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慕南枝鞠婧祎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慕南枝鞠婧祎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吱吱 著

完本免费

主角是李谦姜宪的小说名是《慕南枝》是由吱吱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言小说。它将改编成一部电视剧,由鞠婧祎主演。主要讲述的是:上一世姜宪嫁给了赵翌,可赵翌并不爱她,她当了三年的皇后,七年的太后,最后却被毒死了。重来一世,她不愿再当皇后,只想过着普通的生活,不想这一切都被李谦打乱了……

252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3/23

在线阅读

主角是李谦姜宪的小说名是《慕南枝》是由吱吱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言小说。它将改编成一部电视剧,由鞠婧祎主演。主要讲述的是:上一世姜宪嫁给了赵翌,可赵翌并不爱她,她当了三年的皇后,七年的太后,最后却被毒死了。重来一世,她不愿再当皇后,只想过着普通的生活,不想这一切都被李谦打乱了……

免费阅读

  “如果当初太后娘娘出事之前能帮你订一门好点的亲事就好了。”曹宣喃喃地道,觉得对不起李谦。

  他是因为代表曹家才可能娶个像白家大小姐那样的人,李家是曹家的附庸,若是联姻,能有什么好人选。

  李谦的脑海里突然闪过姜宪的影子。

  他吓了一大跳。

  下意识地就想把这影子压在心底。

  可想到自己要把这影子压在心底,他又莫名地觉得很是烦躁,素来自以为傲的冷静和理智陡然如遇到炎炎烈日的冰雪般消融:“我要娶个自己喜欢的……”

  李谦突兀地道。

  在曹宣为自己即将联姻心情低落的时候,他居然说出了这种往曹宣伤口上洒盐的话……

  李谦自己都觉得自己的脑子被狗吃了。

  他不由面露尴尬之色,想解释些什么,又觉得自己的确是这么想的,若是解释,就是掩饰……至于为什么不想掩饰,李谦的直觉让他不敢去深想。

  曹宣觉得李谦的话有道理。

  人生在世,不如意者十之**。可总有一两分如意的吧?既然联姻不可能娶到门第、修养都好的姑娘家,那还不如娶个自己喜欢的。

  他毫不在意地拍了拍李谦的肩膀,道:“你说的有道理。我已经这样了,你就好好地找个自己喜欢的姑娘吧?!人生漫长,总得有一两样喜欢的东西打发这日子。”语气十分的悲观。

  李谦思绪还有些混乱,正想转移话题。听曹宣这么说,自然也就顺着他的话转移了话题:“我虽然只见过那位白大小姐两三次,可我感觉那位白大小姐为人挺不错的。虽说是联姻,可那也是你名媒正娶的夫人,你以后孩子的母亲,纵然做不到恩爱深情,也要做到相敬如宾才是。,这些抱怨的话就别说了。,被别人听见了不好。”

  曹宣深深地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了!”然后起身让人卷了挡在水榭前的湘妃帘,长长地伸了个懒腰,回头对李谦笑道:“我们去钓鱼吧?”

  这个季节。钓个鬼的鱼啊!

  李谦在心里腹诽,面上却一丝不显,笑嘻嘻地和曹宣去了岸边,心里却想着什刹海的冰嬉。

  这雪照这样下下去。什刹海应该很快就会结冰了吧?

  不知道姜律什么时候带姜宪去?

  若是那几天自己请个假。不知道会不会遇到?

  还有那天他允诺给姜宪买的东西……怎么才能送到姜宪手里去?

  现在自己是万寿山的侍卫了,曹太后和皇上不和,他们这些做侍卫的根本就找不到借口进宫。就算是找到了借口,在宫里的那些人看来,他们就像是被流放九边的人似的,身上带着能传染人的病,不是远远地避开,就是警戒地防备。走到哪里都会有人盯着,他哪里有机会和姜宪说上一句话。

  这可怎么办好?

  李谦第一次觉得自己当初为能留在万寿山而雀跃有点傻!

  他还是派个人去什刹海看看吧!

  如果什刹海结了冰。至少姜宪去看冰嬉的时候自己有机会遇上。

  雪越来越大。

  紫禁城白茫茫一片,如玉宇琼楼。

  慈宁宫的东暖阁里,姜宪正在和太皇太后说话:“就把酒筵设在桂花树旁边的那个凉亭。那凉亭底下有地热,到时让人提前烧热了,再在四周围上棉布帘子,赏梅的时候卷起来,喝酒的时候放下来,不冷。”

  前世,她就试过。

  太皇太后欣然点头,感慨道:“我们保宁也长大了,知道怎样在家里设宴了。”

  太皇太妃笑着附合,道:“那边的凉亭能烧地龙连我也不知道,保宁却知道。可见保宁为了这件事花了不少的心思。”

  太皇太后闻言呵呵地笑,十分的欢喜。

  姜宪只好抿了嘴笑。

  白愫就在一旁念着菜单。

  太皇太后仔细地听着,把白愫也赞扬了一遍,然后问起了宴请的名册。

  孟芳苓低了头去找。

  有小宫女冒着雪撩帘而入,禀道:“太皇太后,太皇太妃,郡主,乡郡,北定侯夫人递了折子进来,说想进宫来给太皇太后、太皇太妃请安。”说到这里,她看了眼白愫,犹豫道,“北定侯夫人还说,若是能允了她明天一早就进宫,她感激不尽。”

  这话多半是那些负责往慈宁宫递折子的内侍所说的。

  如今皇上亲政,太皇太后执掌六宫,姜宪和白愫的身价也跟着暴涨。那些内侍肯定是不敢得罪白愫,又不敢做主,这才请了这宫女说“实话”。

  众人都很是意外,太皇太后道:“那让她明天一早就进宫好了!”

  小宫女松了口气,恭声应诺退下去传旨。

  太皇太后则目露茫然,喃喃地道:“这些日子没听说出了什么事啊?”说完,她对眉宇带着几分不安的白愫道:“你要是不放心,就让刘小满去乾清宫走一趟。”

  这是要为白愫去探听消息。

  白愫和太皇太妃都感激不尽,白愫更是道:“我父母都是谨小慎微的人,这或许是小事。”

  她正说着,有小宫女进来禀道:“小刘内侍回来了。”

  前些日子他被姜宪打发去小汤山找带温泉的宅子去了。

  屋里的几个人都精神一振,忙让那小宫女带了刘冬月进来。

  刘冬月显然是回屋去梳洗了一番的,人看上去有些憔悴,上前给四人行了礼,笑容满面地朝着姜宪说“恭喜”,不动声色地捧着姜宪道:“要不怎么说我们郡主的运气好呢!郡主早不差了奴婢出宫,晚不差了奴婢出宫,奴婢一到了小汤山就听说严阁老要致仕回钱塘了,想把在小汤山的一处带着温泉的宅子卖了。奴婢一听可高兴坏了,这不是打瞌睡的遇到了送枕头的吗?奴婢可是一刻也没敢耽搁,立刻就去了位于小汤山南边的严阁老宅第。您猜怎么着?我们居然去晚了,那宅子已经卖出去了。”

  他说得绘声绘色,太皇太后听了居然“哎呀”一声,着起急来。

  刘冬月忙道:“老祖宗您也别急,要不怎么说无巧不成书呢!我那时候可比您还急,结果您猜怎么了?当时雪下大太,奴婢回不来了,见离严阁老家不远处有个宅院,瞧着比严阁老那家的还要气派些,就上门去借宿。您也知道,奴婢是个喜欢说话的人,就和那家的老苍头多说了几句,谁知道那老苍头一听我们是去买严阁老家的宅子去的,立刻道:你们既然要买宅子,与其买严阁老家的,还不如买我们东家的。”

  “还有这么巧的事?”太皇太妃都听出兴趣来了。

  “可不是。”刘冬月道,“那户人家原籍山东,姓管。做了十几年的皮毛和东珠生意。这两年生意不好做,加上年岁大了,就想回老家去,把几处平日里不常用还得养着的宅子都卖了。我们借宿的那宅子就是其中一处……我进去看了,比严阁老家的宅子要大两、三倍,温泉建的特别好,那温泉有的是从地底下冒出来的,就修在屋里,有的是从山间流下来的,雾气氲氤,像仙境似的,而且价钱还比严阁老家的便宜一半……”

  “比严阁老家的便宜那么多?”太皇太妃惊讶地道,“是不是他们知道这宅子是郡主要的啊?”

  “不是,不是。”刘冬月道,“是严阁老的名气大,大家一听说是严阁老要买宅子,很多江南籍的士子都跑去看。江南那边有钱的人多,那价格就一路高升……”

  姜宪挑了挑眉。

  太皇太后笑着点头,问起那管姓人家的宅子来:“你要是看着合适就买下来。要是保宁看了之后不满意,再买就是了。反正今年是泡不成汤池了。你看着办好了。至于这买宅子的钱,你等会跟芳苓说一声,让她拿了凤印去趟内务府,让内务府把这银子给了,写了郡主的名字……”

  “外祖母,”姜宪觉得拿走自己常用的东西就行了,其他的,自己又不是没有银子,何必占赵翌的小便宜,“还是从我的私库里扣吧!这些年我的俸禄都没怎么动。”

  她一直用的是太皇太后的私库。

  “就当是外祖母送给你的。”太皇太后不以为意地笑道,“这件事你就不要管了。想想还要什么,一点点的说给外祖母听,外祖母给你当家作主。”

  姜宪前世从出生到死都在这慈宁宫里。去外面生活,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适应,心里隐隐有些不安,但她并不真是个没及笄的小姑娘,有些事,需要她自己去克服,去重新找回自己的位置。

  “还没有想好。”长辈们的赐赏。是爱护,她并不想让外祖母担心或是伤心,笑着歪着脑袋道。“等我想好了我再告诉您。”

  太皇太后笑眯眯地点头,说刘冬月的差事办得好,赏了他十两银子和几件做春裳的布料。

  东西虽不多,但这是极体面的事。刘冬月激动的脸都红了。刘小满也上前给太皇太后磕头谢恩。

  大家说说笑笑,一团欢喜。

  等姜宪等人都回了自己屋里歇息,太皇太后还兴致勃勃地拉着孟芳苓说话:“我记得大兴那边有一处皇庄,有六百多亩地,你明天去趟内务府,一是督办着他们把给保宁买宅子的银子给刘冬月,二来看看这宅子到底在哪里,还有没有合适的宅子。我想给保宁置办点东西。再就是皇上那里,明天见过北定侯夫人之后。让皇上过来一趟。方氏的事我是不管了,可也不能就这样算了,我想让皇上把保宁的封号坐实了……”

  自本朝开国,公主就只有封号和俸禄,不再享受封地的供给。

  郡主就更不要说了。

  孟芳苓大吃一惊,知道太皇太后这是为姜宪出阁做准备。

  她不由暗暗叹了口气,想到之前太皇太后对郡主没有一点安排,她猜着太皇太后还是有点想把郡主留在宫里的,只是碍着曹太后,不待见曹家,可能只是想了想……现在开始给郡主准备嫁妆了,那就是绝不会留在宫里了。

  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郡主毕竟是慈宁宫里长大的,她的很多作派如宫中的贵人。

  特别是这几个月,尤其地像……

  孟芳苓笑着应“是”,服侍太皇太后躺下。

  第二天一大早,北定侯夫人就进了宫。

  太皇太后还在用早膳,闻言颇为意外,让人赏了几道点心给她,道着:“只怕是早膳都没有用。”

  陪着太皇太后用早膳的太皇太妃更是忧心忡忡,好不容易用了早膳,急急地就跟着太皇太后去了偏殿,让人请了北定侯夫人进来。

  北定侯夫人穿了真红色通袖袄,戴着二十四片翠云的翟冠,脸上敷着厚厚的粉也没能掩盖住眼底的青色。

  她“扑通”一声跪在太皇太后面前就掩面低声地哭了起来:“太皇太后,太皇太妃,您可得救救我们家掌珠啊!曹太后遣了人来,要为承恩公求娶我们家掌珠呢……”

  “你说什么?”太皇太后和太皇太妃都目瞪口呆,继而面面相觑。

  北定侯夫人哭得更厉害了,又碍着宫规不敢放声,那哭声就显得犹为悲凉:“我们全都没有想到,之前晋安侯家也有这意思,可掌珠还没有及笄,我和侯爷还在家里商量着给掌珠置办些什么嫁妆好……曹太后突然就派了人来说亲,我和侯爷都傻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好……昨天侯爷去见了亲恩伯,现在去见镇国公了……”

  太皇太后和太皇太妃这才回过神来。

  太皇太妃原本就没有太皇太后沉得住气,加上又是自己娘家的事,就更急了,没等太皇太后开口相问,她已越僭地道:“曹太后派谁来说的亲?是直接说要求娶掌珠,还是只是过来探探口气?晋安侯是为他哪个儿子求亲?两家是已经商定好了只等掌珠及笄?还是蔡家只是请了中间人透了个口风?”

  北定侯夫人闻言忙掏出帕子来擦了擦脸上的泪,哽咽道:“就前两三天,蔡家请了安国公夫人过来探我们家的口气,说是为他们家的世子爷求娶。侯爷说我们家掌珠是在慈宁宫长大的,婚事怎么也要问问太皇太后和太皇太妃的意思,就让我把这意思跟安公国夫人说了,安国公夫人也觉得这样行事要妥当些。侯爷就让我春节进宫的时候在两位老宗祖面前提一提的,谁知道……”

  她说着,又哭了起来。

  看得出来,她很想和晋安侯府结亲。

  太皇太后也觉得晋安侯世子是个好人选,但看着北定侯夫人这样六神无主地只知道哭就神色不虞。

  太皇太妃了解太皇太后的性子,提醒北定侯夫人道:“都这个时候了,哭有用吗?你赶快把这件事好好地跟太皇太后说明白了。”

  不然事情就麻烦了――曹太后虽然被迫退居后宫,可这才几天,影响力还在,皇上绝不会为了这点小事而下曹太后面子的。

  北定侯夫人显然也明白,焦虑地道:“曹太后请的是严阁老的夫人来提得亲,拿了承恩公的生辰八字……”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