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穿越 → 用恋爱修正世界快穿全文最新章节

用恋爱修正世界快穿全文最新章节

蜂蜜糖霜 著

连载中免费

《用恋爱修正世界快穿》是由作家蜂蜜糖霜写的快穿甜宠文,主角是沈青和江流,小说讲的是被绑定剧情修正系统的沈青这次来到古代,任务是要阻止权倾朝野的提督造反,那沈青能否把玩弄权术的江流彻底征服?看平平无奇恋爱小天才的沈青将开启怎样奇妙的修正之旅.....

7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3/26

在线阅读

《用恋爱修正世界快穿》是由作家蜂蜜糖霜写的快穿甜宠文,主角是沈青和江流,小说讲的是被绑定剧情修正系统的沈青这次来到古代,任务是要阻止权倾朝野的提督造反,那沈青能否把玩弄权术的江流彻底征服?看平平无奇恋爱小天才的沈青将开启怎样奇妙的修正之旅.....

免费阅读

  江流进了内室,口中道着千岁还没跪下就被沈青喊住

  “起来,谁让你跪啦。”永宁拿着一册诗集,因在自己宫中,头发散在引枕上,只穿了家常的湖绿色的褙子,显出几分少女的莹润。“知道我为什么让你到我宫里来吗?”

  江流立马恭敬说道“殿下宅心仁厚...”

  “得得得,又是那车轱辘话来回转,瞅你生的好模样,怎么偏生不机灵呢?”沈青放了书“这才不过七日,你身上伤定是还没养好吧,放你在别处肯定是没工夫养的,你便在我宫里好生待着,也别做劳什子活计了,本宫寻了太医隔几日便去给你看伤,再给你拨个宫女照应?”

  这一番话说得江流措手不及,心里有了几分奇异,他见惯宫中贵主骄奢自矜,连眼神也不愿多分一眼给奴仆的样子,此次不说他只是受伤,便是为救公主身死也是理所应当,能得主子一句问询,便是埋在地里头也该受宠若惊。这位小殿下深得帝宠,在宫中风头一般无二,如此做派就算是为了有个好名声,也算是心存良善了。

  心里头这样想着,口中却是赶快推拒“殿下这是折煞奴才了,奴才一条贱命哪里谈得上养伤,您上次着人给奴才开的药已是够用了,殿下的恩德...”

  “让你养着你便听话养着。”

  “...奴才就是伺候主子的,哪有什么都不干的道理。”

  沈青听了笑了笑“自然有你干的活计,你可识字?”

  江流顿了顿,开口道:“略识得几个字。”

  “正好,本宫近日睡得不安稳,你挑个话本子来给本宫守夜吧。”

  这晚沈青梳洗完毕,在榻上躺好,隔着层层帐幔江流拿着一册话本朝她行礼“殿下,奴才虽是阉人,但来给殿下守夜还是不合规矩,奴才替殿下招了芳洲姑姑进来吧。”

  “你这可不是守夜,是办你的差事呢,快讲。”

  江流叹了口气,永宁才十二,许是还有些孩童心性,这宫里内侍守夜虽不常见可也不是没有,只是他到底不是太监,十五岁的少年待在女儿闺房很是不合体统,他出身诗礼之家,虽然遭家破之祸可男女大防耳提面命已是深入骨髓,纵是少年早成可还是有几分不自在。他清了清喉咙,照着话本念

  “...是时宋孝宗淳熙年间,临安府涌金门有一人...”

  他声音低柔微哑,在混沌夜色里没由来得好听,偶尔会有宫灯里的灯花爆出一声响,滴漏里一点一点的响,沈青听着迷迷糊糊,渐渐睡了过去。

  江流站在原地念了很久,几乎翻过了大半本才停下,听着里边没了声响,他才放下册子准备靠着门框眯上一会,就听得沈青“啊”一声从梦中惊醒,胳膊从床帐里伸出来乱抓着什么。他连忙上前跪在踏脚上“奴才在,殿下可是魇着了,奴才这就叫人进来。”

  “别,”沈青抓住他的手,还惊魂未定的喘着,女孩白生生的手没什么力气的抓着他,像猫一样可怜兮兮地黏着不让人走,倒是也不让人反感。“我是,我是吓着了,没事,你别叫人。”

  让她抓了一会,江流反应过来可能是那日异兽苑的事对她惊吓太大,便说“奴才去端杯茶给您润润嗓子?”

  里头缓了一会,应了声好。

  江流去外间倒了杯炉上温着的蜜茶,进来和缓着声音说道“殿下?”

  床帐被撩起来,沈青就着江流的手喝着茶,因着做了噩梦显得有几分憔悴,几缕发丝贴在额上,莹白的脸楚楚可怜,埋在手心里喝茶的模样让江流想起来小时候喂过的小京巴,也是这般眼睛湿漉漉的,让他心里难得的产生了一点点的怜惜。

  只喝了一点润润嗓子,沈青就停住了,把杯子往他那里推了推“你也喝,你念了那么久。”

  宫里头也有主子将用过的膳食赏给下人以示恩宠的,江流笑了笑,端起来喝了,又扶着沈青躺回去,她拽着他的衣衫,“你别走远了。”他垂眸应了声是,把床帐拉好,靠着踏脚的位置坐下,闭上了眼睛。

  “江流。”

  “奴才在。”

  沈青又没了话,江流也不催她,闭着眼睛养神。

  “...你可还疼?”

  “不疼的,殿下。”

  沈青听了笑了笑,江流这人心性凉薄,成了司礼监提督以后死在他手里的人不计其数,偏生又生的一副欺骗世人的脸,眉眼间的风流便可哄得人为他送命,更何况是故作的小意温柔。

  听得床帐内呼吸声渐渐平稳,江流吹熄了内室最后两根蜡烛,在黑暗里面容沉静。 “....殿下您再用些。”

  “本宫吃饱了。”

  “您连半碗粥都没喝完...”

  “我说了我没胃口了。”

  江流刚进殿就听见芳洲与雪蕉在伺候永宁用膳,小姑娘年岁不大还是爱娇拿乔,用膳时颇不安分,哄她喝碗粥就跟打仗似的。

  他在原地站着散了散身上的寒气,只觉得冰冷的气息被这道殿门挡在外头,连着让他的呼吸都轻快了不少。自来到永宁身边以后,她允他读书,

       令他习武,嘴硬心软地为他撑腰。他曾以为自己能心如冷刃,可终究还是在这样的用心下起了波澜。

  打了帘子进去,行了礼,他接过芳洲手里的活计,捡着几样清淡好看的菜式为沈青布菜,动作轻柔又灵巧,

       另盛了半盏荷叶粥端给她“刚那道碧梗粥想是您喝的烦了,不能下咽,殿下尝尝这个,御膳房新进的江南的厨子,昨个夜里就在炉上煨着,奴才伺候您进些?”

  寒冬腊月里看着熬得浓浓的荷叶粥盛在白瓷碗里总觉得精致可爱,更兼有美人温言细语,沈青有些意动,抬眼看了他一眼。

  江流看着小祖宗松口,又拿了银筷夹了芙蓉鸡片“殿下素来体弱,晨起嫌闷不愿多用膳,晚间又说睡着了会撑也不过草草吃两口了事,一天就靠着这一顿,殿下好歹得吃些。”

  帝京已经进了寒冬,外头乌云满天,殿内因为烧着地龙暖呼呼的,沈青穿了藕粉的夹袄月白的八幅湘裙,热的两颊粉粉润润,

       她闻言瞪他一眼,却又憋不住露出些笑意,一双桃花眼亮晶晶的,甜到人心里。说出的话虽是抱怨也像是撒娇,像猫儿被人戳了肚皮不情不愿的哼。

  “是是是,按你说的那话,我就是天底下顶难伺候的人了。”

  “殿下是顶顶尊贵的,何来难伺候一说。”

  江流一直近身伺候她,说话不自觉就比旁人亲近了些,他也暗自注意过,奈何实在改不过来。

  “到了年末宫里节庆多,事也多,我向来不耐烦那些宫宴,一坐坐一晚上不提,宴上的东西冷的夹都夹不起来。”小姑娘嘴里咬着勺子嘟嘟囔囔的抱怨,江流看着眼睛弯了弯,又回身倒了杯蜜水搁在她手边。

  沈青转眼看见他白玉样的耳朵被冻的有些红,拧了拧眉头,“你如今差事多,天寒加衣也忙忘了吗?”

  前些日子司礼监的一位掌印见江流心思细腻,行事稳妥,起了爱才的心思,给了江流些署内的差事。沈青对此始终一副自由放任的态度,由着江流自己决定。

  “让殿下挂心了,奴才下次一定记着。”

  沈青吃了两口就落了筷,一旁的宫人伺候着她漱口净手,江流看她情绪不高,想了想之前提的话,顺着说了下去“临近年关宫宴多些也是自然,到了那日奴才提前备些您喜欢的暖暖和和的吃食,您在宴上也不那么难熬。”

  沈青正挑了玫瑰膏子往手上抹,闻言也还是闷闷的没什么反应,等了会又回头问他“上元节那日城中可会放焰火?”

  “...会的”江流点了点头“殿下在宫中也能看见。”

  沈青皱了下鼻子,两颊鼓起来“隔了城墙能看见什么。我听说晚上还有夜市,京城里的人都出来逛,还可以猜灯谜。”

  “是有这回事。”

  “我们也去吧。”

  江流听见第一句就知道不好,连忙俯身“万万不可,宫外鱼龙混杂...”

  “前日里我还听见,成国公府的嫡小姐央了她兄长带她上元节出去逛呢。”

  “殿下贵为帝姬,千金之躯,怎能纡尊前去市集。”

  “这不是有你吗,江流..”沈青拽着他的衣袖,拖长了声音,眼眸亮晶晶的看着他。

  “陛下和娘娘肯定不会允许的。”

  “所以我们偷偷出去啊。”

  “....殿下”

  “哎呀,你别说了,到时候我总有安排,你给我准备着就好了。”想到什么,沈青又转过来面容严肃的指着他“你要是告诉我父皇母妃,我就罚你上元节出去给我抓蝴蝶。”

  “.....”

  到了年夜,沈青被人打扮的红彤彤的跟个吉祥物一样领来领去,她年龄尚小又生的姣美可人,额上用朱砂点了红痣,玲珑剔透的活像个糯米团子,

       在皇帝膝下撒娇承欢,俏生生的讨赏说了一箩筐吉祥话,哄得一向威严的皇帝笑得合不拢嘴,大手一挥赏了她无数珍宝,甚至仿古制赐了她汤沐邑,

       众人皆侧目于如此盛宠,沈青仍然一派天真,笑盈盈的剥葡萄吃。

  宫宴结束的晚,温贵妃陪在皇帝身边没空理她,沈青坐在位置上困得东倒西歪,江流刚和人换了班伺候就看见她乏的眼睛都睁不开,

       连忙扶着她的肩轻轻唤她,手掌下的肩膀小巧细弱,他甚至都不敢用上力气,眼见沈青迷迷糊糊睁开眼,取了枚松子糖喂到她嘴里,哄道“殿下再忍忍,马上就结束了,回去就伺候您就寝。”

  舌尖化开一阵甜,沈青含了含糖,恹恹的应了声。

  江流看着她这副小模样就没辙,又拢了拢她的披风“殿下实在困就靠着奴才眯会。”

  沈青听这话摇了摇头,努力清醒了些,回头看他有些苍白的脸色,伸手拉了拉他的手。

  “殿下?”

  沈青把自己手里的暖炉递给他,又试了试他的手背,仰着脸看他“你手太凉了。”

  江流看着她懵懵懂懂又认真的脸,握着暖炉的手紧了紧,“谢殿下。”

  沈青没说什么,转过头看底下的歌舞,看了一会又微笑起来“新年了。”

  江流看着她发上簪着的红玉钗子,低声应了句

  “是,新年了。”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