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穿越 → 太美了惹人爱快穿全文最新章节

太美了惹人爱快穿全文最新章节

栖安 著

连载中免费

网络大神作者栖安,文江学海、文如其人。他的小说《太美了惹人爱快穿》主人公是叶子繁,主要讲述:叶子繁想过千百种理由,唯一没想到,他的穿越竟然是因为他太美了?!穿越各个世界,各个世界的大佬都对他趋之若鹜,丧尸皇者,三界反派,黑化大佬,喜欢上他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他太美了!

54.7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3/26

在线阅读

网络大神作者栖安,文江学海、文如其人。他的小说《太美了惹人爱快穿》主人公是叶子繁,主要讲述:叶子繁想过千百种理由,唯一没想到,他的穿越竟然是因为他太美了?!穿越各个世界,各个世界的大佬都对他趋之若鹜,丧尸皇者,三界反派,黑化大佬,喜欢上他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他太美了!

免费阅读

  叶子繁进浴室后,厉天刑通过手机视频一脸学术性地指挥着严冬给小美人买漂亮衣服。

  “您看这件怎么样?”严冬一手提着衣服,对着手机问道。

  手机里头,厉天刑一脸严肃,神色郑重,仿佛是在召开一场决定公司生死存亡的视频会议。

  厉大总裁深思熟虑,再三思考之后,说出他的重要决定:“我觉得……她会更喜欢粉红色。”

  “好咧!您说她喜欢,她就一定喜欢!”严冬及时附和。

  厉天刑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你什么意思?”

  严冬傻眼了。

  他什么意思?

  他没什么意思啊!

  “你的意思是,她不一定喜欢粉红色?”厉天刑咄咄逼人。

  严冬想死的心都有了。

  为什么受尽折磨的总是他?求厉总别折腾他了!

  严冬想打人,严冬他不敢。

  “厉总,要不……每一个颜色都来一件?”最后还是向恶势力低头,做一个好狗腿。

  厉天刑点点头,显然对他的提议十分满意。

  严冬:“……”MMP!

  “这个款式的每个颜色拿一件,谢谢。”严冬对不远处的店员小姐说道。

  早就跟了一路,看了一路,憋笑一路的店员小姐姐立马上去接待这位“人傻钱多”的客人。

  也不知道是给哪家千金大小姐买衣服,手机这头这位温文尔雅,文质彬彬,手机那头那位成熟稳重,俊美非凡。

  也不知道他们是给女朋友买还是给妹妹买,反正一定是一个被捧在手心里宠爱的小公主。

  原计划是严冬拍照发图让厉天刑挑选衣服,可是实际操作起来不方便,还是直接视频聊天才能实时传递厉大总裁的严格要求。

  于是厉总一路指点,严冬一路买买买……

  跟在严冬身后的店员从一个变成一群,个个手里捧着一堆衣服。

  嗯,女装,没毛病。

  严冬实在压制不住他的八卦之心,问厉天刑:“厉先生,您是从哪里抢来的小新娘?”

  厉天刑当即给严冬一个眼神,严冬感受到了严冬般的凛冽寒气。

  “小新娘?”厉天刑沉声问:“什么意思?”

  怎么又问他什么意思?

  他就是字面意思啊!

  严冬忽然想到,厉天刑不像他在东瀛待了好几年,并不了解这里的传统和服之间有什么区别。

  “小可爱……哎咳咳咳!”

  严冬及时发现错误,知错就改:“小夫人今天穿的那一身和服,是花嫁和服,是东瀛女性结婚时穿的服饰。”

  厉天刑脸色一肃,严冬隔着手机屏和无线网络都能感受到对方身上此时散发出“冰封三千里”的冷酷。

  严冬硬着头皮继续解释:“东瀛传统婚礼为神前婚礼,而花嫁衣是神前婚礼必要穿着,色调以白色或红色为主。我看她那一身是白底锦绣纹,绣的还是红粉樱花,‘瞬间的灿烂即使是死亡也在所不惜’,樱花代表的是武士精神。她应该出生武士家族……”

  厉天刑眸光深沉,否定道:“不是……”

  这时,洗浴室响起轻轻一声痛呼,一直守在门外没走远的厉天刑控制不住自己的脚步。

  推开门后,厉天刑心神巨震。

  乌黑的发,雪白的肤,浓艳的花……

  纤瘦的人双手无力扶着洗漱台,身体逐渐软倒。

  厉天刑瞳孔一缩,飞身上前,伸出双臂将倒下的人及时接住。

  过度的紧张和担忧令厉天刑神经紧绷,高大强健的身体微微战栗,后背的冷汗在一瞬间浸透了白衬衫。

  叶子繁身上还带着沐浴后的水汽,厉天刑的手掌触碰到的皮肤湿漉漉的,犹如剥了壳的水煮蛋,又白又嫩又滑,仿佛用点力就能将它揉碎了、捏坏了。

  潮湿的空气中飘着清新淡雅的香气,香味的源头就在男人的怀里。

  美人在怀,本该是心猿意马的时刻。

  尤其当美人便是自己喜欢的人,更像是一份色香味俱全的大餐送到了一个饿了好几天的人嘴边。

  美味诱人,令人无法抵挡。

  可是此时此刻小美人脸色苍白,双目紧闭,厉天刑哪里还有心猿意马的小心思,只剩下满心满脑子的焦急担心。

  当他的视线从苍白的小脸上不小心往下挪了挪,瞧见了小美人的某个部位一马平川……

  女孩子……

  会这么平吗?

  遇见突发情况,人的本能反应远远比大脑的思考来的更快一些。

  厉天刑的大脑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手已经往小美人腰间的浴巾摸去了。

  手掌心传递来的是他熟悉的手感和陌生的尺寸,很小巧很精致软软的小小的……

  厉天刑脑中冒出一个念头:应该和它的主人一样可爱。

  等他彻底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想了什么,一直紧绷的神经在巨大的刺激中似乎发出“咯嘣”一声脆响。

  理智绷断了弦,厉天刑惊呆了。

  “厉先生?厉先生!”掉落在门口的手机还在视频通话中,里头传来严冬紧张的询问:“您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您还听得见我的声音吗?我这里什么都看不见……”

  厉天刑被严冬不断的问话拉回理智:“你快点回来!他晕倒了。”

  严冬一听,留下一个地址让店员送货上门,立即赶回到了厉天刑这边,带上车里的便携式医疗仪器设备和医药箱上了楼。

  敲开门,严冬只见厉天刑捏着鼻梁,脸色古怪,双颊不正常的泛红。

  心系病人的严医生暂时没有发现厉天刑的异常之处,“她在哪里?怎么晕倒的?”

  厉天刑长腿一迈,把严冬带进了主卧。

  大床中心微微陷下去,柔软的被褥上躺着一个人,苍白的脸色已经胜过白雪,令人心生怜爱,一眼难忘。他像是沉睡在云端的纯洁天使,更像是等待着王子吻醒的睡美人。

  严冬赶紧收敛心神,害怕一个不小心就被这极致的美色给迷了眼,耽误检查病人的身体状况。

  可没想到,还没开始检查,厉天刑先给他捣乱。

  严冬刚碰到叶子繁身上浴袍的袖子,就被厉天刑冷飕飕的警告:“不许乱碰,不许乱看。”

  严冬把碍事的浴袍袖子往上撸了撸,说:“您别逗我了,不碰不看我还怎么给人检查?我是医生又不是神仙……”

  说完,严冬不管厉天刑又是犯了什么无药可救的霸道总裁病症,该怎么检查就怎么检查。

  一套检查流程下来,严冬满头大汗。

  并不是因为叶子繁病情有多棘手,而是因为某位忽然抽风的霸道总裁大人全程虎视眈眈,好像他一眨眼,严冬就会把他的绝世小美人摸光看光偷光光似的。

  严冬深感无奈,厉天刑又不是不知道他喜欢的是男人。

  当年他逃出来那个梦魇般的地方,逃离那两个将他当做博弈品的男人,离开他们之间的争斗,不成为任何一个人的所有物。

  要不是他跑的慌慌张张,一头撞上了厉天刑的车,被带走治疗,后来厉天刑又送他出国深造。

  光凭他自己,恐怕这辈子都不可能摆脱他们,不知道被玩弄到什么时候……

  直男变弯不容易,弯男变直更加难。

  自从他弯了以后,面对再可爱的女孩子都无法提起性趣。

  严医生偷偷往床上的小美人看了一眼。

  唔,漂亮又可爱,可惜不是男孩子……

  “问题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严冬一开口,厉天刑眉头就直皱。

  严冬接着说:“仪器设备条件有限,初步判断是长期营养不良造成的低血糖。出汗、饥饿、心慌、颤抖、面色苍白是低血糖常见临床表现。当大脑缺乏足量葡萄糖供应时会精神不集中、思维和语言迟钝、头晕、嗜睡、躁动、易怒、行为怪异。最严重的就是出现惊厥、昏迷甚至死亡。”

  厉天刑神情冷凝,当他听到最后已然神情冷峻,令人望而生畏。

  “今晚先输点葡萄糖液,营养不良需要长时间慢慢调理身体才会好。”

  严冬也是微微皱眉,这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会长期营养不良?

  这么漂亮可爱的一女孩子,谁忍心饿着她?

  “叮咚!叮咚!”

  门铃响起,严冬正在调配着葡萄糖液,厉天刑去开了门。

  门外五大箱子堆得有一人高,送货员微笑着把购物清单递给厉天刑,原来是严冬点的送货上门服务到位了。

  厉天刑看了手上的购物单,各式各样的女装……

  厉天刑面无表情的签收,冷漠无情的关门。

  门外的送货员:“……”

  这货还没进门呢!

  三秒后,门又开了。

  厉大总裁亲身亲为把箱子搬进屋,速度之快,眨眼搬完。

  门又关上了,送货员瞠目结舌地走了。

  五个箱子被火速拆封,厉天刑在风格多变,款式丰富,色彩多样的众多女装之中找到了他想要的。

  是一套睡衣,宽大的T恤上印着一只毛绒绒的小奶猫,宽松睡裤上满是圆嘟嘟的猫爪印。

  这是这堆衣服里面款式最常见最不显身材的一套睡衣。

  就是图案可爱了一点,颜色少女粉了一点……

  厉天刑带着粉红少女心的可爱睡衣回到主卧,对严冬说:“你先出去。”

  严冬看了看他手上的睡衣,再看看床上昏睡中的小美人,再次对上厉天刑,他的双眼里明晃晃得写着“不信”二字。

  他提醒道:“男女授受不亲,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厉天刑淡然却坚定无比:“我会对他负责的。”

  严冬知道厉天刑对小美人有好感,但是厉天刑今天白天刚到的东瀛,晚上就捡回一个小新娘……这才认识多久就要负责了?

  厉天刑的戒备心有多严重,严冬深有体会。向来对陌生人一律提防,对美色敬而远之。

  现在厉天刑竟然对一个来路不明,身份未知的人说出“负责”这种话!

  厉天刑是被鬼迷心窍了?还是真色迷心窍了?

  严冬敛去那些浮于表面的情绪,“厉先生,您是认真的?”

  “我有不认真过?”

  厉天刑的一声反问叫严冬哑口无言。

  无论是工作上还是生活中,厉天刑这二十四年来,恐怕没有不认真的时刻。

  严冬六年前第一次遇见厉天刑,然而在见到本人之前,他可是从小听着厉天刑的传说事迹长大的。

  厉天刑比他还要小上两岁,可严冬在上小学的时候就听说过厉小朋友的鼎鼎大名,全省都知道厉家出了一个小神童。

  等到严冬上中学的时候,人家厉神童已经连跳几级,把他们这些凡夫俗子甩开了十万八千里。

  再到严冬高考前夕,厉神童年少有为,已经收到了来自四大洲五大洋一百零七所著名学院的特殊邀请,希望这位年仅十六岁的天才少年能够选择他们的院校。

  之后四年,厉天刑的名字在数学界和金融界崛起,一个个新的传说不断被创造。

  二十岁后,厉天刑跻身商界,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隔三差五就有他活跃的影子,被誉为教科书式的投资手法,还有对金融的异于常理的敏锐感,令年纪轻轻的他再一次站在世人崇拜的巅峰。

  厉天刑成功到仿佛上帝给他开了外挂的人生,多少人羡慕不已。

  却没有多少人想过,厉天刑凭什么能够成为人生赢家。

  大家只关注一个人成功时的荣耀,而从来不在意荣耀的背后藏着多少认真努力。

  反正严冬自从认识厉天刑之后,百分百肯定他这辈子肯定不会遇见第二个比厉天刑更聪明更认真更努力的人了。

  不过,厉天刑的感情方面,这是第一次,认不认真还真没有一个对比……

  这情窦初开,开得也忒晚了一点!

  严冬感慨,在这个初中生都会打啵儿的年代,厉天刑在情感方面一片空白,保守的像个流传千年的老古董。

  厉天刑这种人,为达目的,死命折腾,直到完美。

  他要是认准了一个人,想必也是死命较劲,直到如愿。

  厉天刑的折腾的、较劲的对象往往只是他自己,这个人对自己严苛到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步。

  严冬此时仿佛是一个看着自家傻儿子终于开窍想要娶媳妇的老父亲,欣慰之中隐隐担忧。

  他问厉天刑是不是认真的,是为厉天刑考虑。

  厉天刑是认真的,万一他喜欢的人不认真呢?

  厉天刑轻描淡写扫了严冬一眼,一眼似乎就把人看透了。

  厉天刑问:“我长得怎么样?”

  严冬直言:“帅,但是不是我的菜。”

  厉天刑又问:“我资产怎么样?”

  严冬直白:“多,估计您自己都记不清。”

  厉天刑肯定道:“那他没有不喜欢我的理由。”

  好像没毛病,帅气多金还一根筋,就算是对方的初衷是骗财骗色骗人心……

  谁能够在朝夕相伴中抵挡得了一个完美爱人?

  “还不出去?”

  厉天刑敛眉沉声,严冬立马闪身出门,不忘把门带上。

  卧室里彻底静了下来,厉天刑来到床边,轻轻掀开轻柔的蚕丝被。

  男人双颊不正常的泛红,眼神飘忽,哪里还有刚才和严冬说话的半分自信满满。

  他一会儿看看手上的睡衣,一会儿看向床上裹着不合身浴袍的少年。

  薄唇轻抿,伸手慢慢解开浴袍的束带。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