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言情 → 重生之你这个假系统祁敛容全文最新章节

重生之你这个假系统祁敛容全文最新章节

樂闻人 著

连载中免费

《重生之你这个假系统》是作者樂闻人最新创作的一部长篇穿越小说,主角是祁敛容,小说全文讲述的是:祁敛容穿越之后,脑海中一片空白,剧情任务,没有,剧情走向,也没有,他是谁,更没有人告诉他!好不容易得到了系统,打开一看,一片空白,跟玩似的,祁敛容哭了,这样的反派,该怎么生存下去?

25.3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2/14

在线阅读

《重生之你这个假系统》是作者樂闻人最新创作的一部长篇穿越小说,主角是祁敛容,小说全文讲述的是:祁敛容穿越之后,脑海中一片空白,剧情任务,没有,剧情走向,也没有,他是谁,更没有人告诉他!好不容易得到了系统,打开一看,一片空白,跟玩似的,祁敛容哭了,这样的反派,该怎么生存下去?

免费阅读

  对于原装货干了什么,祁敛容也不知道,他也不敢问,万一一开口被发现他是冒牌货,他不就凉了。

  颜兮问是糊弄过去了,还有其他逍遥门人呢。

  修仙世界,是有被夺舍的设定的,一旦被人认出他是冒牌货,迎接他的就是灰飞烟灭。

  重生之路太艰难了。

  祁敛容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站在原地,不敢动弹。

  “别想赖账,快说,你把千幼的奚琴藏哪了?”见他不回头,来人料定他是想赖账,便道:“你若是不交代,我就向梦蝶掌门告发你,看你有什么好果子吃!”

  梦蝶掌门?

  是指颜兮问?

  是了,颜兮问是梦蝶宫宫主,又兼任掌门,所以逍遥派弟子称他为梦蝶掌门。

  理是这个理,就是这个名字吧,乍一听,透着娘气,和颜兮问仙气却又威严的形象不是特别搭,甚至有种诡异腹黑的既视感。

  没好果子吃?颜兮问人挺温和的,不像会体罚人啊。

  犹豫间,身后两人走近,祁敛容避无可避,只好硬着头皮转身。

  眼前一高一低两个人,穿着和他相似的衣装,不过他的衣袖是被束起来的广袖,而那两人袖子从胳臂肘开始是两条鹅黄色的飘带,束着高耸的冠发,使两人看上去很轻盈活泼。

  高的那个刚刚成年,成熟的外表下还透着青涩,矮的那个就是完全稚气未脱的少年了。

  祁敛容皱着眉,思考该摆什么表情,说什么话。

  矮的那个拉了拉高的那个,小声劝道:“千川,这事不能怪敛容师兄,是,是我技不如人。”

  他不提还好,一提此事,叫千川的那个火就蹿起来了,“你不说我还忘了,要不是他骗你去斗意宫,你至于被打得鼻青脸肿回来,还丢了乐器吗?”

  千幼瘪瘪嘴,小声嘟囔,“我确实打不过嘛,敛容师兄就很厉害,把他们全打趴了。他没骗我,确实是我技不如人。”

  千川没好气地揪着千幼的耳朵,骂:“你是不是傻,斗意宫练得都是硬功法,跟他们打,不是找揍吗?”他眼神一点一直缩着脖子没说话的祁敛容,“他什么阶,你什么阶。谁给你的勇气?”

  梁静茹。

  祁敛容心中默默接了一句。

  两人对话,把祁敛容听得云里雾里。不过静静地听了一溜,祁敛容终于猜出个一二了。

  逍遥派分有五宮,各宫所司所长皆有不同。祁敛容所在的梦蝶宫由于门派上下,加上仙逝的逍遥子,统共三人,所以处于三不管的养老位置。

  其他宫职责分明,鹤舞宫司舞,第一任宫主原是舞姬,所创招式皆从舞学中来,战斗之时如翩翩起舞,好看又好用。

  星耀宫司药,属于医疗机构。

  月影宫则是以乐器为剑,攻击力强,战时所奏战曲,还有提升其他同门功力的作用,但防御弱,所以月影宫弟子一般会在选定乐器的时候,选定与他搭档的同门,作为道侣,提高武力值,以求自保。而千川所提奚琴,大抵两人属于月影宫。

  他们所提的斗意宫则是司武,一宫之内,从上到下,名副其实好战善战,全是硬骨头。在他们面前,谁不是碰一鼻子灰。

  这样看来,大概是打得过斗意宫的原装货“祁敛容”忽悠打不过斗意宫的月影宫弟子去挑衅好战的斗意宫弟子,然后被暴揍了一顿,还丢了看家武器。

  祁敛容一阵头疼,别人的道侣被自己骗又被揍,他怎么可能轻易脱身。

  哭了。

  “祁敛容”干点人事,好吗?

  这少年一看就比自己的小,你怎么好意思坑?

  千幼看着神情痛苦的祁敛容,忽然拉了拉千川的臂弯,小声嗔怪:“千川,你别说了。敛容师兄被偷袭,失去了灵力,你这样说,不是在戳他的心吗?”

  ……

  悄悄话说得这么大声,当事人都听见啦。

  “我听见了。”祁敛容忍不住提醒。

  千幼当下脖子一缩,双手捂住自己的嘴,口齿不清地嘟嘟囔囔:“吐不起(对不起)。”

  可这句话在千川看来像是在警告千幼,再说就要对他动手了。

  祁敛容坑人在前,恫吓在后,千川当下怒了,“听见又如何?谁让你自以为了不起,就喜欢强出头!你自己想想,你把我们害成什么样了?!”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千幼都惊呆了。完全不敢相信千川敢说这些话,当场愣住,连阻止他都忘了。

  千川也愣了,他就是邪火攻心,才说这种诛心之言。

  愣住的当然不止千川千幼,还有完全没有原装货人物信息的祁敛容。

  出头?

  出什么头?给谁出头?原装货到底干了什么?谁能告诉我?!

  枝叶葱茏的山道,静得微风吹拂的声音都能听见。

  半晌,率先开口的是千川,别扭地说:“你,你怎么不说话了?”

  “我愿意。”祁敛容想了想,冷冷地给出一个可能符合原装货人设的答案。

  虽然他好奇得心跟猫抓似的,但他不敢冒险崩人设啊。

  果然,千川没有表示奇怪,而是程序娴熟地当下皱眉。

  看来成功让他们相信自己是原装货了。

  千川没好气道:“快把奚琴还给千幼!”

  可是,奚琴不是祁敛容拿的,至少不是现在的他拿的,他怎么可能知道。

  正头疼之际,身后忽然有人说话,“敛容,你怎会在此地?”

  祁敛容一回头,就看见颜兮问走下拱桥,朝自己这边走来。

  千川、千幼同时躬身行礼,“梦蝶掌门。”

  完蛋!

  他可没忘记这个千川说过,不还奚琴,他是要告状的。

  虽然不信颜兮问会体罚他,但祁敛容一路被打脸,有点没自信。

  祁敛容莫名有种做错事怕被家长知道的孩子,目光在千川和颜兮问之间徘徊。

  千川还真是说到做到,当下把原装货怎么坑千幼的事,一五一十地和盘托出。

  “可有此事?”颜兮问侧身看向祁敛容。

  祁敛容看着颜兮问,点头不是,摇头也不是。

  说出来你不信,这件事是我干的,但也不是我干的。

  “梦蝶掌门,千川还有一事禀告。”千川忽然一指祁敛容,又道:“方才言语时,此人行为怪异,千川斗胆怀疑此人不是敛容师兄。”

  祁敛容一惊。

  靠,这都能猜得出来?!

  哪里行为怪异了?

  是开头没有表现强势,还是中间没有斗胆揍他们?

  这两傻孩子是被原装货坑成什么样了,才会对他们好言好语还不乐意了。

  祁敛容还没来得及解释,颜兮问便先他开口,“千川不必疑心,敛容此次重伤,记忆受损,故而如此。”

  “啊,敛容师兄失忆啦?不是说没有大碍吗?”千幼惊讶地看着祁敛容。

  祁敛容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千幼恍然大悟道:“怪不得刚刚千川那样说话,敛容师兄你一点反应都没有,要换做平时,早就发怒了。”

  一旁的颜兮问忽然转头,看着千川,面无表情地问:“什么话?”

  千幼顿觉失言。

  祁敛容看颜兮问的表情好像认真的,他心里一乐,这个颜兮问还挺护同门,但他知道他护的是原装货,不是自己。

  “并不是什么要紧的话。”

  他转过头,想象着原装货可能会表现的态度,对着千川、千幼,语调冷冷的,“奚琴的事,我自有交待。你们回去等消息就是。”

  “你!”

  千川千幼两人平时没少被原装货坑,但此时有掌门在场,而颜兮问又是出了名的护短。千幼担心颜兮问追究,忙行了一礼,赶紧拉着千川跑了。

  “回去吧,师兄。”祁敛容与颜兮问一对视,开口道。

  “嗯。”颜兮问点头,随后又道:“他们同你说了什么?”

  祁敛容转头看向身侧的颜兮问,最终还是没忍住好奇,“我是不是为谁强出头过吗?”

  刚刚千川说了这么一句,被千幼拦住了。

  颜兮问回望于他,“刚刚他们说的是此事?”

  祁敛容:呃……不小心把两小孩卖了。

  “其实跟他们也没有太大关系,我昨晚做梦想起来的。但是记得不真切,所以问问。”

  颜兮问似乎并不想回答,只回了一句,“既然忘记,便不要再计较。”

  ……

  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

  何况我这个人设问题还没解决啊!我敢不计较吗?

  “师兄,我原来是什么样的人?”祁敛容直截了当地问。

  本来想自己是前任掌门的弟子,现任掌门的亲师弟,地位应当不低,就算不是受人敬仰,也是个高风亮节之人。

  可一场遭遇战下来,他发现,他想得太简单了。

  原装货地位虽然不低,但是其人品性好像并不乐观,和同门关系也不好。

  怪不得他重伤昏迷都没有人来看他。

  照理说,他这样地位的人,重伤在榻,应该一堆人嘘寒问暖才是。怎会床边,就颜兮问一人关心他。大抵是干了不少丧尽天良的事。

  还有原装货到底做过什么?

  “师弟,心有疑惑?”颜兮问侧头看他。

  祁敛容看着地面,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些人对他而言不过是小说角色而已,结局早已注定,本来翻翻书,就能看遍他们的一生,可是如今他竟然成了书中人,他的结局也已注定。

  可他却什么都忘了,甚至连自己是怎样的一个人都不知道。

  祁敛容叹了一口气,“失去灵力让人烦心,可什么都忘记的感觉,更让人痛苦。”

  颜兮问忽然停下脚步,看着祁敛容,问道:“为何痛苦?”

  祁敛容也停了下来,“这难道不值得痛苦吗?不知道自己做过什么,得罪过什么人,甚至有可能自己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可是我却什么都忘了。”他看着颜兮问清浅的眸子,痛苦道:“我不敢说话,不敢做任何事,深怕说错了话,做错了事,惹出祸来。你告诉我,我是不是不该醒来?”

  颜兮问平静的脸色出现一丝波动,一闪而过,随即恢复平常,他走到祁敛容的面前,语调温和,“你会想起来的,不必操之过急,一切,”他看着祁敛容,目光坚定,“凭心而动,有我在。”

  凭心而动,有我在……

  祁敛容心中倏然涌起一片暖意,一句“有我在”,让他在书中重生提心吊胆后,莫名地感到安心。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