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仙侠 → 爱落忘川犹在川全文最新章节

爱落忘川犹在川全文最新章节

丢了一只龙 著

完本免费

《爱落忘川犹在川》是丢了一只龙所著的一篇已完结的短篇仙侠言情小说,小说男女主角分别是沧澜和云容,主要讲述的是云容唉沧澜入骨,为了他不惜跪下苦求月老在给她一次机会,好不容易重新成为了沧澜的妻,可他却仍是执意要休了她,七百年夫妻,终是要走到这一步,这一次,她心已死,再也不会回头了....

5.5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3/26

在线阅读

《爱落忘川犹在川》是丢了一只龙所著的一篇已完结的短篇仙侠言情小说,小说男女主角分别是沧澜和云容,主要讲述的是云容唉沧澜入骨,为了他不惜跪下苦求月老在给她一次机会,好不容易重新成为了沧澜的妻,可他却仍是执意要休了她,七百年夫妻,终是要走到这一步,这一次,她心已死,再也不会回头了....

免费阅读

  一顿晚宴吃的云容难以下咽,而这颗一直提着的心,终于是在东天主开口的那一刻落了下去,沉入海底。

  “云容,本主知晓你一介女子看顾北天界心有余力不足,可今日这四起的流言,莫不是太过严重了些。”东天主的声音威严,虽婉转了些许,却依旧难掩其中的责备。

  云容心中一苦,若不是沧澜一心维护兮渃,她怎会这般为难!?

  可面上,她还是要笑着回到:“父君所言极是,如此情况是云容之错,可这其后之因,实不是云容能左右的!”

  云容的话意有所指,在场的人也都心知肚明。

  “神女之事确是沧澜不对,可那兮渃如今终归是北天界的神女,云容你也不可揪着旧事不放,毕竟北天界不似当初,比起其他,还是东与北两天界的脸面重要些。”天后开口柔声劝着,可话中所言,竟句句是拿着北天界来威胁云容!

  云容沉默的望着神色悲悯的东天主与东天后,心内既笑他们的无情也笑自己的天真!

  她怎么就真的以为他们会站在她这边?他们从不是她的父母,也从未将她当过女儿啊!

  云容不敢去看沧澜,可那股嘲弄的视线却像是钉在了她身上,如何都忽视不掉!

  压着心中的酸涩,云容缓声开口:“……是,云容明白了。”

  一句话,云容却是说的心如刀割,她对沧澜的感情,从来都是这般,痛如凌迟!

  “说起来,你们二人成婚已有七百年,打算何时要个孩子?”天后再次开口。

  云容执箸的动作一顿,而后收回,没发一语。

  孩子?

  曾经她也想过,可这个念头早在沧澜七百年从未碰她的时光中,消弭无踪。

  而如今,她庆幸他们二人不曾有个孩子,否则,无论对她还是孩子,都是一场祸患!

  离开天主宫,云容同沧澜并肩走在云端,心思各异。

  “父君的态度,你看到了。若是兮渃出事,那便是你所为。”沧澜的声音透着笑意。

  云容猜不出是见她狼狈的嘲笑,还是得到天主默认兮渃存在的欣喜。

  是以,她只是嗯了声,声色发闷。

  沧澜闻声蹙了蹙眉,心头有些不顺,连带着脚下的步子都快了些许。

  云容不知何时落在他身后,瞧着他的背影,七百年来,头一次觉得疲累。

  成婚七百年,倾心已不知年月,她沉溺于追逐他的脚步,最后,还是咫尺天涯。

  “沧澜。”

  她忽然出声,男人闻言停住脚,这才发现云容落后的身影。

  他刚要皱眉发问,便听得云容继续道:“我放过你了。”你也放过我吧。

  “……什么意思?!”沧澜神色微愣,皱眉发问。

  “和离一事,我同意了。”迎着男人怀疑的目光,云容惨然一笑,“没有别的要求,你放过若荷,帮我平息北天界叛魔的谣言,我便同你和离,从此你或是另娶她人,还是继续同兮渃在一处,都与我无关。如何?”

  许是她的神情太过郑重,又太过决然,在嘴边的质疑话语被沧澜尽数咽了回去,只是沉声问:

  “你,当真想好了?!”

  “是。”云容苍凉一笑,眨了眨眼掩去其中的热意,“明日寅时一刻,我在万年欢树下等你。”

  沧澜浑身一震。

  万年欢树位于四天界相交中心之处,自成一片天地。

  它代表着四天界众仙的生死,也牵动着众仙之间的情缘。

  “……好,本殿下便再给你一夜!”沧澜沉默了许久,拂袖而去。

  云容站在原地,目送着他远离,满身萧索。

  这……是她最后一次以他妻的身份,看着他离开了……

  最后一夜并没有云容想象中那般难熬,好像不过眨眼便已月落日升。

  踏着朝露出宫,最后一步迈出,云容转头看着眼前她住了七百年的太子宫,孑然离去。

  四界相交,万年欢树下。

  云容仰头看着半枯半荣的万年欢,满心怅惘。

  万年欢自上古便有,其上之花是如今天界众仙的命数,每落一朵,便有一位仙人陨落。

  而如今已落了大半,成了眼前的两极模样。

  也不知若有朝一日万年欢树枯死,这天界又该如何……

  矫健有力的脚步声自身后响起,云容收回神思看向来人,揽起一抹笑:“你来了,那便开始吧。”

  说着,她抬起左手仙力凝集,随着她指间的跃动,一缕缕泛着银光的细丝自右手腕间慢慢飞出。

  那是他们二人的情缘,抽离之后,再到因果台划去两人的名姓,这场婚事便算是彻底的结束了。

  沧澜看着这一幕,不知为何,觉得刺目无比。

  他猛然上前扯住云容的手腕,打断了她的动作,“云容,你到底想做什么?!”

  “……这是你七百年第一次唤我的名字。”云容喃声轻笑,而后将手从他手中抽出,“我什么都不想做,和离是你一直想要的,如今我成全你。”

  话落,云容继续起刚刚的事情,沧澜却像是被定身了般,站在那儿一动不动。

  他看着云容,心中升腾起异样的阻塞感,而刚刚云容那句话更是让他有些难受。

  其实,她也没做错什么,倒是他,无视了她七百年……

  想到这儿,沧澜沉了沉心,右手仙力骤涌,情缘尽数被抽离,只在刹那间。

  还未结束的云容瞧着这一幕,本就绝望的心泛起丝丝的疼痛,还真是利落的半分不舍都没有啊!

  下一瞬,云容拼着仙力流空的后果加快了情缘的抽离,半柱香过后,终是结束了。

  体内仙力的虚空让云容不免有些晕眩,她踉跄了两下,借扶着万年欢树才得以站稳。

  “你怎么了?”沧澜见她的模样,第一次关切询问。

  “没什么。”云容深吸了一口气,站直身子,“去因果台吧。”

  那之后,一切都结束了。

  她急切和离的模样让沧澜有些不满,但转念,这不也是他期望的!?

  “那便走吧。”沧澜冷哼一声抬步离去。

  云容跟在他身后,步履轻缓。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因果台前,月老自一旁走来,看着神情皆有些沉重的两人,心中暗叹了声孽缘,迈步上前。

  “沧澜殿下,云容天主可是想好了,要知道,这因果台上的名字一旦划去,便是日后后悔,也断无在一起的可能了!”

  云容闻言垂在一侧的手猛然捏拳,眼角余光看向身侧男人的脸色,却只瞧见了冷硬的下颌,心内那本就可笑的微弱念头被碾碎。

  她闭了闭眼,硬声道:“麻烦月老了。”

  月老闻言见沧澜不说话,便当他是默认了,走上前,指间一刃寒光乍现,朝着因果台上两人的名字划去——

  “太子殿下!”

  一道从远方来的高声叫喊喝的月老停下了动作。

  云容沧澜两人也看向来人,眉心微皱。

  也不知那人同沧澜耳语了什么,只见他扫了眼云容,眸色微沉。

  “今日便算了,本殿下有要事要办,待改日本殿下有了闲暇再过来划这名字。”沧澜说着,转身欲走。

  云容皱眉看着他,忽而开口:“不差这一时半刻,太子殿下何必如此着急!”

  沧澜脚步停顿,转头神色异样的看着云容道:“你确定?”

  云容见状心中莫名升上些许不安,刚要开口,便瞧见若荷竟是冲了过来。

  “天主,不好了!不知何故,天罚司一口咬定北天界叛魔之事不伪,如今正是集兵要剿杀北天界!”

  云容闻言下意识的看向沧澜,便瞧见他丝毫不吃惊的神态。

  她便有些明白那人同他耳语的怕便是此事。

  “如今,可还是觉得不差这一时半刻?”

  云容脚下一晃。

  天罚司!凌驾四天界之上,审判四天界之事!

  可他们怎么会说北天界叛魔呢?

  云容不解,却也知现在不是磨蹭的时候,带着若荷转身便走。

  可不知为何,临走时扫到的沧澜幽深的目光让她总是有些不安。

  直到她回到北天界,直到她所有的解释被天罚司无视,直到她看到对面领兵之人的面容时!

  云容才知道什么叫做绝望!

  “沧澜,连你也不相信北天界的忠心么?!”云容看着他凛冽的面容,高声喝问着。

  她不信连沧澜也不信北天界!哪怕他不喜欢她,可他是在北天界长大的,他难道要亲手毁了北天界不成?!

  沧澜抿唇不语,回话的是天罚司派来的人:“北天主,北天界叛魔一事天罚司也甚是痛心,可仙魔不两立,宁可错杀,绝不放过。”

  而后,他看向沧澜,神情肃穆道:“沧澜殿下,还不动手?!”

  沧澜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作。

  天罚司来人和云容的目光都聚集在沧澜身上,两边将士剑拔弩张,气氛紧凝。

  “沧澜殿下!”

  天罚司来人再次催促,沧澜皱了皱眉,看向云容的目光中满是复杂。

  “不要……”云容摇着头,满面卑凄。

  可当沧澜腰间的利剑猛然拔出,载着铮铮啸响。

  当天罚司来人嘴角的得逞笑意与沧澜冷漠的面容交相映入眼中……

  云容霎时明白了所有,也瞬间心如死灰。

  什么北天界叛魔,原不过是天罚司的手段,为的便是除去战力强大的北天界,以巩固它至高无上的位置!

  而沧澜,她曾深爱的人,当着她的面,对着她的家,她仅剩的一方心安,拔剑相指!

  “杀,无赦。”

  “谁敢!!”云容孤身站在两军间,将北天界众兵将护在孱薄身子之后,望着沧澜的双眸满目死寂。

  “沧澜,这过往七百年,皆是我的错,落得如今下场我认了。”云容的话,顺着风传进沧澜的耳中,清晰至极,“可这北天界——!”

  “是我父君和师尊拿命换来的,便是今日我以命相付,北天界也决不能亡!”云容近乎绝望的嚣喊着。

  随着话音的落下,她整个人猛然浮空,光华乍现。

  “天主不要!”若荷惊慌叫喊着阻止,与之响起的,还有北天界众兵将的怒喊,“北天界将士宁战死,不苟生——!”

  一传百,百传千响彻整个天界,振聋发聩!

  紧接着,喊杀声与刀戈声震响,高喝着无惧的北天界将士冲上前,同东天界的大军打作一团!

  鲜血迸溅,满目赤红!

  云容看着这一幕,心内悲痛,更是决绝!

  以身为眼,周围灵气尽数聚集在周身,隐忍着万蚁噬心的痛楚,染着鲜红之色的唇微动,法诀默念:“吾以身化灵,护吾北天。但得祈愿,愿堕无间!”

  “天主!快停下!你仙力本就外散不济,这般下去会死的!”若荷泣声阻止着。

  “云容!你要做什么!”一股不安萦绕心头,沧澜猛然起身高声冷喝。

  “不好——她要祭天唤醒战尊!快阻止她!”天罚司之人眼中闪过抹惧怕,高声喊道。

  可是晚了!

  一刹那,灵力躁动,轰鸣骤响!

  师尊,容儿没用,北天界终究只能交给您了!

  云容缓缓闭上眼,黑暗侵蚀了满身。

  “吾魂灭之时,师尊苏醒之刻。护吾北天将士,定诛尽天罚司,东天界之宵小,一个不留!师尊,醒过来……”

  无尽的血雾自云容体内迸发而出,如同一场血雨洒在了偌广的天界。

  而她,形神尽散,再无追溯……

  南之一隅流光乍起,一片地动山摇。

  天罚司之人看着那一束捅破九天的光,满目绝望:“完了,战尊……醒了!”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仙侠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