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言情 → 知你欢喜宋知欢梁怀洲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知你欢喜宋知欢梁怀洲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乔虞 著

连载中免费

《知你欢喜》是乔虞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大家都说梁家大少爷梁怀洲放荡不羁,桀骜不驯,可只有几个亲近的朋友才知道,梁大少爷被他那青梅竹马的小女朋友给甩了,小姑娘甩给他一纸分手合约便消失无踪,梁怀洲表面上毫无波澜,内里硬是把牙齿咬碎了往肚里吞.....

5.8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2/23

在线阅读

《知你欢喜》是乔虞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大家都说梁家大少爷梁怀洲放荡不羁,桀骜不驯,可只有几个亲近的朋友才知道,梁大少爷被他那青梅竹马的小女朋友给甩了,小姑娘甩给他一纸分手合约便消失无踪,梁怀洲表面上毫无波澜,内里硬是把牙齿咬碎了往肚里吞.....

免费阅读

  八月底,开学季。

  沪江一中校门外停满各类豪车,过路行人皆习以为常。

  毕竟沪江一中与沪城七中均是沪城出名的贵族高中,能进该校上学的学生,家境皆是非富即贵。

  一辆黑色劳斯莱斯幻影从十字路口开过来,稳稳停在对街。

  阿彪下车帮后座的宋知欢拉开车门:“小姐,到了。”

  宋知欢嗯一声,拎起座椅上的单肩挎包背上,从车上走下。

  阿彪紧接着关上车门,正要开口:“小——”

  宋知欢回头看他,“晚上放学,你不用来接我。”

  “那少爷那边儿……”阿彪欲言又止,脸色为难。

  宋知欢讥嘲的“啧”了声,冷声,“干爸说了,让他自己滚回去。”

  宋知欢声调略冷,阿彪身体下意识打了个抖。偷偷叹息。

  自打三天前晚上,少爷和小姐不欢而散后,小姐一提到少爷,就字字带刺,恨不得把人扎成个刺猬才罢休。

  宋知欢冷眼:“你不用管他,知道吗?”

  阿彪一个激灵:“知道。”

  受苦的总是他们这些可怜人。

  宋知欢调整挎包肩带,迈开腿,面无表情往学校走。

  过往家长,学生,目光纷纷看过来。

  少女身形高挑,模样漂亮。高马尾,穿着一中的夏季校服,白衬衫,红色蝴蝶结,黑色百褶格子裙,双腿白皙修长。

  脚上白色板鞋不好好穿着,后脚跟踩了一半儿在脚下,鞋带胡乱系着,带点儿青春期少女的叛逆。

  有几个男生盯着宋知欢远去的窈窕背影,窃窃私语:

  “咋回事,我女神一个暑假,就练成了冰山神功?”

  “校花冷着一张脸,也是好看的啊。”

  “你们不觉得奇怪吗,平日咱们校花可是和梁怀洲形影不离,怎么今天一个人来学校了? ”

  “有点故事,你们说该不会是…”

  “刹——”一声刺耳摩托车刹车声,打断几个男生的议论声。

  成铭苦哈哈一张脸,控诉从车上跳下来的梁怀洲:“怀洲,你家不是给你配了司机吗?”

  用得着清晨五点就给他来个电话,叫自己去郊外的香榭园接他?

  梁怀洲回头,看成铭几秒,冷淡吐出几个字:“我喜欢。”

  成铭:“……”

  您喜欢,也不用这么奴役他这可怜人啊。

  梁怀洲往前走了两步,看见成铭还杵在原地,转头,目光凉凉:“停好车,去食堂。”

  “是,大佬。”

  成铭认命叹息一声,找了车位,锁好车,拎上他和梁怀洲的书包,大步流星追上梁怀洲的脚步。

  “怀洲,你慢点,等我——”

  等成铭追上他,气喘吁吁:“你说你都受伤了,走这么快做什么?”

  梁怀洲偏头看成铭,嗤声:“我是手断了,腿没断。”

  说着,略嘲的目光在成铭双腿上游走一圈,收回视线。

  成铭:“……”

  -

  宋知欢所在班级是沪江一中的高三十九班。

  沪江一中,高中部和初中部分为两个校区,高中部三个年级加起来,又有上百个班级。

  所以是一个年级一个教学楼。

  高三教学楼在一中北区,毗邻女生公寓,距离宋知欢进来的南校门,有差不多快十分钟的脚程。

  加上十九班在六楼走廊尽头,宋知欢抵达教室用了十多分钟。

  高三正是决定人生的关机时刻,可对十九班一群富家子弟来说,依然和平日没什么两样。

  教室里,没几个认真看书学习的,一大半的人都在玩。

  宋知欢径直走到四排靠窗位置坐下,前桌听歌的仲夏转头看她,“梁怀洲呢?没和你一起来吗?”

  宋知欢把挎包重重摔在桌上,冷声:“死了。”

  仲夏挑眉,这语气。

  仲夏摘下耳机,转身趴在宋知欢桌上,盯着她:“你们这是又吵架了?”

  宋知欢没说话,唇角抿紧,拉开挎包拉链,拿出速写本丢在垒成小山的书堆上,又开始整理抽屉里的试卷书籍。

  仲夏目不转睛盯着宋知欢动作,了然一笑。

  她太了解宋知欢,她只要不开心,就喜欢找事情做,以此转移注意力。

  梁怀洲和她之间一定发生不愉快。

  仲夏看着宋知欢收拾好书桌,转头盯着身边梁怀洲的位置。

  下秒,宋知欢站起身,看着仲夏:“帮我把梁怀洲的桌椅丢到后面去——”

  仲夏笑,果然。

  她起身,伸个懒腰,看着宋知欢:“你不怕梁怀洲来了,揍你吗?”

  “他敢?”

  宋知欢冷笑声,开始动手把椅子往后拿,直接丢在靠墙角靠近垃圾桶的位置。

  一把椅子紧邻垃圾桶,孤零零的,看起来可怜极了。

  仲夏见此,强忍笑意。

  宋知欢回来,抬手拽仲夏衣袖,敲桌子:“来,帮我把桌子抬过去。”

  仲夏笑声:“好嘞。”

  两人动手把梁怀洲的桌椅丢到垃圾桶旁,回到位置上。

  仲夏开瓶矿泉水给宋知欢:“欢欢,你和梁怀洲到底怎么了?”

  “没事,”宋知欢喝一口水,不以为然:“梁怀洲拒绝我了。”

  仲夏瞄眼宋知欢捏着矿泉水瓶的指节发白,瓶身都变了形。抬手拍她肩,调笑:“就这样死心了?”

  宋知欢捏住矿泉水瓶的手指蜷了蜷,拧上瓶盖,语气平静:“不然?他不喜欢我,我还要当个粘人精,上赶着倒贴吗?”

  仲夏:“可你现在住在他家,低头不见抬头见……”

  “我打算搬走。”宋知欢打断仲夏的声音。

  仲夏眼皮一跳,语气担忧:“你该不会要回宋园吧?”

  宋园是宋家从民国时期居住的地方,后来宋知欢父亲陈盛和再娶后,就成了陈家一家三口的居所。

  而宋园真正的主人,一个被逼着去了英国,一个寄人篱下。

  宋知欢知仲夏担忧什么,手指拉过一缕头发,绕在指尖玩儿。语气尽是傲娇:“我家别墅庄园又不止宋园一个,我才不要回去看那一家人辣眼睛。”

  仲夏疑惑:“那你……”

  宋知欢拿起桌上振动不停的手机,点开对话框,当着仲夏面播放语音。

  手机响起的少年声音,似乎尚在变声期,沙哑中带点稚嫩。

  “姐,姥姥已经把你的房间收拾好了,我晚上会和她一起来接你。”

  第二节物理课上到一半,教室门被人“砰”一声踹开。

  正在画画的宋知欢灵感忽被打断,皱眉抬头,望过去。

  梁怀洲吊儿郎当的斜靠在门框上,喊声“报告”,不等讲台上老师反应过来,径直往座位上走。

  跟在梁怀洲后面追上来的成铭,举手喊报告。

  物理老师陈熙是十九班的班主任,带班三年,对这事早习以为常。对成铭招手:“进来,顺便带上门。”

  成铭“欸”声应下,转身带上门,走进教室,在仲夏身边坐下。

  “我们继续讲试卷第五大题——”陈熙正要继续讲卷子,余光瞄见梁怀洲没坐下,皱眉,“梁怀洲,你赶紧坐下。”

  梁怀洲垂眸,盯着原本放着他桌椅的空地几秒。抬眸,看着宋知欢:“桌椅去哪了?”

  宋知欢合上速写本,丢在一边,抬手摘了耳机。单手撑着下巴,目光挑衅看着梁怀洲:“垃圾桶旁边——”

  “宋知欢!”梁怀洲的声调染上一点怒意。

  教室里的人,都往这边看过来。

  陈熙皱眉:“宋知欢,你把梁怀洲的桌椅弄哪去了?”

  “垃圾桶。”

  众人闻声,看向角落里的垃圾桶,边上放着一套孤零零的桌椅。

  陈熙咳嗽声,打圆场:“梁怀洲,你去把桌椅搬回来,赶紧上课。”

  梁怀洲咬紧后槽牙看一眼笑得得意的少女,对陈熙扬了扬打着石膏的右臂:“手断了,搬不了。”

  陈熙看一圈班上的学生:“谁帮他搬一下?”

  宋知欢这会懒洋洋道:“陈老师,他就去那个位置坐一节课,又不会有事,还是别耽误上课时间了,对吧?”

  少女一脸不能因此小事耽误学习的正义表情,可是人都能听出她话里有话。

  仲夏接嘴道:“是啊,陈老师,不能耽误上课。”

  十九班的学生,和宋知欢仲夏两人同学三年,太清楚这俩的真正面目。

  一个是笑里藏刀的小魔女,另一个是揍人绝不手软的大姐大。

  都不是善茬,谁敢惹?

  眼瞧没人要帮梁怀洲搬桌椅,成铭要起身。

  仲夏按住他,笑容威胁:“来,小铭子,和我聊聊这道题。”

  成铭瞄眼黑脸的梁怀洲,左右为难:“是,夏姐。”

  陈熙见此,咳嗽声:“那…梁怀洲,你就暂时在那个位置坐一节课,下课再搬回来。”

  宋知欢听见这结果,得意的对梁怀洲眨眼,无声道:“是你那晚说要和我保持距离,我做到了,您请——”

  梁怀洲咬牙,低声:“下课再跟你算账。”

  “奉陪。”宋知欢不屑。

  “臭丫头——”

  梁怀洲咬紧后槽牙,拎上书包,满脸嫌弃走到垃圾桶边的座位坐下。

  宋知欢脸上得逞的小表情,在梁怀洲转身离开那瞬,全部消失。

  她打开速写本,戴上耳机要继续刚才的画作,可一点儿灵感都没有。叹息一声,眼睫无力垂下,盯着速写本发呆。

  有阵风从打开的玻璃窗吹过来,卷起课桌上的速写本,纸张一页页被吹起。

  每一页都画的是一个少年,或动或静,栩栩如生。

  可见画画的人,倾注的心血和感情。

  宋知欢看见速写本上画的梁怀洲,咬紧唇角,想要伸手撕掉。可又舍不得。

  那是她从初二那年,养成的习惯——想到梁怀洲时,就画上两张。

  她母亲宋慧音是个很出色的服装设计师,作为她的女儿,她总是承了母亲几分真传。

  十九班窗外有棵巨大的桂花树,风吹过,有两朵花蕊落在纸张上,刚好滚落在画上少年的鬓角处。

  少年桀骜眉眼,映着两朵嫩黄色的花朵,好笑得很。

  宋知欢唇弯了弯,又想到那晚梁怀洲说的那句:

  “哪有妹妹能喜欢哥哥的?所以在你彻底不喜欢我之前,我们保持距离。”

  她狠剜一眼画上的人,索性眼不见为净,把速写本胡乱合上,往抽屉里一塞。

  双手相叠放在桌上,枕肩假寐。

  -

  下课铃声响起,陈熙拖堂两分钟讲完卷子,才正式下课。

  等陈熙出教室后,教室里又开始闹腾起来。

  梁怀洲单手拎着椅子走到宋知欢身边,重重放下椅子,眉目阴沉。

  “宋知欢——”

  “起来!”

  梁怀洲声音很大,整个教室里的人都听见了,原本吵嚷的教室,瞬间鸦雀无声,个个瞪大眼,向这边望着。

  宋知欢伸个懒腰,抬手摘下耳机,一脸无辜看着盛怒的梁怀洲:“哟,回来了?”

  梁怀洲睇她一眼,不悦:“你要和我闹脾气到什么时候?”

  “闹脾气?”宋知欢脸上笑意收敛,杏眼冷冷的看着梁怀洲,“那你就当我闹脾气呗,我尿急,先去趟厕所。”

  宋知欢拿上手机起身,往外走。

  梁怀洲受不了宋知欢这阴阳怪气的态度,抬手握住她纤细手腕,沉声道:“你还能不能和我好好说话?”

  “把你爪子丢开,”宋知欢使劲甩开梁怀洲,揉了揉有些酸疼的腕骨,看着他,“是你说的要和我保持距离,我只是照着你说的话办。”

  梁怀洲抿唇,愣了一瞬。

  宋知欢趁这会,与他擦肩而过:“梁怀洲,你有权利不喜欢我,我也有权利用怎样的方式让我们保持距离。”

  “宋……”

  梁怀洲抬手,想要再去握住宋知欢的手,却只抓到一缕残留着雏菊香味的空气。

  宋知欢出去后不久,仲夏紧跟着追出去。

  临走时,仲夏深看一眼梁怀洲:“梁怀洲,你该知道你对欢欢来说,意味着什么。”

  梁怀洲薄唇紧抿成直线,心尖萦绕着的那点烦躁愈发浓郁。

  偏偏此时,教室里还因为这事,开始窃窃私语讨论:

  “宋知欢平日不是和梁怀洲关系挺好吗?今天怎么回事?”

  “女人心,海底针,鬼知道。”

  “难不成是梁怀洲有女朋友了,宋知欢这个当妹妹的不开心…”

  “换你,你能开心自己哥哥有女朋友?”

  妹妹?

  梁怀洲头一回这么讨厌这个词,转身,视线环视一圈,眼底的火意蹭蹭上涨。

  梁怀洲一脚踹翻面前的椅子,沉着脸:“都给老子闭嘴——”

  顿时,鸦雀无声。

  梁怀洲冷笑声,脚尖一勾,倒在地上的椅子又立了起来。

  他顺势坐上去,翘着腿,目光扫过一班同学:“宋知欢姓宋,老子姓梁,她哪里是我妹妹了?”

  去他妈的妹妹,越听越烦。

  整个沪江一中,没人敢触梁怀洲的霉头,皆是附和道:“不是你妹妹,你们青梅竹马,天造地设一对。”

  “砰——”

  又是椅子摔倒的声音。

  梁怀洲出声:“谁说我喜欢她?别造谣,老子和她没关系。”

  下秒,梁怀洲“蹭”地一下站起身,径直往外走。

  成铭忍笑,追上:“欢欢他哥,你等等我。”

  “操.你妈!”梁怀洲一脚踹在成铭小腿上,瞪他:“再说我是她哥,弄死你。”

  成铭止步,揉了揉发疼的小腿。对梁怀洲挑眉:“是你说的宋知欢是你妹妹,怎么,自己打脸吗?”

  “欠揍吗?”

  梁怀洲一拳朝成铭打去,成铭嬉笑着躲过,“被我说中心事,恼羞成怒了?”

  梁怀洲没说话,收回手,往走廊边的男厕走去。

  成铭紧跟上。

  梁怀洲靠在盥洗台边沿,由着成铭帮他点燃烟,吸口,吐出白雾。

  成铭嘴里咬着烟,看着梁怀洲,“怀洲,你说说你对宋知欢到底什么感情?”

  梁怀洲抽烟动作一顿,继续吞云吐雾,火星一明一灭。

  飘起的白雾,让成铭看不清他神情。

  半晌后,成铭听见梁怀洲道:“我不知道。”

  -

  今天一整天,梁怀洲都没再见到宋知欢,仲夏也没回来。

  梁怀洲看一眼四排靠窗边的单人座位,空荡荡的。

  他抿了抿唇,打开手机微信,问仲夏:【你们今天去哪了?】

  仲夏回:【欢欢不开心,我带她去电玩城玩了一天,现在已经把人送回家了】

  梁怀洲单手不方便打字,正要发语音,仲夏语音就发了过来。

  他点开:“你最好快点回去,欢欢今晚就要从你家搬走。”

  手机从手里滑落,掉在地上,屏幕碎裂成纹。

  梁怀洲来不及捡手机,直接起身,走到成铭座位旁,“骑车,送我回锦澜湾。”

  锦澜湾是梁家如今住的别墅小区。

  成铭一脸懵逼看他:“今早不是说了要回香榭园吗?”

  梁怀洲不耐:“赶紧,别磨叽。”

  他直接一手提溜着成铭衣领,把人拽起来,脚步如飞往外走。

  沪江一中距离锦澜湾,骑车要半个小时。

  等成铭骑车带梁怀洲进了锦澜湾,再七拐八拐抵达梁家别墅所在地,正好撞见宋知欢搬着行李箱从阶梯下来,往停在花园外的深灰宾利走。

  成铭堪堪停好车,梁怀洲就直接从车上跳下来。

  宋知欢看见跑过来的梁怀洲,停下动作,扯了扯唇角,露出微笑:“回来了?”

  梁怀洲跨步跑向宋知欢,三两步跳上台阶,伸手抢过她手里的行李箱:“你要搬去哪?”

  “把行李箱还我——”

  宋知欢没回答,伸手要去抢梁怀洲手里的行李箱,却被握住手。

  梁怀洲看着她,黢黑的眸底盛满不虞:“别和我闹了,行不行?”

  宋知欢抢行李箱的手停在半空中,抬脸凝视梁怀洲,头顶光线揉碎在他眼底,清晰刻着她的倒影。

  宋知欢恍然想起曾在哪看见的一句话:“如果有个男孩子眼底清晰刻着你的倒影,那么他一定很喜欢你。”

  可是,梁怀洲不会喜欢她。

  她也有自己尊严,绝不摇尾乞怜要一份强加在可怜上的喜欢。

  宋知欢深呼吸,正要开口说话。

  身后响起少年声音:“姐,东西都搬完了,姥姥让我问你,还有什么东西没带?”

  梁怀洲看清来人是辛韫,再看一眼宋知欢,指节攥紧行李箱把杆,脸色阴沉如墨。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