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言情 → 七年相思终是伤全文最新章节

七年相思终是伤全文最新章节

猫雪儿 著

完本免费

《七年相思终是伤》是猫雪儿所著的一篇已完结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男女主角分别是俞伯良和谷莎莎,主要讲述的是:谷莎莎爱俞伯良,爱得人尽皆知,俞伯良讨厌谷莎莎,也不是什么秘闻,这场爱情里,谷莎莎筋疲力尽,决定放弃,可俞伯良却后悔的抱住她,口口声声的说爱她....

4.4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3/26

在线阅读

《七年相思终是伤》是猫雪儿所著的一篇已完结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男女主角分别是俞伯良和谷莎莎,主要讲述的是:谷莎莎爱俞伯良,爱得人尽皆知,俞伯良讨厌谷莎莎,也不是什么秘闻,这场爱情里,谷莎莎筋疲力尽,决定放弃,可俞伯良却后悔的抱住她,口口声声的说爱她....

免费阅读

  席妍雅再次不请自来的站在傅秀兰面前。

  一见到这张不知廉耻的脸,傅秀兰就想起昨晚短信内搂过各种男人的小贱人。

  “昨天还没被羞辱够,你还敢再来?”

  “傅姨那么大的火气,怕是会伤身体,你还是积点口德吧!”

  傅秀兰这辈子最烦被俞家的人叫傅姨,这两个字无时不刻不在提醒她,曾经她也是个小三!

  她如今的一切,都是靠不光彩的手段得来的!

  可席妍雅今日敢点这个火药桶,自然早就备好了杀手锏。

  她见傅姨脸色红一阵白一阵的,心里暗喜,终于出了昨日的那口恶气!

  傅秀兰将昨日那叠照片拿出来,狠狠的摔在席妍雅的脸上。

  “你还真是会勾 引人的小婊 子,和这么多男人勾肩搭背的,你别跟我说跟他们全都是清白的!”

  席妍雅的余光一一扫过这些照片,上面的男人大部分都渐渐淡忘了,不过肯定与她有过露水情缘……

  “没错,我跟他们确实不清白!”

  傅秀兰一愣,没想到席妍雅这么痛快的承认,她还以为席妍雅一定会狡辩一番呢!

  “傅姨你呢?你这辈子有没有做过什么亏心事?”

  席妍雅别有深意的目光定格在傅秀兰的脸上。

  傅秀兰冷哼一声,似乎想到了什么,面上却强装镇定的说:“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听不懂?哈哈!”席妍雅似乎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整张脸都笑得扭曲了。

  “良哥的亲生母亲在生他的时候难产,听说那时候您就在俞老先生的身边,至于您做了些什么,就不需要我多说什么了吧?”

  席妍雅仔细的观察着她的表情,心里暗暗的捏了一把汗。

  傅秀兰的脸色惨白,似乎没想到好几十年前的事情,还被人翻出来。

  当初的她确实用了些见不得光的手段,将俞伯良的亲生母亲害死,才有了今天的好日子过。

  “你想怎么样?”

  席妍雅满意的瞧着她惊恐的模样,本来她心里还有几分怀疑这个消息的真实性,特意来试探一番,没想到还被她蒙对了!

  “既然我们都有把柄在对方手里,不如我们各退一步,你帮我成为正儿八经的俞太太,我帮你把这件事瞒下来!”

  这么一个互惠互利的办法,傅秀兰要是拒绝就是傻子!

  傅秀兰的眼睛却紧紧的盯着席妍雅,似乎还在考虑这场交易值不值得她冒险。

  “傅姨,我劝你最好别动什么歪心思,今日您要是和我翻脸,我立马就跑到良哥面前把这件事给掀出来,你很有可能就因你今日的冲动,而付出惨痛的代价!”

  傅秀兰的目光瞬间变得阴毒,她怎么一开始没看出来,面前这个小三这么有手段呢?

  “傅姨,反正良哥也不是您的亲儿子,只是帮我保守一个小秘密,有这么难吗?”席妍雅的语气缓和下来,拉着傅秀兰的手,主动示弱。

  “好,我做这笔交易!”

  自从俞伯良亲口对着俞家的佣人承认了席妍雅的身份后,谷莎莎的存在更没人在意了。

  佣人们踩低捧高,什么脏活累活都让谷莎莎去做。

  席妍雅在这个时候背地里添了一把火,命人使唤谷莎莎,让她里里外外仔细的拖一遍地,一旦检查出一根头发丝,立马重新拖一遍……

  谷莎莎小产后身体还未完全恢复,她何尝不知佣人们如此肆无忌惮的欺负她,是授了谁的意。

  可她累的没力气去找那个虚伪的女人,她的身子一日不如一日,她不想再去争些什么,只是每晚静静的等俞伯良回来,能够偷偷的多看他几眼就满足了。

  得病之后的她越来越胆小,生怕一闭眼就再也睁不开了。

  怕俞家的人发现她的病情,谷莎莎经常偷偷跑到院子里,将那瓶瓶罐罐里的药就着温水吞下。

  俞伯良回来那日,谷莎莎远远的见了朝思暮想的人,手一抖,药全掉在了地上,他却连瞧都没瞧她一眼。

  他搂着席妍雅的腰,往别墅内走,席妍雅似乎什么都知道,她一回头,挑衅的朝着谷莎莎笑。

  等他们上了二楼的主卧,很快有几个佣人跑过来,质问谷莎莎为什么干活的时候偷懒?

  偷懒?她一日干的比最低等的老妈子都多,吃的都是佣人们剩下的饭,她只是出来吃个药,被这几个游手好闲的佣人说成偷懒?

  可这几个人不由分说地将她往别墅里拉,把她关在主卧边的一个厕所内,打开凉水将她浑身都淋湿……

  “你们想做什么?”谷莎莎惊恐的望着门口,几个陌生的男人,手上提着木棍,将她围了起来。

  主卧内传来席妍雅娇柔的呻 吟

  身边的几个男人听的蠢蠢欲动,他们上下打量了一番谷莎莎,眼中充满了不屑。

  “一天天活得连老妈子都不如,还天天占着茅坑不拉屎,俞夫人,你这少奶奶做的可真让人恶心!”

  说话的人拿着木棍,狠狠的打在谷莎莎的后背上。

  她没忍住,一口鲜血从口中吐了出来,她抬起手擦了擦嘴角残留的血迹。

  棍子如雨点般重重的抽在她的身上,她死死的咬住下唇,不吭一声,也不求饶。

  几人将谷莎莎打的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肉,他们对视几番,都怕出了人命,连忙将棍子扔了,逃命似的跑出了俞家别墅。

  云雨过后,俞伯良穿好衣服一打开卧室的门,就看到奄奄一息的谷莎莎,她费力的半睁着眼,目光涣散,似乎随时会断气。

  俞伯良眼神厌恶的看了她一眼,随即语气冰冷的说道:

  “来人,把这个女人给我拖出去,别弄脏了我的地板!”

  席妍雅扭着自己的小蛮腰出来,纤细的小手拍了拍俞伯良的胸口,小声的说:“哎呦,怎么又生气了,良哥,不要为了一个下人把自己的身体给气坏了!”

  俞伯良的公司有急事,他一眼都没看在生死边缘垂死挣扎的谷莎莎,直接出了门。

  席妍雅叫住了抬着谷莎莎的几个人,居高临下的欣赏着她被折磨的不成人样的模样。

  “挡我路的人,都会死的很惨,小妹妹,你跟我斗,还嫩点!”

  窗外的天空总是乌云密布,没有一丝阳光,使人看了心里也烦闷。

  谷莎莎这几日身子稍微好些了,一个佣人将菜篮子扔到她身上。

  “今天该你去买菜了!”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说话的人就消失在她的视野中。

  她摸了摸比脸还干净的衣服兜,厚着脸皮去问管家要了点买菜钱。

  原本对她有几分尊敬的老管家一听她是来要钱的,不耐烦的问她:“好歹你也算是个夫人,这点买菜的钱你还要跟我们这些下人计较?”

  她被说的一时语塞,一直跟在管家身后不吭气,管家被她跟的不耐烦了,甩出几张红色的钞票,让她自己想办法,买齐俞家人一周要吃的菜。

  谷莎莎握着手里的钱,出了门也不敢随意花,徒步走到菜市场,东拼西凑,甚至捡了一些菜叶,好几十斤的菜,她一咬牙准备自己走回去。

  途中她见马路边停着一辆红色的迈巴赫,隐约看到车窗内坐着一男一女正在热烈的激吻。

  她原本只是轻描淡写的一瞥,可看到车内的女人转过头时,谷莎莎惊的连手上那个用来装菜的铁盆都没拿稳……

  怎么会是她?

  她怎么会和别的男人在一起?

  铁质菜篮掉地的声音吸引了车内的男女,女人见到谷莎莎,像是见了鬼似的,惊慌失措的将脸埋在男人的胸口。

  “喂,快滚!”

  谷莎莎手忙脚乱的把菜篮捡起来,向着俞家的方向走去,胸腔里的心脏狂跳。

  自从席妍雅来到俞家,俞伯良每日都会回来陪她一起共进晚餐。

  谷莎莎一回来,就被老管家喊去厨房帮忙,浑浑噩噩的熬好一锅海带排骨汤后,俞伯良风尘仆仆的从外面回来。

  她思虑再三,决定将今日撞到的事情告诉他。

  谷莎莎没发现,不远处一直有一双恶毒的眼睛紧紧盯着她。

  俞伯良坐在饭桌上,不停的摆弄面前的笔记本电脑,似乎最近有什么烦心事。

  鼓起勇气走出厨房,谷莎莎拿着汤的手有几分颤抖,她自小就是谷家的千金,根本没做过什么粗活。

  席妍雅看准时机,从楼梯间出来,故意撞到谷莎莎手里的汤。

  她本就拿不稳那一小锅滚烫的汤汁,被人一撞,汤汁一斜,大部分的汤汁顺着她的身体倒在了地上,只有一小部分洒在席妍雅纤细的手腕上。

  席妍雅立马自己倒在地上,哀嚎一声,迅速的在烫伤的手腕周围掐了一道青紫的痕迹。

  谷莎莎被烫的眼泪直流,她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身上被汤汁烫过的地方隐隐作痛。

  俞伯良很快就放下手头的工作,过来看到小声啜泣的席妍雅,冷冷的问:“怎么回事?”

  “她故意拿刚煲好的汤烫我!”

  谷莎莎张了张口,本想为自己辩解什么,却被俞伯良打断。

  “谷莎莎,你不要故意挑战我的底线!”

  俞伯良阴沉着脸,隐忍的怒火一触即发。

  “是她自己撞上来的……”

  “啪!”

  回应谷莎莎的只有响亮的一巴掌。

  谷莎莎不可置信的看着俞伯良。

  “小雅是你想欺负就欺负的?”

  “我一直警告你,不要动她一根毫毛,你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

  俞伯良的脸上是抑制不住的怒气,他瞪了一眼谷莎莎,将地上的席妍雅扶起来。

  谷莎莎怔怔的愣在原地,她似乎被一碰冷水从头顶直直的浇下来,浑身都在打颤……

  席妍雅回过头,对着谷莎莎露出阴冷的笑容,像是在警告她什么。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