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言情 → 想抱你林善贺琛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想抱你林善贺琛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鲸叹叹 著

连载中免费

《想抱你》是鲸叹叹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林善从小生活在一个平凡的小镇里,某日小镇上来了个开着豪车的人家,坐在车里的少年对着窗外的她慵懒一笑,这一笑,就笑到了她心里,长大后的林善自知配不上贺琛这样光芒万丈的人,主动答应家里去相亲,可才刚见到相亲对象,身后便传来一声轻嗤:“没想到林老师这么着急结婚,既然如此,你看我怎么样?”过了很多年后,林善才知道,在长达十多年的暗恋里,她从来都不是单向箭头....

3.4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2/28

在线阅读

《想抱你》是鲸叹叹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林善从小生活在一个平凡的小镇里,某日小镇上来了个开着豪车的人家,坐在车里的少年对着窗外的她慵懒一笑,这一笑,就笑到了她心里,长大后的林善自知配不上贺琛这样光芒万丈的人,主动答应家里去相亲,可才刚见到相亲对象,身后便传来一声轻嗤:“没想到林老师这么着急结婚,既然如此,你看我怎么样?”过了很多年后,林善才知道,在长达十多年的暗 恋里,她从来都不是单向箭头....

免费阅读

  第三节晚自习,七班开始选除科代表以外的班干部,由学生自荐。

  坐在前排的戴琳儿第一个走上讲台,拿起粉笔,在“班长”两个字下面十分霸气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大家好,我叫戴琳儿,我要竞选的职位是班长。从初一到高一,我一直在班级里担任班长的职位,我相信我能做好本职工作,也希望为大家服务……”

  戴琳儿虽然发型是男生头,但声音却比许多女生的都要好听,她的五官也很好看,就是有点矮,但她气场强大,嗓音响亮,站在台上丝毫不怯场。

  林善第一眼看到戴琳儿时就觉得她十分具有当班干部的资质,心中已经决定给她投票。

  戴琳儿下讲台后,后排的向泽紧接着起了身,秦子弋等人马上发出一阵起哄声,嘴里“呼呼”叫着。

  他们知道按惯例今晚会选班干部,所以刚玩游戏时特意打了赌,MVP和得分最菜的要上台竞选班干部。

  作为意外最菜的向泽不得已摸了摸脑袋,吊儿郎当地往台上走。

  上台后,向泽抓起粉笔,十分潦草又快速地在“体育委员”底下写下了自己的大名。

  写好后,向泽转身,十分拽似的将粉笔丢回粉笔盒里,然后撸起上衣的短袖子,曲起手臂,几块肌肉就凸了起来。

  向泽往肌肉上拍了拍,吹了下自己不存在的刘海。

  台下的学生一阵嬉笑和捧场地呼叫。

  “骚死了。”秦子弋笑得拍桌子,嘴里“鹅鹅鹅鹅”的。

  听见秦子弋的笑声,乔半月也笑得合不拢嘴,回头看了眼趴在桌子上笑的秦子弋。

  林善很少看见乔半月笑得这么开心却没有发出声音,以往乔半月大笑时都会发出十分魔性的笑声的。

  在气氛的烘托下,林善也忍不住咧嘴笑了,偏着脸看乔半月和秦子弋。

  天花板的旋转风扇恰好对向这边,一阵风扑面而来,林善垂在两侧的长发被吹开,飘逸的发丝抚在贺琛搭在桌边的手上,带着一股清香。

  手背痒痒的,靠在椅背上的贺琛垂了下眼皮,撞见林善带笑的侧颜。

  她卷翘的眼睫毛在眼底洒下一片隐约,露出两颗洁白的皓齿,唇边陷着一个浅浅的梨涡。

  她的笑令人想到夏日里的冰镇西瓜,是清甜味的。

  风扇转向别处,林善的头发又盖住了她的脸颊,她转过了头,又背对着贺琛。

  贺琛的目光缓缓落在自己的手上,骨节分明的手指上下动了动,刚刚那种微痒又柔顺的感觉淡了。

  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碰到女生的头发。

  没多久,除了学习委员,其它班干部都有人竞选了,可能是大家太谦虚,都没有竞选学习委员。

  空气寂静了半晌,没有学生再上台,一个个面面相觑,鲁焕扫视着学生们,讶异道:“学习委员这么轻松的职位竟然没人选?”

  秦子弋撑着额头,朝贺琛扬下巴,笑道:“MVP,看到没?为你留的位置。”

  贺琛有些无奈地起身,步伐松散地上台,去填补没人想当的职位。

  他的字苍劲有力,不潦草,却又不死板,在黑板上一众人的字迹中,一骑绝尘。

  -

  晚自习结束后,林善与乔半月一同走在回寝室的路上,乔半月憋了整个晚自习的天性才得以解放。

  “妈呀,我整个晚自习都感觉像在做梦一样。”乔半月呼呼喘着气,抓起林善的手贴到自己脸上,“感受到了吗?我的脸是烫的。”

  “你这是太激动了还是太紧张了呢?”林善无奈地弯唇,她从来没有喜欢过别人,不能理解乔半月的心情。

  “都有!特激动,也特紧张,心跳就没平稳过。”乔半月说着抚了抚胸口,“他坐我身后之后,我每一个动作都小心翼翼的,况且他身旁还坐着个超级大帅比,我生怕被他们看到不文雅的动作。”

  林善:“怪不得你和我说话声音都小了许多。”

  乔半月嘿嘿一笑,忽而又轻叹了口气,“但是他们都不主动跟我们说话,一个是我喜欢的人,一个是学神,我也不敢跟他们讲话。”

  “而且那个贺琛一看就是不苟言笑,拒人千里之外的人,不然也不会跟你坐了一路的车都不说话。”

  “嗯。”林善点了点头,她觉得贺琛看上去懒洋洋的,总是摆着一副漫不经心的表情,但正是这副模样,才让他多了一丝高高在上的感觉,让人不敢轻易靠近。

  ……

  翌日清晨,林善不到六点钟就从床上爬起,轻手轻脚地去洗漱,离开寝室时,室友们都还在熟睡。

  九月的六点钟,西水镇的天色已经亮了,空气清凉,校道上行人寥寥。

  林善离开宿舍楼,往运动场去,在学校,除非下雨下雪,不然她每天都会晨跑。

  运动场只有寥寥几个像林善一样早起跑步的学生,林善站在运动场外,将头发低低地扎起来。

  靠近后脖颈的地方露出一道长长的疤痕,微微凸起,粉色的,像连在一起的小疙瘩,在修长白皙的天鹅颈上显得尤为突兀。

  林善掏出插了耳机的手机,将耳机塞进耳朵里,打开音乐选了一首纯音乐,开始跑步。

  四百米的运动场,林善跑了十分钟后停下来,摘下头发上的皮筋往食堂去。

  从食堂离开时,校道上的学生已经来来往往,校园的扩音器里响着音乐。

  林善下楼梯时,瞧见贺琛正一个人上楼梯,莫名其妙地又与他的目光撞在一起。

  她很快移开了目光,与贺琛擦肩而过时,贺琛却停了下来,喊住林善,“诶。”

  林善刹住脚步,静静看着贺琛。

  贺琛俯视着她小小的脸蛋,“在哪充饭卡?”

  “现在不能充,没人值班。”

  贺琛:“……”

  贺琛昨晚没吃晚饭,也就没充饭卡,早上醒来有点饿,才想着来看看新学校的食堂。

  得知现在充不了钱,贺琛点点头,转身准备离开。

  林善在这时从裤兜里掏出了自己的饭卡,递给了贺琛,“中午和下午的时候可以充,在食堂一楼最左边楼梯口旁的值班室里。”

  贺琛垂眸看着林善手中青色的饭卡,身形顿了几秒,伸手接了过来。

  “我们年级要在三楼吃,如果觉得份量太少,可以多刷一遍,或者让阿姨多给点,阿姨们比较喜欢男孩子。”

  林善说话总是不紧不慢的,表情也总是平平淡淡的,跟贺琛此前见过的女孩子都不一样。

  贺琛见惯了女孩子们看他时神情不自然的模样,面对林善这样波澜不惊的女孩子,他觉得挺陌生。

  他点了点头,饶有兴致地看了林善一眼,轻轻晃了下手中的饭卡,似笑非笑道:“谢了,林同学。”

  “不客气。”林善转身继续下楼梯。

  贺琛回头瞥了眼少女单薄的背影,举起手中的饭卡,低头瞧着饭卡右上角的人头照。

  照片上的人模样跟现在没什么差别,一样的校服,一样的发型,一样的表情,只是头发别在了耳后,露出了全脸轮廓和两只小巧玲珑的耳朵。

  她的脸型是鹅蛋脸,线条柔和,清秀的五官嵌在上面,如同天造地设。

  可惜的是,林同学漂亮却好像不合群。

  -

  早读结束后,是一中的开学典礼,贺琛没下早读之前就离开了教室。

  一中没有礼堂,开学典礼是在运动场进行的,下早读的铃声响起后,学生们纷纷搬起椅子,乱糟糟地挤出教室。

  秦子弋撞了下向泽的胳膊,调侃道:“体委,这么乱,不管管啊?”

  秦子弋顾着说话,一个不留神将走在他前面的乔半月撞了一把,乔半月庞大的身躯将他往后弹了几步。

  乔半月皱着眉头回头,看见秦子弋的面容后马上就收起了眉头,心跳一下子乱了。

  秦子弋摸了摸胸口,表情有些惊恐地瞧着乔半月,朝她哂笑道:“不好意思啊。”

  “没事。”乔半月笑得有些僵硬,匆忙扭过了头,拉着林善快步往外走,低声窃喜道:“林善,他撞了我,还跟我说话了。”

  “呃。”林善觉得喜欢一个人真奇怪,被他撞了还这么高兴。

  林善被拉出了教室,走廊上人流拥挤,楼梯口挤满了学生,七班的学生堵在走廊下不去。

  向泽拎着椅子大摇大摆地走到前门门口,将椅子重重往地上一放,露出一副凶相喊道:“干什么呢!有没有点秩序!都给我站好了!高的站前面,更高的站后面!”

  喧闹的走廊瞬间安静下来,连隔壁班的学生都吓得无声了,惊奇地往这边看。

  戴琳儿从教室出来,拔高音调喊道:“大家都排好队,别凑成一团挤,这样很容易出事故。”

  七班的学生倒很听话,很快按身高排成了两列,男女各一列。

  神情肃穆地盯着同学们排好队后,向泽拎着椅子来到队伍后面,马上败露地和秦子弋他们偷笑,“当班干部的感觉真爽。”

  秦子弋:“这逼装的不错。”

  运动场上,整整齐齐坐着几千名学生,在日光下听着校长和主任轮番讲话。

  进行到最后一个环节时,学生们已经被太阳晒得哀声怨气,一个两个拿着本子扇风,压根没多少人愿意听了。

  最后一个环节是优秀学生代表讲话。

  主持人宣布讲话人是全校的唯一一位清华保送生时,人群忽然沸腾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到了主席台上。

  迎着几千人期许的目光,贺琛不慌不忙地站到了主席台上,清俊的少年身形修长,校服衣领的扣子扣的整整齐齐。

  比林善从食堂出来碰见他时多了一丝不苟,那会他的衣领还开着一个扣子,有几分随意和慵懒。

  少年指间捏着演讲稿站立在麦克风前,泰然自若,干净的着装,干净的气质,清醇的嗓音,都在召显着他的与众不同。

  耀眼的日光笼罩在他身上,他像一朵高岭之花,在发着光,被人仰望着。

  短短一两分钟的演讲,贺琛成为了一中的风云人物。

  林善听到周围的女生议论不断,还抓着七班的女生询问情况。

  最近七班的走廊外时常有女生成群结队地经过,经过时往教室里头瞄。

  她们得知了贺琛的座位后,开始每天大清早地来给贺琛的桌子里塞零食,还不让贺琛知道。

  林善每天最早到教室,对这种现象感到很奇怪,实在不能明白这些女生这样做的意义在哪里。

  贺琛来了教室,看到自己桌洞里塞满了各种各样的零食,显得郁闷又抗拒,将那些零食分给临桌的人,大家都拿了,唯独林善不要。

  为了拒绝乱七八糟的东西,贺琛在桌子旁的墙上贴了一张纸,上面写着:别送,送就扔。

  效果还不错。

  傍晚时分,林善洗完澡后只身回教学楼。

  上楼梯时,有两个女生迎面下来,她们往林善身上看了几眼,然后把她拦了下来,对她讨好地笑着:“同学,你是不是七班的?”

  “嗯,怎么了?”林善略显疑惑地看着她们。

  “能不能把你班贺琛的微信给我们?”

  “我没有他的微信。”

  “不是有班群么?你可以在班群里找到他,让我们看看他的微信号。”

  林善默然了片刻,觉得不妥,平静地说道:“对不起,我不能擅自把他的微信号给你们,我没有这个权利。”

  两个女生脸上的笑容僵了僵,但没有放弃,“没事,我们不说,他不会知道的。”

  “不好意思,建议你们去问他本人要吧。”林善怕她们缠着自己不放,绕开她们继续上楼。

  那两个女生的语态立马变味了,瞧着林善的背影不屑地窃窃私语。

  “我看她就是不想给,找什么借口。”

  “就是,肯定也是在打贺琛的主意。”

  林善听到了,选择不理,转身拐入另一层楼梯时,瞧见贺琛站在楼梯中间,看着她的眼里带着点审视的意味。

  林善只看了贺琛一眼便不再看,一步一步地踩上楼梯。

  即将踩上贺琛站着的那格楼梯时,少年懒淡的嗓音在林善脑袋上方响起,“林同学。”

  林善驻足看贺琛,清晰地看见他迷人的下颚线。

  贺琛俯视着少女清秀脱俗的五官,静默了片刻,垂在腿侧的右手动了动,从兜里掏出一颗刚在书包里发现的弟弟塞给他的棒棒糖。

  他不紧不慢地将包装撕开,取出棒棒糖,将它轻轻抵在了林善柔软的唇瓣上,眉梢轻挑,“奖励你。”

  林善愣住,鬼使神差地张嘴含住了棒棒糖。

  贺琛嘴角轻勾,迈步下楼。

  ……

  七班在下午体育课,烈日炎炎,却挡不住男生们打球的热情,贺琛和秦子弋他们一下课就抱着篮球离开了教室。

  女生们怕晒,快要上课了才慢悠悠地往运动场去。

  向泽作为体育委员,带领大家做了热身运动后,在前头领着大家跑圈。

  戴琳儿跑在女生队伍最前面,向泽跑在她身旁,斜眼扫了眼矮他大半截的戴琳儿,“班长,你多高啊?”

  戴琳儿瞥了他一眼,感觉他在嘲笑自己,不屑道:“大家都是一米多,有什么好问的。”

  向泽不甚在意地嗤笑一声,拿手指勾了勾戴琳儿的头发,“你这发型还挺帅的,我也考虑留一个。”

  “算了吧,你顶不住。”戴琳儿抬手撩开他的手,加快了步伐。

  向泽追上去,调侃道:“小短腿跑挺快啊?你上辈子是猎豹吧?”

  “滚你大爷的。”戴琳儿白了他一眼。

  秦子弋跑在后头,远远看见向泽对着戴琳儿嬉皮笑脸的,惊疑道:“向泽是在撩班长么?他什么时候好那口了?没被骂够么?”

  向泽的同桌不以为然道:“怕再被骂,讨好人家呗。”

  秦子弋:“我感觉他只会惹怒人家。”

  跑了一圈后,大家又回到了原位集合,体育老师说了两句后便让大家解散了,学生们零零散散地散开。

  “累死我了。”乔半月累的将手搭在林善肩上,整个人吊在她身上,一副喘不上气来的模样。

  林善有点承受不住乔半月的重量,身子不受控制地往一侧挪了两步,手臂上忽然传来一股温热,有人将她扶住了。

  林善有些诧异地扭过头,瞧见贺琛高大的身形替她挡住了阳光,左手的掌心按在她的上臂上。

  “谢谢。”林善稳了稳身形,带着乔半月往另一侧挤了挤,离开他滚烫的掌心。

  贺琛没说话,收回手,懒洋洋地拍着球,和秦子弋他们离开了运动场。

  林善吃力地带着乔半月往阴凉的地方去,有些无奈道:“让你平时不跟我晨跑。”

  “我起不来啊。”乔半月唉声叹气,“干啥啥不行,吃饭睡觉第一名,管不住嘴,迈不开腿。”

  林善忍不住轻笑,与乔半月到树荫下坐着休息。

  林善从兜里掏出手帕纸,给了乔半月一张,然后用一只手将自己的头发抓起来折到后脑勺上,拿纸巾擦着脖子上细小的汗液。

  乔半月一边擦汗一边看林善,少女嫩白的肌肤在日光的照射下有股通透感,因为刚运动完,此刻有些微微泛红。

  作为一个女胖子,乔半月既羡慕林善的颜值,又羡慕她的皮肤和身材,盯着她柔美的侧脸说道:“林善,我觉得你把头发扎起来更好看,那样更有精神。”

  “我不喜欢扎头发。”林善扯了扯唇角。

  “是因为脖子上的疤吗?”乔半月目光落在林善脖子上的那道粉色疤痕上,“其实也没什么的,又不是在脸上。”

  乔半月高一才与林善结实,现在对林善并不是全面了解,林善曾告诉她那道疤是小时候不小心受伤留下来的。

  “不全是。”林善哂笑着把头发放下来,“只是不习惯扎头发,头皮会痛。”

  乔半月点了点头,也不多想。

  休息了一阵后,乔半月拉着林善起来,又恢复了活力满满的样子,“走,去小卖铺买雪糕,然后去看我男神打篮球!”

  小卖铺此时已经过了人流高峰期,林善和乔半月很快从里面买了东西出来。

  林善买了杯绿豆沙,乔半月买了个冰激凌,出了小卖铺,撕开包装就吃,还蹭了两口林善的绿豆沙。

  小卖铺离篮球场很近,林善看见球场上奔跑着许多花样少年,女生们扎堆在场外观看。

  乔半月急于看秦子弋打球,抓起林善的手就小跑起来。

  前方走着几个身材苗条的女生,她们来自舞蹈班,也在这节课上体育课,正嬉笑着互相推搡。

  林善被乔半月拉着从她们身旁跑过时,一个女生突然撞了过来,她堪堪一脚踩在了她的鞋子上。

  “啊!”被踩到的女生疼的惊叫了声。

  林善扯着乔半月停下来,转身面对那位被她踩到的女生,神情抱歉道:“对不起。”

  蔡晓涵低头去看自己的鞋子,她新买的,今天才穿上的小白鞋被印上了一个黄色的鞋印,她瞬间气急败坏起来,抬头对林善吼道:“你他妈眼瞎了啊!”

  林善被吼的愣了愣,然后冷静道:“我不是故意的,你突然撞过来。”

  “你不瞎跑能有这事?你赶着投胎吗跑这么快?”蔡晓涵怒目圆瞪着,指着自己的鞋子,“我刚买的鞋呢,被你踩成这鬼样,你让我怎么穿?”

  林善看着她的鞋子,没有言语。

  乔半月见蔡晓涵那么凶,拉着林善对蔡晓涵干巴巴地笑了笑,“抱歉啊,我们也不知道你会突然撞过来,大家都有错,都是同学,就别计较了。”

  “谁跟你是同学?不计较?我踩你鞋上试试?”蔡晓涵怒意更甚,蹙着眉头反驳乔半月。

  跟蔡晓涵同行的女生附和道:“就是,人家这双鞋几百块呢,被你们踩成这样怎能说算就算。”

  “就你们那几十块一双的帆布鞋,当然是随便踩都不会觉得心疼。”

  乔半月无语地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那你们想怎么样?让我们给你赔钱,还是给你洗干净?整的自己没错一样,我们还没嫌你撞疼了我们呢!”

  蔡晓涵也跟着翻了个白眼,满目嫌弃地扫视乔半月,鄙夷道:“就你这非洲野猪一样的身材,还好意思说疼?还吃冰激凌,胖不死你。”

  “你他妈说谁非洲野猪呢?”被人这样侮辱,乔半月霎时急眼了,“也不看看你自己,瘦的跟吃不起饭似的!跟他妈刀鱼似的!”

  蔡晓涵气的脸都红了,指着乔半月隐忍道:“你有种再说一遍?扇你信不信?”

  “你过来,我一根手指头将你扣地上。”乔半月不信蔡晓涵敢在学校打架,挺着胸脯,不甘示弱地瞪着眼睛,对蔡晓涵竖中指。

  “你妈的。”蔡晓涵左顾右看了须臾,没见到老师的身影,还真的就要上前去扇人。

  林善见了,匆忙挡在两人中间,正色看着蔡晓涵:“够了,不要闹了,我给你洗干净行吗?”

  “你当什么和事佬呢?罪魁祸首就是你!”蔡晓涵正在气头上,两手往林善身上用力一推。

  林善整个人跌坐在地,手掌撑在地面上摩擦了一小段距离,瞬间火辣辣的疼。

  那瓶冰冻的绿豆沙跟着倒在地上,身侧裂开来,里面的水往外涌。

  -

  球场上,秦子弋拍了下贺琛的肩膀,朝他指着林善那边,好奇道:“那边看上去怎么像是要打架似的?”

  他的话刚落,两人就看见林善被推到了地上。

  “真打架?”秦子弋目瞪口呆。

  身旁的贺琛忽然扔了球,抽身往那去,秦子弋伸手往球场上扬了扬,示意大家一起去看戏。

  见林善被推到地上,乔半月吓得立马去将她扶了起来,对蔡晓涵骂道:“这里是学校,你怎么能真对同学动手?信不信我去告诉老师?!”

  蔡晓涵看了看林善的双手,心虚地撇了撇嘴,一时语塞。

  林善轻轻皱着眉头,伸直手指摊开手掌,深沉的目光落在蔡晓涵身上,“这下可以了吗?”

  “做什么?” 磁性低沉的嗓音响起的同时,一道影子从后方洒落在林善身上。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