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言情 → 喝水是个高危行为薛小蓓全文最新章节

喝水是个高危行为薛小蓓全文最新章节

拾陆 著

连载中免费

《喝水是个高危行为》是作者拾陆所著一部长篇现代言情小说,主角是薛小蓓,讲述的是:平平无奇大学生薛小蓓没想到有生之年竟然能得系统垂青,前一秒的她还在为赚钱想破脑筋,后一秒的她开个门就穿越到了古代世界,开始了艰难的求生道路,也开始了找寻真爱的道路,但现实世界的她身边,又在发生着什么事情呢……

14.5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9/09

在线阅读

《喝水是个高危行为》是作者拾陆所著一部长篇现代言情小说,主角是薛小蓓,讲述的是:平平无奇大学生薛小蓓没想到有生之年竟然能得系统垂青,前一秒的她还在为赚钱想破脑筋,后一秒的她开个门就穿越到了古代世界,开始了艰难的求生道路,也开始了找寻真爱的道路,但现实世界的她身边,又在发生着什么事情呢……

免费阅读

  老人手里扶着被柳毅绊倒的农具,一边稳稳的将其放置在墙角,一边也在小窗边坐下,“姑娘受惊了。”明明在柳毅面前还是骂骂咧咧的,到了薛小蓓这儿倒是客客气气的。若不是柳毅在一旁赔笑,薛小蓓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天底下竟然有变脸这般迅速之人!!!

  这一来二去之间,原本还有些迷迷瞪瞪的薛小蓓,这会儿倒是清醒了一些。本来也只是落水,才扑腾没多久,就被捞了上来。虽说不知道自己躺了多久,但是透过小窗,薛小蓓,已经看到这天边早已泛了金黄,隐约有些火烧云的架势,想必也知道时候不早了。只不过身子是轻松了,脑袋却还是有些麻。

  那老人看着硬朗,鹤发童颜,与柳毅有个三五分相像。薛小蓓想着这莫不是柳毅说的外祖了吧!没想到竟然与柳毅性格差了那么多。

  柳毅见薛小蓓不作声,起先还在想怎么原本活泼的薛小蓓醒了居然话都少了,好生奇怪!但再一看,薛小蓓不住打量着林阿公,这才让柳毅反应过来,懊恼的拍了拍额头,“啊……瞧我这脑袋!薛姑娘!这是我外祖,你可以唤他林阿公。”

  薛小蓓脑袋嗡嗡响个不停,却还是强撑着起床,要行礼。

  林阿公连忙摆手道:“姑娘可在意这些虚礼,说到底,还是我这孙儿连累了姑娘,小老儿,这茅草屋还是有几间,若是不嫌弃,可以先好好养养。”

  薛小蓓惨白着一张小脸,看着分外惹人怜爱,林阿公本想再呵斥几句柳毅的,见薛小蓓精神不佳,自己又不善言辞,干脆僵硬的留了几句体恤的话,就说去准备吃食去了,就匆匆出去了,出去的时候还不忘带上柳毅,“人家薛姑娘才醒,你让人先韵韵神,跟我出去!”

  “哎……外祖……薛姑娘,你好好歇着,我待会儿再来找你!”

  薛小蓓有气无力应了声,然后收了神色,细细思索起来。

  那个系统音一直没出现,薛小蓓来来回回穿越游戏跟现实已经几次了,而且刚刚醒来的那一瞬间那股昏睡之后的沉重感太真实了!这来来回回几趟显得怪异的不行,明明是游戏,怎么在现实生活就就不起自己在游戏的事情?最多是模模糊糊有些意识。而且什么样的契机穿越到游戏当中来的,薛小蓓却是没有琢磨透。游戏的故事都可以串起来,倒是现实的事情七零八落的,但每次回到现实都是睡醒的状态。

  薛小蓓越发觉得自己这段时间的事情经不起推敲,却又找不到突破口。

  算了算了!车到山前必有路!肥宅女青年突然拿了宫斗剧本,这种神奇的故事,薛小蓓倒是有些期待了。

  这么一想,薛小蓓也不觉得头疼了,揉了揉脑袋,利落的起身。这毕竟不是在自己家,虽说是游戏,薛小蓓还是无法在陌生人家里赖床,稍稍收拾了一番也出了房门。

  在房间里的时候薛小蓓只觉得那屋子有些逼仄,家具有些陈旧,可出了屋子,这才知道自己睡得那屋或许是这房子最好的一间了。外面是个堂屋,后头就是柴房,整个看下来,也就堂屋有个缺了角的方桌和两把看不清材质的椅子。寡居的林阿公将这三间屋子收拾的还算干净。

  薛小蓓摸到柴房的时候正巧听到柳毅嘟囔:“好好的家不住,硬是要来这岛上修行,你说修行也没事儿,你好歹弄个好点的屋子啊,这两天是不下午,我怀疑要是外面下大雨,你这屋子里面准定下小雨!”

  林阿公顺手朝生火的柳毅脑袋拍了一巴掌,“你懂什么?”若不是当初那高人……林阿公瞥见薛小蓓的身影,连忙收回在柳毅身上复杂的眼神,转而轰起薛小蓓来,“你这丫头,身子不爽利就好好躺着啊!跑这儿来做什么?”

  薛小蓓笑了笑,反倒更是往里头走来,朝被烟熏的热泪盈眶的柳毅摆摆手,“你这架势能把火点燃,我叫你声大哥!起开,让我来!”

  柳毅也不恼,只是嘿嘿直笑,也不出来只是朝灶里头挤了挤,“我就来跟着薛姑娘学着怎么点火!”

  薛小蓓先将柳毅堵得满满的灶给解放了,然后寻了些细小的干柴,接着将灶掏得中空,将干柴松松的交叉摆好。薛小蓓可不会用火石,见柳毅看得新奇,就随手扯了几根谷把子,伸到柳毅跟前,“呐!点火!”

  点火难不倒柳毅!薛小蓓举着那谷把子也不慌,慢慢将它放在干柴的下头,只见那细小的干柴只一瞬就燃了起来。

  柳毅制艺还不火候,自己也知道年纪大了自然会越来越好。只不过没想到这烧火居然还有学问,而且没想到看着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薛小蓓烧起火来,确实轻车熟路。就连一旁的林阿公都不由得悄悄打量了几眼。

  薛小蓓可没想那么多,她只是觉得好玩,待到火开始旺起来,就慢慢加上一些粗壮些的柴火,这火一下子便旺了起来。

  哎……要是有红薯就好了……实在不行玉米也可以啊……薛小蓓小时候在奶奶家最喜欢帮忙烧火了,这样想烤什么就烤什么,经常,烧完一次火,肚子就撑得不行。

  柳毅也没看出什么名堂,只知道薛小蓓可厉害了,但是怎么烧着火还叹气了呢?

  “薛姑娘你是有什么心事吗?”柳毅试探性的问道。

  薛姑娘……薛小蓓听着总有些奇怪,“你叫我小蓓吧!”

  “那小蓓是有什么心事吗?我看你在叹气。”

  薛小蓓偷偷看了眼林阿公,然后悄声说:“也没有……就是烧着火,想我了我奶奶,然后就有点想吃烤玉米,烤红薯了……”

  “柴火底下有红薯,阿毅你掏几个出来。”一旁一直未出声的林阿公突然指派。

  柳毅乐呵呵的应道,然后说“我还以为你在想社橘的事呢?刚刚我还跟阿祖在说这个事儿。”

  自家的红薯看起来就是可爱些,薛小蓓接过柳毅递过来的红薯,然后准备往灶底下的灰里埋,“阿公您知道这儿最大的社橘吗?”

  “就在阿公屋后!”

  什么鬼东西???找了一圈,就在你们家屋后边儿?

  “这屋子后边儿就有棵橘树,已经很久不结果了,倒是长得很高大,我先前去看过,怕是有三五层楼那么高,阿公说,这方圆寻不出比这棵更大的橘树。”

  柳毅还在絮絮叨叨,可薛小蓓却有点坐不住了。

  “哎哎哎……薛……额……小蓓,你不是说不能把灶填满吗?你怎么还塞啊!”

  薛小蓓还在想龙女嘱咐的事,正在思索这龙宫怎么进,要不要进,就被柳毅打断了思绪,再一看灶时,那原本还很旺的火,现在已经开始冒黑烟了。

  “你怎么不早点提醒我?”薛小蓓知道柳毅也不会跟自己计较,就倒打一耙。

  这倒闹得柳毅一时无语,这怎么还是我的错了?

  林阿公手上一直在忙碌着,余光却一直在打量薛小蓓。

  先前自家的外孙突然拜访,渡船时不慎落水,殃及了这小丫头。当时还以为是个小子,还好隔壁的老太婆一下子道破了,不然可害了人家。听外孙说是这小丫头要来找什么最大的社橘,这君山岛如此荒凉,最不缺的就是橘子了,这小丫头找最大的社橘做什么?

  林阿公再次不动声色的打量薛小蓓,这小丫头一身装扮倒是普通,只是这周身的气派既不像官家小姐,也不像乡野丫头,说是知礼,却不拘束,看着奇怪却不讨嫌。

  “丫头你找什么最大的社橘做什么?”林阿公也懒得猜,索性问道。

  薛小蓓半真半假回答,“我一个知心姐姐托我送个信,几经辗转我也只知道,那收信的人住在洞庭湖最大的社橘附近。哎!我这个姐姐也是命苦,父母以为的良配,结果才拜堂,那负心人便不着家了,公婆不仅不管教,还打骂欺辱我那小姐妹。我可怜的姐姐哦……”睁眼说瞎话,薛小蓓还真是信手拈来,阿槿跟茶茶常说,薛小蓓没有去戏剧学院真是演艺界的损失。

  这不柳毅就当了真,“你那姐姐也是可怜,放心,我一定帮你找到收信的人!”

  林阿公啐道:“你不去帮倒忙就好了。”

  这么一说,薛小蓓就想起自己落水的事儿来,“柳兄,我怀疑你在谋财害命!”

  柳毅被吓了一跳,连忙摆手,“我没有!我没有!小蓓我是无意的!我那时看到外祖太激动了!我怎么会害你!你别误会!”柳毅自知理亏,却又不想薛小蓓误会,一张脸涨的通红。

  “噗……”薛小蓓自然知道,却又忍不住想要捉弄柳毅,这样的呆子还真是挺有趣的,“好了好了,我逗你的!”旁边还有林阿公,薛小蓓也不敢真吓柳毅。

  林阿公话不多,两个小家伙在一旁闹,他只当没听到,只是说了句,“我屋后边儿的社橘应该是洞庭湖边上最大的一棵,今日不早了,你们明天看看能不能寻到些信息吧!”说完就招呼柳毅收拾准备喝碎米粥。

  薛小蓓醒来的时候天色还早,这烧了个火屋里已经暗了下来,说伸手不见五指都不过分。还好林阿公不知从哪里摸了一盏煤油灯点上,就着这豆大的灯,三人迅速解决了那碎米粥。

  到了重新躺下的时候,薛小蓓才想起一个大事,雨工怎么不见了!!!

  堂屋已经没了动静,那爷俩怕是已经睡了。雨工好歹是个神兽,应该出不了什么大事,这么一想,薛小蓓倒是安心的躺下了。虽说,薛小蓓白天躺了一天,可这一躺下不过半盏茶的功夫,又进入了梦乡。

  堂屋的人侧耳细听一番,知道里间的人已经睡了,幽幽的叹了口气,也翻了个身,细细想了一番,也睡了。

  总是听人说太阳晒屁股了,薛小蓓今天倒真的是被太阳晒醒的。房间虽说有窗帘,但是不遮光,那早上的日头直直照在薛小蓓脸上,本来还想赖床的薛小蓓往枕头没摸到手机这才意识到自己还在游戏当中。

  别人家里住,不敢放肆啊!薛小蓓重重的叹了口气,然后翻身起来了。柴房似乎有人说话,薛小蓓有些郝然,主人家都醒了,自己还想着赖床,正要开口打招呼,却听林阿公谈到了自己,薛小蓓硬生生的止住了。

  “我给你们热了昨天没有吃完的粥,待会那小丫头醒了你领着吃,我去山里头的茶园看看。”

  柳毅现在已经会烧火了,往灶里塞了根柴火,应道:“我晓得的!不过外祖,你干嘛一个人住在这儿,家里人多担心啊!”林阿公家产颇丰,前些年突然说要一个人搬到君山岛来修行,任谁都拦不住。众人只道他一时兴起,没想到老人家倒真的就这么住下去了。

  林阿公不答,自顾自说道:“那丫头今日做什么你都跟着,上山下海都得跟着,要让我知道你没听我的,小心你的皮!”

  家里虽说对柳毅的制艺管的较为严格,但是平日也还算宠着,唯独林阿公动不动就要请家法。若说是林阿公苛刻,那家里的小辈那是一万个否认的,谁不知道柳毅是林阿公的心肝宝贝,每逢柳毅探亲,林阿公虽不明说,私下却早早嘱咐家里人收拾好柳毅要住的房间,准备好柳毅爱吃的东西。

  柳毅对这个外祖又爱又怕,现在外祖这样严肃的嘱咐,柳毅虽不知道老人家的意思,却也点头答应。

  外头的薛小蓓这样听下来,总觉得这个场景很是熟悉……好像自己见过很多次,沉吟了片刻方恍然大悟,这不就是八点档的电视剧经常出现的场景吗?两个人说悄悄话,总要被第三人听到!

  薛小蓓想着差点就笑出了声,里面的人听到了动静也歪过身子朝柴房门口看,“小蓓醒了!昨天睡的可好啊?”

  “睡的很好的!”薛小蓓又给林阿公打了个招呼,“阿公的粥可煮的太香了,本来还没醒的,闻到这粥就实在忍不住了。”

  不苟言笑的林阿公这会儿也被薛小蓓哄得嘴角也忍不住往上翘,“阿毅还不快去拿碗,还要不要喝粥了?”

  “小蓓……就是这棵树吗?”

  柳毅摸了摸这异常大的橘树觉得新奇,这橘树又茂盛又高,比寻常的橘树大了不止一圈,显得很是怪异。还好是在君山岛上,来往的人不多,也不太打眼,就连每年都会来探望外祖几次的柳毅都没注意到。

  薛小蓓莫名的有些小激动,这个就是社橘啊!牛批啊!当时落水后,还好被捞起来后,隔壁的阿婆很快将衣物帮忙烤干,随身的物品也一一放置在枕边,现在龙女的信件正被薛小蓓紧紧捏在手里。

  柳毅见薛小蓓只是扶着橘树发呆,也不催促,反正……时间还早……柳毅望着徐徐升起的太阳,再次确认,嗯!时间还早!

  毕竟是无神论,在党的光辉下成长的,薛小蓓一想到待会要见到传说中的龙王总有点……怂……

  早上无意听到的林阿公似乎知道些什么,嘱咐柳毅要他跟着自己,要不……顺水推舟?

  反正……完成任务就行了!

  这样一想薛小蓓就豁然开朗了,一手拉过柳毅,把龙女的信塞到他手里,然后拽着柳毅的手轻轻拍打了几下粗壮的树干。一气呵成,柳毅一下子都没反应过来,“小蓓,你干嘛?这是什么东西?”柳毅作势要去翻看信件。

  薛小蓓用力捧紧柳毅的手,赶忙说:“哎哎哎……别动!安静!”

  柳毅虽说不知道薛小蓓在搞些什么鬼,但还是停下了动作,行吧!

  “那个……”柳毅犹犹豫豫,“小蓓……咱们在这儿等什么呢?”太阳越来越高,还是有些晒人啊!

  薛小蓓很生气!难道龙女骗人吗?为什么这个树没动静?难道是找错了?不对啊!这么大一棵树,必不可能有比这个树更大的了!还是暗号不对?薛小蓓握住柳毅拿着信件的手一会儿轻轻敲打,一会儿敲得啪啪直响,树是没有什么动静,倒是柳毅疼得哇哇直叫。

  “啊啊啊……小蓓,我哪里错了,你直说好吗?何必动手呢?哎哎哎……轻点!疼……”

  闹了半天树也没动静,倒把柳毅的手敲打的通红,薛小蓓心里很是愧疚,又不愿意跟柳毅说些好话,赌气一般一把抢过信件,然后朝橘树一扔,接着狠狠踢了树根一脚,“什么鬼东西!!!”

  话刚落音,那橘树突然像被一股怪风刮过一般,树干树枝不停的抖动,可薛小蓓一点风都感受不到。

  “这……”柳毅自是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吓得目瞪口呆,音都发不出,想扭头看看薛小蓓,可脖子有些发硬无法扭动。

  薛小蓓倒是大开眼界了,所谓的法术说起来倒是跟现代社会有些相像,比如这树干树枝抖动了片刻之后,一股柔和的银灰色的光从树干钻了出来,跟光一起的还有薛小蓓以为弄丢了的雨工!!!

  “雨工!!!你个鬼崽子!!!跑哪儿去了?我还以为你丢了呢!”薛小蓓上前两步,摸了摸雨工毛茸茸的头。

  “想必二位就是三公主的信使吧!”

  薛小蓓这时候才发现雨工后面还跟着以为中年男子,男子身材中等,相貌普通,一身灰白的长袍,做的是书生打扮,很是不起眼。这种身材样貌要是混在正常人当中就是太仓稊米,也难怪薛小蓓没有注意到。

  柳毅这会儿虽然腿还有些哆嗦,但好歹是缓过神来了,“阁下是?三公主?”这人感觉不是普通人,难道是疼出了幻觉?柳毅甚至悄悄咬了咬舌尖,刺痛让他明白,这怪异的场景似乎是真的……

  薛小蓓起身,然后防备的点了点头,“是的。”然后将手里的捏得更紧了。

  那男子视线在薛小蓓手里的信上停留了片刻,然后和善的笑了笑,双手朝胸前划了几个手势,只见那树干当中的银灰色的光束慢慢变宽变长,直直穿过林阿公的三间小屋延伸到湖边,然后没入洞庭湖,直到看不到尽头。

  “二位贵人请吧!吾王正在等您!”

  薛小蓓朝那书生笑了笑说:“稍等一下哈!”然后将柳毅一把拖到一边,然后将信塞到柳毅手里,正色道:“我跟你说,我也很害怕,尤其怕鬼神。”

  柳毅不明所以,但是他脑袋本来就不太好使,听薛小蓓这么一说,迅速安慰道:“莫怕!我替你挡在前面!”

  薛小蓓就等着这句话,笑嘻嘻道:“我就知道你最好了!待会你就说这个信是你科举回来遇到的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女子给你的,要是问你别的,你就装深沉不说,明白?”

  柳毅点点头,胸脯拍直响,“放心吧!男子汉大丈夫,定是不会让人欺辱你的!”

  薛小蓓望着这样一本正经的柳毅就忍不住想笑,这个傻大个!不过,笑归笑,还是听话的点点头,“嗯!我相信你!”

  我……相……信……你……

  这么多年来,柳毅第一次体会到被人需要的感觉,啊……有点飘……啊……

  “二位贵客准备好了吗?”身后的书生笑眯眯的问。

  “好了好了,我们走吧!”

  书生左手轻轻朝光束一拂,然后微微躬身,“二位请,待会二位闭上眼睛,我们很快就到了!”

  “嗯!”薛小蓓牵着柳毅的手进入光束。

  “小蓓……”柳毅盯着紧握的双手。

  “把眼睛闭上!”

  “哦……”

  “我怕……”

  “没事!我在!”柳毅立刻把手握得更紧了。

  似乎才闭上眼睛,就听到那书生说:“二位,咱们到了!”

  薛小蓓一睁开眼睛就知道这就是洞庭湖底的龙宫了,这看起来真的有点像升级版的海底世界,一眼望过去,尽是各式各样的珊瑚丛,各式各样的鱼悠闲游过,还有颜色各异的水母,好像散落在水里的花瓣,美不胜收。不知道哪里的光从哪里投射过来,珊瑚、草木、贝壳和鱼类,都染上了七彩的光,令人惊叹。若是仅仅是这样那肯定还不让薛小蓓折服,那美景之后隐约可见宫殿金顶、琉璃瓦、红门,使人油然而生庄重之感。

  还不等薛小蓓看完,就见那大殿里头,有人急匆匆的赶来,来人是个侍女模样的女子,女子嘴角微扬,看起来很是高兴,朝薛小蓓柳毅作了个福,然后问书生:“贵客可是到了?”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