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郑氏八房全文最新章节

郑氏八房全文最新章节

且浅 著

完本免费

《郑氏八房》是且浅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秦悦打从一生下来开始便被算定天煞孤星的命格,克父克母克亲戚,因此刚到及笄之时,姑母便将她许配给了郑家公子郑慕清做第八房姨娘,本以为她的后半生必然不好过,谁知王八看绿豆,俩人竟是看对了眼,合起伙来过日子,今日开酒楼,明日开学堂,活得别提有多舒心了.....

21.4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3/26

在线阅读

《郑氏八房》是且浅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秦悦打从一生下来开始便被算定天煞孤星的命格,克父克母克亲戚,因此刚到及笄之时,姑母便将她许配给了郑家公子郑慕清做第八房姨娘,本以为她的后半生必然不好过,谁知王八看绿豆,俩人竟是看对了眼,合起伙来过日子,今日开酒楼,明日开学堂,活得别提有多舒心了.....

免费阅读

  今日风和日丽,万里无云。秦悦想着是时候回老宅那边瞧瞧了,昨老夫人送的一车厚礼,心里头十分感激。

  刘妈自说年纪大了,懒的折腾,便让玉清陪着过去,还带上一筐昨乡下带上来的杨梅,想着让老夫人尝尝鲜。

  老宅的守门虽不认识秦悦,倒和玉清有几分相熟,便派了人来引路。

  引路的小姑娘个子不高,看着十分瘦小,像是躲着秦悦似的,也不搭话,独自远远的走在前头儿。

  一路上,下人们三五成群的窃窃私语。秦悦目光所及之处,原本围着的人群又立马散开,各干各的事。只不过众人心有灵犀,手上干着活儿,余光仍旧偷偷的往秦悦身上瞟。

  秦悦只当自己没瞧见,跟着领路的小丫头,往老夫人房里去。

  老夫人住处一到,那小姑娘一溜烟儿的就跑了。秦悦心里郁闷,自己明明是一张人畜无害的脸啊,怎被人当做洪水猛兽了。

  老夫人今个儿精神不错,和二房媳妇坐在院子里说话,见着秦悦进来,笑脸盈盈的,“还是这老八媳妇懂事,知道没事来看看我这老婆子。”说完,还欲起身,忙被二房柳氏和一旁的女婢劝住。

  秦悦微微扶身,动作倒是有些生疏,“秦悦见过老夫人,见过二夫人。”

  站在一旁的几个女婢脸上偷着笑,老夫人佯装生气,“悦儿,这就是你不懂事了。怎么还叫我老夫人?!”

  秦悦一脸疑惑,这称呼可是得到过认可的,怎么今个儿又错了?

  柳氏轻轻笑着,眉眼弯弯,“悦儿啊,你现在和那日可不同了。既然入了门,自然是要叫老夫人一声娘,叫我二嫂的。”

  “娘......?”秦悦怯怯的开口。兴许是太久没说过这个字,发音都有些哽咽,秦悦眼里还泛起了一丁点儿泪。

  “哎呀,悦丫头还激动得流小眼泪儿啦。”柳氏眼尖,贴心的从袖子里拿出帕子,替秦悦擦擦。

  院子里又是一片轻笑。

  老夫人慈祥的看着秦悦,眼里满是怜惜,拉起秦悦的手,轻轻拍着,“好孩子,不哭啊。以后这就是你的家,在哪里受了委屈,就回家来,和娘说说。”

  “也可以和你二嫂说说,我们都是你的娘家人。”柳氏脸上流露出几分宠溺,顿了顿,“是不是慕清他...欺负你了?”

  老夫人瞬间收起笑容,对着秦悦,“慕清那小子从小就被我们给宠坏了,做事情也不懂得分轻重缓急。要是有什么做得让你不高兴的,别放在心上。”

  “没有没有,八......慕清他待我很好。”秦悦急忙解释,话说到后头,不自觉的低下了头。

  “哎哟哎哟,我们悦儿还害羞啦。”柳氏伸出食指,轻轻挑了挑秦悦脸颊。

  旁人还只道秦悦是害羞。

  “哎呀,娘~”秦悦扑进老夫人怀里,小脸埋在里头。

  老夫人一连生了三个都是男孩,一直盼着要个女儿,却不再有机会。这媳妇就算再亲,也没像女儿这般自然撒娇。

  于是,很受用,老夫人笑着摸摸秦悦脑袋,“好了好了,咱们不说了。老二媳妇,以后不许再这么说我家悦儿。”

  柳氏笑着应和,连连说是,不免多看了一眼秦悦。

  秦悦坐正了身子,“娘,悦儿还没谢过昨日娘赏赐给我大姑的一车礼物呢。我大姑家也没什么值钱的宝贝儿,这赶巧杨梅成熟了,又大又甜,就让我带回来孝敬孝敬娘。”秦悦示意玉清将一筐紫红紫红的杨梅抬上来。

  “好好好,还是咱们悦儿心疼娘。”

  老夫人在院子里坐了些时辰,身子也有些乏了,便散了众人。秦悦领了些赏,便回了。

  “姨娘,看来老夫人很喜欢你呢。”玉清坐在马车上靠近秦悦,很是高兴。

  秦悦闭着眼,假寐,“何以见得?”

  “这还用说么。”玉清指了指桌上老夫人的赏赐,“我倒是头一回见着老夫人给妾室姨娘这么多赏。您啊,还是头一份儿呢。”

  秦悦慢慢睁开眼,瞧了瞧桌上的这些物件,眼又闭上了,“现在我们是拿人家赏的,以后我们送给人家,那才叫有意思。”

  不知为何,秦悦的这番大话,玉清倒有几分信以为真。

  秦悦回了自家院子,见东边书房门没合上,像是有股魔力似的,吸引着秦悦进了屋。

  这书房是个内外两屋的套式布局,秦悦还没来得及往里屋瞧上一眼,就被外屋墙壁上挂满的字画所吸引。

  秦悦虽未真见过什么名人名家的字画书法,却在张致表哥的书里头读到过,字画五大家——徐柳陈大小松。若要说出全名,就有些难为秦悦了。

  外屋整整两面墙上挂满了字画,层层交错,很是丰富。花鸟、山水、走兽,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最外边这幅,纸上一片砖红色的瓦片房,一支梅花偷偷跑出墙头,在雪中摇曳,梅花香隔着宣纸扑面而来。这梅花是用淡淡墨水点染开来,栩栩如生。秦悦虽看不懂专业的技巧,也不明白它内在含义,心里却认定这是一副不可多得的好画。

  秦悦踱步,目光转向另一面墙。这面墙上的画没了刚才的品种丰富,多是梅兰竹菊这类的花。

  秦悦贴近墙,右手轻轻抚过画纸,仔细看画上的每一笔,这才发现这边画的落款皆是子珉。先前听玉清说过,这子珉好像就是......

  “你看的这么认真,可是看出什么来了?”秦悦背后突然响起郑慕清特有的声音,依旧清冷疏离。

  秦悦摇摇头,要说看出什么了,那还真没看出。只是心里有股直觉,总能马上分辨出哪幅画更震撼,给人很大的冲击力。

  “那你觉得这两边的画,哪个好?”郑慕清的声音再次响起。

  秦悦向后退了一步,又仔细观察了两面墙的画,终是觉得各有千秋,“这左面墙上风格各异,或豪迈或温婉或粗犷。右边则是温柔细腻,看得出是出自同一人之手。倒也说不上来哪个更好,画派不同,各有千秋吧。”

  郑慕清抬头看了眼仍旧沉浸在画中,还未走出的秦悦,又低下头继续作画,“看不出你对字画还挺有研究。”

  秦悦自知自己几斤几两,不敢在郑慕清面前班门弄斧,“秦悦可担不起研究这两字,只是这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呀,看看别人画的,还是分辨得出好坏。”

  “那你觉得我哪幅画的最好。”

  秦悦又仔细看了看墙上的画,梅兰竹菊,皆是细腻之作。说不上来哪儿不好,却总感觉差了点什么,明明是不一样的物件,却给人同样的感觉,失了自己的特色。

  突然瞥到旁边的一幅虾,凌乱、大气,颇有虾活泼乱跳的灵气。秦悦不自觉的点头,喃喃道,“你这虾画得最好。”

  “你才瞎画的最好。”临风替郑慕清沏了壶热茶回来,就听见秦悦这般赞美,想都没想就怼了回去。果然是乡下来的姨娘,这般没眼力见儿。

  秦悦见临风刚进门就急了眼,忙指着墙上的那幅对虾,“是虾虾虾,墙上白白胖胖的那两只。”

  白白胖胖?郑慕清抬头盯着那对虾,怎么也没瞧出哪儿白白胖胖了。

  “这是公子书房,一般人不得擅自入内。”临风明白过来是自己误解了,嘴上却不认输,仍旧很是威风的朝秦悦下逐客令。

  外屋和里屋中间挂着珠帘子,秦悦隐约瞧见里面的人伏在书桌前,不知是在写什么。

  秦悦叹了口气,终是没有反驳,朝着里屋扶了扶身,退了出去。

  临风掀开珠帘,给郑慕清上刚泡好的上好龙井,“公子,您要的茶来了。”

  郑慕清专注的在纸上画着虾的两根须。半晌,幽幽冒出一句,“就你话多。”

  临风傻在原地有些委屈,自己从进门就说了三句话,怎就话多了?

  秦风去了两天,终是拉回了满满一车的酒。秦悦点着头,满意的拍了拍秦风的肩,玉清自是没见过那么多缸的酒,连忙从屋里一路小跑到院子外,围着马车左看右看,很是兴奋,“秦风可以啊,先给你记上一功。”秦风挠挠头,二话不说

  ,将车上的酒坛子卸下,搬进酒馆后院里。

  这酒是有讲究的,放的时间越久就越香。于是,秦悦让搬了八大坛放在后院地窖里,说是要藏上一藏,做这酒馆的镇店之宝。

  秦风将大酒坛子都搬下了车,玉清这才看见车后边还有一个大竹筐子,里边尽是大大小小各样的酒袋子。

  “秦风,这都是什么呀?别说是你自己偷偷藏起来,给自个儿喝的酒袋子,这也太多了吧。”玉清高举着一个酒袋子,洋洋得意。

  秦风用衣袖擦了擦满头的汗,看向门外的玉清,“你可别瞎说,我从来不喝那玩意儿。”转过来,又对着秦悦,“姐,上回你说让我找找别的酒。这我也不懂酒的好坏,便让掌柜的每样都装了袋回来。”

  “快快,咱尝尝,有没有什么好货?”秦悦欣喜,命秦风将这一筐宝贝拿进了院。

  秦悦从后厨里拿了一筷子,每个酒袋子都打开,这个沾沾那个点点,时而皱眉时而舒展,滑稽极了。

  玉清在一旁看的心痒痒,问秦悦是什么味儿,秦悦也不说话,只自顾专心研究。

  玉清便学着秦悦从后厨里拿了筷子,打开酒袋子,沾了沾。

  “咳咳咳… 咳咳咳…”玉清嘴刚沾到筷子,就被呛得直咳嗽,“这什么酒,怎么又烈又苦又涩。”

  秦风小时候早就学着秦悦偷尝过,吃过这个苦头,这次变学乖了,老老实实在一旁看着。

  “这酒都是这个味儿。”秦风想起小时候的那呛人的酒味,下意识的皱了皱眉。

  “怎么会有人喜欢这个味道?”玉清将手里的筷子往地上一扔,难以置信,“要是这酒是甜的就好了,那我也能喝上几杯了。”

  “甜酒…?”秦悦倒是把玉清这话听下了,若是真能做出这甜酒,口感又不烈,往后这女人家的生意就能装进咱家的口袋里了。

  玉清见秦悦有了反应,来了兴致,努力出主意,“要不往酒里加点糖试试?”

  秦悦摇头,“恐怕不是这么简单的,若这能行得通,甜酒恐怕早就出来了。咱们得好好合计合计。”

  “你们都忙活大半天了,快歇歇吧。”刘妈端着一大盆杨梅从后厨里出来,“姨娘,你大姑倒是挺客气,除去前头送给老夫人的那一筐,还有好多… 而且各个又大又多汁,还很甜呢。”

  玉清眼疾手快塞了个进嘴里,不顾满嘴杨梅,含含糊糊,“嘿,秦风,想不到你们家还有产业啊。还别说,真的好甜。”

  秦风也塞了个到自己嘴里,“也就是近几年才开始的,刚好村里边分了地。姑父不晓得要种什么,看隔壁老王老李家都是这种树,便也跟着栽了这个。不过啊,这村里人人家都有,卖不起什么好价钱。”

  “还真是,这东西一多就不值钱了。”刘妈就是操心的命,看院子里乱的不行,便喊着要理理,手上的活就停不下来。

  “有了!”秦悦一拍大腿,激动的跳起来。

  秦悦说话向来细声细语,突然这么的来一句,玉清倒是被吓了一跳,“姨娘,您这唱的是哪一出呀。奴婢差点就把这杨梅核给吞了去,万一出了什么事,您可得赔我啊。”

  “赔赔赔,你说要赔你什么。”秦悦兴奋的声音都有丝颤抖,“若是这个能成,咱们八房可就大发了。”

  刘妈停下手中的动作,颇有兴趣,“真有这等好事?姨娘 ,您快给咱们说说。”

  玉清、秦风也都牢牢盯着秦悦,眼睛里发着光。说来也是奇怪,这赚钱的事情好像大家天生都感兴趣。

  在场的都是自己人,秦悦也不卖关子,“刚才刘妈一句话提醒了我,说这杨梅又大又甜。你们说,若是把这杨梅放进酒里会是什么味儿?杨梅的甜味会不会把酒的苦涩给盖了去?”

  “嘿,还真有可能。不过姨娘,你说的这能成嘛?杨梅也有酸的呀,那咱还得挑甜杨梅才行。”玉清脑袋里想想还行,这真要实践起来,就有点犯难了。

  “不试试怎么知道?”秦悦指着地上这些酒袋,“这些我都尝了个遍,都比不上二锅头那味儿。扔了,倒是可惜,不如咱就试试。若能成,咱可是要发大财了。”

  刘妈赞同的点点头,懊恼自己和玉清怎么没想到这法子,“姨娘说的在理,咱们不试白不试。万一成了,那可就…”玉清、秦风眼睛泛着光,狂点头。

  “要是真能成,咱们是不是就能赚好多好多银子了。”玉清挽着秦悦手臂撒娇,“姨娘,那你可要赏玉清好多好东西。”

  秦悦轻轻戳了戳玉清的脑门, “你这鬼丫头,八字都还没一撇的事呢,这就给我惦记上了?要真能到那时,你的一成工钱早够你花的了,还要我赏赐呀?”

  “是噢。”玉清一拍脑门,倒是忘了这一茬,“姨娘,那这钱你真打算给我们?”

  嘿,这丫头说的是什么话。玉清有些恼火,“那是自然,敢情你们当我是说着玩儿的啊!这该是你们的,自然会给你们。”

  “姨娘你说,我们要怎么做。”玉清风风火火挽起袖子,若是知道该怎么做,只怕就直接上手了。

  刘妈笑着打圆场,“姨娘莫要见怪,这丫头就是这样,想一出是一出。”

  秦悦倒是没放在心上,心里想的全是杨梅酒的事儿,“玉清,你和刘妈一起把杨梅仔仔细细的洗干净,要挑大个儿的。秦风你去外头儿转转,多买些玻璃罐子回来,咱们给他来个酒酿杨梅。”

  “好嘞。”三人异口同声,干劲十足。若是真能在自家酒馆里卖杨梅酒,这一成的分红自是不少。

  大伙儿各自忙各自的去了,秦悦又拿起筷子,这个点点那个沾沾,仔细回味余味。若是这酒味再加上杨梅,到底会是什么味…

  不一会儿,秦风拉着一车透明罐子,咣当咣当的回来了…

  秦悦仔细挑了十袋酒,小心翼翼的倒进玻璃罐子,又将洗好的杨梅每罐放了十颗。特意在最后两罐里加了两勺糖。

  秦悦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将这些玻璃罐子搬进地窖。当秦风把最后个玻璃罐子搬进去的时候,大家的目光依依不舍,充满期待。

  郑慕清和临风从长房房里回来的时候,八房院子里空无一人。

  临风愤慨的踢了踢地上的小石子,“自从那乡… 姨娘来了以后,这刘妈和玉清便整日整日的往酒馆里跑,成何体统。”

  郑慕清没作声,临风继续嘴不停,“这传出去该让别人怎么想咱八房,想公子你。”

  白日里郑慕清倒是听大哥的学生提过一句,这郑家小酒馆明日要重新开张,他们要去凑凑热闹。这么想来,秦悦她们今天必定很忙吧…

  “临风,你去老宅子那儿打些好菜回来,记在我的账上。”

  “公子,您不是在大老爷那儿才吃过嘛?怎么还要… ”临风有些奇怪,自家公子向来不贪食,怎今日大晚上的要一连吃两顿,这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

  郑慕清淡淡撇了临风一眼,“昨日怎么说你的,忘记了?”

  临风转了转脑袋,“得,公子,小的这就去。”

  郑慕清一个人站在夜色中,心里竟对新开张的小酒馆充满好奇,那该是什么样。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