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总裁 → 总裁慢点追全文最新章节

总裁慢点追全文最新章节

苏闻樱 著

完本免费

《总裁慢点追》是苏闻樱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总裁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一场意外,夏冰倾意外闯入了慕家三少慕月森的房间,与他有了肌肤之亲,事后夏冰倾火速逃离了“作案现场” ,本以为这是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儿,谁知慕三少却盯上了她,甚至还和她住到了同一屋檐下....

379.7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3/18

在线阅读

《总裁慢点追》是苏闻樱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总裁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一场意外,夏冰倾意外闯入了慕家三少慕月森的房间,与他有了肌肤之亲,事后夏冰倾火速逃离了“作案现场” ,本以为这是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儿,谁知慕三少却盯上了她,甚至还和她住到了同一屋檐下....

免费阅读

  “是!”慕月森没有任何犹豫。

  他的心,他自已很清楚。

  夏冰倾是他命里注定的那个人,他要她,无论是心还是身体,他统统都要,全部都要,为此,他会不惜一切代价。

  温紫惜倒退一步,心落入万丈深渊。

  拿了雪茄,慕月森回到客厅,把盒子放在茶几上。

  看到堆在茶几上的水果,他往厨房方向看了看,不见夏冰倾的身影。

  “那丫头跑哪里去了?”

  “她去给你们送水果去了啊,你没看到她吗?”管容谦笑眯眯的回答,眼睛往后瞄着。

  太过风平浪静,真是好没劲!

  慕月森隐隐蹙眉。

  去送水果了?

  莫不是那丫头看到了什么?

  温紫惜从后头上来:“我先走了!”

  温若尘看妹妹眼睛红红的,似乎也猜想到了什么,他知道月森不喜欢他妹妹,若是能干脆的拒绝,她应该也就死心了,长痛不如短痛。

  他站起来:"那我也回去了!”

  顾君瑞跟管容谦看看气氛不对头,也识趣的走了。

  在他们走了之后,慕月森立刻去了卧室。

  书房隔壁就是卧室,如果她去送水果没有再出来,那就一定是进了卧室了。

  走进房间,他一眼就看到蹲在地上捡水果的夏冰倾。

  她抬了一下头,朝他看了一眼,又低下头去,专心的捡水果。

  慕月森走过去:“怎么弄成这样?”

  “打翻了呗!”夏冰倾慢悠悠的回了一句。

  “行了,别捡了,等会我弄。”慕月森弯腰将她从地上拉起来。

  夏冰倾任由拉起,手里还拿着果盘,跟他面对面站立。

  眼睛平视着他的领口。

  慕月森观察着她脸上的表情,试探性的问:“听容谦你说拿水果来书房了,怎么没进来呢?”

  “临时改变主意,不想拿给你们吃了,所以我就回房了。”夏冰倾很平静的回答。

  “哦——,所以说你没去书房?”

  “没去啊!”

  夏冰倾摇头,扬起脑袋,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望着他,以表示她说的都是真的。

  她从来不知道自已也有这种隐藏的本领。

  “真没去?”慕月森感觉这丫头有种说不出的怪。

  “这有什么好骗人的,”夏冰倾理直气壮的挺直背脊:“不过就是一盘水果嘛,你不会这么小气的跟我计较吧。”

  慕月森有点看不懂这丫头。

  分明是有点怪,可又不像是说谎。

  她的个性是藏不住的心事的。

  应该是没有看到,只是水果打翻了她心里有点小尴尬而已。

  心里松了一口气,没看到最好,这种事情他也懒的解释。

  他收回探究的目光:“他们都回去了,要是还想吃牛肉的话,明天我在做给你吃。”

  “恩,好啊!”

  夏冰倾顺从的应道,心里头却不想再吃什么的牛肉了。

  好像一下子,全部的滋长的东西都枯萎了。

  她现在甚至有点厌恶他,这种厌恶,带着令人窒息的难受,不想跟他靠近,不想被他碰触,连看到他的脸都觉得眼眶刺痛。

  可她偏偏还要伪装自己。

  慕月森拿过她手里的果盘:“这里我来收拾,你洗个澡吧。”

  “辛苦你了!”夏冰倾跟他客气一句,从他身旁绕过,走去卫生间。

  把玻璃门关严实,她无力的耷拉下脑袋。

  慕月森把地上的水果给捡了,拿去外面,等他又回到房间,想要看看这丫头洗完了没有,发觉她竟然已经躺在了床上。

  动作这么快?

  刚才出去的时候还没有听到水流声,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她就躺在床上了。

  来到床边,被子盖的只露出脑袋,她看上去像是睡着了。

  俯身,他靠近她的脸。

  呼吸里飘来他的气味,越是浓她的心里就越是酸疼的厉害。

  在他的嘴唇快要落在她唇上的时候,她受不了睁开眼睛将他推远:“慕月森,你不要靠近我行不行,你真的很讨厌。”

  没有预兆的爆发,惊住了慕月森。

  他的脸色随即变的极为难看。

  一句真的很讨厌,让他心里很不是滋味。

  泛着黑气身影像大山那么压制下来,笼罩住的光线,双臂撑在枕头上,强势的将她围困。

  两人的脸颊缩短了距离,面对面,鼻尖都快要碰在一起。

  目光对视,她无处可逃,被吸入那寒潭一般的眸子里,怎么挣扎都逃不出来。

  “你讨厌我?”他又问,声音低的要杀人,又似带着一种受伤的情绪。

  夏冰倾鼻子微微发酸:“是,我讨厌你,很讨厌很讨厌,唔——”

  嘴唇被他粗暴的封住,舌头狂妄的席卷着她的口腔,似要把她柔嫩的小舌头搅断。

  她痛的用力推着他的胸膛,心疼的越发厉害。

  刚才他还抱着温小姐,现在又这么欺负她,他根本就不是真的喜欢她。

  呜呜的哭声顺着口腔的气流一动一动的喷到他的嘴里。

  意识到她在哭,慕月森忙松开她,看到她两只眼睛通红了,委屈的吸着鼻子,他心里无措了:“不要哭了!”

  他想要温柔一些,可说出来的语气又像是在命令她。

  明明心里心疼的厉害。

  “你走——”夏冰倾觉得自已丢脸极了。

  她不是一个爱哭的人,只是心里真的好难受。

  “夏冰倾,不许讨厌我!”她对他的抵触,让他无法冷静,他要得到她的回应,就像昨晚那样。

  “你不走我走!”夏冰倾气咻咻用双掌推他的胸膛。

  慕月森抓紧她两只细弱的手腕:“哪儿都不许去!”

  “那你出去——”夏冰倾咄咄逼人的瞪他。

  “我也不出去!”慕月森在她身边躺下来,抱住她:“今晚我们一起睡!”

  这吻了吻了,抱了抱了,他不介意自已再无赖一点。

  “你——”夏冰倾掰着她的手臂,在床上一通的乱踢乱蹭。

  “再乱动我可不保证会做出什么来,你知道男人有的时候很难忍的。”

  他的话成功的吓住了她。

  夏冰倾不敢再动,他的怀抱很温暖很舒适,可是心里有片刻想要松懈的时候,他跟温紫惜拥抱的场景就会在她脑海里上演,这温暖舒服也会在顷刻间变成一种难以忍受。

  她偏过头,脸臭臭的,睁大着眼睛看着别处。

  许久,都没有声音。

  越来越静。

  周围像是被笼罩在一片密不透风的玻璃罩里,全世界就剩下他们的体温与呼吸。

  他——,睡着了吗?

  夏冰倾心里嘀咕着,几次想要转过去,又都犹豫着没有行动。

  又过了很久,她终于忍不住转过去。

  他已沉睡。

  英俊的面容在睡着了之后不再冷冰冰的,泛着柔和的光芒,那粉薄的唇,高挺的鼻梁,还是深邃的眼窝往,每一处都勾勒的如此的精致无暇。

  他浅浅的呼吸着,像是很累的样子。

  不知觉的,她的头靠近了他一些,又靠近一些……

  直到与他呼吸接融。

  目眩神迷。

  微微闭着眼睛,小嘴触碰到一丝热热的柔软,心脏不禁动了动,像有只小鹿在她心头顶了一下。

  猛的清醒过来,她惊吓的把头转过去。

  她……刚才在做什么?

  她一定是疯了,一定是被鬼迷了?

  不是厌恶他的嘛,为什么又会忍不住去靠近他。

  夏冰倾的心里乱极了。

  而他们深情拥抱的那一幕就像扎在她喉咙的刺,每一次难受,都提醒着她,慕月森已经有温小姐了

  搬动了一下压在她腰间的手,异常的牢固,像是长在她腰上似的。

  没由来的,她气恼的往他手臂上砸了一拳,惹来他的轻微的皱眉,手臂的力量也收的更加,简直要活活的把她勒入他的身体里似的。

  夏冰倾放弃了,跟他比力气,她完全不可能赢。

  别扭的闭上眼睛,闻着他的呼吸,夜慢慢的深了,思绪也随之被拉扯的越来越长。

  *

  清晨。

  阳光慵懒的洒入房间。

  夏冰倾醒来。

  睡意朦胧的扇动了两下眼皮,脑子空空的。

  她动了动,发觉自已枕着一面温热的枪,定睛一看,才看清是慕月森的胸口,不仅如此,她的腿还压在他的身上,手还搂着他的脖子。

  肯定又把他当成“大白”了。

  她赶紧把手脚收回去,抬起脑袋,发觉嘴角湿哒哒的。

  不会是……

  往他胸前看了一眼,惊悚的发觉他的白衬衣上已经有一大滩的口水渍。

  完蛋了,怎么会把口水淋到他胸口去的。

  这下糟了!怎么办!

  她冷静了一下,决定在他醒来之前把他胸前这块弄干。

  捏着被单的一个角,她轻轻的擦拭着他的胸口,因为怕弄醒他,她尽可能的轻,按压,轻轻揉蹭。

  睡梦中男人,眉心蹙拢,喉咙滚动,呼吸灼热。

  夏冰倾不知道自已这举动已经划入“挑逗”的行为之内,一门心思弄干衬衣。

  片刻,她的手腕忽然被扣住。

  “一大早,你在干什么。”磁性低哑的声音带着难耐的欲念,在她耳边幽然的响起。

  “我——”夏冰倾蠕动着嘴唇,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心里窘的想要找个地洞钻。

  “你什么?”慕月森将她的手腕拉的更近一些。

  被他这么一扯,她的脸颊又要贴到他的胸口,而此时,近距离的细看之下,流了口水的地方,下面正好是他的红点点上。

  也就是说,她刚才一直在揉着他的……

  夏冰倾想要一头撞死!

  “说,你在干什么?”慕月森捏起她往下缩的下巴,手掌揉着她的细腰,声音里透出邪念。

  “你别……我要起床了——”夏冰倾慌张的拉着他的手,不让他往上探。

  慕月森的薄唇凑近:“不说就不放你起来!”

  盯着近在咫尺的粉嫩小嘴,他很想亲一口。

  夏冰倾机警瞧出他的意图,把头拼命的往后仰:“慕月森,你又想欺负我,你在这样我真的要告诉姐夫了。”

  她急的搬出慕锦亭来,可这家伙其实谁都不怕。

  “你这丫头还真是会恶人先告状,是谁趁我睡着的时候摸我的胸,对我上下其手的,”慕月森说话的当时,搂住她的腰滚了一圈,将她压到下面,气息再次逼近:“丫头,这火可是你先惹的。”

  “我……我不是故意的啦!”夏冰倾真的是有苦难言。

  谁知道是那个地方嘛,她完全没有去想。

  慕月森自然知道她是无意的,这丫头就像一张白纸,可她就算无意的碰他两下,对他来说,也比其他卯足了劲在他面前卖弄风 骚的女人来的有吸引力。

  “你说没有就没有吗?这胸口都被你弄湿了,你还有什么可狡辩的。”拧了拧她的小鼻子,他的气息愈发迷离。

  冤枉啊!

  不是这样的!

  “我没舔你,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夏冰倾急着解释,可这种解释实在是太过于苍白无力。

  “没关系的,你偷袭我也不是第一次了,如果你想,我可以——”慕月森故意拖长语气,逗到她脸颊红的快要起来的时候,才倾吐出四个字:“帮你一把!”

  夏冰倾快要羞死过去了,她没好气的骂过去:“帮你个头,谁要你帮,你起来,要是你敢……敢对我那样,我就打死你。”

  她挥了挥粉拳,装出自已很厉害的样子。

  她坚决不会跟他这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家伙在一起的。

  慕月森眼底盈了一些柔软的笑意,往她粉拳上咬了一口,翻身松开她,从床上起来。

  那种事情,她不愿意的话,他是绝对不会强迫她的。

  “慕月森,你属狗的啊,竟然咬人——”夏冰倾看着手背上的一圈牙印,小脸很是拧巴。

  慕月森弯腰用指腹揉过她柔嫩的小嘴:“下次你咬我哪里,我就咬你哪里!”

  说着,眼睛往胸口还没完全干透的地方看了一眼,起身走去浴室。

  夏冰倾懵懂的眨巴了两下眼睛,想明白了他的话,她脸一下子红的跟要滴下血来似的。

  “慕月森,你这大变 态——”

  她坐起身冲着卫生间喊去,正好看到他把衬衣给脱了下来,腰侧的两条人鱼线格外的性感,她捂着嘴巴,一下又倒回了床上。

  在他洗完澡之前,她在也没有钻出来。

  *

  下午。

  夏冰倾被慕月森抓去了公司。

  因为在公寓修养,学校那边她请了两天的假,本来他去开他的会,她自已叫计程车回慕家就好啦,反正等会也是要回去的。

  可他就是不让她回家,要带她公司。

  这男人简直是个暴力统治者。

  来到公司,他们从专属通道到达他的办公室。

  慕月森不喜欢人多,平时基本都是走专属通道,很少往大厅那边走,因此除了高层,一般的职员很难跟遇到,自然,也就越发神秘。

  “你就留在这里,会议大概两个小时,不要到处乱跑,听到没有!”慕月森交代着。

  夏冰倾仰起头,试探着问他:“如果我有急事走掉的话,你会生气吗?”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总裁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