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言情 → 重生娇妻七少偏执宠全文最新章节

重生娇妻七少偏执宠全文最新章节

翻滚的喵 著

连载中免费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重生娇妻七少偏执宠》作者是翻滚的喵,主角是温情和祈夜,主要讲了温情曾经为一个男人狠心和家人断绝关系,可后来却强行被祈夜插上一脚,曾经无比痛恨祈夜的温情到后来才发现他有多爱她,因此上天让温情重生到了被祈夜抢走的那天晚上,看这世的小娇妻温情会怎样把腹黑霸总祈夜撩到腿软.....

71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3/19

在线阅读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重生娇妻七少偏执宠》作者是翻滚的喵,主角是温情和祈夜,主要讲了温情曾经为一个男人狠心和家人断绝关系,可后来却强行被祈夜插上一脚,曾经无比痛恨祈夜的温情到后来才发现他有多爱她,因此上天让温情重生到了被祈夜抢走的那天晚上,看这世的小娇妻温情会怎样把腹黑霸总祈夜撩到腿软.....

免费阅读

  温情在心中冷笑,沈谨言深知只有激她出手,祁夜才不会阻止。

  前世的她就是这样被沈谨言怂恿,对祁夜的恨意达到了顶点,当天就向媒体和警察局告发了。

  祁夜果然没有阻止,他向来不看重名声,出了这种事情之后也懒得理会,这才导致事情发酵,成为逼他退出祁氏企业的最后一根稻草。

  现在嘛,温情眼珠子一转,似没听到他的话,只低声泣道:

  “谨言哥哥,你不知道,他……一整晚……,我……我不想活了呜呜呜呜呜……”

  说这话的时候,温情自己都羞耻的脸红了,可她知道蛇打七寸,这话一定能气得沈谨言吐血!

  事实上,电话那头的沈谨言整张脸已经黑得能滴出墨水来。

  他这些年流连花丛,年纪轻轻身子就被掏空了,已经好些日子没法重振起来,这事是他最难堪的逆鳞,可现在这贱人居然在他面前说祁夜竟然可以一整晚?

  砰——

  听到电话那头传来打翻东西的声音,温情努力憋着笑,又继续小声啜泣道:“谨言哥哥,你会嫌弃我吗?你说过,无论如何,你都不会抛下我一个人的对不对?”

  沈谨言现在的脸色简直跟吃了屎一样难看,他拼命忍住摔手机的冲动,深吸了几口气,这才勉强扯着嘴角道:

  “那当然了……”

  想起不久前才和许婧达成的那个计划,沈谨言心念一动,面上露出一抹狠毒的冷笑,可说出的话却异常的温柔。

  “情情你放心,等过几天我这边的事处理完了,我一定立马带你离开。”

  温情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声,跟他互飚演技,语气也欢快极了。

  “真的吗?”

  沈谨言嫌恶的扯了扯唇,他现在听到这个丑女人说话就想吐!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这样,七天后的晚上有个慈善晚会,祁夜会去参加,你想办法跟着去,咱们那天晚上不见不散……”

  他这话刚落,温情便从电话那头听到了一把熟悉的女声,她佯装无辜,“谨言哥哥,谁在那边?”

  电话那边,沈谨言瞥见正要进门的女人,怕被温情听出来,赶紧装模作样的说了句:

  “我这边有点急事,晚点再打给你”便忙不迭的挂了电话。

  温情冷笑着收起电话,前世的那场慈善晚会,可以说是她伤祁夜伤得最深的一次,就是那晚之后,祁夜答应放她自由。她被沈谨言接走,没过半年,温氏就被吞并了。

  当时她怀了身孕,对家里的事并不知情,沈谨言时不时让手下的人拿一些文件来让她签名,她出于信任连看都没看就签了。

  后来等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她大着肚子想去找沈谨言理论,却在十字路口的广告屏幕上看到祁夜病危的消息,慌神间,被大货车撞倒……

  思及此,温情握紧了双拳,眼里的恨意再也掩盖不住。

  七天后的慈善晚宴?呵,她也在等着这一天的到来呢!

  不过,许婧倒是提醒了她一件事,她差不多该回学校了,要是再不回去,又要像前世那般被退学了!

  前世的她和祁夜之后便停业了,祁夜给她请了家庭教师,可来一个她赶走一个。后来祁夜放她离开,她虽然赶得上去考试,但全部挂科,最后被勒令退学。

  所以,吃早餐的时候,温情犹豫之下还是将想回去学校上学这事跟祁夜提了一嘴,可想而知,吃到的是闭门羹。

  正在优雅的喝着咖啡的男人浑身冒着冷气,眸中翻涌着温情熟悉无比的阴沉。

  她不知道,那个男人打到她手机上的时候,他甚至比她先一步知晓。果然还是这样,昨夜她看似乖顺了,可那男人一个电话,还是让她迫不及待想要离开!

  温情并不知晓电话的事情被他知道了,见他脸色不善,她耐着性子解释:

  “祁夜……我……”

  男人忽然觉得手中的这杯咖啡比平日里还要苦上十倍,他拧了拧眉,心烦气躁的放下咖啡离开了。

  杯子碰到桌面时,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噌”的声音,温情看了眼桌上只抿了一两口的咖啡,又看了看男人离去的沉冷背影,简直一个头两个大。

  完了,刚缓和了一点的关系好像又瞬间恶化了……

  接下来的五天祁夜都没有再出现,这更加证实了温情心中的担忧,她甚至开始检讨自己是否有些过于急躁了,可没想到第七天的时候,消失了一周的男人出现了。

  祁夜身着一身剪裁得体的黑西装,可打扮得再光鲜,也无法掩盖他眼底浓厚的乌青和刺目的疲惫。

  温情顿时觉得一颗心都紧紧的纠在了一起。

  消失的这一周,这个男人到底对自己干了些什么?

  “祁夜……我……”看到这样的祁夜,温情承认她妥协了,她正打算告诉他这段时间可以将书本带回来复习,考完试后大不了下学期再回学校上课也行!

  可话未说完,便听祁夜打断她,“收拾一下,晚上陪我出席一个宴会。”

  话落,他直接将特助准备的晚礼服放到了桌子上。

  温情这才想起来,她等待已久的那场慈善晚宴正是在今晚举行!

  前世她当着所有媒体的面给了他此生最大的难堪,这一世,她定要在今晚还他一份弥补!

  温情回到房间后开始试穿礼服,不用说这肯定是那个男人按照她的尺码量身定做的。

  她虽然只有二十出头,但身材曲线极好,纯白色的长款晚礼服穿在她身上,衬得她整个人高贵优雅,纯中带欲,可谓诱人极了。

  可当温情的视线上移,眸光落在她那张蜡黄憔悴的脸上时,这种美貌顿时大打折扣了。

  她皱了皱眉,犹豫了好一会,终于下定决心播了个电话。

  家庭医生很快来了,手脚麻利的帮温情取下了钢丝牙套,厚重的眼镜也摘了,她又将那头杀马特红头假发取了下来,露出了原本海藻一样的黑发,不仅如此,她还冲了个香喷喷的澡,将脸上那些乱七八糟的斑点全洗掉了。

  皮肤白皙透亮,五官明艳动人,气质却清纯可爱……再次从镜子里看见自己久违的脸时,温情露出了一抹笑意。

  这种堪称“换头”级别的操作,效果显然不是一般的好,当温情画着精致的淡妆、身着晚礼服出现在祁夜面前时,她清晰的从他眸中看到了一闪而过的惊艳。

  就连祁夜都被她惊艳到了,她很期待沈谨言跟许婧看到的时候,会作何表情?

  ?晚上七点左右,华灯初上,他们乘坐的豪华加长版宾利停在了一家五星级酒店前。

  酒店门口围堵了许多的媒体记者,祁夜和温情刚从车上下来的那一刻全场静了一瞬,随即人群彻底的沸腾了起来。

  那些记者潮水一般的涌了过来,似乎很是惊讶于祁夜竟然甩了温情那个丑女,身边出现了新的漂亮女人,无数的摄像机兴奋的对着温情一阵猛拍,越来越多刺耳且尖锐的问题顷刻间冒了出来——

  “祁总祁总,请问您过去那位B大的‘菟丝花’呢?是惨遭您抛弃了吗?”

  “祁总,请问您身边的这位小姐是您的新欢吗?”

  ……

  今晚是不对媒体开放的拍卖会,需要有邀请函才能进去,按理来说根本不会有媒体在场,如今出现这种状况,鬼知道是怎么回事!

  “各位媒体朋友,麻烦让一让……”

  林骏冲着远处愣在原地的保镖们招了招手,同时充当肉盾,识趣的替boss开路去了。

  不过,他心里也挺好奇的,自家boss怎么忽然开窍放弃那个丑八怪女魔头了?

  进入宴会厅后,见祁夜阴沉着脸,林骏硬着头皮道:“总裁,今晚是属下的失职,属下甘愿受……”

  “祁夜,算了吧……”温情说这话的时候,小手轻轻的揪住了祁夜的袖口,撒娇似的轻扯了扯。

  祁夜身影微不可察的僵了一下,随即低头看向面前的女孩,眸光幽幽。

  今晚的女孩露出了真容,美得惊心动魄,仰着一张小脸看他时,眼睛又大又亮,眸中却含着摄人心魄的期待和一丝不易察觉的紧张。

  被这样的她看着,他只觉得心头发软,刚才那股怒气有如皮球泄气般,顷刻间便散了。

  “好。”

  这个言简意赅的“好”字落下后,不仅仅是林骏感觉如蒙大赦,就连温情自己心底也松了口气。

  刚逃过一劫的林骏顿时朝着温情递去了感激的一眼,恰好温情这时也朝他看了过来,她的嘴角轻微的弯了弯。

  林骏一愣,这笑容……怎么有点眼熟?

  林骏拧着眉想了想,随即心头后知后觉的掠过一个惊疑不定的发现——

  靠!?

  这天使一般的美女竟然不是总裁的新欢?!

  而是、是、是……是温情那个又丑又怪又作死的女魔头??!

  温情狡黠一笑,悄声对他道:

  “记得欠我一个人情了哈!”

  林骏:“……”

  毕竟是慈善晚会,拍卖环节是必不可少的,时间一到,拍卖会很快正式开始了。

  今晚在场的大多都是上流社会的人,非富即贵。

  温情意兴阑珊的坐在位子上,看着一件件拍品以天价被拍走依旧无动于衷,直到拍卖师念到一个名为“蓝丝带Mikimoto”的拍品时,温情的眉眼动了动。

  身旁的男人一直在留意着她的一举一动。

  “想要?”

  温情当然想要,因为那本来就是属于她的东西。

  那是一款由蓝宝石、珍珠和钻石制成的蓝宝石蝴蝶结项链,形状相当精美,款式高雅大气,前世祁夜拍下后送给了她。

  可她当时却半点也不稀罕,甚至在许婧的花言巧语下时,还毫不吝啬的随手转送给了她。

  可这条项链后来却成了许婧挑拨她和祁夜关系的有力证据。

  “嗯,想要!”

  这回轮到祁夜身旁的林骏惊疑不定了。

  要知道总裁平时可没少送这女魔头名贵的珠宝首饰啊,其中也不乏全球限量款,可最后下场相当凄惨,被她扔的扔摔的摔,怎么今晚却反常的看上了这种根本不算什么的小玩意儿了?

  反观祁夜却压根没有想那么多,这男人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他的女孩说了想要,他便想给。

  林骏会意,立马举起了拍价牌,却被温情给阻止了。

  她转头看了一眼坐在另一边的沈谨言和许婧,露出一副狐狸的笑容。

  祁夜瞥见温情朝那个方向望过去,眸色顿时阴寒了起来,周身释放的寒气惊得一旁的林骏忍不住哆嗦了几下,连连咳了几声。

  温情受到提醒,回过神来时也被这低气压惊了一下,好在她反应极快,赶紧顺毛。

  “七哥,听说今晚的慈善晚宴是郭老替偏远山村的孩子筹集学费的,咱们待会拍高一点好不好?”

  据她所知,郭老是一名画家,在上流圈内名望很高,他的慈善项目,几乎没有什么黑幕,筹集的善款全都实打实落到实处。

  她前世不得善终,老天有眼给了她重生的机会,她也希望做点善事回馈老天爷的善意,而且还能打打某些人的脸,何乐而不为!

  听到这声七哥从她嘴里出来,祁夜的眉眼微不可察的动了动,而且,她说的是咱们。

  “好。”

  那边,竞拍已经开始,那条项链每次加价十万美金,因为有一个竞争者一直紧咬着沈谨言不放,以至于这条在上流社会的名流眼里只能算是“普通”的项链,最后硬生生被叫到了五百万美金。

  沈谨言有点心疼钱,但碍于面子,加上她现在还需要适当哄一下许婧这个女人,只能硬着头皮喊下去。

  “五百五十万!!”

  许婧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她预算这项链最多也就被拍到一百万,可没想到沈谨言居然为了她叫价到五百五十万了!

  她心里窃喜,同时却有些不屑,相比祁夜,沈谨言的身家还是差了点,哦不,简直不止一星半点!

  项链她可以勉强收下,可别的嘛,她可给不了沈谨言。

  见没人再往上加价,拍卖人正准备一锤定音,不想一道清丽软糯的女生响起。

  “一千万。”

  众人顺着声音望去,见温情正举着牌子,笑容天真无害。

  沈谨言跟许婧自然也听说今晚祁夜带了新女伴,正纳闷他怎么转性了,可这会看到真人,两人都露出一副被雷劈的表情。

  “这……这是那个丑女人?”

  前世她跟沈谨言相识的时候,她因为智齿长歪了带着牙套,心里自卑,平时走路都披头散发的低着头,可沈谨言却义无反顾的追求她,因此她才爱上了这样的沈谨言。

  可没想到这个男人从一开始就奔着温家的财产来的!

  后来她被祁夜掳走,强行当了祁夜的“女朋友”虽然牙齿好了,她还是在许婧的建议下带着牙套,还将自己打扮的更丑。

  后来她离开祁夜,沈谨言直接将她安置在外面的别墅,以工作忙为由,从没踏进别墅一步,因此,沈谨言从未见过她的真正面貌。

  此时,许婧没有错过沈谨言眼中藏不住的惊艳,她咬了咬牙,看着温情那张绝美清丽的脸,心中嫉妒的快要发狂。

  尤其今晚她们两都穿了红色了礼服,许婧本就长的比较成熟,穿上红色的礼服后更显得艳丽。可这会跟自带清纯气质的温情一比,就显得风尘又俗气了。

  “谨言,要不,还是算了吧?”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