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言情 → 你心是海我是鲸全文最新章节

你心是海我是鲸全文最新章节

顾随之蒋戾旬 著

连载中免费

顾随之蒋戾旬小说《你心是海我是鲸》在智能火网可以阅读全文,这部高人气婚恋言情小说是由作者大大春雷炮独家创作的言情好书,短篇婚恋文+女主蹲过局子,整体的节奏非常精彩好看,《你心是海我是鲸》全文讲述的是:顾随之心狠狠地抽痛,她咬着牙,眼底蒙上雾气。蒋戾旬的眼睛是幽幽的黑红色,灯光照不到他的脸,他的手捏紧了她的脖颈,蒋戾旬到底想干什么?他会伤害顾随之吗?他声音很低,几乎是一字一句的说道:“你去死吧!”更新最全最快的小说尽在智能火~

19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5/15

在线阅读

  顾随之蒋戾旬小说《你心是海我是鲸》在智能火网可以阅读全文,顾随之蒋戾旬小说大结局在本站可以畅快阅读,这部高人气婚恋言情小说是由作者大大春雷炮独家创作的言情好书,短篇婚恋文+女主蹲过局子,整体的节奏非常精彩好看,《你心是海我是鲸》全文讲述的是:顾随之心狠狠地抽痛,她咬着牙,眼底蒙上雾气。蒋戾旬的眼睛是幽幽的黑红色,灯光照不到他的脸,他的手捏紧了她的脖颈,蒋戾旬到底想干什么?他会伤害顾随之吗?他声音很低,几乎是一字一句的说道:“你去死吧!”更新最全最快的小说尽在智能火~

免费阅读

   “久违了,顾随之。”他凌冽的眸转过来,带着股肃杀之意。

  顾随之瑟缩了下,长睫垂敛。

  他又道:“我本来很期待,你死在监狱里。”

  蒋戾旬开了窗,点了支烟,“不过出来也好。”

  他笑,否则他没办法解恨。

  这女人三年前撞死了青栀,肇事逃逸却只坐了三年的牢。

  如今出来了,他要让她知道,在监狱里的日子将是她此生最幸福的时光。

  车外暴雨倾泻。

  黑色的轿车驶入蒋戾旬私人别墅车库。

  顾随之亦步亦趋的跟着他下了车,宋平替蒋戾旬撑伞。

  而顾随之抱着包低头走在他身后,以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蒋戾旬走到门口,转过身。

  顾随之一时没反应过来,便被他推了一把,她踉跄的跌坐在了地上。

  她的浑身都湿透了,饶是如此,积了水的地面还是让她哆嗦了一下。

  她仰起头,对上蒋戾旬那双黑漆漆的眼睛。

  “跪。”他薄唇轻启。

  蒋戾旬这人向来不好相处,此刻他穿着黑色西装,站于台阶上。

  顾随之毫不怀疑,他会要了她的命。

  她抿紧唇,终于说了见到他后的第一句话,“蒋戾旬。”

  她的嗓音有点哑,“我没撞人。”

  蒋戾旬眼神一变,掀腿踹在她的心口上。

  顾随之猝然摔倒,痛到蜷缩。

  蒋戾旬蹲下来,拽住她的头发向后扯,顾随之被迫仰起头。

  “我的眼睛不会骗我。”

  他恶狠狠的出声。

  顾随之太疼了,她颤着声道:“是她自己扑上来的。”

  她的话音刚落,脑袋就被蒋戾旬用力的掼在了地上。

  “狡辩。”他眼里冒火。

  蒋戾旬不管她,转身进了屋。

  门被狠狠的关上。

  蒋戾旬将自己关在了屋里。

  定定的看着手机屏保。

  是青栀穿着婚纱的照片。

  她出事的那天早上,才去店里试了婚纱。

  那天距离他们的婚期,只差三天。

  他给她拍的这张穿婚纱的照片,是她在这世界上留给他最后的模样。

  天蒙蒙亮。

  顾随之还躺在地上。

  蒋戾旬站在窗前,叫了宋平。

  蒋戾旬道:“把她怀里的东西拿来。”

  宋平依言去了。

  顾随之早就恢复了清醒,可是不知道蒋戾旬踹坏了哪里,她动一下都疼痛难忍。

  宋平来拿布包。

  顾随之的眼里出现了惊惧,死死的将包护在怀里不松开。

  蒋戾旬失了耐心,喝道:“抢。”

  “不行!”东西被宋平拽走的那一刹那,顾随之撕心裂肺的喊出声。

  宋平匆匆上楼。

  将布包拆开后,有些诧异。

  他看向蒋戾旬:“少爷,是骨灰盒。”

  蒋戾旬手指轻敲桌面,冷笑了声,他还以为是什么呢。

  这个骨灰盒还是他让人送去监狱里的,里面装着的,是顾随之母亲的骨灰。

  蒋戾旬点了支烟,向外吹了一口白雾,眯着眼吩咐,“把她带进来。”

  宋平出去的时候,蒋戾旬随之起身,进了客厅。

  宋平将顾随之拽进来。

  客厅里有一个巨大的水族箱,蒋戾旬就站在那边上。

  他穿着一身黑色的睡袍,黑色的软发搭下来,眼里有七分的阴郁。

  而骨灰盒,就在他手里。

  顾随之忍着满喉咙的血腥气,爬向蒋戾旬,向着他伸出手,“蒋戾旬,把骨灰盒给我。”

  蒋戾旬问:“想要?”

  顾随之点头,眼里带上殷切的期盼。

  那期盼落在蒋戾旬的眼里。

  只想让他毁掉。

  他将骨灰盒的锁扣打开。

  顾随之瞳孔随之颤动。

  蒋戾旬舔了下唇,将骨灰尽数的洒进了鱼缸。

  十只呲着尖牙的鱼蜂拥而上。

  水缸变得浑浊。

  顾随之的眼前一片血红。

  蒋戾旬将骨灰盒丢到她怀里,拍了拍鱼缸,转身便走。

  顾随之不知道是怎么站起来的,她用尽全力的撞向鱼缸,玻璃应声而裂。

  蒋戾旬脚步一顿。

  顾随之握着片尖碎的玻璃冲向蒋戾旬。

  他头未回,轻飘飘的道:“顾凯在少管所,说不定……”

  他回身,玻璃尖尽在咫尺。

  “他会死在那。”

  顾随之握着玻璃片,尖端距离蒋戾旬的脸只有半厘米。

  此刻他的脸上带着笑意,笑意里有十足的痛快。

  她的手剧烈的颤抖。

  蒋戾旬从兜里掏出手机,摁亮,递到她面前。

  “顾随之,你还记得她么?”

  “她是青栀,是我的新娘。”

  “她就死在你的车前。”

  鲜红的血顺着她的手心蜿蜒到手腕,她的脸色灰白,眼中布满红血丝。

  蒋戾旬垂首,盯着她的眼睛,“你欠了她的命,就该还。”

  蒋戾旬的身影消失在楼梯拐角。

  顾随之回头,看着满地的狼藉。

  她伸出手碰到地上的水,双手去拢,却什么也拢不到。

  顾随之失声痛哭。

  傍晚,蒋戾旬出门。

  带上了顾随之。

  车最后在一片人工开发出来的山上广场停下,这一路都是蜿蜒的柏油山道。

  而广场,停了数十辆超跑。

  车灯全开,将黑夜照的如白昼一样亮。

  蒋戾旬一到,便有人迎了上来。

  “副驾上的,拖下来。”

  那人原本疑惑,探头望去,才发现蒋戾旬带了个女人。

  蒋戾旬说拖,他便不敢请。

  带顾随之下来的时候是真真正正用了力的。

  “旬哥……”他欲言又止。

  蒋戾旬不耐烦道:“旗子。”

  那人的眼中出现了惊惧。

  他们这群人一向玩的很开,但是从未用活人做过旗子。

  “赵赛呢,叫他过来开。”

  “旬哥!”他刚喊一句,蒋戾旬便扫了他一眼,他便不敢再出声。

  赵赛是个新人,第一次来环形赛道。

  他们这个游戏叫撞旗。

  一辆超跑在起点,一辆超跑在终点。

  同时开跑,而旗子就在两条赛道最中间的位置上,那个位置是个弯,车头不转看不到旗,能看到旗的时候如果稍微迟疑半秒不停下来,就会压旗而过。

  比赛要求,车头先碰旗的那方胜。

  原本这些都没问题,但是问题是,这次的旗子是活人,起点的赵赛是新手,环形山路加深夜。

  稍有不慎,这女人就会被两辆车撞成肉泥。

  蒋戾旬已经上了车,引擎声启动,车身从顾随之的身旁擦过,驶向了终点。

  而顾随之对这一切,一无所知。

  她被车载到位置上,手里被塞了一面旗。

  夜色浓黑,悬崖下刮上来的风卷着哭嚎声。

  顾随之站在那里,脸被冷风吹的无知觉了。

  没过多久,巨大的车轮摩擦地面的声音冲了过来。

  顾随之扭头,看到地面上巨亮的灯光。

  蒋戾旬双手紧握方向盘,到了转弯处。

  他唇角掀起,一脚踩上了油门。

  他永远忘不了青栀浑身是血的样子,永远忘不了永失挚爱的痛。

  他反悔了,顾随之不配活着。

  他要她死。

  车灯将女人的脸照亮,她眼底的惊惧他看得一清二楚。

  蒋戾旬的眼睛布满了红色,像是荒州的野兽。

  顾随之吓得不知道跑,而是双手抱住头猛地蹲下。

  蒋戾旬眼神血色褪尽,脸色豁然一变。

  猛打方向盘,踩刹车!

  车头哐的一声撞上了护栏,大半车头冲了出去。

  蒋戾旬牙齿剧烈咬合,他扭头看顾随之的方向,寂静的夜中,他能听见自己因胸腔发抖而传出来的气音。

  他踹开车门下来,走向顾随之,然后拽住她的头发将人拎了起来。

  她的后背被他掼到有棱角的崖壁上。

  割破了衣服,割破了血肉。

  但这远没有面前的男人来的可怕。

  他眼睛是幽幽的黑红色,灯光照不到他的脸,他的手捏紧了她的脖颈。

  顾随之很快就喘不上气来了。

  看着她的模样。

  蒋戾旬忽然就笑了,笑声在异常安静的空间里十分渗人。

  他边笑边沉重的呼吸,然后捏着她的脖子拖到了山路的护栏上。

  他将她狠狠的摁在上面。

  风掀起她的长发。

  顾随之的半个身子悬了出去。

  只要他松手,她就死定了。

  “杀人犯。”他声音很低,几乎是一字一句的说道:“你去死吧!”

  青栀出事时的监控视频他看了,顾随之的车开过来的时候,青栀惊慌失措的抱着头蹲在了地上。

  刚才顾随之那样,就是在他的心上挖口子。

  他的青栀,当时该有多害怕,多无措。

  赵赛的车到了,宋平从副驾上冲上来抱住了蒋戾旬的腰向后拖。

  而赵赛眼疾手快的抱住了顾随之的两条腿。

  赵赛开车前,宋平不放心一起上了车。

  他怕的就是蒋戾旬对顾随之做什么事情。

  赵赛虽然第一次上环山道,但是也是玩赛车的老手。

  可是还是比蒋戾旬慢太多了。

  车刚过拐角,就见到了这令人肝胆俱裂的一幕。

  蒋戾旬被送进了医院,顾随之被送到了蒋家。

  她钻到桌子底下,双手抱住了脑袋。

  那天,她欢欢喜喜的去赴男朋友孟易的约,那天,她的朋友没忍住向她透露了一件事情。

  孟易会在当晚跟她求婚,那场求婚,孟易瞒着她准备了一个月。

  她和孟易在一起七年,她原本要结婚了。

  她没想到,车开到半路的时候,一个女人疯狂的冲向她的车。

  那女人死在当场。

  顾随之开始干呕,吐得昏天暗地。

  她回过神后,爬出去到处找。

  终于找到了蒋家的座机。

  她边哭边给孟易打电话,熟悉的号码拨过去。

  那边的每一秒空白都是在凌迟她。

  “喂,您好。”那端传来熟悉的男声。

  顾随之嚎啕大哭。

  “您好?”他又重复了一声。

  “孟易,我是顾随之。”她哭着说道。

  那端无端的沉默下来,下一秒,电话嘟的一声断了。

  蒋戾旬冷眼看着手机监控画面里的这一幕,唇角掀起。

  他起身下床,被宋平拦住。

  “少爷,医生让您留院观察一个星期。”

  蒋戾旬抬高胳膊挣脱开,换下宋平早前准备的衣服,抬脚就走。

  宋平亦步亦趋的追,“少爷您去哪?”

  夫人让他看住他呢。

  蒋戾旬头也不回,眼中冷意更甚。

  去哪?

  当然是去办有意思的事。

  顾随之的前未婚夫今日结婚。

  他该带她去看看。

  蒋戾旬将顾随之带上车,她脸上的泪痕未散。

  车冲上了路。

  顾随之扭头,在蒋戾旬的脸上看不到任何的表情。

  车子,在礼堂前停下。

  蒋戾旬将顾随之拽下车,顾随之跌跌撞撞的跟着他。

  蒋戾旬一脚踹开礼堂的门。

  礼堂在神父面前交换戒指的新人惊讶的回过头,还有满室参加婚礼的人全都惊愕的看向门口。

  顾随之抬眸望去,孟易穿着黑色的西装,而他身边站着一个姑娘。

  姑娘一身洁白的婚纱,美的像是春日盛开的桃花。

  孟易的手握着那女孩的手,若不是被蒋戾旬突如其来的到来打断,想必那戒指便已戴到了女孩的手指上。

  顾随之心狠狠地抽痛,她咬着牙,眼底蒙上雾气。

  她下意识的要逃离。

  蒋戾旬哪里能饶了她。

  大掌推住她的腰,将她推的一个踉跄,几乎推到了一对新人的面前。

  孟易眼中的惊讶变成了冰冷。

  他扭头将戒指戴到新娘的手上,安抚了受惊吓的女孩的情绪,然后这才走向台下。

  孟易礼貌的冲蒋戾旬点了下头,然后看向顾随之。

  “你是来搅局的?”孟易冷着眼问。

  顾随之鼻子酸涩翻涌,泪水蓄满眼眶,她扬起头没让它掉下来。

  孟易表情嘲讽,“顾随之,你在狱里的那几年,该不会还想着我会娶你吧。”

  他又道:“你这个杀人犯,有什么资格指望我娶你。”

  “说完了吗?”顾随之看着这个眼前她爱了十年的男人,心里仿佛漏了一个大窟窿,痛的她连呼吸都不敢用力,“孟易,你何必呢?”

  “不爱就不爱了,我又不会缠着你。”

  她看着孟易,道:“我祝你们百年好合,永结同心。”

  孟易薄唇抿紧。

  顾随之推开身后的蒋戾旬,大步出了礼堂。

  蒋戾旬失望了,他没从顾随之脸上看到自己想要的。

  他转身,大步走出礼堂,很快的就追上了顾随之。

  她的肩膀被握住,蒋戾旬拦到了她的面前。

  “羡慕吗?”他笑着问。

  顾随之推开他的手,“你滚!”

  蒋戾旬捏住她的下颌,力气大到几欲将她的下颌捏碎。

  “你该庆幸。”他俯身,唇贴到她的耳边,歪头笑道:“他娶的不是你。”

  顾随之拽着他的胳膊,试图让他松手,一切都是徒劳。

  他向后仰头,舔了下唇,“否则,今天这个日子,孟易必会丧命,我一定要让你尝尝也失去所爱的滋味。”

  “你疯了吗?!”顾随之瞪大眼睛,“我说了,我没有撞人!”

  蒋戾旬的脸上失去笑意,眼睛蒙上墨一样的漆黑。

  “狡辩!”他的眼中染上疯狂。

  顾随之被他带回了蒋家,摁到了书桌前。

  电脑打开。

  蒋戾旬打开了一个带着一串日期的视频。

  是事发时的场面。

  这视频,记录于顾随之当时开的那辆白色的肇事车辆的记录仪。

  顾随之看到,青栀望向车里,眼中布满惊恐,随后她哭了出来。

  因为车没有及时停下,单薄的身子被撞出了很远。

  顾随之张了张嘴,百口莫辩。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