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言情 → 琴师怎么什么都知道星斗稀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琴师怎么什么都知道星斗稀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星斗稀 著

连载中免费

古言奇幻言情小说《琴师怎么什么都知道》正在火热连载中,该小说由作者星斗稀精心编创,主角是展玉书秋慕白,小说全文讲述的是:展玉书的生命有个拐点,就是碰了那张牛皮纸,虽然获得了无上伟力,但同时也失去了平静的日子,永远都在被人追杀,直到秋慕白的出现,这一切才发生改变…

18.7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2/14

在线阅读

古言奇幻言情小说《琴师怎么什么都知道》正在火热连载中,该小说由作者星斗稀精心编创,主角是展玉书秋慕白,小说全文讲述的是:展玉书的生命有个拐点,就是碰了那张牛皮纸,虽然获得了无上伟力,但同时也失去了平静的日子,永远都在被人追杀,直到秋慕白的出现,这一切才发生改变…

免费阅读

  月光洒进亭子里,映在玉盏里的酒液上,盈盈泛着光。秋慕白抬手拿起玉盏,里头的酒液随着动作晃动,有若那年波动的湖光。

  展玉书皱起眉,方才的尴尬一扫无存,仿佛没有发生。

  秋慕白这夜仍旧是一身青衣,在月光下眼熟得很。总让展玉书想起那年月色下的青衣琴师,在神秘人手中救下自己的青衣琴师。

  “你......”

  展玉书开了口,却不知该如何起这个头,索性闭了嘴。

  “将军想问什么便问。”秋慕白冲着展玉书笑,看起来倒像文弱书生,无害的很。

  展玉书刚想顺着这人也露个笑脸,便听得他又接上一句:“反正我也不一定会回答。”

  展玉书抽了抽嘴角,咽下到嘴边的脏话,让自己不要跟这些王城那边养尊处优的贵人计较。

  “就是......”展玉书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斟酌一番,随后才问:“你以前有没有去过......”

  “没有。”

  展玉书还没说完,秋慕白便打断了他的话,顺道否定了展玉书所有的猜想。

  “喂,我还没问完!”

  秋慕白站了起来,往亭子外走去,似乎想要离开。展玉书见状连忙追过去,抬手想拉住秋慕白的手臂。

  没想一靠近便被秋慕白周身蓝色的真元震开,展玉书往后倒飞了一段,直直撞上亭子的柱子。

  秋慕白一惊,猛地转过头,一抬脚想走近,却在最后关头收了回来。

  “你这个......”展玉书咳出一口血,抬起头看着秋慕白,话还没说完,秋慕白便消失在了视线里。

  落荒而逃。

  展玉书只觉得奇怪,却没有去深究。我们展大统领向来是个棒槌,并不会因为对方的落荒而逃跟自己似乎有那么一点关系,而去跟一个本来就不太喜欢的人过多接触。

  那天的不欢而散过后不久,展玉书便收拾收拾跑到了军营中去。连自己的统领府都不大想待,成天就窝在帅帐里,只偶尔跑去看看新兵练得怎么样,老兵们有没有偷懒。

  这天展玉书看文书看得正高兴,上头又拨了不少银两下来,刚好给兄弟们多置办点厚衣物过冬。北苍军驻地在北苍洲偏北一些的地方,虽不是最北端,但也冷得很。每年冬天上头都拨了不少银子下来给北苍军置办过冬物件,有一年王城紧张,拨少了些,军中没余钱,那年冬天兄弟们都是熬过来的。

  这时,一双手掀开帅帐厚重的帘子,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展帅,秋先生来了。”

  展玉书还愣了好一会,秋先生是谁?

  来人是展玉书的副将,姓祝,单名一个东。

  祝东看展玉书的神情,左右也猜到他怎么回事,便细细解释一番。

  “前些日子上头过来的一位贵客,名叫秋慕白,是位琴师。”

  展玉书闻言,仿佛泼了一盆冷水下来,刚才的好心情全然丢却。

  这人怎么来了,舒舒服服的统领府不待,偏偏到军中受苦受累。

  展玉书想着,顺口说了出来,正好被跟在祝东身后进来的秋慕白听了个全。

  “将军也是,好好的统领府不待,偏生跑到军中来,成日苦得让人心疼。”

  秋慕白的声音从祝东身后春来,吓得展玉书一哆嗦。

  我靠,他怎么在这里。

  展玉书方才被祝东身形一挡,倒是没注意到他身后还有人。

  “我们当兵的,皮糙肉厚,就是该待在这儿。”展玉书低下头看文书,以掩饰自己说人闲话被听见的尴尬,丝毫没有注意秋慕白最后一句话。

  秋慕白也不在意,似乎知道对方是个什么性子。

  “我就是来跟你知会一声。”

  秋慕白总爱冲着展玉书笑,却不爱对别人笑。展玉书有时候会想,是自己很好笑吗,秋慕白这个傻子总爱笑他。

  秋慕白说着,转过身,回头深深看了展玉书一眼,说:“你这个北苍军,我住下了。”

  话毕,秋慕白也没再多话,只在展玉书和祝东的注视下走出了帅帐。

  “祝东,你知道秋慕白这个人吗?”

  展玉书翻着手头的文书,头也没抬,只问着旁边的祝东。

  祝东点点头,又摇摇头。

  展玉书有些奇怪地抬起头,皱着眉,问:“什么意思?”

  “秋慕白这个人,玄航神州上有关他的消息少之甚少。”祝东托着下巴,锁眉思索,随后又说:“甚至,有关他的消息,还是近几年才传出来的。”

  “你跟我说说,关于这个人,你所知道的所有。”展玉书敲着手头的墨笔,也没蘸墨,只摇晃着,等着祝东说话。

  祝东回想好一会,方才找到前些时日在茶馆酒肆里听到的传言。

  “一人一琴一盏酒,半壁半月半轮秋。”

  “然后呢?”

  展玉书只听祝东没头没脑地念了这句话,随后便再无下文。

  “没有了,只有这个。”祝东摇摇头,看那模样,似是再想不起来。

  “算了,你先下去吧。”展玉书有些头疼,揉了揉额角,让祝东先下去忙。

  祝东应下,朝着展玉书行了个军礼,临走前看了展玉书一眼,方才离开。

  展玉书有些奇怪,放空自我看着帅帐上的军徽,心道怎么一个两个都这么看我。

  ***

  随后,秋慕白便在北苍军中住下。展玉书也没多说什么,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这个无关人士在军中乱晃。

  他原本是以为,秋慕白一个文文弱弱的人,在北仓军中估摸着是讨不到好的。没想这么长一段时间下来,秋慕白反倒混得不错。

  将近年关的时候,展玉书与往年一样,照例让兄弟们围着篝火一块儿喝点酒暖暖身子,吃点烤肉犒劳犒劳大家伙。

  原本展玉书觉得,这种看着粗俗得很的活动,秋慕白不会来。

  没想到秋慕白不但来了,还跟兄弟们玩得开。

  “展帅,不一块儿来吗?”

  将士们正与秋慕白玩着游戏,看着似乎有些幼稚,但大家闹得倒挺开心。玩得到兴头上,还跑来问展玉书要不要一块儿来。

  展玉书抬头瞥了这人一眼,一身衣服脱到只剩裤衩,脸上还画了不少王八。

  看来是输的挺惨的那个。

  他扭头往秋慕白那一堆人看去,见周围的兄弟也是差不多模样,只秋慕白还穿的整齐,坐得端正。

  不但如此,他手中端着泥碗,一口一口喝着酒,倒更像端着玉盏参加王宫晚宴。

  这人看着高贵得很,与这个地方显得格格不入。

  展玉书想,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什么人,能劳动这样的一个贵人到军营里受苦。

  “展帅?”

  那小兵看展玉书似乎在发呆,压根没理自己,便大着胆子喊了几声。

  “展帅?”

  展玉书的手不知被谁握了一下,耳边同时传来一声呼唤。他眼底一凛,反手一扣,心道哪个不要命的敢碰你爷爷。

  “展玉书。”

  没想展玉书抬头瞪那小兵的时候,耳边又传来一声呼唤。他有些僵硬的扭过头,正与近在咫尺的秋慕白对上眼神。

  展玉书抽了抽嘴角,有些尴尬地放开他的手腕,往后退了退。

  “一块儿来玩吗?”

  秋慕白眼中带着笑,声音轻得很。

  展玉书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土。又往后退了几步,与秋慕白拉开距离。

  秋慕白也没计较,只还是笑着问:“将军,来不来?”

  刚才那位小兵已经回到了另一堆篝火旁,周围只剩下展玉书和秋慕白两个人。

  展玉书原本只想沉默着混过去,但秋慕白显然不准备让他这么做。

  他一直在旁边等着展玉书回答自己,仿佛展玉书不答应他也要把这人带过去似的。

  “好。”

  最后展玉书有些尴尬地别过头,声音低得都有些听不清,仿佛蚊子在周遭嗡嗡地叫着,也听不大清是什么。

  当然秋慕白没管他到底说了什么,只当他答应了,抬手拉上他便走过去。

  这些人玩的也是无聊至极,大约就是划拳,展玉书坐下去看了一会,便萌生了一种回自己帐中批文书可能更有趣一些的想法。

  秋慕白大约察觉了展玉书的想法,扭头看了他一眼,拉住他的手。

  展玉书有些奇怪的看向他,皱着眉,似乎不大高兴。

  秋慕白只是笑,摇了摇头。

  展玉书气得咬牙,想着也不知道这人身手如何,不若哪天切磋一番,看看这位所谓的琴师,到底有几斤几两。

  “将军刚来就想走,那可不行。”

  秋慕白这话说得跟什么似的,听得展玉书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心道这人怎么看着顶正经的人,说话却这个样子。

  “突然想起有不少文书没批。”

  展玉书随口扯谎,站起身来拔腿就想溜。

  没想刚站起来就被秋慕白按了回去,那人笑得展玉书有些害怕,一阵寒意冲上来,浑身便是一哆嗦。

  “待会儿我帮你批。”

  看秋慕白那模样,似乎是硬要看展玉书把衣服都输光,丝毫没考虑过展玉书赢自己的可能性。

  “秋先生怎么那么想让我留下来?”

  展玉书也没再站起来,只掰开秋慕白的手,往旁边挪了一点,似乎并不想离秋慕白太近。

  他总觉得这个人很奇怪,具体哪里很奇怪,展玉书又说不上来。

  “大约是我与将军投缘吧。”

  秋慕白说这话仿佛闭着眼睛,明明就是他自个成日贴上来,怎么就跟这有关系。

  展玉书听着也觉得奇怪,想了半天觉得这位琴师脑子大概有问题,索性也没再管他。

  秋慕白见展玉书没回应,也不恼,只拉过他的手,跟他说:“不会让你输的,我像那种人吗?”

  “秋先生,你就是。”

  展玉书扭头看了他一眼,犹豫好一会才回答。

  秋慕白一时语塞,想着绕开这个问题,便没再提这事。

  “待会你跟我一块儿。”

  展玉书听着,歪头想了想,没想出对方能怎么坑自己,便也没管。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秋慕白总不能把展玉书吃掉,总有办法。

  秋慕白见展玉书应下来,露出一个笑来,转头见其他人还在玩,也不着急。他坐在展玉书身旁,抬手化出一把琴来,轻轻扫动琴弦。

  展玉书愣了愣,起先还没反应过来,听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

  秋慕白在弹琴,就跟自个边上。

  一曲毕了,秋慕白弹了什么,展玉书也没细听。只想着先前这人跟自己说过的,他是个琴师,现在想来还真有可能没骗自己。

  秋慕白抬眼看了展玉书一眼,说:“他们也差不多了,该我们过去了。”

  展玉书点了点头,差点没想起自己是过来干什么的,连忙从地上爬起来,往那边的人群走去。

  秋慕白又扫了一下琴弦,方才收起琴来。

  他看着展玉书的身影,笑出声。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