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穿越 → 四爷心尖宠齐悦胤禛全文最新章节

四爷心尖宠齐悦胤禛全文最新章节

窈九 著

连载中免费

《四爷心尖宠》是由窈九原创所著,主角叫齐悦胤禛,讲述了发现自己穿到清朝,齐悦第一想法就是去厨房拿刀试试能不能穿回去。在这个皇权大如天,规矩森严的封建社会,她只想平平安安的活下去。可是前有李氏嫉恨刁难,后有福晋伪善陷害。要想平稳过日子简直难如登天。为了活命,只能拼命扒住四四大腿求罩了。谁想到,历史上冷漠无情的四爷还挺好撩的。一撩几十年,齐悦发现自己的命稳了。

4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9/09

在线阅读

  故事递提供窈九大神最新作品《四爷心尖宠》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四爷心尖宠最新,四爷心尖宠无弹窗,《四爷心尖宠》是由窈九原创所著,主角叫齐悦胤禛,讲述了发现自己穿到清朝,齐悦第一想法就是去厨房拿刀试试能不能穿回去。在这个皇权大如天,规矩森严的封建社会,她只想平平安安的活下去。可是前有李氏嫉恨刁难,后有福晋伪善陷害。要想平稳过日子简直难如登天。为了活命,只能拼命扒住四四大腿求罩了。谁想到,历史上冷漠无情的四爷还挺好撩的。一撩几十年,齐悦发现自己的命稳了。貌似没人能正面刚赢她。

免费阅读

  因为去了一趟永和宫的原因,所以等四阿哥再出来时,大太阳早就高挂在了天上。

  顶着烈日赶回府,四阿哥身上就不免又生了一层汗。

  疾步走到前院书房,里面早就放置好了一座冰山降温,苏培盛并两个书房侍女伺候着四阿哥换衣服,小太监们捧着铜盆、手巾子、皂角进来,速度飞快,寂静无声,显然个个都是受过调/教的。

  四阿哥换了身轻薄的衣服,脱了鞋袜,光脚舒适地坐在榻上,这才有功夫问了苏培盛一句。

  “早上吩咐给齐氏的赏赐,送过去了?”

  果然!苏培盛心里闪过这个念头,万幸自己没白跑这一趟,主子爷心里还真就记挂着这位。

  他弯着腰老实回道:“是,奴才一大早就送过去了,没敢打扰齐格格,是齐格格身边丫头收的。”

  “嗯,知道了。”四阿哥点点头,却没有起身的意思。现在过去有点不像样子,倒显得他贪恋美色了。

  在书房看了一会书,用了午膳又做了几篇功课,直等到申时(下午四点)初刻,这位爷才慢悠悠的往齐氏房里走去。

  前头的太监早就得了苏培盛的吩咐,脚步飞快的前去通知齐悦。

  等四阿哥走到小院门口的时候,齐悦已经擦洗了身子,换上一件新粉藕色旗袍,俏丽丽的站在屋子那迎接了。

  院子里吴成算请安得声音异常响亮,显然是准备提醒同在院中的某位格格。

  果然等四阿哥进门脚朝正齐悦住地西屋走时,东屋就快步走出一位女子,娇滴滴的请安道:“奴才武氏给爷请安,爷吉祥。”

  四阿哥愣了愣,顺着声音望过去,噢,还真记起来自己有个格格叫武氏来着。

  只见她打扮得明艳亮丽,头上金簪金钗熠熠生辉,一身嫩黄旗袍显然是学着齐悦昨天的样子,也不知往上熏了多少香,香气浓烈,西屋那边的齐悦隔着老远也能闻到。

  站在齐悦后面的云莺在心里快咬死她了,有她什么事!主子爷这是找她们格格呢,武格格这一套一套的现眼给谁看!

  齐悦却没有多在意,她在之前的家宴上就看得明白,这位爷很重视规矩,既然让人传了话今晚到她这儿,就不会轻易拂她的脸改去武格格的屋中。

  四阿哥确实没有多在武格格身上停留,他正是对齐悦新鲜的时候,哪有心思在这个记不得名姓的格格身上,扫了一眼就移开了视线,随口嗯了一声。

  武格格见真搭上了话,欢喜的不得了,准备站起来顺势按着计划和四阿哥说上几句话呢,就见四阿哥连步子都不带停顿的过去了。

  武格格脸上的欢喜瞬时就僵在了脸上,若不是银杏上前扶了一把,差点就摔倒在地。

  午后的太阳还有些晒,就门口站一会的功夫,齐悦脸上就有些冒汗了,只是脸上见他就扬起了笑容,一双眼睛弯成了月牙儿,掩饰不住的欣喜,让四阿哥看着不由得也笑了出来。

  “起来吧,外面热。”四阿哥扶了她一把,齐悦趁势就站了起来,掀起帘子前后脚进了门。

  等帘子落下,东屋的银杏才对武格格轻声劝了一句,“格格,咱们也进去吧,外面热。”

  武格格铁青着脸,轻搭在银杏胳膊上的手用力攥得死紧,似乎借着这个发泄自己的愤恨。

  心里却慌张无措,刚刚四阿哥,好像连看都没怎么看她。

  ······

  帘子里外仿佛是两个世界,屋子里冰块一大早就送来了,这会子早把屋子降得冰凉,让四阿哥进屋就忍不住皱皱眉头,沉声道:“你年纪小,屋子里寒气太重容易伤身。”

  齐悦挂着笑的嘴角顿时就一僵,有些讪讪道:“奴才火气大,怕热嘛。”

  说完,似乎是怕四阿哥发话把冰撤掉,立马讨好地上前几步,接过云莺手中的茶壶倒了一杯酸梅汤来,献宝似地捧到四阿哥面前,“爷尝尝这个膳房新送上来的酸梅汤,奴才吃着觉得味儿不错。“

  四阿哥又好气又好笑,难道自己还贪她这点冰不成。不过到底很受用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小美人在跟前献殷勤讨好,接过茶盏就算这事过去了。

  齐悦见他面色好转,这才舒了口气,生怕这位爷又提起什么冰块,试探性得转移话题问道:“爷可是饿了,要不就让人传晚膳吧。”

  四阿哥点点头,酸梅汤一杯下肚酸酸甜甜确实开胃,加上他中午没怎么吃,现下他肚子还真有些饿了。

  前院膳房那边知道四阿哥今天回来得早,东西是提早就预备下了,等人去传晚膳时,那边没一会就抬着食盒过来了。

  不用说,阿哥的伙食自然比齐悦一个小格格得高级,有四品荤菜,四品素菜,鲜淮汤一品,小菜腌菜等四碟,将齐悦那个桌子摆的是满满当当。

  齐悦站在边上倒没有伺候多久,只给这位大爷盛了饭,就被吩咐着坐下来一起吃了。

  她其实也饿了,正在青春发育期嘛,往常格格的份例可没有这样丰盛,就顺水推舟~顺风靠岸~顺四阿哥意~的坐了下来。

  正好今天荤菜有道锅烧鸭子云片豆腐看着就好吃,齐悦的眼神不由得就锁定了它,是只是离得远,没有摆在她面前。

  齐悦明着不敢在那儿伸筷子,可趁着四阿哥吃东西低头的空,悄悄得就伸出了筷子,严守快准狠三字真诀,一筷子夹上满满的份量,放到碗里就满足得吃了起来。

  她自以为做得隐蔽,可坐在旁边的四阿哥哪里不知道,只是看她人小嘴馋,才装着不知,让她偷着吃得心满意足。

  等齐悦吃饱恢复淑女一小口一小口的做派时,四阿哥这才搁下碗筷,转脸对苏培盛吩咐道:“今天这道鸭子做的好,记得赏厨房,让他明儿也做一道,进给齐格格。”

  齐悦听到四阿哥的这番话,哪里不知道自己的吃相被他看在眼里,眨巴眨巴眼睛看下四阿哥,撒娇道:“爷对我最好了。”

  点个菜就算对她最好?

  四阿哥可一点都不觉得荣幸,小格格对好的标准也太廉价了。

  到底还是年纪小,只在意吃喝,四阿哥心里又给齐悦贴了一个标签。

  因为时辰早,所以四阿哥也没有马上拉着齐悦去帐子里谈心,只上下打量了一下齐悦的屋子,有些嫌弃,还是太小了,搁不下其他东西。

  他见到里屋桌上放着一本书,便顺势拿起,有些讶异得看向齐悦,“你爱看书?”

  齐悦听出了他语气的惊奇,确实,在这个时间段吧,满族姑娘是不会学什么诗书的,她们嫌没用。

  而汉家的姑娘又往往因为不是八旗成不了秀女,入不得宫门,所以四阿哥府中,齐悦还是头一个看书的格格。

  虽然说四阿哥到格格院里就是为了睡觉,可是偶尔兴致来时,还是会和格格聊会天的,只是限于格格们的知识水平,往往他在那说的滔滔不绝,一抬头才发现,几个格格要么只知道点头要么早就神游九天外,让他也没意思起来。

  齐悦当然不会那么做,她可不想和四阿哥一直处在肉/体关系上,那样实在太不保险了。

  她要慢慢和四阿哥从单纯的运动关系上深/入一点,最好能有个共同的爱好,这样相处起来会更容易,感情升温得也快。

  她不服气地点点头道:“当然爱看,这还是奴才从家里带来的呢。”

  不过很快得又低头不好意思道:“只是奴才愚笨,诗词上有限得很,只是看看罢了。”

  能养得起闺女看书,那就不算是个普通旗人家了。

  四阿哥饶有兴趣得问了一句:“那这么说,你最喜欢哪一句诗词。”

  齐悦眼神闪躲,冲他摇了摇头,“都很喜欢,选不出来。”

  撒谎!

  四阿哥一眼就瞧出她没说实话,只是碍于齐悦不肯说,他也就没追问。

  书旁还有个绣完的荷包,四阿哥一翻开就笑了,“这是你绣的?”

  那荷包上针线不算细密,图案却很有趣,是一只长相奇异的红色小鸟,看着表情就让人发笑。

  齐悦这个本来是绣着玩的,图案参考了上辈子的一个游戏,如今见四阿哥拿它取笑,故意委屈着一张脸反问道:“爷觉得很丑么?”

  额,四阿哥看着小格格那你敢说丑我就哭的神情,将到嘴边的批评悄声咽了回去。

  小格格年纪小脸皮薄,要是真说了恐怕当场就能哭出来。

  一想及此,四阿哥斟酌了下字句,开口道:“嗯······有新意,不错。”

  齐悦闻言就喜笑颜开道:“那就送给爷了,奴才给您戴上。”

  她没等四阿哥反应过来,就冲到四阿哥身边,蹲下快速伸手,从四阿哥腰上解下他那个原本的荷包,将自己这个强行挂了上去。

  俗话说的好,说得多不如做得多,荷包是随身戴得物件,四阿哥常常能看到,而一看到呢,就会理所当然的想起她来。

  四阿哥有些哭笑不得,他是真的头一次见到这么胆大的格格,敢直接伸手往他身上动的。

  没打算惯着齐悦,四阿哥伸手就准备解下来。

  齐悦才不肯呢,因为刚刚玩笑的缘故,屋子里早就撤下了人,她便使劲拦着四阿哥的手,不让他动作。

  夏日四阿哥穿得本来就薄,齐悦动作间又没个忌讳,猛不防得就碰到了一个地方。

  四阿哥倒抽一口气,荷包什么的都忘在了脑后,眼眸泛着幽光看着怀里的齐悦,这可是小格格主动的!

  ······

  数场酣畅淋漓的战斗过后,两人这才叫了水擦洗。

  只是齐悦身子已经被来回折腾得没了力气,一时间颤巍巍站不住,还要云莺在底下撑着才把她扶起来洗了一遍身子。

  等两人重新躺回床上去,因为战斗主动方四阿哥消耗过大的原因,不多久他就闭上了眼睛,似乎是睡着了。

  齐悦却还没睡,睁眼望着四阿哥青涩的脸庞,贼兮兮得偷笑着。

  她心中还挺满意的,年轻的四阿哥精力十足,思维开阔,动作多样,非常赞。齐悦给了一个五星级好评。

  她挪了挪身子,悄悄的凑上前,像滴水似的亲一口四阿哥的嘴唇,见他眼皮子轻微跳了跳,心里明白他是在装睡呢。

  就故意像是倾诉衷肠一般悄悄凑到他耳朵边,轻轻念了一句,“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这就是我最喜欢的,最盼望的。”

  说完,齐悦就将头贴紧四阿哥的胸膛,似乎用行动表明了她的选择,满足得睡了过去。

  在黑暗中,四阿哥睁着一双眼睛,感受着嘴唇上遗留着的柔软触感,心口像是堵了一团棉花。

  说实话,齐悦对他的那一片真心,掏出来都让他觉得烫的慌。

  他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只能手上用力,将齐悦揽得紧紧,沉默得进入了梦乡,只是不知道为何,嘴角却不自觉得上翘着。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