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穿越 → 异世之权御天下全文最新章节

异世之权御天下全文最新章节

楚河汉界 著

连载中免费

以梁休和青玉为主角的穿越男频文《异世之权御天下》正火爆连载中,小说讲的是梁休意外穿越到古代成了当朝太子,看到原主记忆的梁休将如何逆天改命?梁休在奸臣和手足争斗中如何夹缝求生存?面对来自各方面的压力,梁休表示无限好的江山只能靠他来指点......

28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5/28

在线阅读

以梁休和青玉为主角的穿越男频文《异世之权御天下》正火爆连载中,小说讲的是梁休意外穿越到古代成了当朝太子,看到原主记忆的梁休将如何逆天改命?梁休在奸臣和手足争斗中如何夹缝求生存?面对来自各方面的压力,梁休表示无限好的江山只能靠他来指点......

免费阅读

  很快,东宫里就有传言流开,太子殿下病后性情大变,以前从不训斥下人,现在却非打即骂。

  就是伺候了十几年的贴身太监,也因为一点小事,差点被打得下不来床。

  东宫的下人立即变得小心翼翼了,就连走路,都不敢发出声音。

  梁休要的就是这效果,这样一来,只要犯错,他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将人踢出去。

  东宫的人是必须换掉的,不然,他睡觉都不安心。

  …………

  次日,梁休一早就醒了过来,阴沉着脸在青玉的伺候下洗漱。

  ——容不得他不翻脸。

  昨夜装可怜,使尽了十八般手段,哄到青玉心软陪睡,眼看着就要生米成熟饭了……

  结果,这死太监非得横插一脚,美其名曰要暗中保护,愣是在房梁上看了一夜。

  虽说在古代,帝王和妃子恩爱时,太监在旁伺候是常事,但来自后世的梁休哪里接受得了?

  于是,愣是这样捱了一个晚上,差点把他给气炸了,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这混蛋的眼神中还带着鄙视。

  这就忍不了!直接打发去刷马桶。

  梁休无精打采地吃着早餐,门房就来报禀报道:“殿下,誉王殿下带着十位皇子来了,正在门外候着……”

  炎帝很能生,皇子生了十四个,公主生了二十个。除了大皇子早夭,八皇子领兵在外外,其他皇子都在京都!

  一下全齐了!

  这场面,换做之前的小太子,哪怕是拖着病体,也会亲自出去相迎。

  但现在的梁休,可不是之前的梁休了。

  梁休很清楚,这几人探病是假,探听他的情况才是真。

  既然如此,自然是不能让他们如愿。

  “不见!”

  门房一个趔趄,险些一头栽倒在地。

  他要是回去给众皇子说不见,不知道还能不能有命活。

  “殿下,众皇子联袂而来,不见恐怕陛下责罚。”

  青玉微微皱眉,炎帝很在乎兄弟感情。

  “见了我又不认识,不见,让他们走吧,就说本太子心情不好!”

  梁休看着青玉的眼神藏着幽怨。

  青玉的俏丽小脸瞬间红到了耳根。

  门房见状,只能硬着头皮回去通报……

  …………

  午间,大书房。

  梁休捧着一卷书在看,青玉奉过茶后,又弯腰从一个精致的小木盒里取出了一些糕点,轻轻地放在桌上。

  今日少女穿的是齐胸翠绿色的百褶裙,微微弯腰,妖娆的身段便彻底显露。

  深渊凝脂,白中透红,让人忍不住想要一亲芳泽……

  “难怪是个人都想当皇帝,就这福利,傻子才不愿意呢!”

  梁休一边眯着眼欣赏,一边心里感叹,甚至想着,以后自己当了皇帝,一定得收尽天下美人……

  七十二宫都少了,起码得翻个倍才成。

  思绪飘飞,再看书,已经没有了兴致。

  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了窸窣的争吵声,梁休干脆放下书,起身往门外走去。

  院里,刚刷完马桶的刘安,正在和一个穿着官服的中年男人争得脸红耳赤。

  梁休看过去,只见两人的脚下放着两个竹篮,竹篮中竟然是绿油油的蔬菜。

  梁休双眼顿时亮了起来,这是古代,冬天能吃到一口青菜,简直就是奢侈的事情!

  一下来了两篮……

  梁休下了台阶,青玉赶紧将一件貂皮斗篷披在他的身上,梁休轻轻拢了拢,便走了过去。

  “刘安,怎么回事?”

  人还未到,声音先传来。

  听到自家主子的声音,刘安瞬间就松开了那官员的手,讪讪道:“殿下,誉王殿下让司农寺送点蔬菜过去,顺便让人过来,也给您送上一篮。”

  “奴婢寻思着您有伤在身,就厚着脸皮想多讨一篮,没想到张茂不愿意。”

  张茂行了礼,一眼瞪向刘安:“怎么,一篮还不够?这菜可是誉王殿下要来的,全给了你们,王府那边怎么办?”

  这时,梁休敏锐地发现,张茂虽然在看刘安,但目光却时不时却落在自己的身上。

  微微一愣,当下心里了然。

  呵!原来是探子,早上打听不到情况,所以换了人来呢!

  竟然还用送菜当幌子。

  那个从来都对自己不屑一顾的誉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爱护幼弟了?

  相比于四皇子燕王,背后捅了刀子,当面依旧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在梁休心里,性子急躁,沉不住气的二皇子誉王,无疑更令人喜欢。

  可现在,誉王竟也玩起了心机。

  梁休心里长叹,没想到,你这浓眉大眼的,竟也背叛了革命,叫我如何再喜欢你?

  这可不是个好兆头啊。

  “蠢货!谁让你要的?”梁休突然瞪了刘安一眼。

  刘安腿面色一苦,顿时跪了下来。

  说实话,他其实一点都不喜欢殿下的新生活,惹殿下生气的后果太严重了,他今天连宫女的净桶都刷了……

  他更喜欢挨板子,宁愿挨一千板,也不愿意刷一个马桶。

  张茂假惺惺地帮忙求情:“殿下,这才忽略了誉王,忘了上下尊卑,还请殿下从轻发落!”

  没有人注意到,他低着的脑袋下面,一双眼睛充满不屑。

  呵,还以为死过一次,胆子会大一些呢,没想到还是一样懦弱,只敢拿自家奴才出气。

  看来誉王殿下是白担心了。

  然而,他很快发现自己错了。

  难掩怒气的梁休,突然斜眼看向张茂,嘴角勾起一丝戏谑:“谁说孤要惩罚他了?孤知道这狗奴才的忠心,只是气他用的方法不对……”

  说着重新看向刘安,怒其不争的样子教训起来:“你说你是不是蠢?要不到,难道你不会抢吗?”

  “抢?!”

  骤然从太子之尊的梁休口中听到这话,不论是刘安,还是张茂,又或是掩住小嘴的青玉,全都惊呆了。

       这……这还是太子吗?

  “都看着我干什么!”

  梁休丝毫不以为耻,加重语气:“听好了,以后进入东宫的东西就是孤的,谁要敢不给,抢过来打出去就是!啰嗦什么?!”

  刘安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他从小随师父练就一身武功,就盼着这么一天,只是以前殿下一直谦逊守礼,所以没机会。

  现在……

  嗯,刘安觉忽然觉得之前的想法很愚蠢。

  太子殿下的新生活,让他英雄有了用武之地,今后别说刷十个马桶,一百个都没关系。

  张茂脸色大变,色厉内荏道:“太子殿下,奴婢是为誉王殿下办事,你可要想清……”

  “那又如何?”

  梁休直接打断他,随手一挥:“打出去。”

  刘安早憋了一肚子火,如今得到命令,瞬间蹦起来,只是一拳,竟将张茂砸飞出去。

  梁休望着飞在半空的人影,差点忘了合拢嘴巴。

  尽管梁休知道刘安学过武,但从来不知道他有这么厉害,如今总算见识到了。

  确认过眼神,是自己前世惹不起的人!

  张茂一直飞出十米之外,才落在地上,溅起一地雪花,脑袋一歪,不动了。

  刘安拍了拍手,极力想装作若无其事的高手模样,然而脸上的得意却出卖了他。

  梁休嘴角微微一抽,这死太监居然这么暴力,也不知道张茂还能不能活?

  这也让梁休有一丝担心,万一以后再让这家伙刷马桶,他一怒之下,起了弑主之心咋办?

  他下意识地看向青玉,也不知道青玉能不能打得过?

  青玉欠身行了一礼,俏皮一笑:“婢子打不过他!”

  童子功,跟金钟罩有得一拼,除非找到窍门,不然哪有那么容易破解。

  “太子殿下,你竟然这般无礼……”

  这时,院门口忽然传来一道暴怒的声音。

  梁休抬头看去,视线中,一个头发花白,穿着赤色官服的老头,飞快朝这边走来。

  他一身朝服,头戴幞头,手中抱着一叠书,脚步飞快,停在梁休面前,气得吹胡子瞪眼。

  “老夫教你知礼、明礼,就是让你纵仆行凶,殴打朝廷命官的?”

  崔士忠是受皇帝邀请,说太子失忆,让他来教育太子,没想到一进门,就遇到了最不想看到的一幕。

  梁休自然认识崔士忠,教前太子礼记的老师,是文坛泰斗,正儿八经的燕王一脉。

  之前仗着这一层身份,可没少倚老卖老,哪怕太子再出色,这老头也依旧在外非议太子名声,把前太子批得一无是处。

  关键是,天天嘴上称礼,结果看上了一个小姑娘,还强行纳了人家为妾!

  梁休对此人没有一点好感!

  看向刘安,抖着脚:“这谁啊?这么嚣张?”

  刘安险些给跪了,苦着脸道:“殿下,这个打不得……”

  打了,那些文人,一人一口吐沫都能把他淹死,而且估计连他十八代祖宗都不放过。

  梁休没好气地道:“孤是问他是谁,没叫你打。”

  刘安没说话,老头子便怒了:“老夫乃是弘文馆学士,崔士忠!殿下还未告诉我,为何纵仆行凶?”

  “哦!”

  梁休点点头,忽然咧嘴一笑:“孤是太子,孤乐意,怎么,你不服啊?不服,那就憋着呗。”

  青玉掩唇憋笑,刘安险些拍手叫好,平时这老头横贯了,打骂他们是常有的事,整个宫内,也就只有现在的殿下敢这么和他说话。

  崔士亮气得暴跳如雷,指着梁休怒道:“老夫就不憋!正因你是太子,才更要知道礼义廉耻,今日你给张上林(上林苑令)道歉也就罢了,如若不然,老夫亲自向陛下奏报此事!”

  梁休撇了撇嘴,嗤笑道:“礼义廉耻?老人家,不得不说,你这双标玩得六啊!你进孤的东宫大门,可曾让监门通报?

  “万一没人拦着你,你闯进了孤的书房,正遇上孤与青玉啪啪啪,怎么办?

  “天天把礼挂在嘴边,可曾对镜自观,何为为人师表?何为修身正心?”

  “不修持己身,还反来训斥孤,想找父皇告状?快去快去,孤在这等着!”

  崔士忠懵了。

  双标?

  啪啪啪?

  这都是什么?

  还有,这还是之前那个太子?!

  老头气得险些栽倒,声音发颤:“你……你……枉为太子,有辱斯文,有辱斯文呐!”

  梁休没有再理崔士忠,咧嘴一笑,伸手揽住青玉小蛮腰:“走,咱们出宫玩去!”

  明日朝会后,蒙烈谋杀太子的事就会进行三司会审,罪名也极有可能当时就定下,他自然得先去探探。

  青玉小脸羞红,赶忙挣开梁休的手:“殿下,这么多人呢……”

  梁休翻了个白眼:“有孤在,怕什么?”

  虽说如此,还是撇撇嘴放开了手。

  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也不差这一会儿。

  刘安有些不安,疾步跟在后面,低声道:“殿下,崔学士怎么办?”

  “管他呢。”

  梁休一边走一边挥手,大声嘲讽道:“十八新娘八十郎,苍苍白发对红妆。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压海棠呐那个压——海——棠!”

  崔士忠“啊”的一声,气得两眼一翻,倒地昏迷。

  说来也巧,他给自己小妾取的名字,就叫海棠……

  …………

  天气变得晦暗。

  乌黑的云层压在都城上空,街上几乎看不到人影,让人十分压抑。

  “风雨欲来啊……阿,阿嚏!”

  出了皇城的梁休,望着苍穹感叹,突然打了个喷嚏。

  下意识抓紧身上的貂裘,揉了揉鼻子,小声嘟囔:“这鬼天气,出门没有公交,没有滴滴,叫人怎么活啊?”

  他这才想起,这种类似古代的朝代,交通工具极其落后。

  大冬天想出个门,可不像前世那么方便。

  难怪原本脏乱差的街上,也干净得跟狗舔过似的,就这冻死人的天气,也只有自己这种傻瓜才会跑出门。

  梁休忽然很想念自己东宫的暖房。

  这时,耳边传来一声轻柔的女声:“殿下,要是太冷的话,不如还是回宫吧?”

  梁休望着一脸关切的婢女青玉,双眸清澈纯净,小脸冻得红扑扑,清新宛若内苑初开的粉嫩新梅。

  不由微微一笑:“回去做什么,孤现在必须得先去一个地方。”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