔懊恼地揉了揉眉心:“我最后没控制住……”

  “你做的很好。”贝拉抚上他的肩膀,轻挥魔杖,“恢复如初。”

  茶壶恢复了原样。里德尔再次尝试。

  尽管早已众所周知,贝拉还是再一次为黑魔王超凡脱俗的魔法天赋感到赞叹。

  据她所知,没有跳过魔杖魔法直接学习无杖魔法的先例。小巫师的魔法入门更加需要契合自身魔力的魔杖支持,而在十一岁之前挑选魔杖可能会错失最适合自己的那根——因为他们的魔力特征还没有完全稳定下来,而选择了错误的魔杖反而可能影响巫师魔力的正常成长。这也是贝拉反对里德尔提前学习魔法的原因。

  不过显然里德尔的天赋让这个原因变得不再那么有说服力。贝拉不得不重新考虑让他提前学习魔法的安排。

  经历了数次失败,里德尔显然已经变得有些把握了。

  “我想差不多可以开始了。”他对贝拉说,“现在让这枚金币浮起来装装样子我已经完全合格了。”

  贝拉表示赞同,不过她想看看里德尔能做到哪一步:“把预言写入金币用了一个有点冷僻的魔法,就难度而言也许你可以稍微挑战一下。有兴趣吗?失败也完全没关系,我们不给辛克尼斯夫人预言就行了。”贝拉不负责任地说。

  “哦。当然,就算我学会了也不一定要给她预言不是么?”里德尔看起来丝毫没有愧疚感。

  “是的。”贝拉和他相视一笑。

  ——看起来黑魔王和食死徒的默契从很早就开始了,可怜的辛克尼斯夫人。

  学习告一段落后,贝拉从那几个奇货架上端出来一个凹陷的石盆,摆在桌上。里德尔好奇地打量它,盆里充满了一种似雾非雾似水非水的物质,贝拉用魔杖从太阳穴抽出一缕银丝,放入了盆里。

  “这是冥想盆。进来吧,这是有关辛克尼斯家族的记忆。”

  里德尔在她的指导下把脸凑近冥想盆,然后发现自己进入了一个办公室。他一眼就看到躲在门后的贝拉,她穿着黑色的袍子,看起来正在专注地等待着谁,压根没注意到里德尔的存在。

  里德尔瞬间就明白了,这是贝拉在未来的经历。

  他不由好奇起来。虽然他并不十分在意,但是贝拉还没怎么详细地跟他讲过未来的事。关于未来的问题贝拉倒是有问必答,偶尔还会说些未来的趣事当作笑话给他听,但是像现在这样彻底重现给他还是头一次。

  ——也许他还能见到自己未来的模样,毕竟他是贝拉的丈夫不是?

  不过里德尔注定要失望了,这么关系重大的事情贝拉死捂着还来不及,怎么可能自爆?

  她等待的是一个陌生的男人。

  还没等里德尔诧异的情绪变质,记忆中的贝拉便以敏捷的身手和强大的魔法制住了刚进门的男人。

  “魂魄出窍。”

  男人的眼睛变得呆滞。

  “皮尔斯·辛克尼斯,你将效忠于黑魔王,成为魔法部部长。听从黑魔王的指令,完成黑魔王的任务。”贝拉一字一句地命令道。

  皮尔斯机械地重复:“我将……效忠……黑魔王……做魔法部部长……听从……黑魔王……指令……完成……任务……”

  “很好。”贝拉露出轻蔑的微笑,打了一个响指。

  皮尔斯愣了一下,恢复了神智,却完全无视了贝拉,显得有点呆呆傻傻的。贝拉懒得再向他投去一眼,拖着黑绸长袍,正大光明地拉开门走了出去。

  记忆到此为止。

  里德尔回到现实中,贝拉坐在椅子上关注着他的表情。

  事实上,比起那个劳什子的辛克尼斯,她对黑魔王第一次目睹自己对外行为的看法在意得多。

  “你看起来帅极了。”里德尔走向她,“我猜猜,那个皮尔斯是辛克尼斯夫人的……儿子?”

  “没错。”贝拉对他的称赞十分受用,嘴角忍不住上翘,不过她还是说回了正题,“当年我用夺魂咒控制了他,让他成了魔法部的部长,这之前他是魔法法律执行司司长。他的父亲早早就死了,和母亲一起长大,辛克尼斯家族就指着这个独苗了。虽然我没见过辛克尼斯夫人,不过想来她想要预言的无非就是这个宝贝儿子了。”

  里德尔若有所思。贝拉忍不住逗他:“怎么样,想好怎么写预言了吗,大预言家先生?”

  里德尔回过神,露出胸有成竹的微笑。

  “当然。”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奇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