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校园 → 一口咬住你的唇明摇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一口咬住你的唇明摇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明摇 著

连载中免费

《一口咬住你的唇》是明摇所著的一篇现代校园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宋蒲因一场车祸而导致毁容,脸上多了一道清晰恐怖的疤痕,手指断了半截,班上的同学看到她都绕着走,连第一次替别人告白都能把喜欢的男生吓的发高烧,还送错了对象,竟要命的送给了大魔王谢沛,谢沛两指夹着情书笑着对她说道:“那我做你男朋友,不退不换哦!”“……抱歉,送错人了。”宋蒲二话不说,吓得撒腿就跑了....

4.2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9/09

在线阅读

《一口咬住你的唇》是明摇所著的一篇现代校园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宋蒲因一场车祸而导致毁容,脸上多了一道清晰恐怖的疤痕,手指断了半截,班上的同学看到她都绕着走,连第一次替别人告白都能把喜欢的男生吓的发高烧,还送错了对象,竟要命的送给了大魔王谢沛,谢沛两指夹着情书笑着对她说道:“那我做你男朋友,不退不换哦!”“……抱歉,送错人了。”宋蒲二话不说,吓得撒腿就跑了....

免费阅读

  九月的天炎热似火,蔚蓝当空,蝉鸣聒噪,空气中飘着浓郁的食香。

  M市最大的商业城开业,鞭炮齐鸣,烟火肆意,适逢周末客人密集。

  宋蒲白皙的胳膊间满怀的花,穿梭在熙攘的人群中。

  一对手挽着手的情侣停在她面前,从中选了株鲜艳欲滴的玫瑰,问:“小姑娘,这株怎么卖的?”

  “先生,一株15块。”宋蒲顶着炎热的太阳,鬓间潮湿,扎了个马尾带着顶黑色的太阳帽,热的她有些透不过气。

  对方付了钱,取走花。

  宋蒲将零钱放进腰侧的小包包里,眯眼笑出甜甜的涡涡。

  她从小在孤儿院长大,有个同病相怜的朋友娄玉,两人皆是一所孤儿院,之后被一对夫妻接走。

  原以为离开与人争食的地方,在养父母家会过的很幸福,竟不知养父是个赌徒,平日里赌输钱就拿她跟娄玉出气。

  每次都会害怕被他打死。

  那些零星拳跟皮带全都落在她身上,触目惊心的疤痕需要很多天才能消。

  养母受不了家暴半夜跑了,留下她们两个可怜虫。

  进了刘兴成的家,她们每天都在拼命地挣钱供应这个男人挥霍,身子骨越渐消瘦,长身体的黄金期,只有她跟娄玉在学生当中显得又矮又小。

  不出三年,升高中前夕,刘兴成就被抓了,判了十二年六个月有期徒刑。

  之后她们终于解放,看到了未来希望,攒到一点钱,在附近租了间小单间,有了遮风挡雨的家。

  宋蒲半个小时卖出去一半的花,准备去找娄玉,偏偏娄玉这会儿不知去了哪里。

  正在纳闷之际。

  她揉了揉酸痛的膝盖,疲软得蹲在台阶上,将脸上的口罩扶了扶。

  胡乱的擦拭鬓角汗渍的空挡,抬头看见一家新开的游戏厅。

  她眼前一亮,游戏厅很大,气氛高昂,外面有个悬挂式空调,站在下面还能避暑。

  她抱紧怀里的花,小心翼翼得钻进拐角一处旮旯,脚边恣蔓的翠绿杂草,阳光照在交织斑驳的余荫里。

  黑色的鸭舌帽遮住她的视线,斜进来的光晕勾勒着她细瘦的身材,身上的雾紫色T恤扎进长裤里。

  在她微微抬脸的动作,清晰可见她上下浮动的睫羽。

  那双眼漂亮的像只黑玛瑙。

  她将脑袋靠在墙上,缓缓扬起脸,对着迎面而来的冷气深吸口气,神清气爽。

  随即从口袋里掏出破旧的手机,手机壳坑坑洼洼的痕迹。这部手机是她跟娄玉挣到第一份工资一起在二手店买的,上网不行,作为通信工具绰绰有余。

  正准备给娄玉拨电话,耳边突然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

  “谢沛,我们该走了。”

  宋蒲一手拿着手机,胳膊肘里还攒着花,闻声险些吓了一跳。

  颇为诡谲得猫了猫身子,睁着黑溜溜的大眼睛,透过厚重的玻璃槅门。

  她惊的睁圆了眼。

  屏住呼吸。

  错愕地望见眼前低视自己的少年。

  带着银边框的眼镜,穿着白色大褂衬得禁欲斯文。

  面对旁人的叫唤,他没有说话,薄唇抿成细细的直线,静静地睁着漆黑的眼睛。

  宋蒲吞咽了口,一句话也不敢说,眼睛颤颤的盯着他。

  他站在阴影的地方,身材秀劲高大,略略偏过头,黑色秀丽的发滑下颈侧,柔软精致的五官白如骨瓷,透着十足的干净秀丽。

  那个人的手指跟她隔着玻璃的厚度,在看她,又不像看她,细长的双眼皮轻眨睫毛,琉璃的黑眼睛,深邃似古潭。

  有着短暂的,无法细说的邪恶。

  黑白相间。

  仿佛从二次元漫画中走出来的男人。

  看得宋蒲一颗藏在衣衫里的心,在胸口咚咚直撞,喉咙不自觉的发紧,像是被人从后面嘞着。

  异样、而不知所错。

  这人的样貌很熟悉,她好像在哪儿见过他,就是记不起来。

  然而,对方那双漆黑的眼眸,微恙的凝住她伏在玻璃上的手指时,宋蒲咯噔一下,暗呼糟糕,赶紧将自己左手残缺的半截无名指收了回去,尴尬的做了个扶口罩的动作,趁着对方没有赶自己走,她将花抱进臂弯,识趣的溜了。

  谢沛站在那里目不转睛得盯着消失的身影。

  直到肩膀被人轻拍了一下。

  他才回过头,漆黑的眼墨一样的浓,嗓音颇为不耐烦:“什么事?”

  乔先许哎了一声,烦躁得叉着腿坐在高脚凳上,从旁边深木色圆桌上抽出根烟抽上,“我日,沛哥你说你能有点激情啊,咱们才十七岁,你最近给人看诊看出毛病来了?”

  他眼睛骤冷,启唇:“滚。”

  乔先许死皮赖脸的笑了笑,“这次也多亏了你给这家游戏厅老板女儿看病,老子今日免费,谁让那小丫头只喜欢帅哥不爱糟老头子。”

  谢沛直接视若无睹,坐在旁边沙发上,搭着颀长的腿。

  乔先许不知他刚看什么,嘀咕着:“话说老子刚打一回英雄联盟输了,你都不来助阵,站这儿看啥呢。刚才那个妞是什么人,鬼鬼祟祟的又是被你勾上的。”

  “你真啰嗦。”谢沛收回视线,没有接话,径自走开。

  乔先许啧啧两声,随着宋蒲消失的地方瞅了两眼,有啥好看的呢。

  身边的朋友周知谢沛性格逼仄古怪,本身就不多话,平时谈个open love,不知要眼红多少男同胞。

  身边的朋友都是聒噪放得开的妖魔鬼怪,什么下流的话都说的出口。

  乔先许揉了揉太阳穴,还在为输掉的游戏黯然伤神,刚回卡座,惊讶的睁大眼睛。

  谢沛坐在他的位上,直接上他的号,修长的手指快速游走在键盘上,面无表情的一顿厮杀,结果不到半个钟头替他拿了个冠军。

  操!

  这小子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赢了个满盘。

  果然带他来这儿是对的。

  —

  宋蒲跑了段路,气喘呼呼得站在摩天轮下面,望着附近的人群,掏出手机继续拨打电话。

  另一边很快被人接通,柔柔软软的女音从电话里穿过。

  “娄玉,我这边还没结束,需要再等会儿。”

  “我这边快结束了,你在哪里,我去找你。”

  娄玉不放心她,宋蒲跟她不同,小时候在孤儿院宋蒲吃得苦比她还多,天性柔善时常被人欺负。

  “娄玉,我在,啊……”脚踩到什么东西,脑袋也撞到硬蹦蹦的。

  “妈的,你搞什么啊,走路不长眼是不是!”

  一声吼吓得宋蒲打了个激灵,几个痞气高个的男生冷飕飕得站在眼前。

  这气势镇的她顿时连话都说不出口。

  脑中的思路突然被打断。

  娄玉见电话里没有声音,怪异的问:“怎么啦蒲蒲。”

  “对不起!”

  这时电话一端传来宋蒲不停道歉的声音,夹杂着几个男生的起哄,气氛逐渐变的凝重起来。

  娄玉忍不住继续问:“蒲蒲你听见了吗?宋蒲,你在哪儿呢?”

  宋蒲低头对眼前染着黄发的男生诚惶诚恐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真的对不起。”

  旁边一个皮肤偏黑的男生贱兮兮的调侃:“哟,对不起就完事了,那我亲你一下,也说声对不起啊,啊哈哈哈哈,你们看她脸都红了,还是个雉。”

  “哈哈哈哈,乔先许你这骚.比又开始下流了!也不看看她是不是丑八怪,这种天带个口罩,丑的进医院。”

  宋蒲胆子小,不敢回嘴,闭着眼睛复读机式继续道歉:“对不起,我给你擦干净好不好,我跟我朋友通电话,没有注意,对不起,拜托你们放过我……”

  另一个略带玩味的男音响起:“擦有什么用,跪下来舔,才有效果。”

  “……”

  “啧啧啧优,你也太下流了,都吓坏人家啦。”

  几个男生闹哄着说些不堪入耳的话。

  而哄闹对象还是个女孩,不禁引来旁人侧目。

  宋蒲咬紧唇,肩膀按奈不住抖动,听着这群人幸灾乐祸的笑声,她默默攥紧手指。

  她们生活在这座城,太过小心翼翼,就是害怕遇到难以自保的一天。

  对面的的声音似乎是几个流 氓,尖酸刻薄的搞得宋蒲嗓门越来越弱,眼角泛起潮湿,差点吓哭了。

  “乔先许,你很闲?”短短几个字意外的让几个男生分分住嘴。

  宋蒲有些惊讶,瞅了眼嗓音的主人。

  这才发现是游戏厅穿着古怪的男孩子。

  他的声音很好听,天生音腔有点dia奶的尾音,说出声优的气质。

  谢沛闲暇地做个旁观者,双手插兜,修身随性,脖子上挂着最新beats耳机,神色淡淡不起波澜。

  乔先许低咳一声,气焰收敛了不少:“既然沛发号施令,没办法,小花妹下次见哦,哥们会来找你玩的。”

  说完几个大男生浩浩荡荡的离去。

  宋蒲咽了口唾沫,没想到他们还真的走了。

  她望着那群远走的七人帮,目光锁住其中一人的背影,复杂得皱了下眉。

  长得这么好看。

  竟混在这群斯文败类里

  ——流 氓!

  话筒里沉静了半会儿。

  宋蒲呼出口气,继续跟娄玉讲话,“我没事娄玉,我刚才跟你说话,踩到一个男生的鞋。”

  “他有没有为难你。”娄玉小声问。

  她努了努唇,“没有,我,我跟他道歉了,如果他们不愿化解,我可以给他擦鞋,大不了买双鞋赔他。”

  短短的几句话,两人心里皆是酸辛,同龄的女孩此刻在爸爸妈妈身边游玩,而她们早一步接触到这个社会,势单力薄,蝼蚁般存活,更多的是无助。

  娄玉心酸凄苦,思来想去说:“蒲蒲,我们今天就到这儿吧,我今天挣了两百多,可以供我们一个月伙食,加上之前存的钱还有学校补助,下学期的学费足够了。明天还要上课,我们赶紧回去写作业。”

  “那个……”宋蒲讷讷的开口。

  “怎么了?”

  “那些人,他们跟我们应该是同一所学校,也是高二学生,我见过其中一个男生,乔先许这个名字被贴在公示栏上,参与打架被学校记过。还有一个人叫谢沛。”

  娄玉一听,瞬间怔住。

  谢,谢沛!

  这不是三中的大魔王吗?!

  宋蒲提心吊胆的,脑袋都是懵的,“娄玉,这些人不会找我们麻烦吧。”直觉这几人很不好应付,三中是出了名的富二代学府,对于她们两个穷酸的小罗罗一直没有存在感。

  娄玉赶紧回神,嗯了声,笑着说:“哪有那么巧合的事啊,别担心啦。”

  三中高二,十三个班级,人那么多,应该不是那么好找。

  何况宋蒲平时低调的不行,大家对她近乎避而远之,谁会关注嘛。

  夜晚降临,M市南二环一带澄亮亮的霓虹灯互映着黑夜。

  谢沛回到公寓,打开门,意外看见大厅主灯通亮。

  他瞥向坐在沙发上翻阅医书的男子,皱了下眉。

  灯光下的男人,正是他的大哥谢陵。

  换上拖鞋,他脱掉白大褂,慵懒的解开衬衫领口一粒纽扣,走到桌边接过添上的茶水喝了几口。

  不咸不淡的问:“哥怎么来了。”

  男子黑色的西服端正笔挺,随意将书放在旁边,看向自己唯一的弟弟,低沉道:“成铭女儿身体怎样?”

  谢沛手指一顿,放下喝剩的水杯。

  坐在沙发的另一端,跷着修长双腿,手指抵着额头,低垂双眼皮,散漫道:“咳嗽、发热、舌苔厚泛白,正常现象,寒气入体导致发烧。虽是炎热的天气,导致虚火缠身,湿气重也不例外。”

  谢陵对于他的解答很是满意,说:“虽然你还在上高中,将来是要继承我们谢家的家业,经商跟医学不要懈怠,这是你的责任。”

  谢沛扯了扯嘴角,不甚在意:“谢家有大哥不就行了,咱们基业这么大,大哥定会比我经营的更好。”

  谢陵瞪着眼睛,“说的什么傻话!你是谢家一份子,怎么能袖手旁观,我让你做的事情,你必须给我完成,你不做也得做,由不得你乱来,别整天跟那几个吊儿郎当的富二代泡吧打游戏玩女人。”

  谢沛对这个严厉的大哥实在没什么好说的。

  谢陵比他大十八岁,长兄如父,爸妈去世后,他便由谢陵一手带大。

  除了大嫂跟侄子外,谢陵非常疼爱自己的弟弟,从小到大要什么给什么。

  唯独有个条件,长大必须经商从医两不误。

  谢沛年少虽手无实权,最不想踏进这两个领域。

  他闭上眼睛打算下逐客令。

  便听谢陵叮嘱:“平时放假回家一趟,你小侄子一直想你。”

  “知道。”

  “谢沛,你是我亲弟弟,爸妈不在,我就是你的长辈,我这么做都是为你将来考虑。”

  —

  周末时光转瞬即逝。

  大家还没从假期放飞的日子里走出来。

  校园里桂花花盛开,满地金黄,一阵阵的清风吹得枝丫摇摆,香甜扑鼻。

  宋蒲跟娄玉两人穿着宽松的校服,背着书包,胸前挂着学生证,经过校门执勤的学生会检查后,二人才分道扬镳各回自己的教室。

  宋蒲在二年级(1)班,娄玉在(2)班,班级都是根据学生的成绩排行,当然越往前的班级,尖子生较多。

  并不是说十三个班级,倒数第一的十三班就是最差劲的班级。

  校长为了不让学生存有排挤心,虚荣心作祟,在前面的班级都安插了差等生。

  娄玉走了几步,想到什么,转身牵住她的胳膊肘,把自己的饭卡递给她,“今天帮我打一份,我姨妈来了,身体不舒服。”

  娄玉跟宋蒲身高无偏差,两人瘦瘦小小的,不太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

  待宋蒲摘下口罩,有一道横在半张脸狰狞的伤疤,松软的黑发覆在脸上。

  学校规定不可以搞特殊,她每天都要想办法遮住脸上的疤。

  路过她们身边的学生,先是好奇的瞅上一眼,骇得双目圆睁。

  娄玉怒瞪那几个男生,嗓音尖锐道:“看什么看,没看过女人嘛,再看把你眼睛挖下来!”

  不知是谁说了一句:“丑母。”

  宋蒲眼睛蓦地呆住。

  娄玉立即火了,双手叉腰,恨不得轮拳头上去,“丑尼玛的丑!给我滚远点!”

  宋蒲见状赶紧抱住她的手臂,劝道:“娄玉不要气,我们别管他们。”

  那几个男生不屑一顾,作呕得吐了吐舌,捂着嘴笑,匆促进入教学大楼。

  娄玉被欺负火了,近来恰逢叛逆期,容易动怒,“这几个是孤儿吧,妈的,就会在别人脸上做文章。”

  宋蒲软软的笑问:“不理他们就是,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1)班那些人,谁欺负你,一定要告诉我,我拼命都会护着你。”

  闻言,她眨了下眼睛,心中颇为感动,点头应道:“好,我知道,那我先进教室了。”

  宋蒲无视这些异样的眼光,直接当空气,接过娄玉手里的饭卡,抱着书本跑上二楼。

  娄玉叹了口气。

  你说,这是多好的女孩,怎么脸上偏就有道狰狞的疤痕。

  总之在她心里,宋蒲是个干净剔透的女孩,软软糯糯,文静善良。

  宋蒲刚踏进教室,便听见耳边闹哄哄的声音消弭了。

  原先嘻哈打闹的几人见鬼似的回到自己位上。

  一班的优等生学生很多,早上来鲜少会见到作业本满天飞的景象。

  大家比较准时。

  她收去脸上的笑,咬住唇低头走到自己的位上。

  每走一步,周边的目光齐刷刷锁在她身上,如芒在背,摆脱不掉。

  隔邻桌边的几个女生围在一起窃窃笑道。

  “你看她上学也不戴个口罩,这大白天的吓人呢。”

  “没听那些女生给她取得名字,丑母,哈哈哈,笑死人了。”

  “本来就是丑,我要是丑成这样才不要出来丢人现眼呢。”

  宋蒲坐在位上,窘迫得低头,手指勾住一截长发掩在脸上的疤痕上。

  从书包里拿出自己的书本。

  她被养父带走,家暴整整三年之久,脸上的伤跟手指都是被刘兴成整成这样。

  车祸也是他一手造成。

  那些阴影在她心里埋藏已久,一直被她镇压在心里深处。

  从黯淡无光到生根发芽,那段时间对她来讲太漫长。

  “喂!宋蒲!啊啊啊啊——!!!”

  耳边传来一声鬼吼声刺得耳膜疼,宋蒲险些没跳起来,心脏砰砰乱跳。

  她忙不迭得捂住两边耳朵,睁着大大的眼睛盯着身后胖乎乎的男生。

  声音如绵羊细柔,“何同学,你有什么事。”

  何鑫鑫一看见她脸上的疤,往后退了几步,被她盯着抖了抖鸡皮疙瘩。

  丑成这样还装清纯不成,装给谁看呢。

  他丝毫不客气的将手里的值日表啪在她桌上,“你今天打扫卫生,还蹲在位上做什么,想被我记过吗?”

  “我现在就去打扫卫生。”宋蒲放下双手,点了点头,赶紧跑到后面的角落。

  她拿着扫帚跟簸箕出教室,准备去扫走廊。

  无论走到哪里,都免不了被人议论、躲避的下场。

  就因为她脸上的疤痕,还有残缺的手指,受尽别人冷眼旁观。

  她认真清扫着走廊,时不时看见四面八方上学的学生。

  一班在楼梯口,很多班级的学生进教室都要经过一班走廊。

  好巧不巧的,宋蒲将垃圾扫进簸箕里,直起身子的功夫,忽然看见拐上楼的几个男生。

  是谢沛跟乔先许几人。

  她瞪大眼睛,登时转过身,眼睛眨巴着面对着白漆的墙面。身体挺直,慌张得举起扫帚挡在自己的侧脸,谨小慎微往墙上贴近,闭上眼睛。

  他们手里什么都没带,平时无视学校纪律,没有一点规矩,吊儿郎当说说笑笑,逮着个漂亮的女生调戏几句顺口溜。

  这几人长得较为帅气,女生没有凶他们,反而红着脸躲开。

  颜值果真重要啊。

  谢沛单手拎着包走在前头,随心所欲戴着眼镜,透过干净的镜面,那双细长的眼皮微掀,七分慵懒加上三分冷漠。

  忽而他脚步放缓,偏过头,刘海落在狭长蛊惑的眉尾。

  有意无意地瞥向身旁额头抵着墙壁,以扫帚挡面,姿势怪异的女生。

  眸色微沉,舔了下牙。

  乔先许在后面晃悠,咬着早餐,恣意潇洒惯了。

  身边的明株旭不怀好意的拍了下他的手臂,凑过去问:“怎么觉得沛有点不对劲,我真怀疑他是不是那方面出问题了,一班的校花何灯玫追他,竟然被他推开了,换做是我早就献身,来个luck 啵啵了。”

  桥先许横了他一眼,咬着饭团,嘴里鼓鼓囊囊的,含糊道:“收起你蹩脚的英语,咱们沛呢,咳咳咳……偷偷告诉你,女人除了他的嘴,哪里都可以下嘴。”

  明株旭没听懂,“什么意思。”

  “沛哥非常嫌弃别人口水,接吻更加排斥。”

  明株旭瞪大眼睛,“哦~那是美女的口水耶!美女啊,也嫌弃?!”

  桥先许也不知怎么解释,反正他认识谢沛这么些年,也不是没见他谈恋爱。

  传说M市高中有两美。

  三中谢沛俊美禁欲,独善秀慧,众女娇盼,衹为一美。

  另一位则是七中宋优,已被神话,忽略不计。

  不过嘛女生喜欢追捧,又喜欢烂漫,来个接吻啊或者怦然心动的浪漫之夜,在谢沛这儿是不可能发生的。

  记得初三的时候,有个大美妞追谢沛,两人交往一个月不到就分了。

  对方最后哭红着眼质问:我长得这么漂亮,也不算委屈你,为什么你连亲都不亲我!

  这其中缘由只有一个。

  谢沛是真的很膈应别人的口水。

  这他妈的洁癖过度,谈个恋爱都不省心,搞得接吻要钱似的。

  明株旭哀叹一声,“好想接吻啊,沛真不懂浪漫。”

  “滚吧,那还不是口水,有人就有这方面的洁癖,所以对他们而言接吻有毒!剧毒懂不?性.洁癖跟你个傻□□解释不清啊。”

  宋蒲听他们叽叽歪歪的互怼,恨不得变成忍者,可以缩进墙缝里。

  她的脸在听到乔先许的谈话,涨的通红,连着白软软的耳根滚烫炙热。

  心里期盼着他们赶紧眼瞎走过去。

  “等等……”

  “嗯?怎么了?”

  “我好像看见小花妹了。”乔先许眨巴着眼睛,猛地回头锁住鼻尖都快磕墙上的女生,啊的一声,指着宋蒲:“就是你!昨天踩我鞋的臭娘们!”

  “……”宋蒲用衣袖掩住脸,胆战心惊。

  “哎呀呀,这脸真恐怖,怪不得要带口罩,你他妈怎么不直接镶个面具带上,可以改名叫宋上天,免得祸害别人,丑也就算了,还披头散发,女鬼吗这是!”乔先许就是看不上这丑妞,嘴吃炮弹似的。

  宋蒲憋红脸,立即反驳:“我不是。”

  “你还不丑?你看你全身上下哪里都丑!”

  “你不要脸!”宋蒲气红了眼,可恨自己不会骂人,骂出来也是软趴趴的毫无攻击力。

  乔先许打心里讨厌宋蒲,被她随口低骂,当场捏爆了拳头差点招呼对方脸上。

  他凶神恶煞的想要大显身手,教训她。

  宋蒲骇得头皮发麻,惊慌失措地捂住脸,趁着乔先许轮拳,二话不说头一扭,发丝直接甩在他脸上,一溜烟的跑进教室。

  “操!溜得挺快啊,看你跑到哪儿,还真是丑爆了,沛你看见没,这女生的脸……”

  乔先许揉了揉脸,回头笑,发现谢沛冷眼瞅他时,蓦地把话吞了进去。

  什么情况,怎么一提到这丑丫头,沛哥的眼神跟刀子一样锋利,有种把他五马分尸的感觉。

  谢沛抿唇,径自往前走,没有理会呆在原地的两人,淡淡开口:“随她去吧。”

  莫名带有微妙宠溺的口吻。

  乔先许呆在原地,一脸诧异。

  “呃?!!!这他妈是他说的话吗???”

  明株旭拍了下他的肩膀,“走吧乔比,先回教室。”

  早读过后,宋蒲心里都在打颤,她实在不想出教室,生怕看见那几人,尤其那个乔先许,实在是小肚鸡肠,不过踩了下他的鞋,搞得杀了他老母亲,恨不得把她给弄死。

  她就是一滴蚊子血,谁看一眼都觉碍眼。

  人生太背。

  早上的课结束,宋蒲将作业本交到组长那里。

  教室里的学生都蜂拥前往餐厅吃饭,只剩下她一人。

  她攥着饭卡,走到楼梯口准备下去。

  刚踩到第三个阶梯,突然听见娇声娇气的声音回荡在空气中。

  “谢沛,我可以吻你吗?”

  她闻声,手指搭在扶手上,弯身穿过栏道,看到楼下站着的一男一女。

  男生她记得,乔先许一起的男孩子谢沛。

  女生是二年级校花何灯玫。

  没想到这两人在这儿调情,真是不走运。

  楼梯口空气变得很稀薄,太阳的灼热穿过玻璃窗打在台阶上,落下斑驳的光影。

  谢沛穿着黑色短袖,戴着黑色鸭舌帽,手指捏起帽檐往下压了一下,刘海下细长的眼睛平淡如水,唇角微勾,五官无可挑剔的好看。

  何灯玫看着自己追了好久的男生。

  一时兴动,踮起脚尖,脸骤然挡住了谢沛的轮廓,那双红艳艳的唇准备往对方的脸上招呼。

  宋蒲端着张泛红的脸,心跳如雷,好奇宝宝般睁着黑溜溜的眼睛,趴在扶手上,瞅着眼偷瞄。

  半晌,对方的唇还没碰到,谢沛皱眉撇开脸,低冷的嗓音悠悠飘出。

  “滚。”

  “……”宋蒲身子一歪,脚下打了个滑。

  咚一声,一屁股坐在台阶上,造成一阵声响,脑袋直接磕在铁栏上。

  宋蒲摸着自己的脑袋,顾不上揉摔痛的屁股,爬起来便跑。

  她的背脊狂冒汗,惊慌失措得从另一条过道溜走。

  “谁在那里?”谢沛神色微冷,抬眼看向二楼。

  何灯玫受到惊吓,打算来个小鸟依人,谁料谢沛突然从另一个过道走开,回头一看,人已经不见了。

  气死她了,刚才是谁啊!

  差点就做了谢沛的女朋友,竟然被人给搅黄了。

  —

  走廊上空无一人,这个点学生们都去餐厅。

  她跑的有点喘,拍了拍突突直跳的胸口,频频往后瞅,害怕谢沛会追上来。

  扭头那一瞬。

  脑袋硬生生撞到一个硬质不明物体。

  一抹清香的皂荚味扑面而来。

  “哎哟……”宋蒲往后一个趔趄,身体倾倒摔了下去,半空中腰就落入一人的手心。

  她惊的瞪大眼,脸色煞白,入眼的是谢沛那张秀丽完美的轮廓,她出自本能的捂住脸。

  手还没来得及——

  谢沛就着倾身的姿势靠近她,将她的手缓缓拿开,攥在手心。

  微冷的目光盯着她黑而亮的眼睛,半阖的眼眸漆黑撩 人

  他垂下浓密的长睫,单只手蓦地抄住她的细腰,薄唇勾出一抹妖孽的笑。

  玩味不羁道:“别遮呀,慌慌张张的——是要跑去哪里?”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校园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