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江山误美人岚槿全文最新章节

江山误美人岚槿全文最新章节

岚槿 著

连载中免费

长篇古言小说《江山误美人》正在火热连载中,该文是作者岚槿所著,主角是宋琳琅,讲述的是:宋琳琅贵为天凤之位,却挽救不了自己的家族,宋家上下一百多口人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斩首示众,而情深意切的皇帝却一口咬定宋家通敌叛国,十年前的孩子宋琳琅没有留住,十年后的家人宋琳琅还是没有留住,她将何去何从?

24.7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9/08

在线阅读

长篇古言小说《江山误美人》正在火热连载中,该文是作者岚槿所著,主角是宋琳琅,讲述的是:宋琳琅贵为天凤之位,却挽救不了自己的家族,宋家上下一百多口人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斩首示众,而情深意切的皇帝却一口咬定宋家通敌叛国,十年前的孩子宋琳琅没有留住,十年后的家人宋琳琅还是没有留住,她将何去何从?

免费阅读

  大夏永历十四年,威远将军宋裕通敌叛国,满朝哗然。明宗震怒,不顾与皇后结发之情,下旨将宋家满门抄斩。

  这日午时左右,菜市口的刑场熙熙攘攘,被围了个水泄不通。共二百一十八名囚犯跪在囚场上等待行刑。这二百一十八人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小,妇人哭天抢地大呼冤枉,孩子颤抖不已跟着嚎哭。

  “这宋家可是出了皇后的,好好的做什么通敌卖国的勾当!看看这老弱妇孺的,都得跟着陪葬,真是造了孽了!”

  “这通敌不通敌谁说的清啊?我可听人说这威远将军通敌是被陷害的……”

  “嘘!不要命了你?这哪是咱们能掺和的?”

  “哎哎,我也就这么一说,天家的事儿,咱们哪够得着啊。”

  ……

  永安宫,宋皇后的寝宫。凡事宫内侍候的,无人不知宋皇后早已闭门不出,不见后妃,甚至连明宗也不见。然而今日,永安宫却宫门大开。

  此时殿内的气氛出现一刹那的凝滞。

  众妃本是来落井下石瞧热闹的,结果一踏进宫门就看见宋皇后锦衣华服坐在上首,面色丝毫不见憔悴,一双眼眸远远扫来,竟隐隐透着威压,令众妃心头一凛。

  齐贵妃率先回神,莲步款款,走到椅子处走下。

  “皇后娘娘,你也别怨皇上。你看,你这不还安安稳稳坐在永安宫里么?”

  众妃见齐贵妃开腔了,也都静静站那儿看戏。

  宋皇后并未看齐贵妃一眼,轻轻抿了一口茶,微垂着眼眸,“这宫里何日改了规矩,准你见了本宫不用行礼?”

  齐贵妃面色一僵,就听宋皇后继续说道,“你也说了,现在坐在这永安宫的是我。今儿你带着这一众莺莺燕燕跳出来,不显得太急了吗?”

  “你!”齐贵妃猛然站起来,怒视着宋皇后,随后冷笑一声,施施然行礼,“臣妾参见皇后娘娘。”再抬起头,话语里已是明晃晃的挑衅,“就看你还能得意多久!”

  “皇上驾到!”

  尖细的嗓音从宫门口传进来,击在每个人的心上。众人纷纷转身对着殿门口行礼,唯独除了宋皇后。

  明宗站在堂下看着许久未见的美丽容颜,心头思绪万千。众妃嫔见明宗久久不语,纷纷小心抬眸探看。触及到明宗的神情,心里又是一阵嫉妒。

  明宗摆摆手,“你们都下去吧。”

  众妃面面相觑,不敢违背,最终只得退出去。霎时间,殿内就剩下明宗和宋皇后两人。

  “琳琅,你终于肯见我了。”明宗上前拉住宋皇后的手。

  宋皇后轻轻用力挣脱出来,“臣妾倒是要谢陛下不杀之恩。”

  “琳琅,朕不想的!但是宋家通敌卖国……”明宗情绪有些激动。

  “是吗?”宋皇后直直看向明宗,眼神中满是不屑与嘲讽。

  明宗神色一僵,“你不信朕?”

  宋皇后噗嗤一笑,“臣妾信与不信又有什么关系?陛下您不是向来只爱自己么。为了你的江山,牺牲我宋家又算什么。”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明宗猛然抓住宋皇后的衣袖。

  “陛下认为我该怎么说?感激您十三年前放弃璟琛,还是感谢您今日杀了我宋氏满门!”

  明宗双目圆睁,啪地一巴掌打在宋皇后脸上。宋皇后保养极好,肤若凝脂,一切都是明宗记忆里的模样。

  十三年前宋皇后怀了赵璟琛,明宗欣喜若狂。孩子尚未出生,明宗便为孩子取名“璟琛”,盼其如碧玉般光华夺目。

  明宗与宋皇后少年夫妻,当年三次登门才娶得佳人。十三年前宋皇后怀孕,明宗欣喜若狂。然而宋皇后临盆前,明宗却梦见双龙争斗。明明其中一条是小龙,却有压倒大龙之势,这令明宗十分不安,遂找来国师询问。国师掐指一算,说即将降世的嫡长子赵璟琛与明宗命格相克,不易亲近。

  本来明宗半信半疑,结果那阵子诸事不顺,终是让明宗确信此事。明宗的心情从狂喜跌倒谷底,在赵璟琛降世后,便狠下心将他送至蘅芜苑由奶妈照顾,任其自生自灭。

  自此,夫妻二人由鹣鲽情深到形同陌路。宋皇后闭门不出,青灯蒲团深居永安宫。

  明宗看着宋皇后脸上狰狞的指印,眼神微闪,心里悔愧难当,踉跄一步转身走了出去。

  ……

  当天夜里,宋皇后将一个蜂状翠玉交给赵璟琛。

  “这是宋家暗桩的信物,日后你去找翠云斋的老板,他自会听你吩咐。”

  赵璟琛看着宋皇后半晌,收了那块翠玉,试探道,“母后。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宋皇后早知儿子聪慧,却没料到他竟然看出自己已无生念。上上下下打量了赵璟琛半晌,宋皇后幽幽笑开,随即大笑出声,满脸热泪。

  “得儿如此,我宋家有望,大夏有望。”言罢怜爱地拍拍他的肩,“去吧。”

  “儿子不值得您活着吗?”赵璟琛满口涩然。

  “傻孩子,既然早晚都得死,总要死的有价值。”宋皇后摆摆手,“去吧。”

  ……

  “琳琅!你下来!”明宗站在皇城墙下,抬头看着高处衣袂翻飞的宋皇后。

  宋皇后俯瞰下面,人群密密麻麻如蝼蚁一般,她却能将明宗的神情尽收眼底。

  “陛下,送皇儿出宫吧。”

  “琳琅,你先下来!”

  “当初陛下求娶臣妾的时候说过,哪怕臣妾要星星您也给摘。臣妾以往从未求过陛下什么,今日还望陛下应允。”

  “好……朕答应你。”

  明宗话音刚落,还未等继续劝阻,宋皇后便疏忽笑开,一跃而下,犹如一片枯叶,直直击在明宗脚前。

  ……

  干冷了一整个冬季的大夏永历十四年,在宋皇后死后,大雪连降七日,百姓都说这是上天降下的哀歌。

  夜雪潇潇,广袤的天地明明因大雪纷飞而陷入死寂,明宗却觉得那如羽毛一般刷过窗纸的细微声音格外刺耳。

  哐啷一声,明宗一甩拂尘,用力推到面前的丹炉,霍然起身。明宗第一次觉得在丹房里难以平静,满脑子都是宋皇后跳下皇城时的一幕。

  太监总管朱成贵守在门口,眼观鼻鼻观心。吱呀一声门从里面打开,明宗身穿道袍,披着雪白的狐皮斗篷走出来。

  “臣妾参见陛下。”卫淑妃手里提着食盒,站在门外,身边只跟了一名青衣小婢撑着油纸伞。在灯火的映衬下,夜雪迷蒙之中显得格外动人。

  明宗稍稍敛了火气,“爱妃怎么在此?”

  卫淑妃款步上前,在明宗面前站定,眼中满是心疼与爱意,霎时间令明宗大感熨帖。

  卫淑妃帮明宗紧了紧狐裘,“臣妾担心陛下。”紧接着一个千回百转的眼神,将一切温情软语都寄予其中。

  明宗握住卫淑妃的手,“诺大的皇宫,朕也就你这么一个贴心人了。”

  ……

  室内的暖炉拂去了一身冬寒。明宗在榻上闭目养神,卫淑妃轻柔地按压着明宗头部的穴位,眼神似有若无地扫向明宗的脸,若有所思。

  突然,明宗睁开双眼,看着屋顶的雕梁,说道,“皇后是对的,朕该送璟琛出宫。”

  卫淑妃手上动作一顿,走到明宗身前,猛然跪倒在地,直挺着腰身,脸上满是决绝。

  明宗一惊,“爱妃何故如此?”

  卫淑妃仿佛下了很大决心一般,“皇上,璟琛不能留!”

  明宗忽的一下站起来,满脸不可置信,“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卫淑妃却仿若没看见明宗的震怒,继续说道,“陛下,您忘了那个梦和国师之言了吗?”

  此言一出,明宗心头的火气瞬间凉了大半,出现一丝犹疑。卫淑妃见明宗神色,继续说道,“如今宋家满门被斩,皇后姐姐又殒命皇城之下,因为是自杀连宗庙都入不得,只能一抔黄土掩了而已。这一切,璟琛会怎么想?陛下您清楚的,当年之事已经清楚预示璟琛本就非池中物,但凡他对您有半点怨恨,日后会发生什么臣妾不敢想象。臣妾绝不想看到您身边有一丝一毫的威胁!”

  说到此,卫淑妃顿了一下,眼泪也扑簌扑簌落下来,随即像是下定某种决心一般,“臣妾知道陛下重情义,自是狠不下心做这等事。所以只要陛下点头,臣妾愿意代劳。为了陛下,就算担上千古骂名臣妾也不怕!”

  话音一落,明宗的心思已经颇为复杂。

  “爱妃……容朕想想。”

  看着明宗离去的背影,卫淑妃在婢女的搀扶下从地上站起来。此时她脸上哪里还有之前的情真意切,剩下的尽是冷漠淡然。眼底闪过一丝嘲讽,卫淑妃从来都知道,明宗最爱的向来唯有自己。

  ……

  赵璟琛通身孝服,跪在书房里一片一片烧着纸钱。三下叩门之声后,一名侍从走进来,将一张字条地给赵璟琛。

  赵璟琛展开看了一眼,便冷笑出声,“我这条命倒是值得她这般算计。”言罢将纸条扔进火盆,接着说道,“恐怕皇上现在已经在国师的摘星阁了吧。”

  侍从应道,“正是。”

  盆里火焰很高,跃动的火光映衬在赵璟琛坚毅冷峻的侧脸上。

  “今晚倒是杀我的好时机……”

  赵璟琛话音刚落,一旁的侍从就吓得脸色一变,“主子,您说什么?皇上不是答应娘娘要送您出宫么?”

  赵璟琛却面色淡然,仿佛早已习惯这深宫之中的杀机四伏。他提笔写了一张字条交给侍从,同时吩咐了几句,让随从务必办妥。

  侍从明白此事关乎赵璟琛生死,丝毫不敢怠慢,领命告退。

  赵璟琛看着屋子中央即将熄灭的火盆,眼底一片冷寂,“母后,你死的不值。”

  这是赵璟琛第一次见到明宗。就因为一个莫名其妙的梦,以及道士的蛊惑之言,赵璟琛就被扔在犄角旮旯里十三年。

  其实赵璟琛知道明宗的长相,只不过是在画像里。现在两人面对面坐着,赵璟琛心头却是毫无波澜。

  明宗心情颇为复杂。赵璟琛的五官轮廓很舒展硬朗,眼睛像极了宋皇后,仿佛装得下风云万状。看着这双波澜不惊的眼眸,莫名的,明宗心底就升起一丝不安。

  “你真像你母后。”明宗率先开口,语气中透着一丝遗憾。

  “母后倒是说我向您。”赵璟琛看向明宗,眼神不躲不避,。

  明宗心头微动,“哦?哪里像?”

  赵璟琛神情一顿,面上的低落一闪而逝,“儿臣不知。母后只说,日后和父皇亲近了,自然就会知晓。”

  明宗见状,有一瞬间心软,但是看了看面前的酒壶,又想起刚刚国师之言,那一点心软又瞬间无影无踪。

  赵璟琛早已将明宗的种种神情尽收眼底,心里无比冷静。唯独在目光触及桌上的酒壶之时,微微垂眸,掩去满眼冰冷。

  “朱成贵,倒酒。”明宗吩咐道。

  看着那双与宋皇后十分相似的眼睛,明宗还是忍不住问出那句,“你恨朕吗?”这话看似是问赵璟琛,却更像是透过赵璟琛,在问宋皇后。

  赵璟琛心里只觉好笑,冷眼看着明宗在这里惺惺作态,面上却丝毫不显,只淡淡说了一句,“雷霆雨露,莫非君恩。”

  明宗面上闪过一丝低落,随后心中自嘲,也是,还能指望赵璟琛说什么呢。明宗收敛情绪,心里已经拿定主意,赵璟琛决不能留。脑海里再次闪现多年前那个梦境,以及国师之言,明宗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阴冷。虽然很快,但还是被赵璟琛捕捉到了。

  “陪朕喝一杯?”明宗语带询问,面上却是不容置疑。

  赵璟琛不动声色扫了一眼酒杯,“儿臣谢父皇赐酒。”赵璟琛嘴里说着,心里计算着时间。若是不出意外,此刻,应该差不多了。

  赵璟琛刚刚端起酒杯,就听到门外传来尖细的通传声,“太后驾到。”

  明宗先是一愣,随后心里闪过一丝为难,还未等他开口说话,门已经被打开了。赵璟琛连忙起身迎接,“孙儿参见皇祖母。”

  明宗也起身行礼。太后将手搭在赵璟琛手臂上,看到明宗在场,面上惊讶,“皇儿怎么在此?”

  明宗一时不知如何解释,只说道,“儿臣来看看璟琛。”

  太后没有继续追问,眼神扫向桌面的酒壶,瞳孔微微缩了一下,“巧了,本宫也是。”

  太后说了些关心的话之后,便说身子乏了,准备离开。

  “皇儿,你若无事随就我一道回去吧,咱们母子俩也好久没说说体己话了。”太后看向明宗,神色如常。

  “儿子这就随您回去。”说着眼神示意朱成贵收了酒壶。

  ……

  看着明宗远去的身影,赵璟琛姿态一变,洗去之前的乖顺,周身都迸发出无边冷意。

  鹰一跟在赵璟琛身后,只觉得他的背影都快融进这晦暗夜色之中,令人生畏。

  “继续留意宫里的情况。”赵璟琛吩咐道。

  “是。”

  “我让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那个卫礼表面看起来谦谦君子,实则背地里干了不少肮脏勾当。据属下调查,他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派人在城外村子里搜罗美女,等玩够了就送回去,给一大笔封口费。目前为止,因为受不了自杀的已经有三个。不过都碍于卫家的权势,不敢声张。”

  赵璟琛神色淡淡,吩咐道,“卫礼刚刚被钦点了状元,半个月后任职文书就会下来。卫家早就想插手吏部,这次他们一定会不惜一切推卫礼进吏部的。”

  “主子打算怎么办?”

  “且让他们先折腾几天。等皇上拟了旨,你就把这事儿透出去,闹他个满城风雨。”

  “属下明白。有一个姑娘的父亲被卫礼害死了,属下已经安置好她。那姑娘恨死卫礼了,只要能报仇,死也情愿。”

  赵璟琛不置可否,稍稍顿了下,“给那个姑娘拟个道姑的身份,别漏破绽。”

  ……

  乾清宫。

  “你们都下去。”太后发话。

  “母后找儿臣来所为何事?”待人都退去后,明宗率先开口。

  明宗如今两鬓已有白发,面容也颇显沧桑。太后看了他一眼,心情有些复杂,“为什么要杀璟琛。”

  明宗心下一惊,又迅速掩饰过去,“母后,您说什么呢?”

  太后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双生壶,一转生,一转死。哀家还没老糊涂。”

  明宗见躲不过,便也不再隐瞒,“母后,宋家已然如此。斩草除根,方绝后患。”

  此话一出,太后心底冰凉,仿若不认识这个儿子一般,怒目看他,“斩草除根?难道你不是璟琛的根!”

  明宗心下羞愧,一时不敢看太后的眼神,“您知道的,当年那个梦……”

  太后一摆手,直接打断明宗,“若是哪一天,那个妖道说哀家妨碍了你,你是不是也要杀了哀家!”

  明宗砰地一声跪在地上,“母后!”

  太后看了明宗半晌,眼中风云翻涌,最终归复平静。“皇上,璟琛这条命,哀家要下了。你且回吧。”

  明宗听出太后语中浓浓的疲倦,一时只觉不知如何面对,半晌过后方才起身道,“母后,您……放心。此次,是儿臣混账了。”说完便转身出去。

  明宗走后,太后握了握双手,只觉通体冰冷。想到明宗越来越荒唐寡情,不理朝政,民不聊生,心口不觉一堵,怅然道,“百年之后,我有何颜面面对列祖列宗啊……”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