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言情 → 掌心吻江吻意江您温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掌心吻江吻意江您温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愿恩 著

连载中免费

《掌心吻》是愿恩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众所周知,影帝大人江您温洁身自好,不近女色,却不知他名下的一座房产里,藏着个娇娇软软的小姑娘,小姑娘表面温顺纯良,实际是个小腹黑,整日里想着法子来坑他,可那有什么关系,毕竟这点小情趣,他还挺享受的.....

5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2/25

在线阅读

《掌心吻》是愿恩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众所周知,影帝大人江您温洁身自好,不近女色,却不知他名下的一座房产里,藏着个娇娇软软的小姑娘,小姑娘表面温顺纯良,实际是个小腹黑,整日里想着法子来坑他,可那有什么关系,毕竟这点小情趣,他还挺享受的.....

免费阅读

  傍晚,江您温通告结束后去了趟公司,经纪人许朝阳把公司拿到的合同都一一罗列在他面前。

  会议室外,江您温的小迷妹们个个探头探脑的往他们的方向看过来。

  江您温来公司的次数屈指可数,平日里有什么合同要签都是经纪人亲自送上门。

  许朝阳朝着外面的人挥了挥手,示意他们该干嘛干嘛去,而后拿过遥控器,将会议室的帘子拉了下来。

  “小温啊……”许朝阳刚开口,就收到了江您温的一个漫不经心的眼刀,“咳咳,咱们直接切入正题,这里面有两部是知名导演延金森和王三期的电影,还有……”

  江您温的眼神杀伤力太大,在他的眼神压迫下,许朝阳硬着头皮说下去,“还有几部小说翻拍的偶像连续剧,你别看剧情都很狗血,但是现在的小姑娘就爱这个,要是大爆了对你的知名度也是会有一个新的提升。”

  江您温眼睛微眯,耐心的听他说完。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过了半晌才冷冷淡淡的笑了一声,“叫我过来就是为了这个?”

  许朝阳擦了擦汗,事实上他不仅是江您温的经纪人,还是上娱传媒的老板,当年上娱传媒还是个小公司,风雨飘摇无依无靠,是江您温从天而降拯救了他。

  但是如果他知道江您温是裕盛传媒的太子爷的话,他是怎么也不会跳进这个火坑的。

  当年裕盛传媒的老总找到他,并给他投资。要求是让他专给江您温接烂片,让他体验一下外面社会的艰难险恶,然后等江您温成了烂片之王支撑不下去了自然而然就会乖乖回家继承家产。

  结果人家江二少爷非但没成为烂片之王,还不惜重金毁约,留了几本能看的电影剧本亲自改剧情改人设和导演编剧交流,最后不仅拿了好几个影帝回家显摆,还奶出了一批前途无量的新人。

  差点气的他爹恨不得给他塞回娘胎里重造,怎么生出了这么一个天生反骨的逆子。

  许朝阳当时想的是何必那么麻烦呢,你们江家家大业大,直接给江您温封杀了不就得了。

  后来许朝阳才知道,他们爷俩打台球,儿子赢了,筹码是儿子进军娱乐圈,做爹的不能干涉,包括封杀。

  江爹要在孩子们面前树立一个承诺守信的好老爹模样,便只好答应了下来。

  其实明里说着不干涉,但在暗地里他爹干涉的还真不少。

  许朝阳就是一个活生生安排在江您温身边弃明投暗的典型例子。

  许朝阳欲哭无泪,“江少爷我也很难做啊,你让我走个流程行不行?你要不想拍你事后再拒绝。”

  “好的,我拒绝。”江您温说。

  “……”许朝阳无语,“您真的不用再考虑一下?这些可是外面那些小生小花抢着要的资源,我好不容易从他们手里撕过来。”

  “你再说一句,我就开了你。”江您温深呼吸。

  “你开不掉我的,你再考虑一下嘛!电视剧咱不喜欢,那真人秀你总归要来一个吧?真人秀也能圈粉不少呢。”

  “你看现在谁还像你一样只接电影?哪个明星身上没几个电视剧和综艺加持。”

  江您温面无表情,油盐不进:“我要撤资,让你的公司开不下去。”

  上娱传媒的股份他也有一部分,江您温拿过桌上的酸奶,把那酸奶孔当做是许朝阳的脑袋,出气似的将吸管捅了进去。

  “你撤资江总一定很开心,我也会特别开心,如果你能接一部电视剧或者综艺,我会更开心。”上娱传媒越做越大,许朝阳是个商人,在不得罪江家的前提下,也要为自己公司考虑。江您温现在可是一块炙手可热的香饽饽,能为公司带来不少利益。

  “这些剧本我都帮你参谋过了,播出后你的人气只增不减。你能赚到流量,公司能赚到钱,何乐而不为呢?”见对方依旧不为所动,许朝阳拿出自己的杀手锏,抓着江您温的胳膊撒娇道:“你考虑一下嘛。”

  被一个大男人这么撒娇,江您温一阵恶寒,忙甩开他,屁股挪到另一张椅子上,喝了口酸奶压惊。

  许朝阳也想挪过来,屁股刚贴上椅子,就被江您温一脚将椅子抵出一米远。

  “刺啦”一声,椅脚摩擦地砖的声音尖锐的响在两人耳边。

  “你恶不恶心?”

  许朝阳却表示:“为了公司我什么都做得出来。”

  “今天出了这道门,我们就散了吧,我要自立门户。”江您温阖了阖眼。

  “你放心,只要有江董事长在的一天,你这门户就立不成。”

  “呵:)老贼,等我上位第一个就把你封杀了。”

  “我可求你赶紧上位吧。”江董事长可天天盼着呢。

  许朝阳欲诉无门,一边有江氏董事长施压,一边又是董事长的儿子让他受尽折磨,他这是倒了什么八辈子血霉碰到这对父子。

  最终这场谈判以双方谁都拿不到好处而不欢而散,打成平局。

  坐上车,江您温捏了捏眉心。

  恰巧这时候大哥打来电话:“老二,妈听说你昨晚就回来了。”

  江您温回想了一下昨晚在哪里露出了马脚,最后思绪停在送怀郗回去的那个画面。

  早知道就不应那小子的要求送到门口了,铁是被怀夫人瞧见,今天转头又告诉了他妈。

  江您温换了只手拿手机,左手手肘搁在窗沿上,从喉咙里发出一个单音节:“嗯。”

  “今晚回家吃饭吧,我们都想你了。”

  江家家大业大,江董事长是希望两个儿子都能够继承家产,互相扶持。而江您温除了进入娱乐圈这件事比较出格,其他事上都比较听大哥的。

  “妈可是一直在念叨你,自己的儿子却要在电视上才能看见。”大哥隐去笑意,打趣道。

  “知道了。”江您温懒散回答。

  兄弟俩之后又说了些有的没的,在说到江您温接下来有什么行程安排的时候,许朝阳那副要死要活非要让他签合同的模样跳出脑海。

  江您温面带嫌弃,声音正色道:“大哥,我求你件事。”

  大哥一愣:“什么?”

  “我希望你快点谋权篡位,不然你弟就该死在外面了。”

  难得听到他这么孩子气的说话,电话里传来大哥隐隐的笑声,“要死了就回来,我们都盼着你呢。”

  “怎么连你也叛变了。”江您温觉得这个天聊不下去了,以前好歹还有大哥支持他。

  “嗯,晚上记得回来。”

  挂了电话,江二少爷跟没骨头似的摊在后座,余光瞥见助理手上拿的那一沓纸,他转头,“什么东西?”

  “老许给的合同。”助理已经习惯了这种场面,每次老板和老许见面,必是要引起一番腥风血雨。

  早知道就不拿了,这几天老板心情不好,他这不是上赶着被老板削吗?助理后知后觉的想。

  “藏什么?”江您温见他将那叠合同偷偷摸摸的放到身侧,“把电影的那几本拿给我看看。”

  江您温这一看就看了一路,中途司机按照江您温的意思拐去了景苑。

  景苑是片别墅区,坐落在裳城的东部,没有市中心热闹繁华,却是个不受外界叨扰的好地方,好多达官贵人都喜静,如今这儿的房价已经炒上了天。

  江您温下车的时候把中意的一本择了出来,和助理交代几句就给他们放行下班了。

  他被家里的管家迎进前厅,只见客厅里一派其乐融融的景象,母亲正和大哥大嫂看着电视,是他初出茅庐时演绎的那部《壮志凌云》。

  且正巧放到他被敌方大炮轰炸的四分五裂的片段。

  嘶。

  江您温一阵头疼。

  管家展开笑意,“夫人,阿温回来了。”

  看电视的三人这才齐齐回头,江母虽已人至中年,却保养得当,她见许久不见的小儿子终于回来了,欣喜的跳下沙发给了儿子一个熊抱。

  “呵,回来了也不知道第一时间来看看我们。”

  江您温扶住母亲。

  等她稳住身子,一巴掌大力的拍在儿子的肩膀上。

  “我这不是来了。”江您温揽住母亲的肩膀,一齐走到客厅坐下,和大哥大嫂打了声招呼。

  大约过了一小时,江父才姗姗来迟,一家人开饭。

  饭桌上,江母免不了一阵抱怨,“老三最近也不知道又疯跑去哪了,打电话总是很晚才回。”

  “您馨那丫头就是爱玩,等玩够了说不定就回来了。”大哥接茬。

  当年大哥也是这么为江您温开脱的。

  这么一说,矛头又瞬间指向了江您温。

  桌下江母不解气的踢了一脚对面的小儿子,“我这都生出的什么妖魔鬼怪,除了老大乖点,从老二开始就不听话,连带着老三都被他给带坏了。”

  “咳……”江您温咽下饭菜,“这和我有关系?”

  “怎么和你没关系?”江母越说越觉得不顺气。

  大嫂赶紧为她夹了一块鸡翅,“妈,你别光顾着说话,尝尝我这可乐鸡翅做的怎么样?”

  儿媳妇一说话,江母立马就被转移了注意力,那些家庭伦理剧里总说婆媳关系是最难相处的关系之一,可在大嫂和江母这里,完全没有这个担心。

  江母喜欢这个儿媳,喜欢的不得了。

  江您温瞧着母亲终于闭嘴,他松了口气,向大哥大嫂投去感激的眼神。

  只是这感激还没到一分钟,对面的江母吐了骨头,又苦口婆心道:“你看你大哥娶了个多好的媳妇,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一点情况也没有?”

  江母哼哼道:“不行,我得给你物色起来了,不然我怕老大的孩子上了幼儿园,你还是个单身光棍。”

  大哥大嫂惶恐,眼瞧着江您温眼里的感激转化成了愤懑。

  江您温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江母本想让他今晚留宿,却被其拒绝。

  大哥大嫂将人送出门外,江您郁拍了拍弟弟肩膀,“让你住一宿都不高兴?”

  江您温摆手,“怎么可能只让我住一宿,我这要是顺了她的意住下来,怕是就会变成长住。”

  江您温给大哥投去一个眼神,你又不是不知道咱妈的性子。

  司机回家吃过饭,按照江您温的要求将车换成了最普通的大众。江您温上车,开了点车窗透气,坐在后座闭目养神。

  车子一路驶出景苑,到大路上。路边霓虹灯光交错,透过窗户缝忽明忽暗的溜进车内。

  小儿子难得回家一次,吃完晚饭江母又把自己从各国搜寻来的小零食都拿出来要他尝一遍。哪怕是生在他们这样的家庭,父母依旧想把自己认为好的留给孩子。

  他摁摁太阳穴,晚风清凉,吹散了不少无奈。最后,只剩摇头轻笑。

  半小时后,“江先生,到了。”

  只听外面响起一串短暂的下课铃声,它像是拉开了某道匣门,瞬间一片欢声笑语从学校的各个教室传出。

  江您温应了一声,睁开眼睛。入目的是学校间间明亮的教室,从外面整体看过去,它们就如同一个个充满条条框框的小格子。

  逐渐有学生从教室出来,他们三三两两,没一会儿教室前的走廊人影浮动。

  江您温在心中默默数了一个数字,最后视线定格在江吻意所在的那间教室。

  直到教室的灯盏挨个熄灭,他又去看校门口。

  江吻意和沈知微手挽着手从学校出来,沈知微神秘兮兮的和她说:“明天是儿童节,我给你准备了礼物哦。”

  “嗯?”江吻意后知后觉,“儿童节?”

  “江吻意,你怕不是读书读傻了吧。”沈知微伸手探探她的脑袋,“你不期待吗?”

  过不过节对江吻意来说都一样,但见沈知微兴致高涨,她配合的笑起来,“期待,你给我准备了什么礼物呀?”

  沈知微换成一手勾着她的脖子,卖着关子道:“明天你就知道了。”

  “就不能现在说嘛?”

  “不能,说出来就不是礼物了呀。”

  沈知微突然放开江吻意,在她不经意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抽了她的鞋带。这是他们之前班级里面特别流行的一个整蛊人的小恶作剧。

  做完坏事后,沈知微拔腿跑出两米开外,回过身来笑嘻嘻的向江吻意做了个鬼脸。

  江吻意对待朋友向来都是好脾气,她给沈知微撂下一句“你给我等着”,蹲下 身子快速的系了个蝴蝶结,佯装要为自己“报仇”的模样抬步跟上。

  两个小姑娘一路打打闹闹,脸上的笑容青春灿烂,引得周围的男同学们纷纷侧目去看这对姐妹花。

  江您温被江吻意单纯的笑容晃了眼,视线不自觉的跟随着她的一举一动。

  眼瞧着小姑娘越走越近,等到了车边和沈知微挥手告别,回头打开车门看到他的一刹那,笑容僵在嘴边。

  她对他的出现,显而易见的惊讶。

  眼中有一瞬间想要逃离的情绪无处遁形。

  江您温亲眼看着她嘴角的弧度慢慢消失,再是勉强的勾起,而后中规中矩的喊了他一声“二哥”。

  尽量若无其事的上车,关门。

  从两个月前的那件事发生之后,江吻意现在只要一和江您温待在一个空间里,她就会浑身不自在,却偏偏还要装作没事人一样。

  这两个月,江您温以最快的速度找出了罪魁祸首,并将其惩罚。而他也很自觉的不出现在她面前,想给各自一个冷静的空间。

  现在他回来,就是想用实际行动告诉她,他会负责,他会履行那天对她所说的承诺。

  小姑娘的心思总要比他这个大老爷们来的细腻敏感的多,她接受不了,害怕他,抵触他,他都认了。

  他想着,慢慢来吧。

  晚自习下课,学校前的道路免不了稍许堵塞,等到过了红绿灯在拐弯,司机一个急刹车,江吻意被惯性甩进了男人怀里。

  她吓了一跳,肩膀处落了一只修长有力的手稳稳扶住她,低沉的嗓音响在耳边:“怎么回事?”

  司机不得已重新调整方向,“前面路上躺了一只猫。”

  “不知道是不是还活着。”他不确定道。

  江吻意撑着江您温的胸膛惊魂未定,但反应过来后的第一时间总是先远离他。

  江您温适时松了手,蹙眉道:“下去看看。”

  司机将车停在路边,下去查看情况。

  “我也去看看。”不等他回答,江吻意也迅速下了车。

  江您温碍于自己是公众人物,又是在刚放学学生走动的街边,他不好随意下车。

  又过了一会儿,女孩抱着一只猫上了车,“它的眼睛和脚流了好多血,我们可以去下宠物医院吗?”

  江吻意用自己的校服外套小心翼翼的裹着小猫,刚才她下车,小猫感觉到有人,很艰难的从喉咙里发出细碎的呜咽。很痛苦,像是在求救。

  “去就近的宠物医院。”江您温说。

  附近有一个24小时营业的宠物医院,江吻意将猫抱进急诊室,医生对它进行了一番清理治疗,“眼睛发炎,右前爪轻微骨折,太痛了它有点受不了,我们给它打了石膏固定……”

  江吻意和江您温都没养过猫,怕带回去照顾不周又让小猫受苦,戴着口罩和帽子的江您温和医生商量了一下,最后决定将猫托管。

  “要是不放心,我们明天再过来看看。”男人声音轻柔,如三月春风,将江吻意心中的担忧渐渐抚平。

  这时已经有工作人员对江您温有所怀疑,“你好像江您温啊,眼睛好像,声音也好像,身高更像。”

  江您温可能碰到了自己的资深粉,她惊叫:“我们哥哥左眼有一颗泪痣,你也有!你不会真是江您温本人吧!”

  闻言,江您温皱眉,“不是。”

  江吻意怕给他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便赶紧和医生道别,两人匆匆忙忙的来,又风风火火的离开。

  医生看着大门口,还没从惊喜中缓过神来,“不会真是哥哥吧。”

  隔天是周六,江吻意一向都起得晚。等到迷迷糊糊翻个身,她逐渐苏醒,压在枕头下的手机消息提示音像是算好了时间般震了一下。

  打开一看,是江您温发来的。

  二哥:醒了就下来吃饭,不要赖床。

  江吻意的手指点上输入框——今天是周六,赖一下也不行吗?

  噼里啪啦打了这些字,昨晚睡得晚眼睛实在酸涩的不行,她揉了揉眼又觉得不妥,一个劲的按删除键把那行字删了。

  她扔掉手机假寐了一小会儿,江您温的脸颊总时不时的出现在她脑海里扰她清梦。

  哎呀,她可不可以等他走了再下去?

  不过,昨天助理好像说他今天放假来着。现在的艺人都像他这么闲的吗?

  小姑娘埋在被子里不满的来回滚了两圈,闭着眼掀开被子熟门熟路的去了洗漱间,嘴巴里嘟嘟囔囔的诅咒江您温三百六十五天连轴转才好。

  楼下,身高腿长的男人倚在沙发里,盯着与江吻意的对话框看了好久。

  刚才明明看见上面显示了[对方正在输入中]。

  退出界面,女孩的头像大咧咧的置顶在消息列表第一个。他耷拉下嘴角,将手机屏幕扣到了一边。

  因为江家的老三是个女孩,江您馨在的时候,和沈知微的关系也颇好。后来江您馨出国留学,沈知微就开始缠着江您郁和江您温。

  昨天他收到了沈知微的微信消息,问他儿童节有没有给她们准备礼物。

  他记得沈知微和江吻意一般大,今年都成年了,却还像小孩子一样淘气。

  可她们相比起他来,可不就是小孩子。

  想到这,江您温对江吻意的愧疚又多上了一分。

  儿童节什么的,他一开始确实没想到,礼物就更不用说。以前小姑娘跟在他身边也从不要求这些,可如今不一样了。

  昨天他特意让助理推了今天的行程,想要陪她好好过个节。

  他不知道他们这些小孩过节是什么样的,平日里他不是拍戏就是赶通告,对于过节这一方面的知识实在匮乏,以及陪小姑娘一起过节更是没有过。

  昨晚,好不容易空出时间来可以打两把游戏的助理,在打到一半的时候接到老板电话。

  听见老板问他“女孩子喜欢什么样的过节方式”的时候,他第一反应就是,“是给江小姐过吗?儿童节?”

  平日里伶牙利嘴,随便说一句话就能堵得别人怀疑人生的江您温第一次被人噎,再开口时语气明显染上了挫败意味:“你说是就是吧。”

  “额……”这一承认搞得助理都不好意思继续打趣下去了,忙正色道:“可以去游乐园、甜品店之类的地方,玩玩旋转木马,吃吃小蛋糕,女孩子应该都喜欢这些。”

  “还有呢?”

  “还有?”助理想了片刻暂时想不到其他的,“要不老板去问问慕老板?慕老板可是情场高手,过节哄小女生都是一套一套的。”

  “哦。”江您温毫不留恋的挂了电话。

  助理口中说的慕老板就是江您温的发小——慕和安,私人山庄的另一个合伙人,裳城有名的花花公子,能接受投怀送抱的女性年龄十几岁到三十岁不等。

  让慕和安给他出谋划策,指不定给他出什么馊主意。

  他家的小姑娘,慕和安看上的那些牛鬼蛇神能和她比吗?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