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朱氏女云卷风舒全文最新章节

朱氏女云卷风舒全文最新章节

云卷风舒 著

连载中免费

《朱氏女》是云卷风舒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朱阿娇从小父母双亡被太后带进宫养着,却又在八岁那年因一场大火而成了个痴呆儿,明明已是豆蔻年华,却做着两三岁幼儿的蠢事,还有着太子殿下当未婚夫,众多贵女对此嫉恨不已,对此阿娇很是无奈,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的新兴灵魂,她也不想当个傻子好吗,看她如何装傻充愣,利用厨艺和医术在现代混的风生水起,闯出属于自己的天地!

4.5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9/09

在线阅读

《朱氏女》是云卷风舒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朱阿娇从小父母双亡被太后带进宫养着,却又在八岁那年因一场大火而成了个痴呆儿,明明已是豆蔻年华,却做着两三岁幼儿的蠢事,还有着太子殿下当未婚夫,众多贵女对此嫉恨不已,对此阿娇很是无奈,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的新兴灵魂,她也不想当个傻子好吗,看她如何装傻充愣,利用厨艺和医术在现代混的风生水起,闯出属于自己的天地!

免费阅读

  下雪了。

  宫人们一身素白,抬了副金玉灵柩,轻轻置于高烛环绕的灵堂里。

  不多时,伴随着或真或假的哀嚎声,灵堂外面就跪了一颗颗俯地的头颅。

  纸钱一叠叠撒落火盆,长公主李择天一身孝服,跪在灵柩边上,双目凄凉。

  看着旁边萧贵妃震天震地的哭声,唇角勾起,露出一抹嘲讽的讥笑。

  忽然,长公主的手被一双娇嫩小手轻轻抓住。

  一个十三岁的女孩子,柔软的鹅蛋脸上挂着甜美的笑,好像不知在这个场合是不能发笑的,还笑得如此放肆。

  穿着一身紧紧的羊皮大氅,虽然脸如明玉,双目含嗔,可因为胖,女孩子走路跌跌撞撞的。

  “阿姑,太后阿奶在哪里?阿娇饿了,阿娇要吃糖糕了。”那少女甩着手臂说。

  长公主摆了摆手,可是那少女没有看懂,反而恼怒起来,甩开了长公主的手。

  长公主失望地叹了口气,朱阿娇果然是个傻的。最宠爱朱阿娇的太后驾崩了,竟也不见朱阿娇伤心落泪。

  朱阿娇是原吴国公爷朱雀的女儿,在朱阿娇七岁那年,父母双亡,太后因为和朱雀的交情,救下阿娇。

  从此阿娇就入宫,在太后身边长大,和太后的情谊,自然是非比一般。

  只是,阿娇八岁那年,忽遇一场大火。

  虽然性命无虞,可却因惊吓过度,把脑袋烧傻了。

  从此阿娇就成了傻子。

  明明已是豆蔻年华,却做着两三岁幼儿的蠢事。

  一个憨傻之人又怎会伤心落泪呢?

  可是,谁也不知道,其实真正的阿娇已经在一个月前死去了,而且还是被人残忍地害死,现在的阿娇,是来自于二十一世纪的穿越灵魂。

  穿越后,阿娇很快就知道自己处境凄惨而危险,如今太后都被人害死了,如果不继续装傻,她一个人,又怎么能够在皇宫里继续生活下去?

  前世,她大名鼎鼎的厨师,也是医药世家的传人,聪明绝顶,今生,她只能先做一个傻子。

  此时,长公主李泽天安慰道:“娇娇莫哭,太后并未离你远去,她只是像你父母亲一样,化成了天上的星星,用另外一种方式陪伴着你。”

  朱阿娇抬头定定地看着天空,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晶亮如玉石,美是很美,可是,却是呆滞的,没有生气。

  看着,看着,嘴角竟然挂下了口水。

  过去的阿娇一直都有着流口水的坏习惯,尤其是在思索的时候。

  长公主叹了口气。阿娇终是不懂。

  如今太后驾崩,长公主身体又不好,试问这宫里还有谁愿意再去照顾一个傻子?

  长公主正为阿娇前途堪忧,谁知,阿娇忽然起身从太监手中抢过大拂尘,对着那排排高烛用力扫过。

  “快把烛火吹熄!快把烛火吹熄!太后阿奶已经睡着了,灯光太亮,太后阿奶会睡不好的。”阿娇固执地要把那些烛火吹熄,就连宫人都拦不住。

  围站着的宫女已经暗自发笑,真是傻子,太后都已经驾崩了,竟然还以为太后只是在睡觉?

  阿娇见众人不去吹熄烛火,就把桌子上的祭品一个个拿起来,对着那些宫女太监就扔了过去,“你们坏,阿娇生气了。你们欺负阿娇,阿娇要去告诉太后阿奶。”

  长公主连忙上去把阿娇抱在怀里,“阿娇听话,阿娇这样会让太后生气的。”

  “才不会,太后阿奶只会对你们生气。”阿娇固执地投掷橘子,地上一片水果残渣,场面一度混乱。

  萧贵妃终于忍不住厉色说:“把她给本宫抓起来!”

  “你敢?”长公主起身,“太后尸骨未寒,你就敢抓阿娇?”

  太后驾崩得太突然,皇上悲痛欲绝,倒床不起,可是,灵堂里外,却不能少了声势。

  因为没有皇后,只能让主后宫事的萧贵妃带领后宫粉黛三千,倾巢出动,跪地哀嚎,制造声势。

  此时,萧贵妃不敢和长公主正面对抗,只是嫌恶地瞪着阿娇。

  那个该死女人的孩子,怎么就那么命大,连火都烧不死她?

  阿娇也不是好惹的,把手中的橘子对着萧贵妃用力一扔。

  萧贵妃躲闪不及,被打得头晕目眩,发鬓凌乱。

  阿娇觉得打轻了,看到桌子上正摆放了一个大猪头,笑道:“这猪头和贵妃姥姥长得一模一样!”

  萧贵妃气得不行,她才三十多岁,哪里就变成姥姥了?

  可是阿娇已经抱起大猪头,用力地把大猪头对着萧贵妃扔过去。

  阿娇长得有点胖,没有别的优点,可是力气却很大。

  萧贵妃连忙跑开。

  谁知,这大猪头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不偏不倚地落向了一个正疾步走来的少年身上。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等着看被砸中的人脑袋开花。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那少年迅速抽出腰上宝剑,横天一指,那大猪头飞过来,就直直插在了那宝剑上面!

  众人都惊呆了,只听到雪花落地的簌簌声。

  “好帅啊!好帅啊!”阿娇鼓起了掌,还跳了起来。

  帅?

  帅是什么意思?

  那少年一怔。

  “参见太子殿下。”待看清了来者何人,众宫女太监连忙下跪行礼。

  隔了人群,在纷飞的雪花里,朱阿娇看到那个被称为太子的少年,一身灰白孝服,长身玉立。

  雪花模糊了他的脸,可是,还是能感觉到,那面容是绝美的。

  “阿娇,”长公主咳嗽几声,低声在阿娇耳边说,“太后临终前,可是当着百官的面,给你和太子赐了婚的……”

  什么?

  赐婚?

  原来是未婚夫了?那是不是可以保护她了?

  阿娇僵立在了原地,脸上装傻,心里沉思。

  太子李元康已经缓缓走到阿娇面前。

  四目相对,有一种难以敌对的,压迫感!

  他那浅浅描画出的眉,那如花似玉的眼睛,那高耸的鼻梁,那薄薄的玉唇,那挺拔的身子被宽大的孝服包住,可还是能看到那凸起的锁骨,围成的那两汪水沟。

  一个男人,竟然有那么好看的锁骨!

  阿娇故意流出了口水!

  在宫里见到的不是女人,就是像女人的太监,今儿还是第一次见到那么好看的帅哥。

  看到阿娇直直地看着自己,还流出来口水,李元康的目光多了抹嫌弃。

  这就是太后为他安排的未婚妻?

  “阿娇,见到太子还不下跪?”长公主提醒说。

  谁知,阿娇不但不跪,还跑过来,抱住了李元康的手,用力地摇了摇,抬起头,睁着扑闪扑闪的大眼睛,舔着嘴唇说:“太子哥哥,糖糕很好看,所以就很好吃,你长得那么帅,是不是和糖糕一样好吃啊?”

  李元康一怔,嫌弃地甩开了她的手。

  她,竟然想要吃他?

  “阿娇,不可以对太子那么说话!”长公主喝道,可转头,还是替阿娇说话,“太子贤侄,你不要责怪阿娇,她的身世,实在是太过于可怜。”

  李元康的脸不见表情,低下眼眸,对长公主一作揖,声音平静,“元康见过皇姑母。”

  未等长公主回答,那娇软甜糯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哇,太子哥哥的衣袖好宽大啊,里面可装了什么好吃的?”阿娇拖住李元康的衣袖不放,边说还边把小手,往李元康的衣袖里伸。

  李元康躲闪不及,阿娇的手就已经伸进去,抓住了他的手臂处!

  肌肤相亲的感觉,让李元康一阵电流流遍全身!

  “你!”

  哪里有小姑娘,会那么主动去摸男人的手臂的!

  “摸到了!摸到了!”阿娇高兴地跳了起来,“那么滑,那么软,一定很好吃!”

  什么?

  为何她不管说什么,做什么,都是想到吃?

  那可是他的手臂啊!怎么能吃呢!

  看她肥肉满脸,笑得痴傻,李元康嫌弃中带了点无奈。

  可李元康也是有风度之人,阿娇是太后和长公主的心头肉,李元康不忍心就这样把她推开,于是,也把自己的手伸进衣袖里。

  缓缓地,李元康把阿娇的手,从自己的衣袖里拖出来。

  阿娇被握了手,哪里肯轻易放开,就紧紧拽着不放了。

  李元康想甩掉,可是阿娇握得很紧,好像橡皮糖一样地黏着,根本甩不掉。

  “太子哥哥,你带我去吃糖糕好不好?”阿娇满脸期待。

  长公主笑道:“太子贤侄,既然阿娇如此依赖你,不如,等你祭拜好后,就带阿娇去玩吧。”

  长公主也是有心要撮合阿娇和太子呢。

  李元康面无表情,“既然是皇姑母吩咐,我会去做的。”

  长公主点了点头。

  “真的?”阿娇仰着天真的圆脸问道,“太子哥哥会带我去吃糖糕吗?”

  李元康说:“我是太子,从不食言。”

  阿娇放开了李元康的手,高兴地跳了起来,“有糖糕吃了!有糖糕吃了!”

  李元康于是和长公主一起,对着太后灵位跪了下来。

  谁知,阿娇竟然拉着宫人的手,四处大叫:“太子哥哥亲口答应的,带我去吃糖糕!太子哥哥还说要给我做糖糕!”

  李元康气得咬了咬牙,他什么时候说要给她做糖糕了?

  小小年纪竟然还说谎!

  萧贵妃在一边说风凉话:“太子,看来你接下来,还得去学厨艺了,不然,阿娇姑娘成天缠着你,可有的吵了。”

  李元康冷冷地看了萧贵妃一眼,没有回答。

  拜祭完,长公主低声说:“太子贤侄,今晚二更时分,请你来我宫里,我有一样紧要东西,要给你。”

  李元康点了点头,走了。

  平日里,李元康和长公主不得多见,因为,皇上不喜欢长公主,兄妹俩不和已经多年了。

  皇上甚至给长公主画地为牢,规定长公主不得出宫。

  而李元康平时居住在东宫,读书起居,都不能离开东宫太远,东宫和长公主居所也是很远。

  自打皇后殁后,皇上派了淑妃娘娘看紧了李元康,李元康也是不能离开东宫太久。

  所以,这次过来拜祭太后,也是有时间限制。

  只是,刚刚长公主所说的要紧东西是什么?

  李元康正在思考,忽然,一声“太子哥哥”,阿娇又贴了上来!

  李元康虽然生气,可还是压下火气,带阿娇去了御膳房。

  终于吃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糖糕,阿娇吃了很多,还把糖糕往衣袖里塞了很多,直到塞都塞不进去了,阿娇苦着脸说:“太子哥哥明天可能不会带我来吃糖糕了,我得赶紧多存一点。”

  李元康看她满脸都是糖糕的碎屑,衣服上也都是,嫌弃极了,转身要走。

  忽然,阿娇大叫起来:“太子哥哥,太后娘娘明明只是睡了,为什么大家都说她已经没了?为什么?”

  李元康心底一凉。

  大家不是说,阿娇根本就不知道太后已经驾崩了吗?

  可是,回头看去,阿娇胖胖的小圆脸上挂满眼泪,如此伤心,她分明就是知道的!

  “是真的吗?太子哥哥。”阿娇已经黏上去,把鼻涕眼泪都蹭在了李元康的衣服上,“阿娇真的好想念太后,可是,阿娇是不是再也见不到太后娘娘了?”

  李元康的心蓦然就软了下来。

  李元康曾经也是被太后养过两年。

  当时,皇后新逝,李元康还是那么小,身体还那么羸弱,要加害他、觊觎他太子之位的人众多,要不是太后亲自把他养在身边,保护他,给他请来名医医治,李元康哪里能活到现在?

  太后驾崩了,李元康自然是非常难受的。

  此时,被那个胖墩墩的小女孩拉着手,那女孩满脸泪流,李元康忽然觉得,阿娇是不是也和他一样,也是把悲伤埋藏在心深处,不会轻易流露出来?

  其实,阿娇心里也是,很苦很苦的。

  李元康定定地看着阿娇,忽然伸出手去,给阿娇擦了擦眼泪。

  也许,阿娇心里是很善良的,只是善于伪装。

  李元康忽然对阿娇感兴趣起来了。

  虽然还是没有对她说话,可明显,态度已经好了很多了。

  这忽然的动作,让阿娇一颤,阿娇想起长公主交代她的,“太后驾崩了,我身体不好,也不知何时也会离你而去,唯一能护你一生一世的,就是太子殿下……”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