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长相思在长安全文最新章节

长相思在长安全文最新章节

千老依依 著

连载中免费

男主角叫楚原女主角叫赵婉的小说是《长相思在长安》是由网络人气作者千老依依原创所著的古言虐心文。这篇是古言热门小说《宫门》的后代篇,长相思在长安小说讲述了:赵婉作为最受宠的公主,要什么有什么,却在自己驸马楚原身上尝到了痛苦的味道。赵婉以为和楚原都已经成亲两年了,他应该对自己有一点点感情,事实却是楚原在外面还有别的女人。

11.3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3/26

在线阅读

  男主角叫楚原女主角叫赵婉的小说是《长相思在长安》是由网络人气作者千老依依原创所著的古言虐心文。这篇是古言热门小说《宫门》的后代篇,长相思在长安小说讲述了:赵婉作为最受宠的公主,要什么有什么,却在自己驸马楚原身上尝到了痛苦的味道。赵婉以为和楚原都已经成亲两年了,他应该对自己有一点点感情,事实却是楚原在外面还有别的女人。

免费阅读

  公主十三岁时,发生了两件对她影响至深的事,一是遇到了令她一见钟情之人,她的驸马,定国侯世子楚原,二便是文德皇后产下第四个孩子,皇八女赵悦。皇后怀孕时已三十岁高龄,刚发现怀了身孕便有小产迹象,在床上躺了几个月,日日被逼着进补,待能下床时太医说孩子大了些需控制饮食,可皇后的胃口却好得吓人,每每到了半夜还要再进一餐,不吃便饿得难受,她还记得那时候父皇日日忧心,不止一次叫她劝母后不可多吃,若孩子太大受苦的还是母后。如此到了孕七月皇后的肚子已经大得有些惊人,太医请父皇停了夜间那一餐,终于熬到了临产那日,母后从午后便破了水,一直痛到后半夜,众人焦急等待之际,稳婆出来支支吾吾的说孩子太大,皇后生产有些辛苦,问若到了不得已的时刻,保大人还是保孩子。赵婉惊了一下,抬头却见父皇脸色灰白,接着不顾帝王的威严大吼,“保大人!这是什么蠢问题,皇后若是有半点差池,我要你们全部去见阎王!”下一刻,他不顾众人阻拦冲进了产房。

  东方拉开鱼肚白时,房里传来了婴儿哭声,稳婆和宫女收拾好了屋子请公主皇子们进去。她在充满血腥味的房里看到父皇红着眼抓着显然已精疲力竭的母后的手,稳婆抱着洗了澡包在干净棉布里的婴孩给他们兄妹三人看。弘儿早按捺不住想要抱抱小妹妹,却在打开布包时看到那张哭得皱巴巴的小脸而嫌弃的退了回去,齐儿想抱却被她阻止了,齐儿虽已十岁但到底是个男孩子,若是抱得不对妹妹受伤了怎么办?她小心翼翼的抱起婴儿,小小的婴孩提溜着大眼睛看她,似哭未哭,她按稳婆说的轻轻摇着,婴孩微闭着眼似乎很享受这样的摇晃。她笑着抱着孩子上前给父皇母后,父皇似乎到这时才想起他的小女儿,从她手中接过孩子温柔对母后说小女儿长得很像母后。

  除了那双大眼睛外,她看不出来这个皱巴巴的孩子哪里像母后。但她想,她的父皇大约真的爱着母后,不然他怎么会不顾一室的污脏进了房,母后生产后更是冷落了孩子只顾着母后呢?

  父母之间的故事,她从小看到大,外界的歌颂赞美在她看来多半不是真的,很长一段时间,她不相信她的父亲爱着母亲,她甚至不相信爱情。后宫中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她见了不少,至暗时刻,她一度为父皇要废了母后而忧心忡忡,她知道她的母后必定比她还担忧,她能做的只有照顾好自己和弟弟们,不让他们出错落入他人口实。后来的故事如何峰回路转她看不真切,可是经历了那段如履薄冰的日子,她幼年的心里对所谓爱情早没了憧憬,与其把心思花在虚无缥缈的情爱上,倒不如好好练舞,在父皇面前多了露脸的机会,若哪日父皇移情别恋,至少她的舞还能提醒父皇他与母后曾经的美好。

  刚过了十三岁生辰时,母后扶着近八个月的肚子摸着她的脑袋说她长大了,笑问她可有哪家儿郎能入她眼,入眼的倒是有,可心动的?没有。她心知母后在为她甄选驸马,虽对未来的夫婿没什么期望,但脸还是不自觉的红了,只对母后道,她想多陪陪父母,不愿离开他们。

  可后来的事谁能想到呢?在她未做好任何准备前,那个谪仙般出尘脱俗的男人就这样打破了她设的厚厚屏障,走进了她的心里。八月十六,泗水桥旁,他叫住了她,一袭白衣自桥上走来,她只觉心跳不稳,他微微向她作揖,摊开手问她是否丢了枚玉佩。当时她与二妹皆是男装打扮,她点头,玉般剔透的脸上起了红霞,收下玉佩向他道谢,却连他是谁都忘了问。

  再后来她在太子东宫再度见到他,她入了梅园赏景,他一身玄色长衫背对着她站在太子与她的五姨夫户部尚书沈煜之间,听见众人唤她,他转身看了她一眼,接着躬身向她行礼。他眼帘低垂,眉色如黛,不知为何,她只觉满园的梅花都成了他的陪衬,有一瞬周围的人仿佛都不见了,只剩他傲雪独立,与寒梅相映成趣。

  她的胞弟太子赵佑齐向她介绍他的来历,才知这是定国侯长子楚原,定国侯常年镇守东南海防,偶尔携眷归京,她都完美的错过了。定国侯是武将,他的长子却偏爱经史子集,这次楚原独自回京,一是受临安知府前太子少傅所托,拜见太子,二便是想在京中谋份文职。

  他入了京,首先拜见的便是定国侯昔日旧友,沈煜的岳父李叔廷。李叔廷将楚原引荐给了沈煜,沈煜与他颇为投缘,便带着他入东宫拜见太子。

  赵婉脸色烧红的看了眼眼前男子,强装镇定的与他们闲聊了几句,便推脱还有事,离了东宫。

  彼时她刚投师斐时济学习医术,常常在太医署中听学,斐时济看她几次听课走神,便把情况禀报了皇后,皇后见她竟开始学着绣并蒂莲,心中已有几分明了。一日晚膳后,皇后命人将小公主带回了偏殿,独留下赵婉,看着她的眼神颇有几分骄傲,“婉儿如今快与母后一般高了。斐太医说,你在医术上很有天赋,再过三五年便可出师了。”

  “真的?”赵婉睁大眼有些不相信,毕竟前两天还被太医署的博士点名说听学不认真,若不是因为她是公主,只怕会被打手心了。

  皇后笑着点头,“你如今也快十四了,母后在你这年纪已经定婚许久了。婚姻之事本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母后希望你能嫁给你喜欢也珍惜你的人,婉儿,你是公主,大晋朝最该得到幸福的便是你了。”

  “母后,到底什么才是幸福?”赵婉突然问,其实她不明白,这十四年来锦衣玉食,只除了有过几年担忧父母离心,这几个月又时常想起那个翩翩少年心中忽上忽下外,其余时间多是开心的,开心和幸福有区别?

  皇后楞了一下,什么是幸福?最常见的词却有着最复杂的答案……

  她曾经笃定的以为自己很幸福,后来才发现所谓幸福也不过水中月镜中花,也许她拥有过,却从来不能真正握在手中……“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答案,你这个年纪,幸福可以很简单,做你想做的事,遇到你想遇到的人,就是幸福吧。婉儿,你可遇到了中意的人?”

  赵婉未曾想母后会问得这么直接,想了想红着脸点了头。

  皇后笑了,“是哪家男孩儿,母后可曾见过?”

  赵婉犹犹豫豫的,最后还是把心事都向母亲倾诉了。这事在心中藏了也有几个月了,再不和谁说说,她真要憋坏了。

  皇后笑容微敛,倒是没想到她会说出一个自己不熟悉的名字。

  “听你父皇说起过定国侯世子,是个沉稳的孩子,只是你才见了他两次,对他的性子并不清楚,”皇后想了想,道,“五日后便是腊八,你父皇会在宫中设宴,母后会想办法请世子赴宴,你可以趁机多观察观察他。”

  赵婉听了喜出望外,向母后道了谢便请了安离去了。

  赵婉走后,皇帝从内殿走了出来,见皇后看着女儿离去的方向沉思,上前抱住她道,“在想什么?”

  皇后转头看他,“听婉儿的说法,定国侯世子堪比有匪仙人,尘世中不常见。”

  皇帝听她如此说,便道,“琼儿这般夸赞他,便是婉儿的心上人,朕也会醋一醋的。”

  “陛下折煞妾了,妾可不敢让您吃醋。”皇后笑,“妾当年初见您时便也如婉儿此时的想法。”因此她才担忧……

  “朕知道。”皇帝却不知她的思虑,脸上挂着了然的笑,“朕已命人探查过定国侯世子的品行,确实是个才思敏捷,品行上佳的孩子,朕本就属意他给齐儿伴读,如此一来婉儿也多了与他相处的机会。”

  “六郎思虑周全,妾替婉儿谢谢您。”她翩然行礼。

  皇帝拉住她一把抱起走入内殿,“夜已深了,琼儿想要谢朕还有更好的方法。”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